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风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炎风子 书名:七星变
    <---凤舞文学网--->    第二天一大早,沈元结束了一晚的修炼,迎着初生的朝霞,开始在运动场附近练习体术。--凤-舞-文-学-网--

    张明蓬头乱发风风火火地跑来找到了沈元,“元子,昨晚我们是不是和一群小混混打架了?”

    “有吗?”沈元一面继续练着乾坤引,一面装着糊涂,他知道张明昨晚喝得很醉了,已经记不清发生了些什么事,并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能有那么厉害,一个人放翻了十几个小混混。

    张明疑惑地挠了挠后脑勺,“虽然我喝醉了,记不太清楚……”

    “你都说了,你自己已经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怎么还可能和小混混们打架?”沈元强忍着笑意,故作严肃地说道:“而且,你看你这模样,应该是宿醉未醒吧?”

    “可是……”张明还想辩解,证明自己的记忆没有错。

    “不要再可是了,”沈元再次打断他的话,“一起晨练吧,喝醉之后,体状况容易走下坡路哦。”

    张明斜着眼看了看沈元,瘪了瘪嘴,“元子,不是我说你,现在的年轻人,不是练跆拳道,就是练空手道,哪儿有你这样年纪轻轻便练太极拳的?”看了看沈元的招式,继续补充说道:“还是半吊子的太极拳,和对面那些老人家练得都不一样。”

    沈元手脚不停,嘴上却不再说话,似乎并没有将张明的“鄙视”放在心上。

    张明又自顾自地说了半天,见沈元不再有反应,嘀咕着“算了,我还是回去再睡上一觉,”说完,便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招呼一声转离去。

    沈元见他走远,神黯然,心中暗叹张明的缘法还是不够,白白错过了天赐良机。

    “乾坤引”这体术乃是天一教秘传的锻体奇术之一,虽然举手抬足间有些貌似后世人所创的太极拳,但其本质却要好上千百倍。太极拳仅仅通过自的运动锻炼,而乾坤引不仅是有太极拳的功效,同时正如其名一般,在举手投足间,牵引乾坤正气锻炼,双重效果,当然不同凡响。

    沈元穿越重生,练习这乾坤引仅仅只有几个月,但由于有前世常年练习的经验,避免了走弯路,如今已算是略有小成,从表面上看不出体魄强健的迹象(这似乎是华夏修士一贯的偏见,道骨仙风这一类词语永远和五大三粗、牛高马大这样的壮汉没有半点联系),而事实上,不论是力量、速度,还是柔韧、反应力等都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的,可以说,即便是沈元不动用丝毫法力,也可以赤手空拳击倒二三十个壮汉。--凤-舞-文-学-网--

    回到科大校园,张明可谓是沈元最好的朋友、兄弟,今天既然遇上,沈元很想借机传授张明一招半式,对他的体也算是有极大的好处,可惜,张明未能领会沈元的心思,白白浪费了这天赐良缘。

    修仙者都是讲究大道自然,这缘法一事也是一雕一琢,自有因果,万事强求不得,叹息之后,沈元也不再挂心此事,静下心来继续晨练。

    ……

    科大学生科科长办公室的大门被猛地打开,一个微微谢顶的中年人,焦躁得拽着领带,满头大汗地走了进来。他将公文袋啪得一声仍在沙发上,径直走向办公桌旁,却猛然发现自己的真皮高靠椅上还坐着一个人。

    “你是谁?怎么敢未经我的许,便进入我的办公室?”谢顶中年人声色俱厉地喝斥道。

    “呵,刘科长,火气不小啊,”椅子缓缓转了过来,上面坐着的,竟然是土木工程系的大四学生徐浪,只见他半眯着眼,似笑非笑地接着说道:“是谁敢把你气成这副模样,要不要我给你泡杯茶消消火啊?”

    “哟,原来是徐少爷,”刘科长一见来人,立即换了面孔,一脸谄笑,说不尽的虚伪恶心,“没想到是您大驾光临,失敬失敬。”

    徐浪缓缓从靠椅中站了起来,走到擦得透亮的落地窗前,饱含深意地看了刘平一眼,才说道:“刘科长一向贵人事忙,原本我不也打算来打扰你,可是……”徐浪的话故意没有说完,把字音拉的很长。

    “徐少爷,看您说得,”刘平在官场中摸爬滚打了十余年,这点小手段清楚得很,立即接口说道:“自从您打来电话之后,我一直在为那事忙前跑后,这不,刚还在校长办公室开了一个短会,就是商量那事来着。”

    “哦,是吗?”徐浪虽然小小年龄,但官腔摆的很足,闻言之后,也仅仅是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

    刘平心中暗笑,“就这点小手段,还想在我面前玩忽悠?”脸上却是一本正经地说道:“既然是徐少爷吩咐办的事,我当然会尽心尽力,不过,要让所有的计算机系足球队员都受到警告处分,只怕还需要多下点功夫。”

    徐浪听到这话,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刘科长,你是学生科的科长,这点事还需要花费你太多的力气吗?”

    “这些队员大多都是大四的学生了,如果现在给了警告处分,毕业前,是很难撤销的,届时必然会影响他们的就业问题,相应得也就影响了科大的声誉,所以,在很多人那里都很难得到同意。”刘平分析得很到位,似乎一切都是从学校的角度出发,为大局着想,若不是看到他一脸诡异的笑容,很难将他划归为小人一类。

    徐浪心里暗暗鄙夷这个家伙,说到底还不就是为了多捞取些好处,从衣袋中取出一张信用卡,扔了过去,“上面是十万,作为活动经费,我想应该足够了吧?”

    “够了够了,”刘平象捧着宝贝一般得将信用卡捧在手心,忙不迭的答道:“那就多谢徐少爷了。”

    看着刘平一脸丑态,徐浪心里反而不那么厌恶他了,想来正是因为有这些贪婪之人,自己才活得如此潇洒,办什么事都能手到擒来,毕竟这些小钱对于自己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

    徐浪正准备离开时,手机却响了起来,他取出手机,走到窗边低声和对方交谈着。刘平很知趣地走向了对面的角落,随手捣鼓着什么,但那双耳朵却是全神贯注地倾听着。

    “什么?你说是科大的学生?”徐浪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信号的另一端似乎正在讲述着,让徐浪听得眉头都拧到了一起。……“他们自称是计算机系队的球员?”……“一个叫张明,还有一个叫沈元?”

    几分钟,徐浪皱着眉头,挂掉了电话,看了刘平一眼,说道:“计划有一点点改变。”

    “徐少爷,您尽管吩咐。”刘平迅速从角落中走了过来。

    “其他人不变,但是有两个人,张明和……沈元,”说到后面一个名字,徐浪的语音很明显的颤了颤,“这两个人,能给多重的处分就给多重的处分……能开除学籍,那是最好。”后面一句话,徐浪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来。

    刘平心里迅速盘算着,支支吾吾地说道:“徐少爷,您的吩咐,我一定尽力去办好,不过……”那双肮脏的手又在不经意得搓动着。

    徐浪不带一点犹豫地再次掏出一张信用卡,但却没有立即交给刘平,向前靠近一步,低声道:“本少爷不缺钱,也从不吝啬,不过你若是收了钱,却不能把事办好……”

    刘平看着徐浪略带扭曲的脸,心里不住有些慌张,连声道:“徐少爷,请您一定放心,既然我应承了下来,这事,我一定办得漂漂亮亮,您就瞧好了吧。”

    ……

    古人云“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沈元却没有那么好的兴致,这一次若不是胡玉儿在电话里,一再申明有极为重要的事,沈元真不愿意再到在人工湖畔来了。

    胡玉儿也明白沈元的心思,见面之后二话不说,从手提袋中取出一份文件递给了沈元,自己在一旁解释道:“这是校方的内部意见稿,据说已经得到初步通过,一个星期之后,便会公布出来。”

    沈元将这份意见稿越看越心惊,最后愤怒地将文件扔在地上,“简直是混淆黑白,曲解是非,校方难道都是猪脑袋吗?”

    也难怪沈元愤怒地说了粗口,换做旁人也不可能保持冷静,计算机系队大部分球员都是警告处分,张明因率先挑起事端,被给予严重警告处分,沈元由于下手颇重,打伤同学人数较多,被给予留校察看处分。

    “你不是当时在摄像吗?为什么校方还会有这样的决定?”沈元迅速冷静了下来,察觉到这事背后的不平常,开始寻思对策。

    “球场暴力事件,卷入的人数众多,所谓罪不罚众,校方不可能全部追究,他们只能追究挑起事端的一方。”胡玉儿细心解释道。

    “可挑起事端的,明明是土木工程系队的人啊,你的摄像机应该完整记录了整个过程吧?”沈元疑惑道。

    “我从一位朋友那里得知,学生科将徐浪的挑衅,当作是球场上球员之间的小动作,属于技术范畴,即便是受罚,也是在球场上的惩罚,算不上是暴力,因此张明给徐浪的飞腿,便成了第一个暴力举动,计算机系队也就成了挑起事端的一方。”胡玉儿将事尽量解释的很详细。

    “我倒是无所谓,但张明他们都是见到我被徐浪肘击,才会有激烈反应的,这样的惩罚对他们来说,太重、太不公平……”沈元皱眉道。

    “他对这些同学都如此维护,那么自己曾祖父既然是他多年好友,想必更不会袖手旁观,不过眼前,还是多争取一些好感吧,”胡玉儿听了这话,心中暗喜,脸上却露出思索的模样,沉吟片刻,才说道:“现在还只是意见稿,离正式公布还有一个星期,或许,我们可以想想办法。”

    “哦?”沈元闻言大喜,抬起了头,目不转睛地盯着胡玉儿。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七星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