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来软的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

    二娃子马上领命而去,这时候就是一层微弱的窗户纸,其实大家都怯的慌,也都认为找何真人是对的,这才是爷爷这么做的目的,免得有人举报自己,不一会儿,何真人就来了,说来也奇怪,被关在柴房里不停的大骂并且撞门的冯大牛在何真人来之后,竟然消停了不少。

    大家一看这况才算是舒了一口气,术业有专攻,一物降一物何真人来了之后,直接打开了门,爷爷跟在何真人的?#x53e8;涞北o谏路氪笈?#24573然奋起伤了何真人,毕竟这也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

    只见冯大牛就那个躲在角落里,目光幽怨的看着何真人道:“老道士,我跟你往无冤近无仇,不想跟你危难,你滚,这事儿冤有头债有主。”

    何真人叹口气道:“李大胆,你的事儿我都知道,你自己当时因为贪念造下的孽,你又怨的了谁?更何况郭更臣夫妇都说了,以后会把二蛋那孩子当成自己的亲儿子一样看待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最新章节已;更新

    “他知道砍树会出事儿,自己不动手让我来,死我一家三口,我不该怪他?他的儿子本就五弊三缺中了命缺不该活着,我顺水推舟的保住我自己的亲孙子有错?你跟我讲道理,为什么救他的儿子却不救我孙子?难道因为他是队长,我却是死人?我告诉你,李家的男人,死了也是英雄!”冯大牛道。

    他这一席话说的那叫一个于于理,这些事儿本来村民们是不知道的,可是冯大牛一说,大家也算是理解为什么李大胆要来找我爷爷的麻烦。

    纷纷低头窃窃私语。

    “这事儿确实是你无心之失,我念在你们李家可怜的份儿上,给你父子三人念往生咒,他通了司,下辈子都让你们投个好人家,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成不?”何真人道。

    “不成,我一定要要郭更臣的命,不然难泄我心头之恨。”冯大牛说道。

    ----这事儿搞到最后,叫来了何真人也没办法,爷爷当时是怕的慌,李大胆为什么叫李大胆,是胆子大,活着的时候就是一个舍得一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驴脾气,死了之后那更应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何真人也没办法,就这么一直跟李大胆交涉,到最后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出来,最后没办法,何真人让人把冯大牛给捆了关进了柴房里,一直摇头叹气。

    爷爷就让大家去地里干活,自己一个人留下了何真人,按照爷爷自己现在的想法就是,既然李大胆不去投胎还来坏事儿,那就可以把他给斩了,恶鬼害人,这总是犯了间的法律的吧。

    何真人摇头道:“还是那句话,李大胆本就是因为惹了仙家惨死,不入六道轮回,在间他的阳寿未尽,所以没有司过来捉拿他,要等到他在生死薄上的阳寿尽了,那边才会派人来。”

    “那就您老人家给他斩了吧,你看现在这况,他是要找我麻烦啊。”爷爷说道。

    “难,斩一个李大胆容易,他还有两个儿子,血气方刚惨死,现在怨气重,我不是对手,更何况,李大胆这事儿你我二人本就对他们有愧,怎么可能再下手这么重让他永世不得超生?斩一个李大胆容易,斩他的俩儿子可难了。”何真人道。

    爷爷当时也没说什么,接下来的几天里,被李大胆上的冯大牛就没消停过,一直在那?#x53e8;痔冢皆布咐锏亩祭创杖饶郑愕哪墙?#19968个人心惶惶,连上级领导都知道了这事儿,把我爷爷给叫过去骂了一个狗血喷头,那领导指着爷爷的脸骂道:“听说你家柴房里关了一个鬼?”

    爷爷慌忙说道:“哪里是,哪里是,那冯大牛就是没媳妇儿想女人想的,憋疯了都。”

    “老子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反正你赶紧给我处理好,不然你就别干了!”那人骂了爷爷一顿就让爷爷滚蛋。爷爷从乡里回来,心里那叫一个憋屈,他现在唯一的指望依靠就是何真人,可是何真人在这件事儿上表现出来的悲天悯人让他也无奈,毕竟有愧在先,就想着回来以后再去找何真人商量商量,真不行就掘了三人的坟烧了尸体,朗朗乾坤,总不能让妖魔鬼怪污了**的一片青天。

    等爷爷从乡里回来,到村口,老远的就看到了放牛的何真人,叼着旱烟袋在等他,看到爷爷过来,何真人苦笑道:“更臣,这是被骂了吧。”

    爷爷摇头道:“别提了,这事儿得赶紧处理好,不然还真的没办法。”

    何真人道:“我想了好几天,冯大牛再撞的体,也不能就这么硬顶着被鬼上多少天,鬼上就是李大胆的魂魄抢占了冯大牛的,这要是过了一星期,冯大牛就回不来了,这事儿就拖不得的。”

    “我也知道啊,所以才急,这要是闹出人命,我是没好果子吃的。”爷爷道,在何真人面前,他肯定要说自己非常的委屈。

    “我现在倒是真的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能不能用还看况,这事儿硬来不得,只能来软的,现在你回去,把李二蛋给接到家里,当亲儿子一样对待,这叫晓之以,李大胆看到这个,怨气就能消除点,我还听说了,那李大胆父子三人之前都是无法无天的人物,可是他的大儿子李国忠上过学,在三人之中还算是个懂事儿的人,也是二蛋的亲爹,你呢,带着二蛋他娘,去李国忠坟前烧烧纸,好好说说,这叫动之以理,说不定这事儿就能有个善终,如果真不行,我477对不让你难办,就算是一死,也把这事儿帮你给处理了。”

    爷爷一听这还真的有道理,虽然人讨好鬼却是是有点憋屈,可是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能这么处理好也是对大家都好,就辞别了何真人,回去把李二蛋母子二人接到了家里,宰了家里的老母鸡炖上。也没对秀娥跟二蛋母子说来意,只是嘘寒问暖,爷爷还故意的打开的柴房的门,让李大胆给看着一家人吃饭,其乐融融。

    李二蛋是个孩子,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残废,跟我老爹俩人吃的可香,那年头的人开个荤不容易,恨不得把骨头茬子都给嚼一遍,等吃完饭之后,爷爷当场收了李二蛋当干儿子,就这还不够,让李二蛋跟我老爹郭国歃血为盟结为异姓兄弟,当着李大胆的面儿说出不求同年同月同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死的话。

    秀娥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孤儿寡母的,最近出的事儿,也的确事把这个女人都几乎打垮,爷爷拿余光看着李大胆,平里上了冯大牛的李大胆每天都是痛骂,今天看到儿媳妇儿跟孙子,却是格外的安静,爷爷一看这个心中窃喜,暗道有戏。等送走了秀娥二蛋母子,爷爷给冯大牛送去俩红薯面窝窝,“李大胆”冷哼了一声转过去假寐,只不过这一次,倒是没有再破口大骂一定要爷爷的命。

    第二天,爷爷如法炮制,再一次做了一桌子好吃的请秀娥和二蛋来家里,倒也不是全演戏,只是把这娘俩当做自己的亲人一样看待,李大胆今天更是安静,甚至还看着自己孙子那破了相的脸愣愣出神。

    等吃完饭,爷爷让二蛋跟我老爹一起去玩,把秀娥叫了出去跟她商量这事儿,说了前因后果,后来恨不得给这女的给跪下,道:“出了这事儿,怪你老哥我,被找上门,就算死,我都不怕,这是我愧你们家的,可是国他们母子俩我放心不下。求弟妹一定救我。”

    秀娥一听这个,整个村子传成这样儿了,她肯定也知道什么,赶紧掺住爷爷道:“更臣哥,二蛋的事儿多亏了您,780且那事儿你也事公务在,这都是命,没有谁怪谁的,今天晚上我就跟你一起去国忠的坟前跟他说说,让他求求我公公,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以后咱们两家都是亲人。”

    得到了答应,爷爷找马真人商量这事儿,问问需不需要准备点啥,主要是半夜三更的去这爷仨的坟,爷爷也有点瘆的慌,马真人就道没事儿,我远远的跟着你们,其实啊,鬼杀人也没那么容易,他们三个要真的想这么杀你,你不早就死了?爷爷这才吃了一颗定心丸,回家让折了一下纸钱元宝之类的,喝了二两小酒,等到半夜的时候出了门,临出门儿的时候,看到柴房的窗户上,有一双眼睛,睁的圆圆的看着自己,心里还有点发怵,自己做的事儿,李大胆肯定都知道,这老家伙又不虎,能不能成呢?

    敲开了秀娥家的门儿,李二蛋已经睡下了,爷爷敲的很小心,毕竟晚上一个生产队队长进一个寡妇的门儿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俩人脚步轻轻的来到村东头的李大胆三人的坟地,爷爷回头看到马真人,一道袍,手持桃木剑的跟在后,心里大定,到了坟?#x53e8;仙樟酥角愣鹩质强薜南±锘├玻?#33258己男人有说不完的话,后来说到了正题,就是你们三个死了,家里没个男人,多亏了更臣哥照顾孤儿寡母,再说了,你们去就去了,怎么也得为活着的家人考虑吧?

    也不知道是何真人在不远处的原因还是怎么滴,这天晚上格外的太平,也没有遇到回应什么的,等烧完说完,爷爷跟何真人汇合,心里也没底儿,毕竟没收到李国忠的肯定回答,马真人对爷爷道别急,不出意外,今天晚上就会有消息。

    爷爷回到家的时候,冯大牛还在柴房里,一双大眼睛跟牛似的盯着自己,吓的他双腿发软赶紧回了屋睡觉,折腾凌晨两三点才睡着,爷爷刚睡着,就做了一个梦,梦里李大胆爷仨一人穿着一寿衣,在村东头的地里摆了酒,要他过去喝。

    ;

    复制本地址到浏览器看最新章节

    ...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