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达杜子森林 第一百零三章 被困知佑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古月木对 书名:疤神
    <---凤舞文学网--->    蒙仁,紫容等人中了知佑族的迷药后倒地不起,此时已经全被抓到古利特的大本营了。--凤舞文学网--

    古利特得知士兵们凯旋而归特意准备了酒席款待前去伏击的将士们,不过负责这一行动的另一位头目土鲁番告诉了古利特一件事,就是海因斯无缘无故失踪了,并且那群人里面的一个长毛孩子也不见了,为此古利特特意寻思了一番,他自认比较了解海因斯,在他眼里海因斯只不过是个贪生怕死,懦弱胆怯的魔法师,不会做出违背他命令的举动,于是放心的前去查看收获的猎物。

    被关在露天笼子里面的一行人还在昏迷中,旁边的木头架子上绑着魔白和三毛,从外表看上去他们象死了一样,在那一动都不动。他们一行里唯有加菲没被迷药迷昏,谁也不知道它为什么可以抵抗知佑族自制出来的迷药,此时它正拼尽全力从晰的袖子里往出爬。

    加菲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见没有什么人把守,赶紧来到蒙仁的耳朵边上轻声呼唤。“……蒙仁,蒙仁你醒醒啊,别睡觉了,咱们被抓了蒙仁……”加菲一连叫了好多声,蒙仁都没有动静,于是它改去叫紫容。

    “紫容,紫容,快醒醒啊,咱们被抓了……”紫容结果也没被叫醒。

    这可难到我们的小加菲了。你说叫又叫不醒,想把他们救走也是不可能的,于是它决定出去看看有没有逃走的办法。

    知佑族人并没有特别完整的建筑,最多只是用泥巴和石头堆砌成的简易房屋,族人都住在里面,对于一些外出打猎得到的野兽他们都会放在外面烘晒,有些则被储存起来,以备食物紧缺的时候再拿出来享用。由于加菲的个头小得根本不起眼,所以加菲可以很随便的从笼子里逃出来。

    加菲来到三毛边,见三毛已经变黑了,并且上还有伤口,死一般的被绑在木架子上,魔白耷拉个脑袋就在旁边,加菲心想它俩也是叫不醒的于是决定去查看下周围的地形,也好方便今后逃跑。

    就在这时古利特带领手下的士兵前来查看“猎物”。“……这么大的鸟啊?”古利特第一眼就看到了还在昏睡的魔白,不惊叹道。

    “是的首领,咱们这还没有这么大的鸟出现,看它的外表应该是老鹰吧。”土鲁番在一边弯下躯解释道,满脸堆着笑容,让人看到很恶心。

    “这就是你们所说猴子?怎么头上有三跟不同颜色的毛?”古利特观察的倒很仔细,连三毛脑袋上那三跟毛都发现了。“哈哈,多了,够每人分到一块了。”

    加菲听到那个穿着怪异,长相丑陋的首领说到要吃三毛,不颤抖了下,心想幸好自己长的小,还没被他们发现,否则自己也得被他们吃掉。

    古利特随后前去看抓到的人类。“哎呀,这么多美女啊?哈哈,我可有福享受啦。”古利特丑恶的嘴脸此时展现得淋漓尽致,望着昏倒在地的四位美人,他狠不得赶紧上前扒下她们的衣服好好的享受一番。

    土鲁番此时奉承道。“是啊,是啊,这回首领可以饱饱颜福了,呵呵。”

    古利特最喜欢别人的奉承和夸赞,见到土鲁番这样感觉有失自己首领的份,马上板起了面孔吩咐道。--凤舞文学网--“啊,把这几个女的都给我好好伺候,如果她们掉了一个头发,我拿你们试问。”

    “是,是,是,小的们知道了,请首领放心。”土鲁番代表众人回话道。在他们心中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古利特为什么要这么做。

    虽然古利特是个极其丑恶的人,不过他也有对美丽事物的追求,尤其是对美丽的女人,古利特是坚决不会错过的,族里面比较好看的女他都上了个遍,甚至连矮人那些长了胡子的女人他都尝试过,而如今又抓到了三位从没见过的罕见美丽女子,古利特心里能不高兴吗?他信奉一句话,就是窈窕淑女,男子好求。并且他也有这个能力得到自己想要的女人,只要是这个森林里面的东西没有他得不到的。

    “首领,那这个男孩呢?”土鲁番看了眼蒙仁然后低声向古利特询问到。

    “等海因斯回来测量一下他的战力再说吧,有用就留着,没用就杀掉。”说完古利特扬长而去。

    在场的族人全都卑躬屈膝欢送古利特。这些人从小就受到思想上的束缚,不知道反抗为何物,首领吩咐什么就做什么,不会有自己的主见,也是,有主见的不是被杀死了,就是逃到矮人部落里去了,就留下这些可悲的,为命侍从的奴隶了。

    古利特的这番话被躲在木架子后面的加菲听得一清而楚,此时它是相当心急火燎了,要救他们吧?自己又没有那个能力,不救吧?他们还会被杀死,这可怎么办才好啊?突然它想到了亚非拉,刚才他们就是在回去找亚非拉的时候昏倒被抓到的。不知为何加菲此时抱怨起了亚非拉,它把亚非拉误解成独自逃跑的懦弱者,不管伙伴死活的懦夫,也难怪加菲这么想。你看他们都被抓到了,唯有亚非拉一个人没被抓,不这么想才怪呢。

    加菲越想越来气,真狠不得一下子把亚非拉掐死,可它心里又很想让亚非拉来救他们,这可真是奇怪的矛盾心理呀。

    别看加菲那么小,跑起来倒快,出溜出溜的还不会被人发现,此时它是体会到了作为“小巧”者的好处了。加菲把囚蒙仁等人的周围侦察了个遍,发现这里应该是半山腰,最左边是悬崖,不是那么陡峭,右边是路口,知佑人都会从那里上山来。本来它是想出去找亚非拉的,但一想到部落首领那丑恶的嘴脸,自己怎么也放心不下紫容她们三个,如果就在自己离开之际她们有个好歹可怎么向亚非拉交代呀,于是只能徘徊在离笼子不远处的周围。

    海因斯和亚非拉此时已经来到知佑部落的山角下了,这里要属森林最为古怪的场所之一,在通向山腰的一段距离没有人任何植物,就象人的头上突然掉了一大片头发一样,地面可以看到山腰栩栩升起的炊烟,同时山腰上的人可以看到地面上的,所以这里经常没有人把守,做为知佑族的敌人矮人也不会傻到暴露自己的目标前来攻击他们。

    山腰上的人见海因斯带着一个长毛小子回来了,一面发出高亢的呼喊,一面叫人去通知首领。海因斯在路上已经描述了首领古利特的种种恶行,但并不提自己都做了哪些事,面对亚非拉的提问他总是避而不答,并且再三强调亚非拉不要暴露自己和其他两位宠的份,亚非拉知道事的严重,许诺自己打死也不说。

    古利特见海因斯带这最后一位外来人回到部落,眉开眼笑,需头八脑的上前迎接。“哈哈,海因斯你可算回来了,我以为你带着这个孩子逃跑了呢。”

    海因斯见古利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挤出笑容装做歉意答道。“哎呀首领,你可错怪我了,您即便是再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逃走啊?起初我以为这孩子已经死了,回来不好向您交代于是便在路上替他疗伤,也好给首领您一个全尸呀。”海因斯这番话当然也是在路上早都琢磨好的了。

    “哦?是吗?让我看看这孩子现在可否无恙?”古利特收起笑脸,表严肃来到亚非拉面前。

    亚非拉低着脑袋是为了不让古利特看见自己的眼睛,听到向他走来的脚步声,亚非拉虽但没有害怕反倒感觉很平静,就连亚非拉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是这样一种心,按理说象古利特这种凶残万恶之人应该会令自己害怕,之前的恐惧感没想到来到“虎”竟然全都没有了。

    古利特近看到亚非拉蓬乱的头发遮住面孔,瘦小的躯裹在宽大的破衣服里面,怎么看怎么象个乞丐,于是拨开亚非拉的头发想看清他的脸。

    “请把你的手拿开,我尊敬的首领。”感觉古利特对自己有所动作,亚非拉非常平静而又礼貌的说出了这句话。

    古利特被亚非拉镇定自若的言语吓了一跳,手上没了动作,心里却莫名其妙的恐惧起来,回头望了望在不远处的海因斯,问道。“他叫什么?”

    “您是在问我吗?首领?”亚非拉又开口说道。

    “……对,你叫什么名字?”古利特无法掩盖自己内心的惊愕道。

    “我叫亚非拉,是门心国人,今天不知贵族把我和我的朋友请到这,是来做客的吗?”

    听到亚非拉的话古利特失声笑了出来,道。“……哈哈,我说孩子,你脑袋摔坏了?我知佑族从来没有宴请他人的习惯,今天你们是做为我的俘虏被请来的。”古利特还特意强调了下“请”字,以表自己绅士风度。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这么说来我们是死定喽?”

    古利特感觉这个长毛孩子一点也不害怕自己,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整个达杜子森林还没有一个人不怕自己的,可今天自己却被一个孩子给吓到了,着实令他懊恼。

    古利特不想回答亚非拉,严厉道。“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你的脸。”

    本来亚非拉是不想让古利特看见自己的眼睛,但是古利特的严厉让他很不爽,他的格就是这样的,不许别人比自己张狂,不许别人比自己有威严,于是他慢慢的抬起头,把脸正对古利特的面孔。

    “……啊~~~~~”众人谁都没有料到,这个平常凶残无比的知佑族首领会在看到亚非拉面孔之后,恐惧的大喊大叫起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古利特哆嗦着声音和体,瘫倒在地上指着亚非拉喊道。周围没有人敢上去扶古利特,并且见到首领恐惧,其他人也都跟着恐惧起来。

    亚非拉突然感觉很好笑,还是头一次有人看到自己的眼睛被吓成这样,虽然亚非拉不能亲眼见到古利特的恐惧狼狈样,但想象一下也会知道古利特有么害怕他了。

    “呵呵,我的样貌不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吧?哎,本来是不想让你看的,可是你非要看,可不能怪我哦?”亚非拉心平气和的说这话。

    海因斯是最不明白怎么回事的人,他搞不懂为何古利特见到亚非拉会突然转变成样,这十多年来古利特可从没害怕过什么,难道是在演戏?可从样子上看怎么都象啊!莫非亚非拉会施展恐惧魔法?不对啊?我给他测量过,他也没有多大的灵力呀?纳了闷了。

    “快说,你……你怎么会有这样一双眼睛的?”古利特坐在地上,俩腿还直往后蹬着说。

    “我生出来的时候就这样了,没办法,改不了了。”

    “什……什么?生出来的时候就这样?真的?你没有骗我?”古利特听到亚非拉的回答后从地上趴起来,跪在亚非拉面前。

    “我骗你做什么?瞎子就是瞎子,没必要骗人。”

    “不……你不是瞎子,瞎子不会拥有邪恶的白炙的眼睛,你是我的祖先提到的那个……”古利特所说的话令族里的一些长老全部吓倒在地,一些年龄比较小的族人见到大人们如此自己也不敢怠慢,一时间都跪在了地上。

    知佑族一直有一个传说,是当年恶徒索罗门留下的话。就是他们这些被流放的罪人终有一天会被一个人类所救,这个人拥有无限的斗力,高尚的智慧以及强大的魔力,至于这个人的具体相貌,索罗门只提到过他的眼睛有如月可以灼伤人的躯体,净化人的灵魂,并且还有无法治愈的印记。索罗门的独门宝剑邪恶之牙就是为这个人所准备的,如果有人能从石窟里拔出邪恶之牙,那这个就将是拯救知佑族的英雄。

    几百年来知佑族一直守着索罗门的遗言,从没放弃过离开达杜子森林的愿望,也都在守侯祖先所说的那个智人到来,古利特根本想象不到几百年来的寓言会在他这一代实现,这些年来可以说知佑人已经放弃了离开达杜子森林的幻想,对他们来说那是遥不可及的,因为外面的士兵拥有强大的兵力和精良的武器,各项比较无论如何自己的士兵都无法与大陆上的军队抗衡,离开只能做为一个幻想,在亚非拉没有到来之前这个幻想一直都被尘封着,直到这个祖先所寓言的少年出现在古利特面前,那则早被埋葬在众人心底的遗迹才缓慢的浮出了他们的脑海。

    古利特跪在地上想到了祖先的寓言,然后疯狂的站起来跑到亚非拉边,七手八脚的把亚非拉的衣服全部扯掉,并且好象是在寻找着什么。当他看到亚非拉左手臂上那道明闪闪的伤疤时,竟然抱着痛哭起来。

    海因斯根本就不晓得这则古老的寓言,他才来了多久?还有很多知佑族的古老传说他都不知道,知所以让他做为部族军师也只是看他拥有一定水平的魔法技能和给他一个名分而已。所以他并不晓得古利特的这种行为到底是什么,说直白点他还以为古利特疯了呢。

    “智人,你是我们的智人,我的祖先早都寓言了你会来到我们边,如今这个寓言终于实现了,终于实现了……”古利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不仅他这样,那些和古利特相同年纪或者稍微大一点年纪的长老们也都跪地而泣,对他们来说,亚非拉的到来代表他们知佑族新时代的开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疤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