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战 中计;少女心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兰亭落雨 书名:飒翼狂魔
    <---凤舞文学网--->

    “一切,还是要按照兽王的计划行事才是,,你可不要怪我心狠啊,就算是我们真的见死不救了,也只能够怪你自己了!”那一个金蛇长老,最后,貌似还真的是这样子的冠冕堂皇的说的!而后,那一个银蛇长老的其他同伴长老也是这样子的一起停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一个银蛇长老慢慢的即将死去!

    “臭小子,你就看着吧,我们强大的控蛇巫师一族的力量,啊!”也就是在这样子的一个顿时间,那一条拥有着橘斑圈和橘鳞甲的“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已经在那一个的一瞬间,突然的冲到了本浪们的面前来了!

    “哼哼,想要算计别人,没有想到,现在却是反而被别人算计了吧!哼哼!”本浪这样子的斜斜的轻声笑了几声说!

    “哼!小辈,去死!”顿时间,急冲到前的那一个橘的“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顿时的是高高的举起了他的那一条粗壮的尖尖的巨大蛇尾气势极其汹汹就向着本浪飞一般的冲来!

    “看来,你是被同伴们所抛弃呢,ok,那好吧,火炎烈焰龙,‘龙之撞击’!”本浪是低声的跟自己说了那么一声之后,随即又是大声的对着远处早就已经埋伏好了的火炎烈焰龙顿时的一阵大喊说!

    “嗷——!”顿时间的,也就是在那一条“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背后,漫天的火焰,就从突然冒出来的那一条巨肥龙火炎烈焰龙的口中猛烈的喷了出来!

    “什么!我中计了!”猛然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事发生的银蛇长老也是在顿时间的回头后,才发现,原来,到了最后,正在中计的,是自己才对!而且,刚刚被激怒失去理智的他,也是直到了现在才发现,原来,所有的人也都没有一个跟上来的,现在后路都被斩断了的人,也只剩下他一个人在孤军奋战了!

    想回头,也已经来不及了,那一个银蛇长老心中也不的是一阵极其愤怒的咒骂!这一帮家伙没兽

    “真的是很可惜,你就要去死了!解决掉你一个长老,我们这一边可也是轻而易举啊!”

    猛然间,本浪突然的是高高举起手中的狂魔剑,整一个的人银色光芒一阵强烈的闪过!

    呼——!也就是在这样子的顿时间,本浪后的那一对闪亮的银色之翼也是这样子的突然间的巨大的展开!

    “哼!臭小子,你也不要太得意了,要我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啊——!”顿时间,那一个银蛇长老的周边顿时的是一阵漩涡般的暴风,阵阵血色的暴风闪亮在了那一个银蛇长老的周边!

    “兽血沸腾了吗!以为,只要这样子的,就能够给予我一阵重创吗,也太天真了吧!”本浪一阵的暗笑,又是毫不犹豫的加快的速度冲刺了上前去!

    “大哥,你退后,这家伙,我来收拾他!”突然间,白旭竟然又是搞得本浪莫名其妙的超过了本浪举剑冲了上前去!看她的眼神中,充满着血红的血丝,在空气中,也是能够感觉到那一丝丝的量的!看上去,她似乎也是稍稍的激活了一下自己的血!那一柄血红的剑,也就是最好的证明!

    “喂!”这个时候,就算是本浪想要叫住她,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嗯——!”无奈间,本浪也只好是奋力的追了上去!

    “哎——!看样子,那里的况好像是很不妙哦,我们要上去帮忙吗?”这时候,还能够听见控蛇巫师队伍他们的那一边,这样子的议论的声音!

    “算了,别管那一个家伙了,一切以兽王的计划要紧!就算是那一个家伙死掉了,那也是他自找的,不能怪我们见死不救!而且,他们那一边的埋伏,又有谁知道是怎么样子的呢!”看来,那一个银蛇长老的人缘似乎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好的哈,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也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主动的去救他!尤其的是那一个看上去是领头模样的金蛇长老,更加的是恨不得早点借我们之手来除掉那一个银蛇长老的样子!

    “哈——!”顿时间,泛着血红色光芒的白旭在一片漆黑色的地面上,犹如是猛烈的沸腾一样,一跃冲天!飞速一般的朝着那一个兽王一族的控蛇巫师一族的银蛇长老飞去!

    “啊!无知的小辈们,我杀了你们!啊——!”顿时间,那一个银蛇长老盘腿坐下的那一天蛇兽,也是顿时间的两只尖角双眼闪起了强烈的血红色光芒!那一个飞速飞动蛇躯之下,也是一阵的漩涡一样的血红色光芒在强烈的泛起来!

    “哈——!”这一次,终于,白旭那血红色的影已经冲到了那一个控蛇巫师那一条巨蛇兽的头顶上空的那一片漆黑色的夜空中!

    “啊——!”顿时间,这一个速度,似乎就是连那一个兽王一族的银蛇长老也没有能够发觉!不过也对,就算是那一个银蛇长老,总的来说,只不过区区的是一个兽王一族内部种族的控蛇巫师种族里面的一个长老而已!再怎么的,也是不可能拼的过一个种族的族长的哈!尤其是,大家都是一个强势种族内的成员,其实力,是不用说也知道绝对的不会浪得虚名的哈!绝对的不是外面有几个人在叫两声,就有人会奉承你为一族之中的强者的哈!所有的人,可都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而创造出来的哦!

    “哈——!啊——!”也就是在这样子的顿时间,白旭突然间的就高举起了她的那一块血红色的野蛮人重甲盾牌,居然,就是那样子的猛烈的举起砸了下去~!

    “嘭——!”也就是在这样子的一个顿时间,那一块巨大的盾牌,就是这样子的砸了下去!非常,以及极其猛烈的,就这样子的朝着那一条巨大的蛇头砸了下去!也就是在这样子的一个顿时间,一阵血红色的光芒也就是在这样子的一个顿时间在那一条巨蛇兽和那一块巨大巨重的盾牌间崩裂了出来!

    “嘶——!”顿时间,那一条满头是血的“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巨蛇,也开始的是不住的发出嘶嘶的声音,并且,还在不时的后退着!

    嘶嘶的声音不断!并且,还是一边猛烈的摇晃着,一边剧烈的不知明的后退!就连那一条“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下面的那一阵血红色的光芒也是逐渐的变得摇来摇去的,极其不稳定!

    “嘶——!”顿时间,那一条蛇兽巨蛇,又是在一阵子的缓冲之后,瞬间的又是心中极其不爽的怒气冲冲的冲了上来!

    “嘶——!”

    顿时间,那一个巨蛇的蛇头也是顿时间的张大了血盆一样的大嘴,高高的昂起了头,那一双犀利的红红的蛇眼,就是从刚才开始都一直盯着本浪们~!

    “嗷——!”也就是在这样子的突然间,本来只在那一个银蛇长老的背后截断他们的退路的火炎烈焰龙,又是突然间的从那一个银蛇长老的背后猛烈的冒了出来!

    “嗷——!”突然间,火炎烈焰龙也是高举起了他的那一只巨大的龙爪,龙腕上的那三把尖锐无比锋利的更加的是要直指那一条巨蛇的后部!

    “嗯——!想要再一次的偷袭我吗,我就算是再比不上你们,也不可能中同样的招术那么多次吧!哼!”顿时间,那一个银蛇长老也是反应极其迅速的急忙避开了突然来自背后的火炎烈焰龙的攻击!

    “嘶——!”突然间,就在刚刚避开的那一条火炎烈焰龙攻击的时候,又是突然间的,“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巨蛇的形是顿时的一滞,看样子,也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惊到了一样!那一双眼神中,充满了的是一丝不可思议的面容!

    就连那一个刚刚还是满口自信的家伙——银蛇长老,也是眼神中有着一丝不可思议的狰狞表

    “嘶——!”不过,又是在那一个瞬间的时间,那一个银蛇长老坐下的那一条巨蛇兽巨大的蛇头一转,又疾速的朝着巨蛇自己的尾巴那里而去!

    原来那一条的巨蛇兽,是被火炎烈焰龙逮住了尾巴了啊!

    “可恶!”那一个银蛇长老,不的这样子的暴怒着大吼了出来!“小辈!去死!”

    “银色闪耀,逍魂剑法,第三式,破云漫天!”本浪高举起狂魔剑,突然间的,也都是银光一闪!

    “哈——!”冲到了那一条巨蛇的面前,本浪的边突然间的便是一阵狂风暴雨飞了起来!

    嗖嗖,嗖嗖,嗖——!

    也就是顿时间,在那漆黑色的夜空中,本浪的影顿时的是分成了四个,形极其迅速的横剑斩向了那一个橘的“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巨蛇的蛇颈!漆黑色的夜空中,也顿时的是一阵阵的四道淡的光芒闪过!

    “嘶——!”终于,那一条看上去是鳞甲非常坚硬的“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巨蛇的那一些的橘的鳞甲,也有顿时的很多破碎,飞花四溅一般的模样!

    “嘶——!”终于也就是在这样子的顿时间,被砍的血花四溅的那一条“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巨蛇,也是顿时间的,在漆黑色的血色夜空中不住的摇晃不定的后退!

    “嗷——!”也就是这样子的顿时间,刚才的那一条仅仅是抓住了“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巨蛇巨大尾巴的火炎烈焰龙,又是飞也般的冲过了空间,那一只巨大的并且尖锐的龙爪,是瞬间的朝着那一条巨蛇猛烈的拍了下去!

    “嘶——!@”顿时间,也就是连同着那一个银蛇长老也是瞬间的翻飞了下去!

    “你的那一些的朋友,似乎没有打算要来支援你的意思哈,呵呵!”本浪也只是笑了几笑的,慢慢的走到了那一个现在正处于满血泊中的银蛇长老走去!

    “耶,哼哼,也没什么,意料之中的事了!只是没有想到,我堂堂的一代控蛇巫师的银蛇长老,居然也会死的这么的难看!”那一个趴在血泊中的兽王一族的控蛇巫师一族的银蛇长老,不的微微发声的这样子的说,从目前的况来看,他是还没有死去的危险的,不过,想要有什么大的活动,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如果真的是将死之人,那怎么个的死法,似乎也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吧,反正迟早都是要死的吗!还何必要去在乎这一些的东西呢!”本浪此时更加的是走近了那一个控蛇巫师的银蛇长老,言语上,已经是没有显示出一丝的敌意了!

    “呵呵!是啊,真的是造化弄人,当初还是指点过我的人,现在,却只是一剑杀掉了我的人,呵呵,想想,似乎也没有什么怨言的啊!呵呵!”那一个漆黑色夜空中的倒在血泊中的人,微微的发出了一丝比较沙哑的,似乎又还有一丝不甘的声音说!

    “指点?”此时,白旭已经来到了本浪的旁边,稍稍听见了本浪和那一个现在还倒在血泊中的银蛇长老的对话,似乎是有一丝奇怪的问!

    “是啊,虽然,从外表上看,他的年纪和长相都是要比我长的样子,但是,在他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偶尔的在一个兽王一族的野外地区,我碰到过当时的他,当时的他,也就是如他刚才所说的样子,控蛇巫术学习的非常的精湛,但是却偏偏,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去野外选中了一条在别人的眼里看来,是非常低劣的蛇兽,从此在别人的眼中,也慢慢的失去了原有的光彩,我当时碰到他时,他也是处于修炼迟迟未成功的绪低落时候,逐渐的在心中慢慢的繁衍出一丝丝的放弃的想法!”本浪见到白旭突然间的显得这么有兴趣的问!也就随机把当年的一些陈年往事稍稍的说了一番!

    “越是低劣的品种,越是想要成功,就越是困难,但是,只要能够变强的信念越是坚定,成功的可能就越是强大了一分,虽然,偶尔有时候,就算是心中的信念足够的坚定,也有可能不会成功的时候,甚至的是有时候,一辈子的永远不可能实现,但是,只要的拼尽了自己的全部,努力过了,也不会留给自己有丝毫的遗憾的往事,但前提是,你从来都是一直没有放弃过的,这一条看上去非常低劣的,甚至的永远遭人唾弃的小蛇,让那一个小生命感受到,他的主人心中的信念,也许,他会在某一个时候,低劣的感悟到自己的存在,从而,进化成功,拥有能够能更加强大的力量!即使现在的份低劣,但即使这样子的,每一个生命既然是已经来到了这一个世界上的,那就是都是有意义的,即使是这一条小蛇,他现在显得很不起眼,但是谁有能够说,他不是等待着一个有强大志向的控蛇巫师,来帮助他,进入强者的堂的呢,要知道,越是从基层练起的,在埋入一个新的境界的时候,就越是比那一些的捡现成的人要强,要知道,那一份艰辛万苦的经历,不是人听听,就能够听出来的!那一份沧桑的感悟和感受,也不是人看着,能够看出来的!现在,既然是你已经选择了他,而他也是已经选择了你的!那谁有能够说,你不是那一个即将要带领着他慢慢走入强者的堂的人呢,只是世人大都喜欢走捷径,不肯吃苦,从而,反而这样子的就失去了成为强者的机会,依我看,只要你不辜负这一个成为强者的机会的话,这一条现在看上去很是低劣的小蛇,到时候,就一定是控蛇巫师中的强者,就算是成长的等级,要比别人低上好多,恐怕,在力量这一方面上,早就已经突破了所谓的等级的限制,要知道,这一个世界的定律,并不是唯一的,这一个世界的定律,在大自然的存在间,有着很多的难以预料到的意外!那是人们所想不到的意外!现在,按照你修行的方法来看,一条现成的生长在野外的‘究极的蛇王’,还有就是一条,就是你现在是手中的那一条看上去微不足道的,低劣的,长不足一个手指的幼蛇,前者,如果真的是让你非常幸运的机会得到了,一条究极的蛇王,也许是真的能够非常迅速的让自己的力量强大起来,但是,如果是选择了眼前的这一条低劣的小蛇的话,也许,是在非常长的时间内,你的力量会非常的平凡无奇~!甚至,还可以是说不堪入目!但是,只要心中的那一个变强的信念足够的坚定,并且愿意为了他而去付诸于实际行动的话!我相信,总有一个偶然的一天,即使是那一条野生的现成的究极蛇王都放在你的眼前的话,你也会有不屑一顾的一天的!而我当时的回答却是说,‘我两条都要!’,因为,终有一天,当我的力量也足够强大的时候,顺利的控两条,甚至是更加以上的蛇兽,也不是不可能的!当然,在此之前,我肯定的会选择眼前的这一条的小蛇!我们控蛇巫师的第一代族长,就是一个成功顺利的能够的控八条‘蛇兽之王’的控蛇巫师,而且,我偶然的知道,他控的那八条蛇兽之王,也都是从这样子的不同程度的低劣的小蛇开始修炼起来的,甚至是有的,还是他千辛万苦的去故意找来的!如果说,蛇王兽是时间少见的话,那这一种低劣的小蛇,恐怕就是世间更加的极其罕见了,因为,任何的一条蛇,不论当初的资质有多差,只要是经过了不懈的努力,相信总有一天,就都有可能成为蛇王兽的,但是,要想要拥有这样子低劣的小蛇,反而就是难了,总不可能把自己无缘无故的降级了吧,那种重返娘胎的能力,我想应该还没有几个人会吧,呵呵!只不过,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一些的事,早就已经被后世弟子们所忘记了!所有的人,都想要现成的强大力量!甚至,还时常的会发生像刚才的那一些年轻人一样的事!真的是控蛇巫师一族的可悲啊!”说着说着,那一个银蛇长老的眼中,似乎的还有一丝控蛇巫师一族再这样子的下去,即将会有毁灭的可能的悲伤眼神!

    “咦,原来,你们两个还有过这样子的事啊!真是的,都没有跟我们说过!怪不得,那一些的家伙,一直的站在那里不肯过来支援一下,是怕你迟早的有一天会超过他们吗?”白旭听了之后,不有一点点的嘟着嘴说了几声说!

    “呵呵!只不过是对以前的一些感到迷茫的小孩胡说几句罢了,呵呵!而且,我看,这也已经不是迟早的时候了,白旭,你看见他们那里的那一排里面的那一条金蛇兽了吗!”本浪不的是一阵挠后脑的说!

    “嗯!看见了,好像是他们那里最强的吧,其他的人好像是都听他的!”白旭也是呆呆的望了对面一下说,看的对面的那一群人,是心中一阵的冷汗!@“呵呵!恐怕已经不是了!“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巨蛇,虽然是比他的那一条金蛇兽要低上了两个修炼等级,但是,从最初的修炼资质看来,那一条金蛇兽所拥有的力量,已经快要被“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巨蛇给拉下距离了!”本浪缓缓的说了一句说!

    “啊——!那他岂不是也强的,怎么说的也是一个长老吗,死撑也应该还能够在撑下去一会儿吧!”

    “呃呵呵呵呵!咳咳咳!……”嗯,白旭的话,倒是足够的把那一个银蛇长老气的断气了的!

    “呵呵!面对曾经成功的指点了自己的恩师,如果他也一直没有放弃了他成为强者的坚定信念的话,那我就是不可能超过他的,而且,从刚才的况看来,我根本的就是丝毫的没有还手之力!”

    “那你还……!这样子的死撑冲上来!”白旭突然间的像是受了一惊的说,毕竟,在这样子如此动的年代里,有几个人会为了掩护别人撤退而去死啊,更别说,还是一群把自己视为眼中钉的人,去救这样子的人,还真的是,实在是,老实说,有时候,还真的是少见到了会被很多的人笑话的地步!真的是很少见哈!

    “呵呵!我原本是想要让那一些的家伙袖手旁观,然后成功拖住你们,让他们逃走的……谁知道……哼哼,这一些个的家伙,还真的是没有出息啊!以为人多,就一定能够拥有战胜恶魔的力量!真的也是愚蠢到了极点!就算是人多,但如果也都是一群废物的话,也就没什么用场了!”那一个直到现在还趴在血泊中的银蛇长老这样子的说!

    “谁知道……他们却更喜欢看着你死去而留了下来,对自己的力量还过分的自信了!”白旭不的是这样子的说了几句!言语中,似乎的还是有很多的嘲笑敌人无知的笑容!

    “没有人一出生就是一块好玉的,关键的,还是要靠自己对于自己的未来的如何雕琢,就算原本就是一块美玉,但是在长期的经受了风霜之后,即使原块美玉,也会慢慢的出现瑕恣的吧!”本浪这样子的说了一句说!

    “是啊,那帮人,就是出现了瑕恣的美玉!曾经的他们,是多么的完美无瑕,可是,偏偏就是这一些的美玉,迷恋上了争权夺利的生活,完全的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理会自己的修行,到底是已经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以至于,连自己的力量被别人超过了,心中想的,也居然还是想要用政治这样子的东西来除去对手,也真的是可笑的!哼哼!”说着说着,那一个控蛇巫师一族的银蛇长老,还不的冷笑了几声说!

    “哼哼,可以起来了,就算去重伤在的样子,也不用那么难看的趴在那里吧!我知道自己下手的分量有多重的!还不至于到了把你一掌打趴下的程度!”本浪小笑着的背对着那一个的倒在血泊中的人说!

    “呵呵!果然还是前辈高见哈!居然会连我这样子的假装都能够看的清清楚楚!呵呵!”说完着,那一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倒在血泊中的那一个控蛇巫师一族的银蛇长老,又是稍稍微微的挣动了一下手指!紧接着,便是又慢慢的爬动了起来!

    “呵呵!”那一控蛇巫师一族的银蛇长老,又是这样子的看上去,更加的像是冷笑了的几声说!

    “哼哼!”随之,又是慢慢的坐起,背好像是无力的靠在了刚才的那一条气势汹汹的被火炎烈焰龙龙一掌拍趴下的“银斑獠牙眼镜王蛇兽”巨蛇的上!头上的那一双不知道是什么的眼睛,仰望着漆黑色的的美丽的夜空,从他那似乎是深邃的眼神中,我们可以感觉的到,他的心中,似乎是有一些的想法!又或者是,称之为回忆!以前的种种经历,种种荣誉,种种的白人朝笑的耻辱!,和心中的大为恼怒于不甘心!

    “前辈!他叫你前辈,不会吧,难道你真的好他碰到过哈!”白旭的眼神中,显然的是显得极为的郁闷和不解!

    “当然了,你别看他现在的是一副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样子,他可比我们要小好几千岁呢!”本浪这样子的说着,“我们现在看上去虽然是很年轻的样子,那也是因为我们的出生特殊再加上所修炼的力量特殊罢了!!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是每一个的想法都是不一样的吗,有的人喜欢年轻,有的人却是偏偏的喜欢顺其自然的老一点,恐怕他就是后面的那一众类型吧!”本浪倒是显得有一丝的不屑一顾的说!

    “啊——!拿要是照这么说的话,那你的本岂不是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令人讨厌的老头了!啊!我不要,我才不要和你在一起呢!”这话说的,简直就是快让本浪喷火了哈!

    “你说的这是什么啊!我现在就算是想要成为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我也没有办法啊!拜托,这是用力量变的是不一样的好不好,我这一个年轻的体!只是因为我在修炼逐渐成熟的过程中,自我产生的哦,又不是我刻意的想要去维持这一种的状态的!我晕!你又不是不知道哦!”本浪随即的便是一阵不知所谓的对着白旭朝天大吼了一声说!

    “呵呵!好了好了吗,呵呵!我只不过是来开了一个小小的缓解了一些气氛而已嘛!呵呵!呐呐!不要生气了吗!呵呵!”说着说着,白旭又是这样子的一阵子的笑笑着说!呵呵!

    “再说了,要说这年龄的话,我记得你好像也只不过是比我稍稍微微的小了那么几岁而已嘛!也不比我年轻嘛!哈哈!”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失去了控制讲出来的,还是原本就是下意识的就要讲的!总之,看样子的,是自己属于正处于那一种要倒霉的那一种况了!

    “你说什么,你是在嫌我老了吗?嗯——!”顿时间,本浪的旁边,突然间的就好像是有一头猛虎飞过了我的头顶的样子说!

    那一双怒火喷涌的眼神,看上去的简直就是,天哪,本浪都感觉不到自己都说了些什么似的!

    “嗯——!人家只不过是活的时间长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之所以知道现在还依然的是保持着原来的容貌和样子,都是因为在修炼的过程中不自主的原因吗,长生不死之术,有不是我原来刻意追求的,只不过,不知不觉间,我就是成为了长生不死之了吗!真是的,这也不是我刻意追求的,我原本的体就是特殊的吗,我有不是人族,活的时间长,本来就是我们这一些种族的最大特征吗,真是的,这一些的,你有不是不知道!哼!”

    顿时间,虽然本浪看到白旭的动作是稍稍微微的显得有一丝的平静了下来!

    可是,当下一刻,本浪想要去稍稍微微的去稍稍微微的去碰一下白旭的那一只细腻温柔的小手,想要知道一下,她是否还在生气的时候,却是在两个人的手指上的皮肤刚刚接触的那一个瞬间,本浪可以非常清晰的感觉到,白旭体内的那一阵血液在非常烈的流动着,仿佛就是有一阵快要喷涌出来的感觉!

    “啊——!@”在本浪的心中。--凤-舞-文-学-网----凤舞文学网--不正的是有一阵心惊,开玩笑,是不是有一点点的开过了头了!本浪不的是这样子的一阵觉悟心想,心中不的又是产生了一丝丝的很严重的歉意感觉!

    “呃——!呵呵,你还好吧,呵呵,呵呵,刚才的那一个,呵呵,开玩笑的啦,呵呵不好意思了,哼哼!”本浪只得无奈的上前极其尴尬的说道!希望也能够赶紧的平复一下白旭此刻心中的怒气!

    “哼!已经嫌的人家老的已经连人家的手都不想要握了!哼!”说完,白旭居然就是这样子的一阵说话,想要赶紧的留给本浪一个貌似是伤心的背影离开!那一种感觉,似乎给本浪的,并不是一阵的盛怒至极的感觉,而是,从心中的,从那一个年轻的少女的心中,产生的一种微妙的感觉,似乎是一种用伤心来形容更加要合适的感觉~!

    “这是怎么啦?”本浪实在的是搞不懂,这一个年少时的玩伴,到底的是怎么了!

    也对,自从,那一个秋天过去的时候,白旭突然间的就被她的父亲和母亲带走了,突然间的,就是连一声的道别的信息都没有留下,本浪实在的是不明白,难不成,她小时候说的话,直到现在都还是一直的保留着!

    “呵呵!逍之翼哥哥,你好勇敢哦,嗯,旭儿已经决定了,这一辈子,要么不嫁给任何人,要嫁就要嫁给像逍之翼哥哥这样子的!哼哼!”

    那是这样子的一次,在一个下雨天,在一个满是被暴风雨袭击的世界里,因为各自的年少轻狂,我们这一些的经常在一起的那一些小玩伴们,有和一些可称之谓是冤家路窄的邻近部落的那一些的小孩碰上了,当时,各自的为了验证各自的修行究竟的是到了何种的境界,经常的,就是会背着自己的父母和导师们,成群结队的秘密的去各自的部落附近的一些边缘乱逛,寻找一些可以被自己虐待,又或者是可以在实战中提升自己的实力的要比自己还要强的对手!

    那一次,也是依照我们最初的预算的那样子,真的就有邻近的部落的一些年轻的高手经过了我们埋伏圈,依照我们最初制定的计划,对于他们实行埋伏攻击是肯定的!

    可是,后来,我们依旧的是没有预料到的事发生了,两队的实力实在的是相差无几,在对方的那里,居然也有一个会因为体大受刺激而血液暴走的种族存在!

    就算是在那样子的冰冷的暴雨的侵袭下,就算是有着凛冽刺骨的寒风的极力的捶打下,就算是我们的整一个的人的体都已经在这一阵的狂风暴雨侵袭的瑟瑟的在发抖,可是棋逢对手的刺激感,却是反而更加的让我们慢慢的变得理智全无,更加多的是兴奋的发抖的感觉!

    当时也就是在这样子的毫无预兆的况下,也许是因为不服输的自尊心在不停的作祟!

    对方的那一个人,还有在本浪们这一边的白旭居然都是突然间的相继血液燃烧暴走!

    怒吼般的兽叫声更加的是相继的响彻在了那一片雨帘声中!

    原本的某种意义上的切磋一般的决斗,居然就是这样子的突然间的变成了双方难以控制的真正的生死决斗!

    对于突然间毫无预兆暴走的两人,双方也都是毫无办法的只得强硬的上前去尽量的分离开两人!

    当时的本浪们,也是好不容易的才分离开了当时杀红了眼睛的白旭和对面的那一个人,对面的那一个人是怎么清醒过来的,本浪倒不是很清楚!

    只不过,白旭的况,本浪倒还真的再也清楚不过了,当时的白旭,血液沸暴走了之后,显然是要变得比平常的攻势来的更加的厉害了,凭借着本浪当时的能力,还真的是蛮不足以成功的阻止下她的!所有,当时两面的人在成功的阻止下他后,本浪一不小心的就在非常湿漉漉的泥面上摔到了下去!一时的失控,就正好重重的压倒在了当时的几乎是神志不清的白旭上!

    当时的本浪,又只是不好随便的动作,要知道,当时血液暴走的白旭,力量突然间的就变得是非常的强大,又是几乎快要处于到了那一种六亲不认的状况,当时的她,还不能够很好的控制血液暴走后的况!

    所以,在当时的那一种的况下,本浪也就只好是极其强力的就将她用整一个的体的重量压制住了她!

    当然,当时的白旭即使是在本浪极其的压制下,失去神智的他,也依然是双手狂暴的想着要去攻击对方的各处要害!若非是本浪时刻的精神非常集中的在时刻的躲避来自白旭的那一阵疯狂到了要命的攻击!还真的就有要被白旭一招送命的感觉!

    当然,在那样子的况,各种各样的擦边的挂彩,是肯定的不会有少的地方的!

    血红血的血液,夹杂这冰冷无的暴雨,不停的流淌在整一个的泥土下,那一道道的正喷涌着鲜血的,血淋淋的伤口,更加的是在冰风刺骨的凛冽的暴风中显得更加的一阵的刺痛!

    “快醒来啊,快醒来!……”本浪记得我在当时,似乎就是这样子的一直大喊着的!@一直大喊着,心中着实的期待着,白旭能够早一点儿的醒来!

    “嗯——!”总算的是,那一声的白旭恢复了正常的声音传入了本浪的耳朵里面!

    “呵呵!逍之翼哥哥,你好勇敢哦,嗯,旭儿已经决定了,这一辈子,要么不嫁给任何人,要嫁就要嫁给像逍之翼哥哥这样子的!哼哼!”

    这是当时,本浪连同当时的白旭都一起,终于的从那一片泥泞的地面上爬了起来,天空,依然的是沉着大雨的~!偶然间,甚至的还是有好几声的雷鸣轰隆的声音传来!

    抓着那时白旭的手,当时的我感觉到,就连自己,也平静了好多,白旭的那一个犹如熊熊火焰一样燃烧着的体!似乎的,是给了当时的我一丝的安慰!

    这一些的话,是在整一个的莫名其妙的决斗结束之后,在那一条战后的雨路的小径,白旭是突然间的变得异常兴奋的起来的样子,一路下来,总是双手紧紧的挽着本浪的手臂,一脸羞笑的不停!

    让当时的对于哪方面有一些些的非常白痴的本浪是尤为抓不清头脑!

    可是,当时的想儿倒是比当时的我的反应要清楚的多了!

    突然间的,便是一把什么也不顾的冲到了本浪的边,一把猛推了一下此时正非常靠近本浪的白旭说,“对不起,能够嫁给逍之翼的,只有我……”

    同时,也就是这样子的一句话,让当时的本浪这样子的痴,也是同样子的难以理解!

    难道就是那时候的原因吗,本浪的大脑中,也不是这样子的一阵郁闷,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呢,原本的本浪,也只是以为,大家,都只不过是小时候的关系比较密切的玩伴而已嘛,即使是平常的大家的行为举止去好像密切的样子!甚至有的时候,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完全的还会表现出一幅好像是侣一样的模样!

    有的,甚至是连说话也会变得很是奇怪,可是那一切的一切,似乎都也只是以为,这只不过是同伴之间的嬉戏打闹而已嘛,完全的只不过是在拿年少时的同伴寻开心而已吗!

    可是,也许似乎是本浪真的就没有感觉到吧,自从的那一次小时候记忆已经迷迷糊糊的离别之后,曾经的那一个说下傻话的小姑娘,也是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的成熟的少女了!

    就只不过是这一点,本浪似乎是完全的没有感觉到!

    虽然说,当时的本浪是因为一个失误和为了让突然失控血液暴走的白旭平静下来,而才回去不得已的强压在她的上的话,但也许是本浪真的没有发觉,在事后清醒了下来白旭,发现自己正被一个人所喜欢和所熟悉的人强压在上的那一种感觉,当时的白旭,会是怎么个的想法呢,应该,那一句话,是发自内心的真实了吧!

    看着现在的那一个雨帘中的背影,那一个温柔可亲的背影,本浪的会是怎么样子的一感觉呢,又是,该要怎么样子的去面对原本已经是儿时的玩伴呢!一种,萧瑟的感觉,也是慢慢的涌上了本浪不知明的心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飒翼狂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