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蛇精隐秘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凤舞文学网--->

    “背后到底是什么?也许就是谎言。--凤-舞-文-学-网--”我这个故事看了一半就这么认为了。这是与我有关也无关的故事。

    月色更撩人了,离歌还在微笑。看着蓝月亮,有些狂邪的笑着,一般凡人见到妖精的爪子,就算是恶之徒也会吓得面无人色,而离歌看见她的爪子说:“宝贝,这又是什么暗器。”实际上当时离歌也很害怕,那是一个巨大的被鲜血染得殷红的爪子。就好像一个铁皮柱子上面有五个带刃的钩子一样。雪亮森,上面还拖着一个正在跳动,在暗夜下冒着气鲜血的活人的心。

    “这兵刃的表皮似乎是用,动物的皮做的,乍看像蛇皮,一种叫赤蟒的蛇的皮。这蓝月亮的原形就是一条赤蟒。实际上它变成今这般残忍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大凡可通灵的妖物多半通人,本坏不到哪里去,都是碰上不公平之事才学会了杀戮。

    在蓝月亮没有化形的样子的时候,它住在长白山上,那里冬天很冷,冰天雪地,有一个路人不小心掉进了一个猎人设的捕兽陷阱里,陷阱很深,里面格外的寒冷,那路人被冻的已经快僵了。蓝月亮不忍于是就放出自己的血,给这路人。“啊,妖怪。不要过来。”路人叫道。可是眼睛里惊恐的东西并不多,他缓缓地说:“你若过来我就收了你。”

    蓝月亮苦笑说:“我是这山里修炼的赤蟒,不曾伤人命。我的血很,可以结你之困,等你好一点我就背你出洞。”那人惊了一下问:“你为何救我?”蓝月亮就笑了:“看你可怜,还有今天高兴。”那人突的笑开了:“你和我一起走吧,一个蛇独居也会很寂寞吧?”

    蓝月亮说:“习惯了,你要是想报恩,就那些食过来吧,冬天寻食很难的。”那人一笑说:“好。”

    那人点头,于是蓝月亮带他出了陷阱。可是路人是脱困以后,再回来不是报恩而是为了飞黄腾达,救治太后的病,就跑来捕捉蓝月亮,他带了很多放了麻醉药的食,蓝月亮自是高兴,没想到这人很是残忍,它把蓝月亮抓住之后就找了一个道士把它困在了一个药房里。

    每天以人参,鹿茸,灵芝草喂食。“我的救命恩人啊,你真是我的福星。而且你在山中修炼绝对不会比这里好。”

    蓝月亮早就会了人话,骂到:“你这个卑鄙无耻之徒,我救你命,你却恩将仇报。”那人一笑:“恩人,别生气,李某不会害你,不过就是借你的血救人而已。”

    蓝月亮从此就被困在这李某的家里,李某治好了太后的病,从此富贵荣华。但是他每天都会晃悠到蓝月亮跟前说一些无聊的话。说会一生一世报恩的,说人命很脆弱妖精的命很长,自己临死之前会放蓝月亮出去的。可是当时蓝月亮把他的话当成一种戏弄和挑衅,可等它明白之时什么都已经晚了。

    有一天,蓝月亮苦心修行脱了困。于是化成一个艳的妇人,勾引这个李某,与他一夕之欢后,居然不忍杀之。可是这李某还是朝秦暮楚,蓝月亮则是恨交加。于是隐忍和沉寂终将爆发在最后那一刻,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蓝月亮杀死了李某和她怀里的女人。

    此后蓝月亮就混迹人间风月无边,看到美貌的男子就会现勾引,并且口蜜腹剑,一个不高兴就把那枕边之人杀了炖汤。

    当然离歌不知道蓝月亮的过去,也不知道自己的这张假脸是仿照李某做的,更不知道这狐族里九娘的曾经是着李某的。总之这个故事我写了不过3个小时可是却写完了几百年的仇。虽然这是与我无关的,不,也是有关的,就要看怎么说了。总之过程很复杂。

    当时离歌就笑了:“这兵刃很好,什么时候你也给我弄一件,很锋利,这爪子的材料是寒铁?”

    蓝月亮心中一酸,当年它杀死李某的时候,李某都在笑:“恩人,我的命和荣华富贵都是你给的,我你也感谢你,所以不恨你。”

    “你知道?”当时蓝月亮声音都颤了。“我是七星社的门徒,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这些年我杀的妖怪还少了?”李某说的不是假话,他的道术很高深。“那你为什么不反抗?”蓝月亮抱住当时已经心腹裂开的李某。

    李某面容很苍白:“月亮啊,因为我亏欠你太多。没有反抗的资格。”“那你既然感激我为什么还要囚我?”蓝月亮悲痛空洞的问。

    “因为太寂寞,太寂寞了,我希望和你在一起用我的一生报答你,我知道妖精修行很艰苦,珍奇的药物可以祝你早修成正果,你化形的时候我看见了,所以把困你的阵法撤了。那本太决也是我故意留下的。”李某声音依旧温柔,可是生命渐渐的消失。

    “而后你化成女人来到我边,我真的很开心,可是妖精不能生子,我虽入道,可是七却是看不开的。这师父说我们月金木水火土无玄九代,到了玄字辈,都是要灭绝的,等于惨死无后,呵呵,所以我打算找个女人,随便是谁,传宗接代以后,就和你我的恩人长相厮守。--凤舞文学网--”李某微微的笑了,就像冰雪溶化一般。

    “名堂,我错了,怎么才能救你的命。”那一刻蓝月亮留下了晶莹的泪水。“不怪你,这是我的命,天命难违啊。”李名堂死前都是在安慰蓝月亮的。

    从此之后,蓝月亮一方面着,一方面恨着,她对男人从来不会不好,就算是杀他的时候都是很温柔的。可是碰上离歌一切全乱了。离歌和那个他很像,那种无的多早就成了蓝月亮心里的痛。

    离歌看着怔怔的看着他的蓝月亮就在寻思这妖精为什么如此。“暗器,我告诉你这是我的爪子,我是个妖怪,我想把你吃了。”过去蓝月亮从来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承认自己是个妖怪,她的男人大凡知道她是妖怪,或者怀疑她是妖怪的都被她杀死了。可是她没想到的是,离歌哈哈的大笑起来:“你不过是会用一些毒的兵刃和易容术很好罢了。我不信这个世界上有妖怪,就算有妖怪,也不会比人更坏,这世上还会有比人更恐怖的妖怪?”

    这话是狐始祖说的,一句就到了蓝月亮的心里,就好像一个吸毒者碰上同类,一起谈吸毒是天经地义一般,虽然是错的但是痛快淋漓。

    坏人也需要理解,妖精也需要沟通,这一夜蓝月亮找到了知音,她认为李名堂又回来了。“让你看看什么叫妖怪。”蓝月亮变成了一条两丈多长的赤蟒缠住了离歌,獠牙就在离歌的左脸之上,普通人见了就算是凶神恶煞也会吓得尖叫面无人色的。

    离歌觉得背心发凉,手心都出汗了。不过他依旧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怯意,反而微微的笑了:“原来妖精真的是能够变的,南宋有个雷锋塔知道吗?”

    “你不害怕?”蓝月亮冷冷的嘶吼。

    “呵呵,怕有用吗?若你要杀我,怕你也会杀我,若你不想杀我,我又何必害怕?”离歌淡淡的摸着那赤蟒的獠牙:“你的牙齿有毒吗?”

    这时候蓝月亮吐出一口白烟。离歌就昏迷了。实际上离歌根本就没有昏迷,因为他吞食了狐始祖的定神丹。这定神丹原是天界之物,但是狐始祖也会炼制,若问起这狐始祖的来历,也是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可到后来知道以后我也不由得向老天爷骂了一生冤孽。

    离歌就被带到一个荒凉的小岛上。岛上四野都是密林,大片的白桦林。四周开着美丽的野花。可是离歌正沉醉在这鸟语花香之中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一个硬物,居然就是一个骷髅头。

    昨醒来就是在这个荒岛上,对面的岛就是怒蛟岛,那群土匪海贼聚集的地方。这个群岛是高丽人往大明通商得的必经之路,也是大明去高丽的必经之路。这群土匪平就是聚集在这里,如果内陆有可打劫的肥羊。他们就是土匪,要是没有就是打劫商队船只的海贼。

    “的背后是什么?也许就是谎言,谎言结束,也就结束了。”

    而负责剿匪的就是肖万山,自然就无法成功。离歌这些事也是听狐狸说的。如今他觉得自己报仇很渺茫。这时候一群豹子扑过来,就算离歌武功高强可是面对一群野兽也是很害怕的,他把剑刺向野兽的头领那个带头的豹子。快如闪电的砍掉豹子的头颅,这把剑就做吴钩算是一柄上古神剑了,但是却也是秋时一个铸剑大师所造到底不能和上古的天剑相比。

    但是杀几只猛兽却也是不成问题的,何况豹子毕竟不是老虎,而且离歌用的是天绝七杀斩,出手就是毙命,这武功也是狐狸教的,一个杀手是不应该有名门正派的武功的。所以他就练了邪派天煞老怪的武功。

    天煞门的传承很奇怪,就是先看命,后看根骨,必须是天煞孤星才能入门,而且师徒之间也是仇人,离歌这江湖上却有其人,只是他没出道时为了向自己师父报仇。报仇不成反被杀了。

    而天煞老怪不久也在争夺一本叫无心秘笈的武功心法时被人围攻就死在一个荒山上了。江湖人有时候要保住自己的命,就必须杀死对方,你没有杀人之心,就不要进江湖,因为这个地方会有人因为一杯酒,一个女人,一锭黄金来杀你,这还是好的,有时候还可以什么都不为就杀死你。可以没有原因的。

    如今离歌的剑已经没有了慈悲,狐始祖的话他已经完全的认同了,这是一个慈悲的和尚转变成复仇的魔鬼的过程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在人世间真的用刀剑拳脚拼搏的时候,也许并不太多,但用智谋、诬陷、钱财、名权、利禄等方式转折使人全丧了活命机会,却在这世间时时都在发生着,常常都在发生着的。就像肖万山对付他就没有动一根指头。那个商人暗算他也没有用武功,在商场,有时是在政界,有人明着干,有人暗中来,有的人笑着出手,有人骂着出招,有的人打着正义的旗号、法统的招牌下其毒手而已。

    如今离歌的手上已经全是血,他的腿被豹子咬了一口,奇怪的是明明很疼,明明应该倒下去了,可是他的手却更有力了,开始屠杀,招式也没有了章法。原来拼命和比武是不同的,拼命的规则就是杀死对方。

    一阵优美的笛声响起,一头白虎驮着一个蒙面的女子出现了,豹子全都列成整齐的队伍,像小猫一样蹲在地上,老实的不像豹子。

    “你过关了。”那白虎背上的上的女子幽幽地说。她穿着一紫衣,看上去飘渺如仙。离歌淡淡一笑:“养豹子的美女,在下也是第一次见。”

    女子一笑:“进了怒蛟岛只有两个选择。”

    “入伙或者死,呵呵,好我入伙。”离歌一笑。

    “你是聪明人,可知道还会有什么规矩?”女子笑了。

    “必须忠心对吗?可是对谁忠心?这世界上发誓忠心的多的去了,可是忠心的又有几个?还有我为什么要对那个人忠心?”离歌冷冷的问。那如剑锋一样秀丽的眉毛带着一种煽动人心的孤傲。

    “你好大的胆子,不怕我杀了你?”紫衣女子冷冷的说。

    “我什么都怕,怕没钱,怕没女人,怕受欺负,可就是不怕死。”离歌苍凉的一笑。

    紫衣女子怔了一下说:“等你死的时候就不会这么说了。”这时候就见女子的后出现几只利爪,上面缠绕着无数跟白色的丝,那如银线般美丽的丝所到之处尽是毁灭。不管是树木,花草,还是地上的骷髅全都在冒了一股子黑气候完全消失了,这个就是江湖上最厉害的魔门高手紫云仙子的腐骨煞气了。紫云仙子居然不是人,所以江湖第一高手雷宇才会死的不明不白,尸骨无存。

    而那黑色的爪子,离歌细细的看了,是蜘蛛的爪子。那么粗的爪子至少要大几百年修行。实际上离歌还是猜的少了,这紫衣女子是个千年蜘蛛精。

    “这下你怕了吧。”紫衣女子冷冷的问。离歌又了笑了:“不怕,若然真的死了也是一种悲凉的解脱,何况到了最后都一样是那个结局,不管一个人多灿烂或者多悲哀,到头来都是土馒头一个。你若要杀我现在变成黑气的就不是这些花草而是我。”狐始祖告诉他,怒蛟岛全是收容一些亡命之徒,这些人不怕死,只求今朝有酒今朝醉,谁给他们荣华富贵他们就给谁卖命。

    他们不是通缉犯,就是江洋大盗,再不然就是那些正道不容,邪派又在追杀的主,活一天都是赚的。紫衣女子笑了:“美女华厦、锦衣玉食、富贵功名、名誉地位。只要你跟随老大一样都不会少。”

    一般亡命之徒都求这些的,可是离歌一笑:“生命是可贵,价更高,金银财宝我都,富贵功名都想要,若以自由来交换,一切浮华全可抛。”

    紫衣女子就把那蛛丝击向了离歌,这时候被一只蛇爪拦住了,就见一个美丽无双的蓝衣女子幽幽的说:“姐姐,这是我的玩具,我还没有玩够你怎么可以杀了。”

    “月亮,你不用骗我,你有多在乎这个男人我知道,可是他不是李名堂,李名堂已经死了。”紫衣女子冷冷地说

    “姐姐,我会看好他的。不会让他给你带来麻烦的。”蓝月亮一笑。

    离歌开始了魅心计划,骗局开始,目的是残杀。可是他越发报仇渺茫,这狐始祖是个极为自私的妖精,如非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只怕不会动手。这离歌本就是个七窍聪明之人。只不过在寺院受佛熏陶,个单纯善良罢了。

    入世一段时间后,就把人摸了个通透。好人即便做了坏事也不过是一时糊涂,坏人做了好事也不过是一时起。但是大大恶之徒往往有一张伪善好看的面具。

    “你又何必救我,我没那么容易死的,我的命够也够大。”离歌苦笑。

    “离歌,你痛不痛。”蓝月亮一脸愧疚:“我不该带你来这里的。”

    “没事,月亮你喜欢我是吗?还是把我当成某个已经不在这个世界的人?”离歌幽幽的问。

    “我知道你是离歌,李名堂不会对我这么冷淡,也不在乎我是个妖精,经常罗罗嗦嗦的对这一条蛇说话。让人觉得他有病,明明道法很高深,可是却愿被一个蛇精杀死,那个蛇精他,又不懂他的,为什么要等他死了蛇精才明白?”蓝月亮哭了。

    这一刻离歌心里很是怜惜他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他是来报仇的,何况这些妖精若知道他的目的只怕他连骨头都不剩了,现下他能做的也就是对这可怜的蛇妖温柔一些。于是他抚摸着蓝月亮的头发,那是如缎子般柔滑细腻的。“以后我也学他罗罗嗦嗦的,也对着一条蛇说话,可是他别再把这条蛇也克死了。”

    蓝月亮看着离歌,似乎不明白他的话,离歌就把早就和狐狸编好的话说了出来:“从前有一个员外,剩了4个女儿一直想要一个儿子,在他35岁那年娶了一个叫秀秀的小妾。秀秀不久就怀孕了,剩下了一个儿子,秀秀就撒手人寰了。大出血死的,可是她生的这个孽种却很健康。这个孩子天聪明,一岁上就能行走自如,说话流利。所以深的宠。在这男孩6岁的时候一个和尚路过这个员外的家。饥寒交迫,员外一向信佛就把这个和尚留在了家中,可是这个和尚看了这孩子的手说:这孩子是断掌,最好远离亲人,不然到他9岁上必会家破人亡。”

    离歌苦苦的一笑:“员外大怒,要赶走和尚,这男孩看着和尚可怜就悄悄的给了和尚一些银子。这男孩早熟得很,他问和尚:大师,我知道我们无冤无仇你不会胡说的,我的命真的会克死父母,我妈妈已经被我克死了。我爹爹也会有事?若真是如此大师带我走吧?”

    蓝月亮静静的听着,只听离歌清朗的声音响起。“小哥啊,其实我也不懂很多,我其实就是一个假和尚,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和我一样,不过我爹妈是饿死的,我为了不饿死才当和尚的。所以我不能带你走,你救了我的命我不能害你,天柱山普陀寺的大师是个好人,而且对名相一说很是精通,他说我20岁前是乞丐,20岁后可争天下,这个配饰小哥留着我朱重八若得天下必会报恩的,大丈夫顶天立地,恩怨分明。”

    这个故事是一个局,那块磨石的确是明太祖所有,也的确是送给了救他的一个员外,可是员外一家全被杀死了,也是这离歌同一个村子的,这个宝利村的兴衰都和山后面的玉石矿和齐王墓有关,那个员外姓赵也是个江湖人,在一次江湖仇杀中险些死了,被这村子里的一个大姑娘救了。这姑娘很聪明她本是个极为秀丽的女子,可是却在脸上弄了很多个雀斑,看上去就和漂亮没什么关系了。

    这个故事是美狐说的,却说这江湖人被救了,于是厌倦了江湖杀戮,就在宝利村安定了下来,有一天他去山上打猎,看见了一只野鹿,怎么追也追不上,那个野鹿一会儿看的见,一会儿看不见,就好像鬼打眼一样。之后他就发现了那个齐王墓,他本就是个过刀头添血的子的人。于是他就拿起了镢头挖开了墓,墓开的很快,进去以后机关重重,不过他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做刺杀行业的当然不会害怕机关了。地一共建筑了5层,第一层以下就没有机关了。这个江湖人看见第二层就有一些黄金做的器皿,拿了一些就家好就收回去了。

    这么多年这个江湖人学会了一个道理,凡事不要贪心太重。此后他变卖了黄金器皿,做了一个商人,并且娶了他的救命恩人,从此金盆洗手,在不做杀手了。而且也许是内疚他对每个人都很好。但是似乎是冤魂的诅咒,千百年来以盗墓发家的人都会横死,从来无一人例外过,除了那些本来就属于阳之间的人,非人非鬼的葬灵师。

    果然过了20年他就遇上了灭门之祸,缘起还是那个齐王墓。冥冥之中自有天数,只是愚人不知而已。离歌叹了口气说:“果然不到两年,他父亲也再一次行商的路上被土匪杀了。他叔叔为了夺家产,找了个道士说他是白虎星如命,会克死家人,之后派了个仆人把他送去普陀寺,于是金光大师收他为徒,并且为他批命,说是天煞孤星,9岁见血,此后与他有血缘关系的都会与他成仇,而和他毫无关系的会对他很好,但是都会因他而死。于是这个男孩就苦心修佛,希望可以超脱命运,可是上天作弄。命不可改。普陀寺惹来一个煞星叫做天煞老怪,他看中了这个男孩,就把这寺院的和尚当着男孩的面全都杀死了。”

    的确有这么一回事,但是天煞老怪杀人是没有原因的。据闻练了天煞门的武功到了第七重,就是一会清楚,一会糊涂的,糊涂上来就会发狂杀人,这天煞老怪死前承认自己一生杀错了七个人,金光大师就是其一了。

    蓝月亮抱住离歌,离歌又说:“天煞老怪,收留这个男孩不到10年也横死了。这个男孩子本来想做一个好人,可是命运作弄,那些和天煞老怪结仇的江湖人都要杀死他报仇,他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无奈之余做了杀手。可是他的命还真硬大凡和他扯上关系的人都会死,为什么他不死,他早该死了。”

    “这男孩就是你对吧?”蓝月亮幽幽的问。离歌点头:“就是我了,天下还有比我更该死的人吗?”紫衣女子突的说:“你们先回去,安顿一下,我去和老大商量一下也许,他比千军万马都管用。”

    蓝月亮突的说:“你们的江山大计不要扯上离歌。”

    紫衣女子一笑:“他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之后她就像乍然出现那样乍然消失了

    (希望收藏推举。希望大家喜欢。罂粟出品,每天继续。如果大家喜欢这个系列文支持。如果不喜欢。那我会悄悄离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