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尸蹩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以后尽量不见何真人,也不提这事儿,就当自己也妥协了,不管这事儿了好了,爷爷当时就做了这个决定,就算是演戏也要等何真人那边的计划开始,当然,要是迟点的还没有解决的话,那就只好自己再去想办法了,锁头村儿有何真人,以前十几里外不是也有个高人,传的神乎其神甚至比何真人的名气都要大?只是听说名气越大被批斗的越惨,也不知道现在还活着没有。

    爷爷放下了酒杯,出了门在地里干了一天的活儿,假装放下一切的样子,别人问二嘎子怎么样了,他就摇头说不知道,这犊子可能造孽太多了也该死,干完活了就回家,现在搞的是村民们对何小玉的事儿都比爷爷上心,到家吃饭的时候都在问爷爷怎么了,是不是吓傻了。

    “我想明白了,何真人都不敢插手的事儿,我瞎凑什么闹呢?”爷爷说道。

    这个回答让愣了一下,诧异道:“更臣,这不像你脾气啊。”最新章节已更新

    “胡咧咧啥,吃你的饭,大老爷们儿的事儿,你一老娘们儿管的比黄河还宽!”爷爷说了一句。

    没接话,爷爷能放下的话,其实她提着的心也能放下来,毕竟爷爷要跟李大胆爷仨斗,人跟鬼斗,也就爷爷有这个傻大胆了,可是爷爷真的放下了,心里也有那么一丝的难受。

    她是最了解爷爷的人,让一诺千金的爷爷违背了对一个故去的人的誓言,这得多难受才能下得决定?本来今天坊间有传言说爷爷跟白珍珠有一腿,还是宋小光同意的,为啥,因为昨晚有人亲口听到宋小光对爷爷说明天你家没人的时候,珍珠会去找你,女人找男人还得没人的时候,会发生事儿,这是彼此心照不宣的。

    至于传出来这句话的是二娃子还是眼镜,这谁又知道呢?

    本来还想就这事儿质问一下爷爷呢,看到爷爷的这反应,干脆就当笑话听了就听了,陪自己多少年的男人,自己还不知道他什么样儿?

    无非就是一句,我懂他,我信他。

    何小玉的死与李国忠有关,何小玉死不瞑目,队长郭更臣答应了死者什么条件,具体条件不知道,但是大家也都从爷爷前几天的反应中看出来了是估计是谁帮她报仇,从何小玉死到尸体失踪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其实村民们的目光都在爷爷身上,看他会做出什么事儿,也就是说,平时这个雷厉风行的乡下汉子,是不是会真的为了这个女知青而拼命,可是爷爷接下来几天对这件事儿闭口不提,该干活儿就干活,冬天的小麦刚发芽,地里其实也没有什么活儿,爷爷就带着大伙儿去开荒,大家在按理里都认为爷爷怂了,他是斗不过李大胆爷仨的,从一开始到现在,他都拿人爷仨没办法,我老爹国上次不是被整的生病了,结果也没破人家的坟?

    众口难调,爷爷平时做事还算是公道,可是一个人477对不可能做到任何人都喜欢他,不然也不会有前一段时间的大字报风波了,那颗让知青郑文远晕倒的柏树,现在不还好好的长在那里?所以对于爷爷的认怂,有的人表示理解,活人不跟死人斗,这没什么意思不是?可是还有很多人看爷爷的笑话,答应死人的事儿都做不到,凭什么做村长?更有甚者,每天都在传言,何小玉的家人要来了,那个女知青的家里人在城里也是个大官,来的话,郭更臣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在担忧,却不敢问,爷爷心里打算她不知道,一直到现在,她都认为爷爷之所以这次忍气吞声,477对不是因为爷爷本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他是在为这个家而担忧隐忍,他心里定然很苦。

    对的,爷爷的打算,他谁都没有说,白珍珠跟何真人的反应,让他认为这件事儿非同小可,他随便说的一句话可能就会影响到何真人的计划,也就是说,当时的我的爷爷,已经把他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何真人的身上,这种押宝的质,除了他别无他法之外,还有就是白珍珠似乎对何真人的计划也都是表示支持的,那天白珍珠对爷爷说的话,表明了一个意思:“何真人自有妙计。”

    就这样的子,一下子过了几天,转眼就是何小玉的头七,尸体未找到,二嘎子也未醒来,但是按照风俗礼仪来说,头七回魂夜,回魂就算了,起码是要去祭奠一番的,可是现在祭奠什么呢?祭奠一个空的棺材?

    爷爷就算是把全部的希望压在了何真人的身上,现在也有点着急了,这个计划到底要实施多久?一个月,两个月?每逢佳节倍思亲是句古话,爷爷是在这特殊的子里,更加关心整件事的进展。可是何真人这几天还是神出鬼没的,他在半夜在牛棚那边偷看过,几乎夜夜都是没点过灯,何真人到底在干什么?

    现在的况就是爷爷想去问问吧,怕干扰到何真人的计划,可是不问吧,这么几天了他是一点消息都不给,爷爷正在家里着急呢,这时候二娃子来了,他进了家的时候爷爷正在吃饭,肯定要让一下的,可是二娃子也奇怪,从进门开始就一句话都不说,爷爷就骂道:“你个狗的这是哑巴了?”

    二娃子走近我爷爷,往他的手里塞了一个纸条,站起来转就走,搞的爷爷都莫名其妙的,爷爷展开了字条,上面有一行字:“一点到牛棚,这个纸条看完之后就烧掉,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来。”

    爷爷一看就知道这是何真人捎信来了,这么长时间了,终于有动静了!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啊,烧了干啥,直接把纸条一团丢嘴巴里当糖豆给吃了,以前饿的时候还啃过树皮呢,吃点纸算什么?

    “你干啥呢你?这神神秘秘的。”问道。

    “没事儿,赶紧吃饭,等下我出去一下。”爷爷说道,他心里现在是高兴急了,这忍了这么多天终于是到头了,三口两口吃了饭,二娃子家里有个大挂钟,他是一会儿跑去看一下时间,好不容易快一点了,他换了儿衣服就往牛棚那边跑,一边跑一?#x53e8;耄蠢匆郧罢娴氖俏蠡岷握嫒肆耍退担敲?#19968个老神仙,怎么可能看到何小玉被李家害死而不管呢?

    等到了牛棚里,爷爷推开了门,刚一推开就被吓了一跳,头顶上一个东西对着他的脑袋就给盖了下来,那是一个大木桶,一下子扣到了爷爷的头上,当时爷爷就差点晕倒,被木桶砸一下不算什么,问题是这木桶里都他娘的是什么东西?!那一zhen;恶臭几乎要让爷爷把刚吃的东西给吐出来!

    这何真人到底闹的什么把戏?!爷爷手忙脚乱的把木桶给拿下来,用手抹了一下脸,这下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吐了出来,那木桶里的就是大粪,大粪里似乎还有别的东西,带着红色。

    “何真人,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玩我郭更臣?”爷爷站在那里骂道。

    可是话刚落音,他的后脑勺就被打了一下,只感觉一zhen;眩晕,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他在醒来的时候,看到了二娃子和何真人,自己身上也已经换上了何真人的衣服,那带着血的大粪也被清洗干净了,可是爷爷还是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身上那一股子浓郁的大粪味儿。

    “别瞪我,我就为了救你。”爷爷还没来得及质问,何真人就抽着旱烟袋就他说道。

    “你救我什么?泼我一大粪就是救我?”爷爷道。

    何真人对二娃子说道:“去把那个东西拿过来给更臣看看。”

    二娃子站起,拿了一个大缸子过来,这是以前村子里挖出来的破瓷器,二娃子走过来把那个盖子打开给爷爷看,爷爷不明就里,当然他也不是傻子,何真人也不是脑残,怎么也不会开这种小孩子的玩笑,还是用屎盆子直接扣头上的,他伸过脑袋一看,只见那个大缸子里有一只虫子,通体红色,有着坚硬的壳,两个触角舞动着像是獠牙,也像是镰刀,最重要的是它的眼睛,明明是他娘的一个大号的昆虫,可是眼睛给人的感觉却十分的冰冷,像是下一刻就要冲出来咬你的了一样。

    “这是什么虫子?”爷爷竟然被这个虫子的眼神儿给吓的打了一个哆嗦。

    “尸蹩。你摸下你的后脑勺。”何真人道。

    ;

    复制本地址到浏览器看最新章节

    ...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