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莲花烙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兰亭落雨 书名:飒翼狂魔
    <---凤舞文学网--->

    哎无奈之下,又进了那个准学生宿舍,只不过现在本浪住的是单人病房。--凤-舞-文-学-网--

    在被一大堆魔法师围攻之后,房间终于安静了下来。

    现在想想这具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啊,怎么说也是结合了飞翼族和精灵的特点啊,也算个从伊洛部落里出来的吧。其实也不失为一具可以很好隐藏的吗。

    “夫君!夫君!……”不知不觉沉睡中的本浪的梦中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声音,在一片暗淡的烛光下和一个类似祭台的面前,跪着一个伤痕累累的躯。这声音听上去都有一种好温柔的感觉,可是怎么都觉得声音中好凄凉啊。

    “夫君!神魔大军攻进来了,狂魔城是第一个目标,一切都没有预兆,突然的就来了,神魔族真是卑鄙,森林还没有组织成有效的防御阵势,狂魔城又将失守,夫君!你现在在那里,赫特勒斯大人也已经不知所踪了,狂魔城的军队和居民都在一片恐慌中,不过,我们是不会逃走的!”说着,那个模糊的影好像站立了起来,“狂魔城是你和赫特勒斯大人花了一生的心血才建立起来的,虽然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和……呃绝对……不能够……让它,让它……像天羽族那样的毁灭掉,呃!”满眼的神光闪过,穿透了那躯。在一片模糊中倒了下去。

    “飒翼狂魔!哈哈哈哈……狂魔城从此就是我们神族的了,就连森林也将毁没!哈哈哈哈……”

    “呃”本浪突然从梦中惊醒,脸上斗大的汗珠在本浪狰狞的面孔上大把大把的流下来。

    现在想想这具也不是一无是处啊,怎么说也是结合了飞翼族的一部分特点啊,也算是伊洛一族族种的吧。

    在重新找回自我之前,本浪恐怕必须极其隐藏自己了,真是的!本浪讨厌这种被动的感觉了,可是现在还真没办法,还有那个该死的当铺,竟敢参水,什么五万年的记忆啊,五万年的记忆是回来了,可是根本就不完全,零零碎碎的记忆,关键部分一点点也没有。--凤-舞-文-学-网--靠!差点连自己都记不起来,气死我了,那个梦中人到底是谁啊,“狂魔城”确实是我创立的,为了打造森林第一城可真花了一番功夫嗯,怎么也不会这样被攻破吧,那个赫特勒斯又是谁,我现在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这样的货也要报酬,可恶,看我怎么报复你个商。

    哎还有神,想到她就有一种无比心酸的感觉,该怎么办嗯,那个梦中的女人叫的“夫君”是指我吗?能与狂魔城同战到最后一线,本浪真有这么誓死罪追随的妻子吗,那可真是不枉这百世轮回中的一个轮回啊。

    “怎么,看到我有这么让你感动吗?眼泪都留下来了!”

    从沉睡中本浪慢慢苏醒过来,发现此时索泪已在本浪的边坐了很久了,本浪的一举一动她全看见了吗?

    可是本浪现在感觉好乱呢,那么多熟悉的影摆在面前,却模模糊糊的一个也不认识哦,我真是一个什么都失败的人,共同生活了那么长时间,怎么会连一点回忆也没有呢。

    错过了吗,与神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如一张张照片一样快速闪过我的脑海,那些都应该是本浪去做的得的才对,而本浪却全投给了她,一个女人背那么多,一定很辛苦吧,为什么本浪边的人都是这样的遭遇呢,现在或许是该是我去重新拾取那稀落满地的碎屑了吧,想到这里,本浪不由心一酸,眼角的含泪难以遏制的如涌泉般流出来。

    “你觉得两个人分开后还能再相逢吗?”此时本浪眼里更多的是悲伤,不由得含泪吐出这句话。

    “小帅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现在这么小,要和谁分开啊,哼哼!”她眯笑着的时候真的是又可又美,拜托你快离开吧,否则本浪会失控的。

    “哦,没什么!”本浪害羞的一点点偏向了右边。

    “莲花吗?”本浪无意中看到了那在半山腰种植满整个池子的莲花,不由得留下了一滴更多的泪。

    “嗯,是莲花吗?”在那半山腰的一个地方,种满了一池的莲花。

    我和其实神都很喜欢莲花这样的淡色花,所以我们花了大把的时间弄了个那么大的莲花池,虽然因为我全毁了,但也还有满山的兰花、菊花和桃花这些的。都是我们两个人种的,也只有我们两个人。

    “莲花很漂亮吗?”索泪依了过来。她那黑色的长发碰到了我的脸颊,我可以清晰的闻到她上的香味,是芝莲香吧,本浪又偏回了头,可,本浪又正好与她的眼神正视,可能她以为本浪现在还只是一个七岁的小孩吧,所以他不会有奇怪的感觉吧,但本浪的真实份可不是七岁小孩啊!对面的某女感觉到没。

    “哼哼,小帅哥还会脸红啊!”索泪哼笑了两声,而本浪却在极力控制,此时本浪与她的距离是那么近,几乎是一抬头的事,但像我这样的人根本只会伤害自己的人,我不可以再伤害别人了,看来她还是埋藏心底吧。

    索泪顿了顿,便又坐回原来的姿势。

    “那莲花是我种的,也因为那莲花,我才会家破人亡,只剩下我了,救我出来的是一位老仆也在很久以前就死了。”

    “为什么会这样?”本浪插嘴道。

    “那是我七岁的时候的事,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通过科举考试获得了一官半职的,可他没想到当时所有正直的官员早已对这个国家失去了信心,不是被陷害就是纷纷辞官返乡或暗自投奔他人了,剩下的全是臣和昏君了,而我的父亲却希望能够以他的力量来做到些许改变,很快就得罪了一些人,正在那些邪之徒无法抓住我父亲的把柄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有一朵莲花从天上掉入我家的一个莲花池中,然后逐渐连其它的莲花也变得跟它一样了。我和父母都很喜欢花,当我们看到这些美丽无比的莲花的时候,我和父母亲还有其他的家仆都很欣慰的笑了。可是,厄运很快的降临了,第二天我父亲就被乱棍打死在了皇宫的广场上了,罪名简直是简单荒谬无比,所有的官员都说我父亲偷了教堂的圣莲,真想不到那昏君居然会听信言。还要将我们满门抄斩,将我和母亲贬为官,幸亏老车夫及早赶回来疏散一部分家丁,但终究为时已晚,只逃出了几个,我母亲不甘受辱,当堂自刎,于叔叔是我父亲的的好友,他在救我的途中被乱箭死,接着我四处流浪,之后就这样了,从那时起我就发誓一定要为父母和于叔叔以及那些所有死去的忠实的家门兄弟报仇,当时所有无牵挂的家丁和家将都奋起反抗了!”说完便埋进我的怀抱里哭了起来。

    “是不是那个臭名昭著的萨叶帝国干的,还有那个邪恶的布鲁斯大主教,对不对!”索泪在我的怀抱里点点头,其实细心的人不难发现,本浪外表上什么都变了,可有一样一直没有变,“眼神”,没错,就是眼神,无论什么时候,真正控制着这具的还是本浪原本的灵识。而眼睛则是灵识与共享的,任何心思都由眼神传递。

    “莲花烙印!”本浪无意间看到了索泪左肩上的一朵莲花烙印。

    “绫姬!是你吗?”本浪脑中忽似有一道闪电掠过一样。

    “呃”本浪稍有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见到索泪痛苦的样子,本浪只好温柔的抚摸着她的柔顺香气,“呵呵,模糊的样子终于记起来了,你是绫姬,你是绫姬的转世吗?”本浪终于有些激动。

    “你在说些什么!小孩子怎么也说胡话啊!好了,你需要多休息,躺下吧。”抓着她的手,本浪感觉到了一丝的惊慌和颤抖,不过很快又恢复过来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飒翼狂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