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白虎魔竹(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兰亭落雨 书名:飒翼狂魔
    <---凤舞文学网--->

    恶魔在上,可恶,你这重色轻友的王八色虎,我非废了你不可,天啊,只见那两个家伙悠闲地坐在虎背上,而快虚脱的我却可怜兮兮地走着。--凤舞文学网--哎浪子剑啊,还是你最亲切了,本浪也算是学会了卸剑啊!

    在下山的途中,我了解到了神兽的生活都非常地极端,冰熊生活在能冻死神的零下千百万度的一座雪山,守护着几颗碎冰树,“呵呵,我想这些树去根骨头都能守住。总之生活地不是亡灵气息太重就是让人还没近就已粉碎骨了,很少有像白虎之类能让个别走进去还能活着出来的。特别是”往生“,一听就知道跟投胎有关。确实,它们生活在你将要投胎但还未投胎的这样一个二维空间专吸你的记忆。这些家伙还向外宣称他们守护着的一样圣物。天!上帝同志也没空去找那玩意,本浪要是没浪子剑保护,恐怕早已连自个是谁都忘了。

    在山脚下等了一天一夜的母亲和外祖母亲和外祖母在终于见到欠的惊喜之后,赶紧拉着精灵女皇问这问那,这座山有着天然的隔音屏和掩饰内幕的功能,所以昨晚发生的一切谁都没看见。而精灵女皇则只说了一句:“我终于明白了所有的问题,呵呵”

    当然此时的我早已变回一个婴儿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中。随即精灵女皇打开了旁开一棵古树上的空间法门。

    当我们走进去的时候精灵女王正好带着一个精灵走出来,当看到人家拿着一根竹杆的时候,母亲的两眼突然大放蓝光。哦,不是吧,人家手里拿得又不是黄金,你至于吗?

    条件否定,她手里拿的其实是精灵族特有的魔竹手杖。初期和一般竹子生长一样,抽芽出笋,新竹,成竹。然后便出现奇特的景像,成竹后会幻化为银竹,透明银,金竹透明金。随后再幻化为全钻石,再化透明,直到最后化为和精灵人眼睛一机关报深蓝色,之后再淡化直到只有使用都才能看见后才停止幻化。并且知道什么精灵可以成为自己的使用者。太高会自卑,太低会不屑,只有近似或刚刚好的才会表示友好。为此很多精灵几乎每年都来好几次耐心的寻找与她们相配的手杖,不过大多会一无所获。

    走进魔竹林,那叫人山人海啊,这时飞过来两个精灵族的一种竹精灵,长相无二,只不过是多了类似与竹叶形的翅膀,速度过要求吗!她们是负责这广阔的魔竹林大各项管理。

    “欢迎光临!”她们对精灵女皇和精灵女尊施礼道,“请问几位?”她们以为我也是。

    “一位!”妈妈显然有点兴奋道。

    “好的,请交一个金币。”和!这里还实行商业政策哦。还好手续简单,签个名就可以了。然后从后面那个竹精灵那里那来了一次竹笔。

    嗨。这很破坏环境哦,虽然本浪说话你们听不见,但这正反应了群众的呼应哦,嘿!嘿!嘿!你们怎么走了我话还没说完呢!哎郁闷!汗!

    在魔竹林里,每个精灵都正在仔细的寻找认为与自己相配的魔竹,并在认为与自己相配的魔竹上签上用自己的灵识形成的名字。如果你的能力比他高,它会谦卑的低头然后除去你的名字,但你如果碰上比你高的,而且脾气暴躁的,那你就会被揍的抱头鼠窜,就像前面那一个一样,被一支白银魔竹追的哇哇大叫两只蓝眼睛早就挂满了泪水,要不是竹精灵出面安抚,恐怕她早一命丧黄泉了。哦天!腿长地下还跑那么快。

    看到这一幕,母亲更小心了,挑选魔竹其实就是学会不要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但也不要低估了自己的潜力。所以目前来说母亲是对那些高级的魔竹看都不去看的,尽找成竹而已。不过……意外还是发生了!

    “哇!中奖了!中奖了!中奖了!发财路!发财路!发财路!”只见在一堆幼竹中,老妈意外发现了一杆黄金形的幼魔竹。

    “哇!这得值多少金币啊?”我想也是,看到这种况应该马上估价。估计没几万连片叶子也买不来,老妈对它是又抚又摸的。楞是把没防备的魔竹连根拔了起来。

    “哇!中奖了!中奖了!中奖了!发财路!发财路!发财路!”对于正在发狂的母亲,很多精灵都石司空见惯的了,并没有给与理会。反倒有些担心起来了会受牵连!

    哎可人家怎么说也是一堆黄金哪!尊严那容入此践踏啊。

    有史以来第一个被连根拔起的魔竹成员,很丢脸的。

    硬生生的挣脱了发狂的母亲,愣是当头一棒退后几步,重新钻入地下并将它的竹一前一后摇摆,这是警告又是挑衅。

    “嗯!可恶!”面对此时魔鬼般眼神的母亲,全体急速远离。

    哎!可怜那根被某女左摇右拽,愣是又被拔出来的,然后在空中玩飞旋,接着又活可怜的吧竹子的叶子给全扯了下来。--凤舞文学网--

    “金子!金子!金子!”本浪脑中闷喊。可惜不能付诸与行动。

    不过此时一个竹精灵汗着飞过来说:“这里止暴力的!呵呵!”

    天!所有的精灵都想不到平时温柔而雅的公主在此时会变得如此暴力。那颗小竹子是那么可怜。秃啦!不是吧。恶魔在上!

    此时外祖母和几个竹精灵赶忙上前阻止。一个竹精灵汗道:“您好像还没签名嗯?呵呵”此时老妈终于反应过来了。忙签上自己的名字。,看到老妈的名字我才发现外祖母真是有先见之明哦!欠雅还真的“欠雅”的哦。

    看到满地的金叶子就知道了,女的暴力战胜了自然那点可怜的富贵,黄金魔竹早已无反抗能力了,乖乖顺从吧!小可怜。

    看到高兴的抓狂的老妈,本浪实在无可奈何!我还掉在地上嗯。怎么没人看到啊!就算被竹丛藏住了也该想到我吧!别太发疯了,天呐!我发誓再也不想做小孩了。

    还是淑女形的女皇好啊,虽然本浪实在想不起你说的到底是什么回事,但还是感谢你把我救出来啊!在竹从地狱中生活了几分钟终于来到了精灵女皇那可怜的怀抱中,本浪此时可还只是个婴儿啊!哎悲哀啊悲哀!还好竹丛中没有蚊子。要不然本浪肯定会当场崩溃的。

    “你太像他了!”本浪接着郁闷,不知道精灵女皇为什么总这样说:“你真是太狠心了。”

    在众人的左拥右抱下,老妈准备拿着那根可怜的光秃竹竿离开,可是一个竹精灵却飞过来拦住母亲,说是要考核。反正是从没听说过的一回事。

    “考核!什么考核?”老妈一脸雾水。

    “呃,这个,因为你刚才没有按正常的程序进行,很可能会导致它恢复后对您的命令进行反抗,所以您必须到竹长老那里进行鉴定。”

    母亲望望外祖母外祖母和精灵女皇,这两个家伙确实一脸苦笑。确实是为了生命安全考虑。万一碰上什么强敌而手杖却不听你的命令,那可是很危险的,而且以这种方式获得的魔竹,连蕴含的能量有多大都不知道。相配的手杖都是和拥有的精灵同进退的。所以低了还好,只要自己不修炼,,等到平衡就可以了,但很难把握。而高了你却要加紧修练自己,很可能一辈子没有手杖。所以很多精灵都尽量避免这样。却让老妈撞到了。

    跟着竹精灵,我们来到了一棵巨大的竹子旁边,显然里面住的应该是竹长老了,因为只许持有者进去,所以我们都被挡在了外面,此时我的左眼和左耳都泛起了黄光,呵呵,偷看偷听是我的强项。

    母亲走进竹房后

    竹长老正坐着等她,她已经知道了母亲的事了。竹长老和其她竹精灵一样全被竹叶覆盖,全都突出了精灵的自然之美,男人的垂涎啊,可惜没这眼福啊,总的来说,某男幸福死了。

    她一测试魔竹和母亲本的能量就不停的摇头说:“这恐怕只有三大女尊才能够轻易驾驭嗯,像这种力量大到提前进化的魔竹真的很少见的,精灵女皇发现听她的魔竹的时候,魔竹还不过是颗笋尖但却已是钻石淡化级别的了,精灵女王发现的时候也已是钻石幼竹,而你的母亲则也已是钻石幼竹。像这样的魔竹会有特殊的选择方式。一般会有一点人的头脑,能观察一个强者的发展况。

    “那她们能用他们吗?”

    “不能!魔竹的力量远远高于他们,她们都是在孩童时代就被选定了。”

    “所以只有靠她们自己修炼到平等或高于的时候才能获得!”

    “那有什么加快的方法吗!”

    “有!但非常危险,甚至会丧命!”

    “什么方法!”

    “闯魔竹阵!”

    “闯魔竹阵?”母亲重复道。

    “对!过了可得千年修为,失败了可能会永远沉迷在阵中!你要想清楚啊。”

    “好!我拼一下!”

    “你真的确定吗?至今为止连精灵女皇也只能勉强过得去啊。”

    “我确定!”

    “好吧!”

    太鲁莽了!,本浪心中暗叫道。在魔竹长老的带领下。母亲来到了一片空地上,待到母亲在中间站定时,竹长老下了到魔咒,四周突然拔地而起一大堆的黄金魔竹。

    ╭n╮()︿︶)╭n╮不是吧!这么强大的阵势对付一个弱小的精灵。

    一大堆的黄金魔竹围着一个可怜的小姑娘狂转。突然所有的魔竹爆裂,从里面迸出一大堆的人来。。她们又淡青色的体,荷花头,还有飞行时的透明翅膀。天!,是飞翼族,她们最善于排兵布阵,而且是天生的神箭手,每只箭不杀死几个敌人是很丢脸的事。至于具体怎样,以后再说。不过待会儿我想老妈肯定会昏迷的被抬着出来。

    果然,不一会儿,她被竹长老双手抱着出来了。因为里面设了障碍,本浪目前还无法看透。看上去她面无血色,看来那些召唤出来的飞翼族让她受了很广大刺激。我们赶紧就地救治,可是使尽了所有的办法都无法唤醒她。看似实在没办法了,外祖母不非常着急。

    这时候本浪对精灵女皇说:“或许我有办法,我们上圣灵山再说,不不要让外祖母知道。”

    于是精灵女皇便对外祖母说要上生灵山救治,叫她在山脚下等我们的消息,外祖母虽然想跟着来,但她知道这是精灵族内唯一的规定。作为领尊应当遵守。

    于是我们又来到了精灵城后山的圣灵山上,依然在那个祭台上。

    “小子,你有什么办法?”精灵女皇看上去算是放弃她的猜测了。

    “办法有的是。”但看上去本浪这份自信和潇洒之气还让她有所怀疑,但比以前小多了,只是极其相同的外貌和眼神让她还有些安慰吧。

    “那赶紧吧!”精灵女皇说。

    “嗯!”本浪显现了真

    盘腿坐定,再次从腰间抽出数张“招魂符”。继续摆出像上次那种阵势。一看便是魂魄和灵识大片受损,死神那家伙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重找威风对他来说已经非常重要了,论谁也受不了众神嘲笑数千年呐。老实说,他到也够命苦的。暂时同他。

    哎做神都这么难,更何况是人嗯,哎悲哀啊悲哀。

    铛,铛,铛,铛催人生醒的钟声响起。

    “金钟唤醒!”本浪大吼道,铛,铛,铛,铛催人生醒的钟声再次响起。这下虽然不能帮她修复魂魄和灵识,但唤醒应该是可以的吧。

    死神着家伙果然不肯轻易放弃,这次她竟然还找来了的阎罗王助阵。阎罗王是会道术的,看来上次的方法是行不通了。死神这家伙还真选过子了。

    “阎王要你三更死,不可留人到五更。哼!哪来的大胆妖孽,竟敢阻挡贵差办事,看我不收了你。”那家伙还在那里吐他的口头禅。这可是他的专利啊,连死神都不行。而本浪可快完成对魂魄的收回了。

    可是突然间。我边的灵符全部内心着火。一下子就全部飞灰烟灭了。而精灵女皇的小手也有被点点星火烧伤的痕迹,不郁闷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感觉不清楚施法者在什么地方嗯?”一脸茫然道。

    “焚烧地狱加上一个阵法。原来一切都是在惑我深入。吐!”一口鲜血大吐出来。

    “啊!”本浪突然感觉到头胀得厉害,简直都快爆裂开来了。

    “啊!”银色的长发突然被抓下了好多。

    “啊!”突然,本浪实在受不了了。不面目狰狞,在地上打滚。

    “啊!”本浪突然爆喊一声,“燃烧吧,我的龙!”

    “嗷!”一条遮天蔽的金色巨型石龙突然金光闪闪的钻碎云霄。朝本浪呼啸而来。

    而精灵女皇看到这一切则早已是满脸泪痕。“逍翼”二字不脱口而出。

    此时的本浪当真石飒爽英姿,一缕银发飘然与当空之上。银衫飞舞,一团纯黄色的火焰在本浪上熊熊燃起。当风吹来,显得那么高大难攀。

    “逍翼!真的是你,你终于再次复活了。”精灵女皇满脸泪光的跑过来说,几万年的寂寞终于可以再次名正言顺的发泄出来了。

    “想儿,是你!”本浪也是一阵惊喜,轻抚着想儿的滑润的秀发,将他温柔的抱入怀中说,“我的灵识受重创,记忆和力量都大受折损,现在只是暂时记起来而以。你快输给我灵力,我去助她复活。”本浪也显得异常激动,但现在真的不是时候。

    “嗯!”两人赶忙在祭台上坐定。大量的能量涌来。

    “哈哈哈哈……”在冥界,阎王和死神正大笑首次的胜利嗯。死神虽没看懂怎么回事,单凭多年的合作况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对于力量,冥界向来只是只出不进的地方。特殊的结界让冥界外的力量和物体都难以进去。,幸亏本浪能够冲破这道结界。所谓万物相生相克,对一样事物如果一点也不了解,那么你就注定要死在这样物体手里。这些家伙一天到晚只知道修炼自己忠于的法术,对别的一点儿也不了解。不像本浪那样或多或少都学一点儿。当然这也跟本浪去吸别人灵力有关。很多东西连本浪都不知道怎么用,都是神帮我领悟的。就像有一次我竟不知天高地厚去了佛界。那里可个个都是绝顶高手啊。讲究修心养,当我不自觉的去吸收“脱尘佛祖”灵力的时候。被他发现却没有出手伤我,还说我是天然之物,是不可滥杀的。还把我放在他的莲花座上让我听他讲了好久的经法嗯。由此我又懂得了许多真理和习得了更多的好多法术,是我最精通的力量之一。

    于是本浪双手闭合,口中念念有词,之后双手展开作莲花状放于两膝。后已出现了一圈佛光。我开始用法术护住眼前女子的和魂魄。渐渐的,她已经魂归。。没养过鸟还没见过鸟飞啊。谁都知道这是佛法中的“普度众生”。阎王自己都有些怀疑森林是不是又菩萨在那。果然阎王急了。他也不想在这丢面子啊,虽然在他的名声也仅次于死神。这也真是一对天涯沦落人啊。

    “哗!”整座山忽然下起了灭天大火。

    阎罗王终于拼命了。这下连死神等神也都加了进来,可以说是拼了老底了。

    整座慢慢被烧成了焦碳,精灵女皇不得不给自己和本浪加了好多道护盾。近百只白虎更是把十五棵自然之树保护的有些夸张。自然之树自己也升起了一道护盾。总算轻而易举的护住了。

    渐渐的,佛光越来越强了,终于全部笼罩了整座圣灵山。

    “呃!”看着本浪再次莫名吐血,想儿的神色不经更加凝重。果然不行,即使现在本浪的记忆稍稍恢复。也根本无法使出强大一点的力量。除非不顾灵识再次受重创,当然理智告诉本浪这样做是不可以的。

    不过这样对付你们也够了。我还有想儿在帮我呢。她的力量可不弱于你们任何一神。

    “可恶!这是有违自然法则的。我一定要去佛界问个明白!”阎王大吼道。

    哼!去问吧,出了事还不照样厚着脸皮去找别人帮忙。看那些惜字如金的家伙谁理你!本浪不没好气的想。

    “哼!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吗?”这家伙大怒,死神却在大紧张。

    “鬼火天降!”紧接着就是默念几句。不一会儿,从空中突然迸出无数幽蓝色的朵朵鬼火。但撞到佛光就迸碎了。

    “还要垂死挣扎吗,若以我全盛的实力,你们早就飞灰湮灭了。本来我也是只想救活眼前那女子的。不想伤你们的。现在恐怕的给你们点厉害尝尝了。”本浪不由心一横,动碰静,找死!

    但想是这么想的,实际却无法发出欠打的魔法,只得使了一个佛家的“念经术”来扰乱他们的心智。都说念经术和尚听了都头疼,何况他们嗯。⊙o⊙?

    着法术果然和名字一样,搞得阎王心烦意乱,再也无法支持道术了,佛道都讲究戒骄戒躁,他的法力慢慢变小。

    “吐!”呵呵!阎王果然因为心烦意乱而被自己的道术急火攻心。大吐一口仙气,马上回地府修养去了。哼。跟我斗,找死!

    可是此时母亲早已完全恢复醒了过来。看到我这个“陌生”的人不免好奇的问精灵女皇:“我们精灵之城怎么会有男人啊?”

    “呃,有啊!你儿子不就是吗!”

    “可他跟我儿子,傻子都能看出有多大区别啊!”

    哎无奈本浪和精灵女皇最不会扯谎了。于是我们只好把事的大致原委讲了一遍,包括连和神事都粗略讲了一遍。不过这已经足够眼前的女孩大灯眼睛。不过从中了解到神魔大战已经过去了八百四十六年了,。我已经成了众界唯一被全空间有利通缉的对象了,其中也包括了神,看来她没死,。而通缉已经由奖金升级到了众神魔答应抓到或杀死我们其中一个合理的条件。目前全空间的生物都在疯狂无比的找我们,。我傻掉了!

    也对,这么强大是惑谁见了都眼红,可惜愚蠢的人族不知道,神界真才实学的没几个,能答应做什么事嗯?

    告别那张人人都熟悉的且被通缉的脸,本浪又变回了一个小娃娃让母亲抱着下山了,她虽然已经恢复,但她中的灵魂术之类的阵法,造成的是虚幻而又真实的创伤。她刚才一点生命力也没有,一定是受到了某种虚幻的物理攻击。她这样可能还要很长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在夜里,本浪睡觉的时候,只听见母亲和外祖母哭诉白天闯阵的事。

    “你们所有的人都想杀我……”母亲就这样哭泣着。

    而外祖母则是一个劲的安慰。

    本浪听后不暗叹飞翼族的阵法真是够狠啊。

    对了,结尾在跟阎王兄弟唠嗑几句:“哎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以后别学人家翻老黄历啊,多不靠谱啊!提高提高修养才是嘛,一个小小的小小的念经术竟然就把你破了,可怜你哦!

    嘿,阎王居然不理偶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飒翼狂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