正文 第十六章:血字之谜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凤舞文学网--->

    离歌的故事还要继续,我已经是个猥亵卑鄙的旁观者,这些都是,而我却在窥视。--凤-舞-文-学-网--当时山洞里已经没有森的感觉,反而很温馨,丑八怪老婆子刚刚还用人喂鲳鱼,下载一转眼就成了一个绝色美人,而那个刚刚还非杀自己的七星龙渊,现在跑去给自己找厨子做饭了。他简直哭笑不得。

    “洪荒时代?”离歌轻轻的问。离潇叹了口气:“有些事人类是不知道的,在远古的时候,地球上没有生物。在河外星系里的永恒星系住着米摩休斯族和克洛伊族。米摩休斯翻译的语言就是撒旦,克洛伊则是盘古。后来两个带有宇宙间什么力量的种族发生了战争,他们的力量太过强大,所以永恒星系发生了大爆炸。但是他们并没有灭亡,而是得到了强大的力量。成为了后来大家所说的神。人类都认为神和仙是一种,其实不是的,仙只有一种形态,是后天修行而成,神则不同他们是天生的,仙也会老会死,神则永恒不灭。”

    “后来盘古族的公主女娲创造了人类,给与他们智慧,让他们统管人间。而米摩休斯族则创造了恐龙。恐龙是仿照他们兽的状态塑造的。其实盘古族和米摩休斯族都已三种形态呈现于人的面前,一种是人,一种是一道光芒,一种是一种灵兽,最常见的就是三种,龙、凤、麒麟。凤为火悬于天空就是太阳,龙为水,落于地上生万物,麒麟所到之处光芒闪过石头就会变成金银珠宝。到了地球之后神魔两族继续会战,于是中生代大爆炸了,原本的人类时空分裂成十二个,女娲无奈补天,我们本来都是盘古的族人,为了不让魔气侵蚀地球,于是以体化作陨石抵挡魔气的蔓延,从而我们多少有魔。”离潇苦笑。

    “为了阻止我们在人间以法术神力破坏平衡,女娲让我们变成凡胎,我们不肯,和她打赌说:没有神力如何控制人间。女娲娘娘叹息说:控制世界的不是力量而是仁的智慧。凡人通过努力也可以成仙,可以称王,可以变化。我们不肯下世,于是就找了天界盘古族有名的刁蛮女潘多拉和女娲理论。”离潇脸上泛起了调皮的笑容说道:“说是理论理论实际上就是胡搅蛮缠。潘多拉在天神当中出了名的聪明,也出了名的难缠刁钻古怪。于是她和女娲打赌:公主,你要是下转凡胎还能统治人类我们就服气,否则你凭什么说凡人也可以统治凡人,而且下世必须忘记一切没有神的智慧方可。女娲咬了一下牙,这根本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星宿有了魔如果在以实体超能去管理人间必会一起太多的杀戮。”

    离潇叹了口气说:“所以个好强,又把人类当成自己孩子的女娲就不顾天帝反对下界投胎做人了,并且喝了忘水。也就是天池中的水。”

    “忘水?”离歌感到一些好奇。并且他总要找个理由让故事讲够十天,这十天七星龙渊总会去请鬼厨子。其实他一直避讳那个有关于七星龙渊的后半段故事,本来离潇和七星龙渊还有吴钩甚至那个和尚的鬼魂,都是在通过离歌和他怀里的狐狸告诉500年后的一些人一些事。因为这头狐狸500年后会有机缘看见一个人,这个人回来会拯救很多人的命或者残杀很多人的命。善恶不过一念之间。这个人就是我。

    在我很小的时候去抽签,把算命先生给吓坏了,因为他的签筒里根本没有那根签,那个签上标明是1104签,签文是:沧桑人世,化为魔。心系正道,返修正果。那先生本就是个江湖先生,混饭吃的吓得脸色苍白,当时就说:这卦免费。快走吧。因为观音签里,根本没有这么一根。而且签文都是,什么占家宅,出行,嫁娶的歌谣。我当时10岁了,我妈和我爸天天在议论要不要把我送出去当和尚。唉,我老是会招惹妖魔鬼怪,我们市里的阳先生,明眼,一听说白家的祥瑞又领儿子来看病了,就吓得拿着贡品钱财来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拜大仙,大仙此次来不知有何吩咐?我那时候在明眼和阳先生面前巨风光。呵呵。真不是吹得,我让他们领我去哪个饭馆,他们都会领我去。我爸一开始是真的怀疑我被妖精附了,可后来就是跟着打牙祭。到最后我就混成风水圈子里的小混混了,我的少年时代啊,是很有意思的,但是也很惨淡,好多因为和我扯上关系的亲人朋友都受了害,有的还丧了命我就是那个妖怪,害人的妖怪,我跪在亲人面前忏悔,我曾经怨恨他们不待见我。可是回想下来也不圆他们,我实在是个害人精。

    还是说回那次抽签的事,我着那先生给我解签,居然在书的末页真的有1104签。上面没有文字一共10页,就是鬼头,星星,佛像,十字架,骷髅,狐狸。和王冠。之后第二页,是恶鬼吃人,狼披人皮。第三页,是一个魔鬼把一个婴儿抱在手里,婴儿的手里拿着带血的刀子。第四页,是一个男孩坐在妖魔鬼怪的前面。妖魔鬼怪在向他磕头。男孩的背后却有一双天使的翅膀。第六页是一群的女子,背后都是骷髅。第七页是一个女子,背后有翅膀,手里却拿着骷髅。第八页,是一个一将领横刀自刎。第九页是月光下全是野兽的爪子,第十页,是一个人两条路,他站在中间。突的,一阵风刮了过来,那风里的声音说:“这是你的命,这是你的命。--凤舞文学网--”之后那个摆摊的就不见了。地上有几个奇怪的字,我不认识后来才知道那两个字叫‘救赎’。

    我想到这里有些混乱,这个美丽的天的宁静的雨夜让我有了太多的遐思。我其实并不需要什么参茶,我需要的是一杯酒。“想什么呢?呵呵。”明月抱住我,这位是雌的猛兽。“别写了,越写越乱。”

    “总有留下点什么。”我望着窗外。淡淡的问:“她们呢?”“都一个小时了,还在搓麻将就朱砂一个人睡了。我觉得素问和晴萱是故意不睡觉的,昨天门外来了几个陌生人,搬到了c座26号。”明月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她本是个极为冷艳的女子,面容一副冷冷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可是格截然不同,份更是特别。但是还是过去的老毛病很是好色。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并不是这样,她必须把我带回去哪怕我是个冒牌的,她说什么灵魂也是骗人的,五色使或多或少都和我有孽缘。但是并不是同时有的。我们都是天界曾经立国功,后来有犯了罪的人。

    明月一直希望用她的美色和智慧迷住我。我有很多时候都会不由己的靠近她,听从她的意见。我所有女人里我最害怕的就是晴萱,她法力高强并且怀上古宝物。我有些怕她。“邻居,这些年敢住进天涯社区的人不多了,那些不安于室的妖怪都聚集在这里。”“晴萱说不急早晚该来的会来的。”明月轻轻的看着我,眼神妖媚至极。健美高挑上穿一件白底儿草莓花儿的背带裙,浅浅地露着如雪似酥的脯,裙摆只遮住膝,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

    “夜露更深,你不冷吗?”我坏坏的问。勾了一下她柔软的腰肢。她痴痴的笑了。把台灯一关,唇就贴在了我的脸上:“今天,你猜是我喂不饱你,还是你喂不饱我?”这个女人绝对脸皮厚的邪乎。我对此也没有办法,因为我和她一样好色。这个就叫做男人本色吧。她解开我的腰带,坐在我的腿上。我觉到一种宣泄的痛快。她妖艳的呻吟者,给我仙的快乐,蔓延了这个屋子的暧昧味道,让我暂时忘记了我是个被老天爷审判的死刑犯。她的体是炽的,我害怕冰凉的体。不管那个女人有多美,只要她的体是冷的我就没办法碰。可是有的时候又必须去碰触。我曾经是个害羞的男孩子,不要说解开女人的裙子和她,就算是碰到女孩子的手我都会脸红。

    若不是这个原因,我和韩冰也不会分开。有时候男人是需要坏一些的。轻轻的吸着她的体。有时候体的亲密比心灵的沟通更重要。“你刚才想到了什么?”“听真话还是假话?”我看着她,屋子里还是很暗。我用手摸着她幽暗的旋窝外的花丛,很是茂盛。“你就坏吧,越来越坏了。”明月都开始骂我坏了,这怨谁啊?不都是她们闹得,本来我多纯一个孩子?女人就喜欢勾引纯的男孩变坏。等他变坏了再去一边惑一边谩骂。不过大多口是心非,女人不在乎男人说她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喜欢听的。“快说嘛,本来我看到你写字写的速度飞快,还以为今天你会写一个晚上,谁知道你突然顿住了,似乎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或者恐怖的事。”

    我一笑:“先说假的,我在想浩然写的名著简介。西游记人妖大谋杀。《红楼梦》女人国的秘密!一个未成年男人和一群女人在一个花园的故事。《水浒传》孙二娘和她的一百多个男朋友发生在山边水岸的故事《三国演义》战乱大内幕。《窦娥怨》寡妇血泪撒刑场。《西厢记》少女之后。《八仙过海》一个女人和7个男朋友在惊涛骇浪中。“

    明月笑笑说:"发愣发了足足几分钟,因该不会想的这么少吧?"我平不会说笑话,我说的大多不是在网上看的,就是上看的听人说的。80年后,男人不会幽默,比长得像蛤蟆还可怕。尤其是那些幽默有钱的蛤蟆更是受女人的欢迎。尤其是有个能人说了嫁给孙悟空不如嫁给猪八戒好。这些群体全都丑男大翻了。反倒是一些帅哥女朋友一大堆,可是女的就是不敢和他结婚宁愿和他偷。导致所有帅哥都开始腐烂。也许是魔气侵入大气层的缘故过去的道德已经没有什么分界线了。五伦也背离了。单纯的人人家当你傻瓜。

    君臣用来背叛的,父子用来敲诈的,兄弟用来出卖的。朋友用来垫背的。夫妻搭伙过子,偷谁也别管谁。其实这样都是不对的,一开始大家都不想这样。可是所有人都这样,还能有什么办法?因为大家都在看对方的缺点,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脚,看谁厉害。你给我放冷箭我给你下子看谁手狠?久而久之大家都变了。于是世界就变了,如今我已经对不起她们了,命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有的时候也会想用魔法杀人。但是我没有,因为我还害怕报应。

    ”在想看到的那个孙悟空的评职称信,那些人都太无敬无畏无法无天了。“我其实不想和明月说我过去的事。我的过去实在不值一提,我的父母都还活着。我怕说多了,会有妖怪听见。所以后来我在笔记上写的家人、朋友的名字都是假的。我害怕再伤害他们。后有那个我明义上的妻子还在家乡默默等着我,我知道她我,而我却自私的假装不知道。我是一坏人。

    “你又无聊到上网?”她轻轻的讪笑。“嗯。上次是半年前吧。网上是这么写的我,孙悟空,又名孙行者,男,未婚。东海傲来洲人氏,出贫寒。参加工作前居花果山,经太白金星引荐,组织上先后委以“弼马温”和“蟠桃园园长”等职务,掌管上界马匹和蟠桃园工作。但因当时个人英雄主义严重,盲目自我崇拜,始终摆不正自己的位置,自称“齐天大圣”,先后毁坏南天门,搅乱蟠桃会,踢翻炼丹炉,并出言不逊,辱骂领导权威,对天宫财物和天民生命构成了威胁。在天兵天将奉命征讨,对我进行帮助教育时,又不思悔改,竟然对抗,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辜负了组织上对我的关心和护。后来如来佛使我明白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我被判执行有期徒刑500年。在这500年里,我面壁思过,痛悔自己的错误行为,并决心以实际行动来洗刷自己的过去。大唐玄奘法师不因我有“前科”而歧视我,收容了我这个失足青年,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并任命我为他西天取经的首席大弟子,使我得以和他出访多国,考察访问。在取经路上,我以一个“大弟子”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尊师敬弟,尤擅帮助后进,如好色贪吃的猪八戒同志。冲锋在前,享受在后,任劳任怨,无私无畏,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后,终于协助师父取回真经,并被委任为“斗战胜佛”。先后发表了《绝对――唐僧背后的女人》、《我和白骨精――不得不说的故事》、《看上去很美――我眼,本人多次入讯天界名人录》等选集,并被聘为天宫大学副教授。次天界第n次职称评定工作已全面开始,我这个多年的“副职”也该转正了吧?特此提出申请,妥否?请组织评审。署名是:斗战胜佛孙悟空。”

    明月一笑:“这些人也想的出来。嗯,不过有意思的。只要你不写就可以了,写金瓶梅,黑厚学的人都不得好死。”我讪讪的笑说:“那是命。所有作家要数曹雪芹最冤枉,红学传世天下,他却一块草席裹。”

    “行了,别扯了,到底想到了什么?”明月靠着我肩膀的时候,窗子前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鬼头,就像一个大圆球。有一双闪着火光的眼睛。“哈哈,这是你的命,这是你的命。”之后就消失不见了。我在写的那个记上的字变了上面是:“非死不可。”看来他们的耐终于承受不住了。“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到杨浩然那个小鬼超混蛋的。”我一笑说。明月一笑:“你说吧。”“有一次。”我还没有说完朱砂就进来了。我匆匆的用衣服盖住自己露的子。明月捉狭的笑了:“这头纯的色狼又再装蒜了。”

    她笑着嬉闹着,而我则沉浸在那无边的血字梦魇中。雨已经停了,夜空像被洗干净了一样特别的幽深。伤感的人不知,失意的梦不在,心沉的我不言,我只在这里静静的发呆,试着忘掉过去的回忆。那些令人惊恐的血字。

    明月笑开了:“白夜,你不会寻思着怎么和我们鬼扯吧?”“明月,你终究是不了解我。呵呵。我第一次见血字是刚刚的有记忆的时候。”我缓缓地说。

    “那天刚刚发生了恐怖的事。”我不想追忆。“怎么回事?”明月就这一点不好,老是问我不想说的事。我点了一根烟静静的抽着。“小的时候我就住在老院里的旧宅子里,那个朝北开的南屋。那天刚刚发生了灵异事件?”

    “什么灵异事件?”明月的个有时候冷漠霸道,可有时候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今天只说血字。”我苦苦的一笑说:“那天在动物的尸体清理干净后,我姥姥给我倒水。”

    “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也就是白开水里加点白糖。”我笑笑。“我喝了一口却不是甜的,而是腥咸的,再一看里面那是白开始,那就是一碗血。我当时,啊的一声尖叫了出来。那个碗就自己跑到我的跟前,就听见有一个尖利恐怖的声音说:喝吧,喝吧,很好喝的。我一惊就把那个碗打在了地上。那碗就是一个普通的瓷碗,可是摔在地上没有坏,还在半空中飞舞,那血落了一地,地上出现了一个血字。我当时根本就不认识字,就听半空中有脚步声,他说:灭。呵呵,这是你的命。。这是你的命。。”

    我缓缓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吓得尖叫:姥姥,姥姥,血,好多血,一碗的血,可是姥姥进来以后什么也没有了。地上只有一个碎了的碗,还有一地白糖水。姥姥摸着我的头说:二毛不怕,二毛不怕,没事了,没事了。姥姥已经把后院的公鸡全杀了。”

    “公鸡?这和公鸡有什么关系?”明月问。“说了,我今天只说这血字的事。我第二次看见血字是我五岁那年,我以一个疑似杀人犯的明义被放出来了。”我苦笑再也没有人有我这样的经历了,5岁的杀人犯?呵呵,还是很恐怖的杀人手法,平常小孩当然不可能,可谁叫我是个妖怪?呵呵。

    “疑似杀人犯?5岁?你杀了谁?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子?魔大发?”晴萱就过来了,她依旧是看上去天真无邪的,可是秋水明眸中带着一丝天真的邪气,这个女子既有天使的纯洁,也有妖女的惑,三庭五眉配比的恰到好处。她是个让人百看不厌的绝代妖孽。

    “不是,若然是的话,我就出不来了。其实那些妖怪也想这样,但是有个魔鬼帮我,我可是魔主,就算是小孩子也不是一般的妖怪可以左右的。”我呵呵的笑着,我越吹牛就越没有底气。这点这些可恶的女人都知道。

    “你就吹吧,反正事过近千你随便说,吹得黄牛满天飞。”明月笑嘻嘻的搂住晴萱。

    “那天我从派出所被放出来,派出所离我家不太远。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展庭叔为了证明我不是杀人犯,让一个民警送我回去,要是不送我回去也就遇不上后来的事了。我记得那是个秋天,树叶落得差不多了。风白天的时候还是很暖和的,其实当时我根本就不想回家。”我看着惊异的看着我的明月。

    “朱砂一笑,这家伙除了在公安局的子,没有一天不受到妖魔鬼怪的扰的,公安局门口的两头麒麟挡住了所有的妖怪。太平的很,白夜最喜欢公安局了。”朱砂一笑。其实要不是遇上展庭叔我也不会喜欢公安局。还有我一直隐瞒着展庭叔一件事,这件事埋在我心里近三十年了。

    “是的,我喜欢进公安局,喜欢进监狱,至少妖怪不会跟我进去。而且我在牢房里的待遇不错。”我一笑说:“我五岁开始就帮着展庭叔查案,虽然我参加的次数不多,但是每一个都是不太容易的案子。”

    朱砂鄙夷的看着我:“你要是不会读心术,会查到那些案子?”

    “可是我会啊,羡慕吧,天生的,就像少爷我天生丽质,俊美无双,要是不是这样各位也就不会迷恋我了对吧,宝贝们?”我一手一个,装出有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好大的本事越来越了。”明月笑骂着。这些女人里最近沈梦琳都是不说话的。也不凑闹,与其说我们是一对侣还不如说我们是亲人。我每一次想到她可怜的世就觉得自己应该她,可是我的温存只有一点点,我本是个多的人,多的人因为多所以难免不专一变成了无。就像执着的入骨髓,最后变成执念和仇恨。

    “梦琳呢?”我不由得问。“我在喝酒,我喝的也不是酒,是寂寞,呵呵,寂寞。”沈梦琳空洞美丽的大眼睛看过来。

    “巨门,你别闹了行吗?好歹你和我一样都是帝后。”明月说话就要夺她的酒杯。“梦琳,对不起。”生命纯属偶然,所以每个生命都要依恋另一个生命,相依为命,结伴而行。而我无疑依存了太多的生命。

    沈梦琳一笑:“我命不好,又不听话,所以才要变成今天这样,你还是担心韩冰吧,她命好可是不惜福。所以现在守寡。”

    “沈梦琳,你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晴萱冷冷地说。“韩冰和狼王怎么了?”我震惊了。

    “你不看报纸的吗?”朱砂给了我一份杂志,上面居然是一个人口失踪案,韩冰的丈夫。窗台的花朵散发着幽香,这是夜芙蓉,是冥界有名的花,花朵纯白,美丽可,但是只有月下才会开放,白天是不会开放的。

    “我要去看看韩冰。”我有些激动。“你这个样子不合适,诚如你说就算你去了,暂时安抚了她,你又能呆多久,何况青龙九幽他们就快来了,韩冰只是一个与你有宿世姻缘的女子,并不是天斗群星之一,你把她拉近这个不属于你的世界她会死无葬之地。”晴萱双目看着我,有一种慑人的威力。是啊,我只有一百七十九天了何必再去招惹她?

    “说道第二次遇见血字了,就这说。”晴萱看着我,我几乎克制不住的盯着她美丽至极的脸,若说美丽明月和素问都是绝色美人,只可惜她们上都少了一种勾人心魄的气质。而晴萱上是有的。而且发挥的淋漓尽致。“什么?”我几乎不能控制自己。

    “没什么,你说要给我讲血字的事。”她挑衅的看着所有的人。“只和我一个人说好吗?”

    我背着晴萱的时候,老是告诫自己不要离她太近,她不是好女人。可是她从第一天在我面前出现开始我就不由自主的被她迷得晕晕的,等她走了我接着自省。基本上就是种复杂的绪波动。我自己也不能控制。“我。。”我背过脸不看她的脸。“白夜,你是不想看,还是不敢看。你要是对我虚假意,我还是可以选择,留下谁的。”晴萱冷下脸的时候老实讲我是害怕的。素问淡淡地说:“晴萱,你知道白夜为什么不敢对你真心吗?因为不管你上谁最的都是自己。”

    “黑玉,管你什么事?"晴萱从来不霸占我的体,但是控制我的心灵,她比明月段数高多了。

    “好了,困,我去睡觉了,梦琳你不睡觉吗?我这个老妖精都要去睡了。难道你要和我比谁老的快,哎呦11点了。”明月就走了,说其起明月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很执着,政见分明,她会告诉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是到了第三者面前,就会趋炎附势,拍马。或者冷冷的让人不敢侵犯。

    这群女人,晴萱是最横的,可她却怕朱砂。朱砂一直没说话,缓了缓说:“这些事我都知道,白夜早就和我说了。没失意之前和我说的。”晴萱看着看着朱砂,淡淡的说:“既然你知道了,那就不用再听一遍了。”两个人对持的时候,明月又回来了。“天还早不如听完故事再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