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两个老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林深森 书名:神之凝视
    <---凤舞文学网--->    毛介言,出神境界,精通炼器,在海外散修中因为炼器之术颇有名气,上门求器者络绎不绝,只是他本人除了炼器之外,对什么都不在乎。--凤舞文学网--而在一千二百年前,突然间收到了沈原命人送来的切磋炼器的请柬,欣喜之下,欣然而来。

    几番交锋之下,最终小胜一筹,沉的沈原,看到了毛介言的炼器法门颇为独到,便暗施辣手将毛介言给制住了,然后囚于地牢之中,时常问他各种炼器法门。

    公羊佑,一代阵法大师张楠客的亲传弟子,炼神境界。一手阵法修为,不在乃师之下,在张楠客飞升之前,更是已经传出了公羊佑阵法修为已经青出于蓝了,这让张楠客颇为激动,时常**叨,如果当年是自己的徒弟参与了围捕魏玄宗,绝对不会出现被他破阵而出的况的。

    在张楠客飞升之后,公羊佑终沉迷于阵法的研究之中,间接的就是受人相请,代为布置各种防护或者是攻击的阵法,当然了他本人最喜欢的还是跟人一起研究一些老辈中人飞升后留下的阵法。

    于是,在一千年前,他突然间收到一个神秘人的邀请,说是请他一起破解一处前辈高人飞升后留下的护洞阵法。终醉心于阵法研究的公羊佑不疑有诈,欣然而往,最终到了离火岛之后,为沈原所暗算,被囚于地牢之中,时常问他各种阵法玄奥。司徒鸣和颜菲雨打走了赵元明之后,也没让人引路,就这么一路行去,很快就到了地牢的外面,然后轻轻的推开了牢门再次进入了囚过他们的牢房,这种感觉就是有点故地重游的意思。随着牢门被打开,司徒鸣再次看(司徒鸣使用得是神识观看,后问无意外,不多做解释)到了那两个老头,他们依然还是那么的沉稳的坐在那里,如果不是当初两个老者曾经露出过讶异之色,司徒鸣都要怀疑这两个老头是不是已经挂了。

    “在下胡剑起,请问二位是因何被沈原给囚于此的?”站在牢房外面,司徒鸣便开口询问道,不过他还没有忘记此刻自己正在装扮一位真正的高手,所以谈吐之间,已经将自己摆在了和对方同等的地位。--凤舞文学网--同样,因为他的名字怕是已经被许多人知道了,所以他也没有报上自己的真正的名字。

    但是,司徒鸣的话说出去之后,就如同一阵风一样,轻飘飘的就刮过了两个老头,但是他们却一点反应就没有,依然还是闭幕而坐,仿佛沉睡了一般。看着他们的反应,司徒鸣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心道:我是好心好意的想要来放了你们,你们居然如此待我,好,我不管你们了,看你们还能拽到什么时候!司徒鸣的**头才转动,颜菲雨突然间在他的后轻轻的拽了他一下,然后说到:“鸣哥,你不用费劲了,我想他们两个恐怕也被断了听力了,就跟当初咋们两个一样?”

    听到了颜菲雨的提醒之后,司徒鸣连忙点了点头,而且也十分的肯定必然是因为这个,所以他就说到:“看来正如你所说得这样了,这样吧,咋门进去看看,反正他们两个已经被封印了真元,就算是有什么图谋,恐怕也伤害不到咋们!”说着,司徒鸣戳指划去,轻轻松松的就打开了左边的牢门。

    走进去之后,司徒鸣轻轻的拍了一下闭目盘坐与地上的老头,然后就一生不吭的坐到了他的对面。突然间被惊扰到的老头,立刻就睁开了眼睛,同时迸出了愤怒的目光,似乎要烧死惊扰了他的人,不过在看清楚了惊扰的人是一对年轻的男女之后,立刻就变成惊讶的神色,因为来人不是他预料中的人。

    看这老头的目光,由愤怒变成了惊讶,司徒鸣的嘴角泛起微笑。这时候,老头率先开口说到:“你们两个能不能听见我说话?”说完之后,他的目光之后透着几分疑问。

    司徒鸣看着老头,嘴角泛起微笑,然后点了点头,在得到了司徒鸣的肯定之后,老头惊讶的眼神瞬间变成了惊喜,然后一把抓住了司徒鸣的肩膀说到:“你真的能够听见我说话,太好了!太好了,终于有人能听见我说话了。”不过在瞬间的惊喜过后,老头又立刻放开了司徒鸣的手,然后往后挪了一点说到:“你跟沈原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他没有封印你的听力就把你弄进来了?”说完之后,一脸的怀疑之色,更多的则是戒备。

    司徒鸣微微一笑,然后拉过了老头的手,在他的手心中写道:“在下胡剑起,你说的那个沈原,已经被我杀了,那么,你说我跟他是什么关系呢?”写完之后,司徒鸣的脸上笑容更盛了。

    看着司徒鸣写的字,老头一脸怀疑和戒备化作了惊喜,然后仔细的打量着司徒鸣,眼前的这个人三十多岁的容貌,只是他为什么紧闭着的眼睛呢。抛下了这个以慰问之后,他突然间眼睛一亮,然后就说到:“我想起你来了,你们两个就是几年前被沈原抓回来的男女,我记得你们已经被带走了,真是没有想到,你们居然还能活着。对了,你说沈原已经被你杀了,我凭什么相信你!沈原能抓住你们,我想不会对你们一点防范都没有的,以他的狡诈,杀他,太困难了。”

    司徒鸣再次笑了笑,然后对着颜菲雨说到:“雨儿,你把你的神器给这位看看吧,相信他在看到了神器之后,应该会多相信咋们一点吧!”听到了司徒明的话,颜菲雨嫣然一笑,然后祭出了自己的神器鸣雨玺,让它悬浮在那个老头的面前,供他鉴赏。

    “这…这…这是神器…极品一阶的神器…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人炼制的出来极品一阶的神器!你们…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有了这件神器,你们的确有资格战胜或者杀掉沈原!不过,你们这件神器是谁炼制的?”看到了颜菲雨祭出的神器之后,那个老头已经不管眼前的两个人和沈原之间的关系了,因为他此刻更想知道的是能够炼制出来极品一阶神器的到底是什么人,对于一生都醉心于炼器的他来说,这是他的追求。

    司徒鸣再次在老头的手上写道:“既然你相信我们了,那么告诉你,我们是来救你出去的人,至于这个神器是谁炼制的,请恕我们不能告诉你!现在,你是不是也应该自我介绍一下,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被沈原囚于此?还有,你隔壁的那位又是谁!我可不想救了两个人之后,居然都不知道自己救的到底是谁。”

    看完了司徒鸣写的字之后,老头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把自己的来历交待了出来,他叫毛介言,因为醉心于炼器,而且水准还不错(他不敢说大话了,因为有更好的神器在他眼前摆着呢),所以在一次切磋之后被沈原给暗算了关在这里了。至于隔壁的老头,他也只知道叫公羊佑,是张楠客的弟子而以…在介绍完了自己二人的况之后,胡介言最后仍然不死心的说了一句:“你们真的不能告诉我这件神器是谁炼制的好吗,我想拜他为师,想跟他学习炼器之道,我一辈子别无所求,只想炼制出来一件真正的神器!”

    听着胡介言的介绍,司徒鸣和颜菲雨两个的心中都充满了震惊,一个是炼器大师级的人,一个是阵法大师级的人,居然都被沈原给暗算,然后囚了一千多年,这个沈原还真是胆大包天。不过,这个胡介言也实在是太胡来了,都已经是出神境界的高人了,居然还要拜人为师学炼器之法。

    知道了两个人的份之后,司徒鸣扭头对着颜菲雨说到:“雨儿,看来这两个人都是真正的高手,沈原加注在他们上的封印,也定然不简单,现在怎么办?我现在有些后悔来这里看他们两个了,如果说咋们有能力救了他们还好,一旦要是救不了他们,很有可能会被外面的人怀疑咋们的实力的,要是再有别的事…!”

    其实,颜菲雨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所以她听了司徒明的话之后,也只能微微的皱着眉头继续琢磨着应该如何处理。如果不救这两个人,他们会在道义上觉得过不去,毕竟这两个人也份属正道,虽然归入了隐派,但是先天上他们还是属于一个阵营的,既然看到了没有不救的道理。

    胡介言看着司徒鸣和颜菲雨两个人,因为厅里被封印,实在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只能开口提醒道:“就算使你们担心什么,那么你们能不能先帮我解开听力的封印啊,有什么事,咋们可以谈谈,现在这么交流真的很别扭!”

    司徒鸣突然间咬咬牙,然后在胡介言的手上写道:“我不会解这个封印!所以,只能暂时委屈你们了,等离开了这里之后,我会找人帮你们解开封印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神之凝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