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扎纸人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

    马上站起来,跟着何真人来到了家,好酒好菜的款待,何真人也没心吃,让找了点白纸麻杆,糊了点浆糊,一个人坐在那?#x53e8;?#19968个纸人,用毛笔按照我老爹的五官把这个纸人画好,要来了我老爹的生辰八字写在了纸人的背上,刺破老爹的手指,把血给滴在纸人的心脏的�,怕不保险,又剪了我父亲的头发给沾在纸人头上几绺,做好了这些,还给纸人穿上了我老爹的衣服。

    这时候何真人才舒口气,只是眉头依旧皱着,道:“今天晚上,柏树上的仙家就来索命,我只能拿这东西去应付一下,不过也是三天,三天后那仙家就知道自己被骗了,不会找你我的麻烦,肯定去找李大胆,到时候,李大胆的独苗孙子就不好过了。造孽造孽啊!”

    是个要强的女人,道:“何老神仙你放心,我赵秀莲说到做到,不管李大胆的孙子是残了还是废了,我都当自己孩子一样对待。”

    “但愿李大胆不会成为恶鬼吧。哎,何必呢何必呢?”何真人叹气道。;;;;;;;;;;最新章节已;更新

    做好了准备,爷爷陪着何真人喝了几杯,权当解闷儿了,等到半夜的时候,何真人把纸人立在了家门口,他跟爷爷就趴在墙头偷看,等到了十二点的时候,马真人忽然捂住了爷爷的口鼻,示意来人了!

    只见在夜中,走来了一个穿着一白衣的虚影,走到了何真人扎的纸人前,转了一圈儿,然后拉着纸人的手,说来也怪,被虚影牵着手以后,那个纸人像是活了一样的,竟然会走路,就那么被那个白色的虚影给牵着走了!

    直到“俩人”消失在了夜色里,爷爷才舒了一口气,跳下墙头,对着何真人就磕了几个响头,道:“大恩不言谢,以后用的上我郭更臣的地方,尽管吩咐。”

    何真人摆了摆手道:“更臣啊,谁家的孩子不是孩子?李大胆要你家国挡劫难是他不对,可是你当时明知道砍树会有灾你没拦着他,也是你不对在先,现在我把这事儿办了,李大胆能高兴?真是冤孽冤孽。”

    说完,何真人摇着头走了,头都没回一下。

    要说这事儿也真的是奇怪,在被那个白色的虚影领走了那个纸人之后,我父亲头顶上的那盏长明灯自己给灭了,可是父亲的脸上也慢慢的恢复了血色,可是不醒来,我爷爷跟还是担心的不敢合眼,要不说人在生病的时候找一个风水先生给看看,那是病急乱投医的心态,先生说没事儿,那477对没有医生说一句没事儿来的有说服力。

    直到第二天鸡鸣破晓,我老爹才悠然的醒转过来,起来之后,哇哇的吐了一大滩色的像血,又像墨,腥臭难闻,等给他擦拭完之后,父亲哭了,哭了半年说了第一句话就是:“娘,我饿。”

    那一顿饭,父亲吃了三个半玉米面窝窝,这人算是活了过来,这下之后,爷爷对何真人那真的是信服的不得了,以往破四旧达到牛鬼蛇神的信心也没有了,信念都发生了动摇,可是明面上他大大小小还是官倒是不能帮何真人宣传,只能背地里让他少干点活少挨点批斗,在我父亲好转的第二天,爷爷就提着一壶酒找了何真人,俩人晕了一瓶烧刀子,爷爷慢悠悠的道:“何真人,国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我真的没啥好谢的,依我看,这破四旧也是一时的,您老人家的一真本事,迟早还在大放光彩。”

    “达官贵人贩夫走狗,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的营当,千年流传下来,肯定有他的道理,这任何一行也都是应该存在的,但是破四旧没错,我虽然挨了批斗,但是我心甘愿,太多的人滥竽充数,把这老祖宗留下来千年的东西当成了谋生行当,我辈之人修道为何?问道,问心无愧,为天下安那才是根本,可不是给人捉鬼降妖看风水骗取钱财,那还修甚的道?”何真人也喝的二麻二麻的说道。

    爷爷这时候就犹豫不决的开口说道:“何老神仙,你说这样行不行?国呢,子骨弱,体力活肯定是不行了,送这小子去读书呢,又死淘气,我看是上学是没啥前途,这修道我多少知道点,修,我的意思是,让国跟着你当个徒弟,一算是报恩,二来这孩子跟着你学点真本事,我知道你看不起那些用道法骗钱的,你放心,我保证国不会,他477对用跟您学的东西悬壶济世,也算是让这孩子学个手艺,你说咋样?”

    何真人一生未娶妻,年纪大了膝下无子,被爷爷这么一说,也有点心动,犹豫了下道:“更臣你这是说哪里话?我现在这份,三反五反的,国能给我当徒弟,是你看的起我,但是当徒弟这不太合适啊。”

    “咋?”爷爷道。

    “当徒弟,算是进了我这一道统,你想啊,道士的徒弟不也是道士?你郭家就这一颗独苗,当了道士成了方外之人一辈子不娶妻,秀莲弟妹还不骂死我?要不这样,我收了国当义子,名分上过的去,我保证当亲儿子一样看待。”何真人道。

    爷爷在当时477对算是一个有见识的人,别人都恨不得跟何真人划清界限呢,他看准了何真人的本事,当下就非常高兴,第二天拉着我老爹捉了个大公鸡,给何真人磕了几个响头,叫了一声爸,这事儿就成了。

    直到这个时候,爷爷的心才落了下来,用爷爷给我说这个事儿时候的原话来说:“当时让你爹认何真人当干爹,第一的确是羡慕何真人的本事,第二,害怕刘大胆报复,只有认了亲戚,何真人还会倾尽全力帮忙,应对以后的灾难。”

    认了干爹之后又过了一天,何真人脸色就不好看了,也就是说,那个柏树上的仙家过了三天后就该发现自己带走的只是纸人,该找刘大胆后人的麻烦了。

    这事儿难办,何真人倒不是斗不过那个柏树上的仙家,主要是道家讲究一个因果,李大胆砍了柏树,毁了仙人的家,人家来索怨,这是李大胆欠下的因,他家要三死一残,这是果,何真人破不了这因果二字。

    可是李大胆一家三口都没了,这下孙子再给残了,别说何真人了,就是爷爷也于心不忍,爷爷跟,还有何真人,不停的跑去无上观前给柏树的树根祈求,平时三人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暗中“保护”着李大胆的孙子,也就是李二蛋。

    可是千防万防,李二蛋出门几个人都怕石头给磕绊住摔倒,还是没防住,在第四天的时候,李大胆的儿媳妇吴秀娥哭着跑到了我爷爷家,道:“更臣哥,二蛋出事儿了!”

    当时爷爷是看着李二蛋回家才放心的回去,这才刚端上碗,一听这个,吓的碗一丢,直接就冲到了李大胆家里,之间二蛋已经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在二蛋的不远处,有一条狗嘴里还叼着什么咀嚼着。

    “刚这狗好好的,不知道怎么的就疯了一样的挣脱了链子,朝着二蛋就冲了过去,把二蛋给咬成这样了。”吴秀娥哭着道。

    农村家里有点事儿,左邻右舍的都来帮忙,吴秀娥的哭声惊到了邻居,大家都跑了过来,扒开二蛋一看,他娘的这还了得,二蛋的半拉脸跟眼珠子都已经没了!右脸上露着森森的白骨,二蛋才几岁个孩子,竟然没疼晕,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一样的瞪着左眼看着抱着他的爷爷。

    “狗嘴里吃的就是二蛋的脸!”有人叫道,这时候大家就去夺,可是那条狗也溜的很,也不着急嚼了,直接叼着跑了。几个人都没拦住它。

    “要回来能干嘛?!快,送二蛋上医院!”爷爷抱着二蛋,邻居已经找来了村子里唯一的一辆二八自行车,我家门口的二娃子骑车,我爷爷抱着二蛋坐在车后座,吴秀娥还有乡亲们在后面追着,远亲不如近邻,这时候大家是真担心,家里有钱的有东西的都跑回家拿着,这李家也太可怜了,一个月出了这么多事儿,大家都心疼这才三岁的孩子。

    到了医院二蛋打针手术处理伤口,医药费不够,爷爷掐着腰道:“治病救人,钱好说,我是锁头村儿生产队队长,我作保!

    ;

    复制本地址到浏览器看最新章节

    ...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