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特殊任务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凤舞文学网--->

    “有时候放过别人等于放过自己,谋害别人有时候会害了自己。--凤-舞-文-学-网--这句话听上去浮浅一点,但是做人最好与人为善”这也是白夜离开前告诉杨浩然的。可是有时候这个世界不是这样。后来在时空的某个角落两个人相遇了,白夜说:“任它雨大风出,我自逍遥自在。”这本是两句毫无关系的话。可是却揭示了白夜格的变化。

    人生有时候就是一条貌似危险的河等你汤过去的时候才知道很浅。

    此刻杨浩然的眼睛里就是这个神农架了,这个美丽而诡异凶险的地域正在缓缓地远离他的世界。

    神农架文化遗存众似繁星,民俗乡风淳厚质朴。阳古刹净莲寺、九冲佛影天观庙传承佛教衣钵,川鄂古盐道依稀再现南方丝绸之路的繁荣,残存的木雕、石刻及民间刺绣显示炎帝后裔五千年的智慧。在此发现并已整理出版的《黑暗传》被称为汉民族的创世史诗,从而打破西方关于中国没有自己史诗的百年神话。反映秦巴平民喜怒哀乐的百代民风土家婚俗、打丧鼓、山锣鼓、打火炮堪称化的活化石。

    神农架不仅是东西南北野生动植物种类的交汇地,而且是华夏民族四大文化种类的交汇地。以神农架为原点,西有秦汉文化,东有楚文化,北有商文化,南有巴蜀文化。神农架是一处文化洼地,各种文化溪流在这里交融。

    神农架的自然条件和人文背景共同构成了神农架绚丽多彩的画卷,隽秀如屏的群峰,茫茫苍苍的林海,完好的原始生态系统,丰富的生物多样,宜人的气候,独特的内陆高山文化使神农架成为当今世界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净土和乐园。杨浩然在这幽静的风景名胜里深深的呼吸,看似淡定入水,实际上心潮澎湃。

    富贵又问了一句:“那个李常胜后来怎么了?”

    杨浩然开口说:“那个李常胜买了棺材没多久,儿子单位的领导的弟弟就出车祸死了。后村子里又死了两个本家的年轻人。都是出车祸死的。这李常胜的儿子是个事业单位临时工,李常胜一直希望他有一个铁饭碗。他不想自己的下一代也去拿着何知章混饭。可是人生由命,祸福在天。李常胜忙活了半天,险些丢掉了命,却还是逃不过天命。”

    杨浩然转了一下眼珠说:“其实啊,李常胜早就知道这个局长是被死去的冤魂索命。而且还不是一个,这个局长年轻的时候杀过人。虽然是两个劫匪可是越是这种或者就无敬无畏,无法无天的人,死后就越是凶恶。”

    “本来这两个恶鬼也不知道这个局长的下落和份。可是后来局长为了攀龙附凤用计害死了和他谈恋的女知青一切就不同了。可是鬼向人报仇也是不容易的。但是这个局长为了霸占这块有龙的坟地,挖了一个叫做三癞子的风水先生家的祖坟。三癞子表面上不敢如何。但是却破了这风水宝地的气脉。在风水上叫什么?”杨浩然故意想了想说:“叫斩龙头。”实际上破坏龙脉的方法很多,可是的确没有叫斩龙头的。

    杨浩然一笑,既然是鬼扯当然是越玄乎越好。“被那三癞子破坏之后,这个局长一家可就不消停了。局长就被人告他贪污,他在焦头烂额,没有办法的时候找到了李常胜。李常胜也算是我们河北地界的一个风水大师级人物。”

    “那局长先是找他算卦。穿了一破旧的衣服。进门就说:先生我看财运。我最近很倒霉破财了。”“那局长过去是个啥都不怕的人物,什么都不怕的人都有一个通病就是什么都不信。”“那李常胜就说了:心即无意就请去吧。。那个局长说:我命如此破落,诚心求教,先生何故如此?那李常胜说道:你明明居高位,最近因得财惹祸上。--凤-舞-文-学-网--家中又有了丧事。皆因鬼魄困扰所致。却说来看什么财运,岂非无心?”杨浩然淡淡的一笑。

    “这李常胜算的如此之准到底是何方神圣?师承什么派别?”富贵很好奇李常胜的份。

    实际上此事有发生过吗?是有的,但是确是在明末清初。这二十世纪后,确实就没有李常胜这个人了。现在玄门之中最高境界也就是七星社。什么三仙派,龙虎山,茅山拍实际上都是不能和七星社比拟的。

    因为七星社里有西方的法师,吉普赛的女巫,逃亡人间的葬灵师,巫蛊的专家,几乎是集各家之大成。甚至其中还有西藏的喇嘛,天竺的和尚。伊斯兰教的信徒。

    虽然人世间贫民百姓知道七星社的不多,但是国际刑警队却都是知道他们存在的。虽然这个世界上一切歹人都可以用法律来制裁。可是这世界上法律管不着的人多了去了。所以才会有了阳界生存的空间。有了阳师这个职业。

    “这李常胜出于茅山派,善于画符捉鬼。条理风水。”杨浩然又开始鬼扯。“那局长心下一惊说道:先生是神人,我是个俗人,神人无需和一俗人计较。还请指点迷津。”

    “李常胜说:不是我不救你而是你心不诚。”杨浩然淡淡地说。“局长就说:如何在先生这里才算心诚?那局长心道:算卦的都贪财,于是局长甩出800块钱。要是平这李常胜早就眉开眼笑的收下了,可是这次不同他有更大的野心。但是做风水这行的一定不能贪心,也不能有太大的野心,否则离死就不远了。”

    “李常胜挑了一下眉,看都没看说:本来我还想救你,但是你还是走吧。局长大惊失色说:先生何故如此?李常胜说你用800块钱买我的这条老命,好不值钱啊。局长立刻说:你说吧,先生,只要能救我一家之命,如何都行,先生的条件我会尽力答应。”杨浩然说完说:“富贵哥,口渴了,喝点水再说哈。”

    “喝吧,喝完快点说。”实际上富贵对这个故事已经毫无兴趣了,因为茅山派和圣女朱砂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因为连自己的命运都预测不了的人,根本就是风水界里,没人把他当回事,自己有把自己当回事的跳梁小丑。

    “李常胜对那局长说:我有一儿一女,还没有工作,10天之内,你给他们找好指标让他们进局里上班,我这条老命就是你的了。但是你若骗我你们一家都会死绝。李常胜对那局长说。此刻他火烧眉毛早就乱了方寸那还会怀疑。于是李常胜的儿女就当上了公务员。十天后,局长二度造访。李常胜临走之前对妻子说:你听好了,这个局长鹰眼蜂鼻阔口,眉骨高耸,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我在回来一定是个死人,但是你记住在棺材里点上长明灯。不可熄灭,昼夜守护,等我尸归来,你就把灯油铺满棺材底,记住要浸透了或许我还可以回来。”

    杨浩然看见了公路知道鬼扯差不多可以结束了。于是就说:“李常胜就跟着局长下了祖坟,对他说:你去买可以包裹我全的红布,我入间帮你把鬼除了。”

    “为什么要去间这么麻烦?那李局长不解问。李常胜淡淡地说:因为这里的鬼魂并不长居这里。怎么说呢。也就是说这些鬼魂是冤死的,要找你们家报仇。局长说:不会吧?李常胜冷笑:据说你年轻的时候下乡和一个女知青发生了关系,后来你有娶了局长的闺女,那女知青领着儿子来找你,你不但不承认,还说人家是卖的。让人家好好一个女孩子就那么上吊自杀了。”杨浩然又说:“李局长听完脸色一白说:先生是神人,你说如何就如何吧。”

    “李常胜一笑说:记住,什么时候这香冒出青云直上的烟什么时候就算是大功告成了。”杨浩然说。

    “那天吃完晚饭,过了夜子时李常胜喝了一碗药酒,这酒味带着冲鼻的药味和血腥味。之后就昏迷了。”杨浩然一笑。

    “到了子时末的时候,香果然青云直上,可是这个时候,这个黑心的局长就把李常胜上的红布全都弄了下来。于是李常胜就咽气了。那局长把他送了回来。李常胜的老婆痛不生,但是还是按照他说的方法把他放进了,长明灯油浸泡过的棺材了。过了不到三天,李常胜的儿女就被开除了。而后李常胜就复活了。那局长家里又闹开了灵异事件。他的儿子从楼上摔下来死了。他老婆说老是看见一个女鬼跑来找她,请来的明眼,明眼说没有鬼。到了晚上这鬼照样来,笑呵呵地说:你以为我没长腿啊。他们来了我就走。等他们走了,我在回来,我活着的时候你祸害我,冤枉我,如今我死了。活该也来祸害你折磨你,哈哈哈哈。”杨浩然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局长有去找那死而复活的李常胜。李常胜对他说:我说过了,如果你不守诺言,会灭绝的。局长说:我已经把你的孩子安排进去了,使他们自己不争气犯错,最多我在让他们回去。你不是说青云直上就算好了吗?”

    “李常胜说:本来是的,我和那女鬼打了个赌,若你有良心,她便听我之言去投胎了。若是你狼心狗肺,连我也要害死,那么你就无可救药,我就不能在插手此事了。你走吧,我的儿女没那个命,逆天而行,必遭天谴,为有应运而生,方可一世平安。”杨浩然讲完这个故事,天也到了晌午。

    富贵就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杨浩然知道这两个人进什么医院都没用。只好假装去厕所,打电话到警局求救。除了这种蹩脚的办法,暂时就杨浩然自己琢磨也没什么别的法子了。

    过了一会,喧闹的马路上救护车和警车一同来了。杨浩然松了口气,因为从警车里跳下来的是他的同事小周。

    “干什么的?你,过来份证。”小周这孙子平常在距离老实的,杨队杨队的叫的那个乎,装起洋蒜也很有几分样子。

    “同志我刚才从山上下来,把份证丢了,何况我两个朋友还昏迷着,不如咱们就伴去医院如何?”杨浩然出了名的装神像神,扮鬼像鬼。自然也就入戏了。

    “不行,来人把这群可以人物带回去。”小周把这群人送上警车就问:“你们什么人?什么关系?”

    小周指着富贵问。冷冷地说:“最好老实交代,最近有一伙盗墓贼特别猖獗,刚刚盗窃了国家保护文化遗产鲁王墓。我看你们几个膀大腰圆的。都不像好人。”

    杨浩然暗笑,这孙子真能装。

    富贵说:“我叫张富贵,湖北张家屯的农民,今年45岁。大专毕业,毕业于湖北农科学院。有两个儿子,其中有一个叫张宝山是你们特警队的。”

    杨浩然给总局发了个短息,监视湖北分局探员张宝山。

    之后给小周使了个眼色说。

    小周年级虽小,可是在军区部队,丫的是干侦察兵的。自然是心眼子九曲十八弯,立刻就明白了。

    对这富贵说:“把份证拿出来。”

    富贵这种经常在外面送货的人,份证当然随带着。小周只是瞄了两眼就说:“嗯,你可以走了,大叔。”

    富贵说:“这几个人的确是游客,而且人命比天大啊,民警同志还是快点把他们送去医院吧。”

    小周可丧了一下脸说:“让你走,你就走那那么多废话。”

    富贵看了看杨浩然苦笑说:“年轻人,我帮不了你了。不过我会打电话给我儿子的,相识一场也算有缘份。”

    杨浩然心里微微的感动了一下说:“富贵哥,谢谢你了。不过我是个一等良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小子,看你就不像好人,这年头越说自己是好人的人越不是人。老实点,少给我贫。”小周骂骂咧咧的说,关上车门说:“开车。”

    头就被杨浩然打了一下。杨浩然坏坏的一笑,那刚才乖乖的样子然无存。“你小子真会装孙子,不过你也不能破坏我们人民警察的良好形象是不,你这个做派跟个土匪有什么两样?”

    刚才小周还凶巴巴的,现在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小周长得不难看,小圆脸上带着金边眼镜,看上去像个反派角色的。这家伙看上去笑眯眯的,可是却是个笑面虎。也是特警监察局的探员里的一名。很是崇拜白夜。

    他急匆匆的说:“白哥,到底怎么了?”

    杨浩然说:“不管你小子的事,回去叫这次参加行动的兄弟都给我把嘴闭严实了。泄漏一个字,我回来扒你3层皮。”

    小周立刻说:“是,杨队我会完成任务。”

    杨浩然说:“一会儿送我到加油站,把你这狗皮给我穿一下,你们想办法自己回去。对了还有扣住张宝山。别让他回家。但是也别用刑。找个理由关起来就行了。等我回来处理。”

    小周眼睛里精光一闪说:“杨队,难道这湖北农民是毒贩子,或者拐卖人口?”

    小周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让杨队跟人较劲的。

    “呵呵,瞧你这点智慧,唉,这辈子都没什么大出息了。”杨浩然故作神秘的说。

    小周再问下去杨浩然也是个搪塞。他不是因为小周笨,而是这孙子太聪明了。给点蛛丝马迹就能拨云见雾。小周则是另一个想法,杨浩然和白夜在他的心里是英雄传说。

    车子停到了一个加油站的旁边,女孩子的招呼着。“加多少?”

    “加满。”小周说。

    之后和那女孩扯闲话,就听后面的警员说:“不好了,那孙子果然不是个好鸟,居然开咱们的车跑了。”

    于是湖南报消息:在一个加油站里,歹徒趁警方不注意开警车逃跑了。现在下落不明。

    小周被来协助的警员接走以后的第二天的一个明媚的下午,接到了一个电话:“孙子,你找个好点的理由成不。你可以说歹徒的同伙伏击你们之类的,这会让那些不法之徒以为咱们全是白痴。”

    小周说:“,我知道错了,杨队,其实呢?这件事越简单越好不是吗?”

    杨浩然心里点头,看来可以放心了,至少这个小周是个沉稳又可以守得住秘密的人。当探员最重要的就是可以守住秘密。但是大凡守得住秘密的人都有秘密。

    杨浩然坐在警车上对父亲说:“爸,快进上海市了。得小心一点,要不要我找人接应。”

    杨展庭说:“一般没人敢查警车的。看看再说,浩然啊,机警是好的,但是遇事这么草木皆兵的也不好。”

    杨浩然点头说:“爸,我知道了。”

    夜幕更加安静了,杨浩然打算在城郊睡一觉,等天明在进市里,这样嫌疑也小一点。这些年来他已经学会了另类的谨慎,有时候逆向推理才是最安全的。

    城府没有谁天生就有,就像胆量一样都是要历练的。然而历练的往往就是那你最不愿遇上的陷阱。

    (推举收藏了,过去编辑让把字数控制在2000到2500左右,多了必须分章,但是以后阳师笔记里不会有5000字以下的章节了。如果入v会加到6000.大家习惯一下。我看大多数作品一章都这个字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