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达杜子森林 第一百零四章 寓言中的救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古月木对 书名:疤神
    <---凤舞文学网--->    亚非拉也被搞糊涂了,自己什么时候成为古利特所说的智人了?听着周围断断续续传出的哭声,亚非拉真是哭笑不得,同时他也在回忆。--凤舞文学网--记得刚来到森林的时候自己是那么恐惧,那么担心,可被抓之后这种感觉就随之消散了,而现在原以为会被处死的,结果况发生了大逆转,这个首领偏说自己是什么智人,简直荒唐得可以。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的这种能力是不是预知呢?有危险的时候可以感觉到,没有危险则会放松下来,如果是的话那可就太好了,能够预知未来就会改变许多事,想到这亚非拉不开心的笑了。

    亚非拉还在得意的时候,古利特又突然想到祖先留下的那把圣剑邪恶之牙,于是赶忙擦了把眼泪,起拽住亚非拉就跑。

    “哎?你带我去哪啊?别跑这么快我会摔倒的。”亚非拉猛的被古利特一拽差点没摔倒,连忙喊道。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是传说中的那个人,一定可以做到的。”古利特喃喃的说象是一个幼稚的孩子。

    亚非拉听得糊涂了,什么一定可以做到的?他说啥玩意呢?

    石窟镶嵌在突出的岩石里面,需要从半山腰的入口下去,里面潮湿黑暗。石窟一直是知佑族人继嗣的地方,被选中的祭祀会一直呆在里面到死,所以这里气袭人,尸臭熏天,古利特不会经常光顾此地,只有每年的继嗣才会来那么一回,对他来说根本无法忍受这里的环境与气味,可如今不一样了,传说中的救星已经出现,他的到来可以改变知佑族的命运,把他们从达杜子森林解救出去,这是多少代人梦寐以求的梦想,带着这个愿望,所有知佑族的长老和元老们一同拥护着古利特和亚非拉来到插着邪恶之牙的岩石前面。

    海因斯当然是被拒绝进入的,和其他没有地位的族人一样被隔离到了外面,此时海因斯是非常紧张亚非拉,他担心古利特是在他面前演戏,怀疑他已经知道亚非拉的份,故意隔离自己好对亚非拉有所行动,无奈他又没有办法,急之下他想到了趁乱去解救其他被抓的人。

    石窟内,知佑部落的几代元老和现任长老都围跪在一块椭圆型岩石的周围,古利特搀扶亚非拉站在邪恶之牙的前面。

    “亚非拉大人,您的相貌已经和我的祖先描述得一样了,如果您能拔出这把圣剑,您就是我们知佑族寓言的救星,我们都将追随您,共图您的宏伟大业……”古利特很是激动,颤抖着嘴唇一边说一边跪了下来。

    亚非拉这会到没有多嘴多舌,因为他已经听明白为何这些人会对自己这样了,原来是把自己当成他们的救世主了。照目前看来自己也只能按着古利特所说的做,可是如果拔不出宝剑呢?会不会死啊?亚非拉心里没了底。咋咋地吧,先试试看再说,拔不出再说拔不出的。

    当亚非拉的左手慢慢伸向宝剑的时候,石窟内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是在见证,见证寓言的实现,同时也见证一个伟大的历史时刻……

    邪恶之牙:恶徒索罗门的宝剑,外型好比巨龙牙齿,携带黑暗雾影,长两尺,宽半尺,曾经斩杀无数杰出骑士,魔法师,僧人,散人等战力不俗之人,被冠名世界上最恶毒的武器之一,其带有黑暗魔法侵占效果,被其伤到则会立刻全抽需而死,大陆排行四大魔器之首。--凤舞文学网--

    亚非拉并不知道这把邪恶之牙的威力。邪恶之牙只有万恶不赦之人才可以拥有,象恶徒索罗门就是因为他的邪恶行经才获得此剑,同时邪恶之牙还具有反侵蚀效果,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修炼白魔法(大陆上的正规魔法)的人类想要拿起邪恶之牙,就会被它所反的黑暗魔法击伤,甚至击毙。黑魔法和白魔法就象水与火,互不相容,当然武器也是天生的死对头。不仅这样,就连那些有正义,善良之心的人都无法拿起这把剑。

    亚非拉没有修炼过任何魔法,他也拥有一颗善良的心。当手快要触及到邪恶之牙的时候,亚非拉突然感觉有一股力量在阻止自己碰到宝剑,同时他的左手和宝剑一齐抖动,并且速度正在加快。

    古利特和所有人看着邪恶之牙和亚非拉,甚至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每个人都握紧了拳头,额头满是汗水,他们在心里都非常期盼这个少年能拔出邪恶之牙,带领族人走出这片暗无天的森林,如果他拔不出,也会成为邪恶之牙的陪葬,只是这个时候还没有人想过拔不出的后果罢了。

    亚非拉左手的抖动连带了全的抖动,可以清楚的听到他的牙齿互相敲击声,头发开始散乱,就象一个触了电的人,同时邪恶之牙也在岩石里抖动不停,象有要出来的意思。

    石窟外面,当时在场的族人已经把消息传播了出去,所有人此时都堆集在了石窟的洞口,四千多人跪地朝拜的场面可不是能够形容得了的,在他们心中也都期盼寓言被实现,每个人都在默默祈祷着……

    另一方面海因斯趁大家都被传说惊动前往洞口跪拜之时来到了蒙仁等人的关押处,这里距石窟尚有一段距离,零散的跑去朝拜的知佑人根本不理他的举动有什么异常,这让海因斯很庆幸,同时他也没忘自己需要完成的任务。

    来到笼子前,海因斯看到有四女一男都在昏睡之中,于是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木头瓶子,在蒙仁的鼻子前晃动了两下……

    早就躲藏起来的加菲一直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突然看到很多人都在往出口处跑,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在它也想去看闹的时候发现一个行为特别诡异的人,这个人逆人群而上,直奔蒙仁他们被关押的地方,加菲感觉他好象要对紫容他们不利,于是马上跟了回来,当看到诡异人拿着什么东西往蒙仁的脸上“打”时,加菲喊出了声。“住手,你这个卑鄙小人,趁人家还没清醒下毒手,你真不是英雄……”

    海因斯清楚的听到有人在质问,但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任何人,心想莫非有鬼了?

    加菲此时就在海因斯的脚下,无奈它实在太小,海因斯根本不会注意到它,见海因斯只是象征的往左右看了看加菲又道。“把你的手从蒙仁的上拿开。”

    海因斯听到这话不由一惊,手中的解药掉落在地,这回他确信这声音确实在说他,同时也知道了原来眼前这个男孩就是蒙仁。

    终于,海因斯在低头想要把解药拣起时发现了一个小螃蟹。小螃蟹挥舞着两个相对大得离谱的钳子,背壳是黄色的,海因斯怀疑刚才说话的正是这只小螃蟹,于是疑惑的开口询问道。“……刚才……你在说话?”

    “哼,正是我,你对蒙仁做了什么?告诉你他可是名将军,小心他醒了把你砍成碎片。”

    海因斯感觉这太不可思意了,螃蟹居然会说话,而且这么响亮,这么清晰,难道自己是在做梦吗?也太奇怪了点。

    这时蒙仁闻到刺鼻的解药苏醒了,他的眼睛还很模糊,不过海因斯距离他比较近,蒙仁感觉到边有人,马上踉跄的支起体警惕的问道。“你是谁?这是哪?”

    海因斯还在惊叹小螃蟹居然会说话,猛的听见蒙仁说话连回答都没回答就被吓倒在地。

    加菲见蒙仁醒了马上喊道。“蒙仁他想害你,快起来把他杀死……”

    这时海因斯才明白原来这只小螃蟹是误会了自己的举动,连忙解释道。“……不!不!不!我是来救你们的,是你们的朋友亚非拉让我来救你们的……”

    蒙仁听到这个陌生人提及亚非拉激动得直起了体,抓住栅栏喊叫道。“亚非拉呢?他在哪里?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他被首领带到石窟里去了,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是他让我来救你们的。”海因斯不知为何说话竟有些口吃起来。

    蒙仁突然意识到自己好象被抓了,由于昏迷并不知道发生的事,此时他才想到紫容她们,看到旁边还在昏睡的四人蒙仁开始紧张起来。

    “她们怎么了?是不是中毒了?”急之下蒙仁严厉的质问海因斯。

    “他们中了迷药,给你这个帮她们解毒,然后咱们逃出去。”海因斯把手里的解药上前递给蒙仁。

    蒙仁拿到解药,并不信任的瞅了瞅海因斯,而海因斯却没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蒙仁,刚才我看到他拿什么东西放在你鼻子前,这个好象就是解药。”加菲看到蒙仁好象不相信陌生人的话开口道。

    “对,我就是用这个解毒的,真的,我不骗你,它可以做证……”海因斯边说边指了指地上的小螃蟹,心想这也太别扭了,自己的解药还要被个螃蟹做证明,郁闷。

    听到这话蒙仁才放心的去给紫容她们解毒。

    海因斯在一旁也没闲着,赶紧拿起一边的粗制武器把笼子的锁链打开放,好放他们出来。

    蒙仁见陌生人很友善,没有加害他们的意思,在救醒紫容后,把解药交到她的手上,让她继续解救其他人,自己过去与陌生人谈话。

    “非常感谢你帮助我们。”蒙仁是个有恩必报的家伙,目前他没办法报答眼前这个人,所以只能道谢。

    “不用谢我,是亚非拉非得返回来,我才有机会救你们……”

    蒙仁很想知道在他昏迷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况紧急,需要马上离开这里,于是对陌生人道。“请问恩人贵姓大名?”

    “哦,叫我海因斯吧,我是个魔法师。”海因斯强调道。

    蒙仁知道魔法师的称号,也知道为魔法师的荣耀,可他怎么也看不出眼前这个海因斯哪里象魔法师,不过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不能光凭相貌就断定一个人。于是道。“哦,海因斯法师你好,请你带我去救亚非拉吧。”

    海因斯听到这话,面露难色道。“现在是不可能把他救出来的,我还是赶紧带你们离开这里吧。”

    “不行,非拉呢?我们要带非拉一起走。”说话的是紫容,此时她已经把晰,无貌和玛瑞莉救醒了,听到海因斯说的话,她激动的走出笼子吼叫道。

    蒙仁听到紫容的怒吼,微笑着对海因斯说。“海因斯法师,我希望您带我们去救亚非拉,我们是生死与共的,不会抛下他独自逃走的。”

    海因斯见一个妖艳美丽的女子大发雷霆,并且听到蒙人说出的话,自己貌似曾经听到过,仔细回忆一下可不正是亚非拉对自己所说的。当他再次看向蒙仁的时候,在他脸上看不到恐惧和慌张,反而多了冷静和笑容。

    此时海因斯突然被感动,先前他只是听亚非拉诉说他们之间的谊,没想到这些亚非拉的伙伴也跟他拥有一样的想法,就是无论生死都要在一起,这是多么天高地厚的真挚感啊?他猛然感觉自己白活了这么多年,连最起码的友谊都不懂得珍惜,如今看着眼前这群还没自己大的孩子,正监守着最初的,幼稚的承诺,怎能不叫人佩服?怎能不叫人感慨?于是他再次做出了事与愿为的行为……

    当蒙仁等人,魔白和三毛都苏醒后,海因斯决定带着他们逃离知佑部落,前往矮人族,在那里他们才会安全,然后自己再想办法解救亚非拉。在海因斯认为,蒙仁他们还是孩子,没有成熟的思想和大脑,事往往会做得很冲动,不考虑后果,再说眼前这些人还都处在药物恢复阶段,想与知佑人火拼也没有那个力气,还不如先到安全的地方再从长计议呢。海因斯欺骗蒙仁说亚非拉在很远的地方,他们需要到那里去解救他,蒙仁一行没做任何考虑遍跟海因斯走了,他想海因斯都救了他们,也不至于再欺骗他们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疤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