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生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炎风子 书名:七星变
    <---凤舞文学网--->    北邙山的胡宗南、胡宗北两兄弟接人待物、境界修为都算得上是狐族,乃至是整个妖族都排的上字号的英杰人物,可惜,两兄弟在五百年前分道扬镳,哥哥胡宗南投入了北邙山鬼王座下,弟弟胡宗北带着一部分族人远涉千里,最后在直隶地界落了根。--凤舞文学网--

    胡宗南对于弟弟的举动很是恼怒,近百年来三番五次地寻上门生事,最近的一次是十余年前,胡宗南亲自出马,打伤了胡宗北,才扬长而去。而胡宗北就此落下了病根,即便是灵气修补,或是用灵丹妙药,都不起作用,每逢雨天气,全关节都疼的厉害异常。

    胡宗北的后辈、弟子们混迹在俗世红尘中,不管是带着什么样的目的,他们肩上都有一项不曾改变的目标,寻找杏林高手,为胡宗北出去病患。

    沈元今天白天在球场上展露了一手高明的关节技,让胡玉儿有了病急乱投医的冲动,希望能通过沈元,找到对人体关节有深厚认识的人,希望借此能为胡宗北消除隐患。

    沈元听完胡玉儿的讲述,沉吟片刻,缓缓问道:“宗北的关节每次犯病时,是否有泛青、泛黑的迹象?”

    “正是,正是,”胡玉儿大喜过望,沈元仅凭自己三言两语,便能将胡宗北的病症猜个正着,她感觉自己的曾祖父脱离苦海大有希望,虽然过程很曲折,但如果能找到良医,自己吃些苦头也无妨。

    沈元摆了摆手,“我只是随意猜猜,也不能手到病除,想来胡宗南既然投入北邙山鬼王门下,出手中必定带着几分鬼道寒之气,宗北修为不及宗南,自然不能驱除体内气,每逢雨天气,关节疼痛自然也是避免不了。”

    “还请前辈纡尊降贵,施展妙手为家曾祖医治病患,大恩大德,胡玉儿甘愿为前辈做牛做马……”胡玉儿请求的很诚恳,也很煽

    沈元微微一笑,打趣着说道:“让你这般美人儿做牛做马实在是太浪费了。”

    胡玉儿闻言,微微垂首,压低了声音,滴滴地说道:“但凡前辈吩咐,胡玉儿……不敢不从……”轻扭纤腰,媚态顿生。

    沈元看着她的红唇,暗呼这小狐狸媚功深厚,自己险些心猿意马、把持不住,暗暗吞下口水,凝神正颜道:“不是我不帮忙,听你所言,宗北落下这般病根已有十余年,一时半会也难以根除,不如等我寻些灵药,再陪你去医治。--凤舞文学网--

    胡玉儿见沈元不为所动,也就不再施展媚功,垂首谢道:“一切但凭前辈吩咐。”

    沈元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既然如此,就待我寻得灵药再说,那我就先行一步。”说完,便举步离开。

    “前辈慢走。”胡玉儿跟着站了起来。

    “对了,”沈元刚走没两步,又停下脚步,转说道:“我们还是同学相称吧,听你叫我前辈,心里怪别扭的。”

    胡玉儿眼珠一转,“曾祖一直唤我玉儿,前辈既然是曾祖好友,不如也这般唤我。”小狐狸不愧是小狐狸,三言两语便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沈元明知她的目的,却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反驳,叹了口气,还是只得作罢。

    ……

    科大三校花之一的冰美人胡玉儿不但把微笑挂在了脸上,还隔三岔五的往男生宿舍跑,一时间成为科大校园中的最火爆八卦新闻。

    为当事人之一的沈元,却是感受着饱含各种感的眼光,子过的并不舒坦。自从那晚人工湖畔的见面之后,胡玉儿时常找上门来。即便沈元一再叮嘱她不要这样,可胡玉儿似乎看准了沈元的格,加上有非常漂亮的借口,让沈元头疼不已。

    “胡主席,关于那天球场上的事,我都已经交代了不下十次口供了,你还想知道什么啊?”沈元此刻可谓是哭无泪,回想走出寝室时,一帮子狼友们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神,沈元觉得自己遭这罪,可真的很不值。

    “沈同学,你也知道我的格,上次球场暴力事件已经惊动了校方,没有一个客观准确的说法,校方很有可能采取强硬的措施,你也不想校方从此制足球比赛吧?”胡玉儿似笑非笑的看着沈元,经过这些子的接触,胡玉儿对沈元早已没有了刚开始的畏惧和敬重,取而代之的是捉弄,她似乎很喜欢看沈元这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那你说吧,你还想知道什么?”沈元很无奈,却实在拿她没有办法。

    “不急不急,”胡玉儿不慌不忙地从手提袋中取出一只录音笔,放在桌上,“坐下聊吧,沈同学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你也不用这么拘束吧?”

    这样的对话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但是什么结果也没有,胡玉儿总能在第二天找到新的话题。即便是沈元很不耐烦,可学生会主席前来调查理由正当充分,让他无法拒绝。胡玉儿把时机和分寸都掌握得很好,每次谈话的时间都控制在沈元的耐范围之内。

    ……

    当然,沈元除了上课,与胡玉儿谈话之外还有别的生活内容。例如今晚,计算机系队的几个好友便相约在校外的大排档喝酒聊天,不少人还带上了女朋友,或是邀请了相熟的女同学。

    青年人的聚会离不开酒,而酒稍稍多一点,气氛便自然而然的闹起来,张明的酒量很不错,酒过三巡之后便开始给每一位队友敬酒,别的队友也开始敬酒,气氛逐渐达到了**。

    沈元前世喝酒并不多,但此刻,在如此氛围之下,仍然来者不拒,以他现在旋照期的境界,酒精刚下肚,便被体内真气从皮肤出,挥发在空气之中,想醉都难。

    同桌的人个个已经是喝的面红耳赤,而沈元还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这下可就犯了众怒,所有人包括女生在内都把矛头对向了他,若是换成另一个人,要么拒绝,要么找借口逃跑,否则早就被灌趴下,爬也爬不起来,但这些酒对沈元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这时,一名男同学冲到桌边低吼道:“我们的人在外面被打了……”

    人们都说酒是催毒,酒还是壮胆药,如此氛围之中听说自己人被欺负,大家都群激奋,吼着嚷着冲了出去,即便有那么一两个胆小怕事的,见到这番场景也只能跟在大部队后。张明边往外冲,竟然还顺手在饭桌上抓了一个啤酒瓶在手中。

    走廊的尽头,两个队友慌慌张张地往这边跑,七八个小混混摸样的家伙在后面追,大家的绪瞬间达到了最高点,有几分紧张、几分无畏,还有几分兴奋。

    对面的小混混看样子也是喝了不少的酒,见到这边这么一群人冲过来,也一点不惧,这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快速的减少,竟然有同学高喊道:“两强相遇勇者胜……”众人倾倒。

    眼见只剩几米距离了,就要短兵相接了,张明突然踩着走廊上的花盆跳了起来,抡圆了手臂,啤酒瓶带着破空声径直砸在了冲在最前面的小混混脑袋上,那人顿时头破血流,倒在了一边,其他的小混混也跟着愣了一愣,但就这几秒中,沈元这边的同学已经靠近了他们,人多势众,一众喝了不少酒的男生一阵拳打脚踢,还没轮到沈元几人冲到跟前,那几个小混混已经被揍的满地找牙。

    小混混被赶跑了,但同样也扰了大家的兴致,经温柔善良的女们提议,这次聚会还没有尽兴,便散场了。队友们各自带着自己的女伴一一离去,沈元和张明两个单汉走在了最后。

    张明已经喝了很多,走起路来都是偏偏倒倒,他搂着沈元的肩膀,含糊不清地说道:“这些小混混真不长眼,扰了咱兄弟的雅兴,今天已经很晚了,看来我们只能改天再聚了。”

    沈元看了看四周道:“也许,今晚还没有结束。”

    张明疑惑地看了看沈元,又瞧了瞧四周,发现不少着奇装异服的街头混混出现在不远处,还一直盯着这边看,“这样才对嘛,以我对混混们的了解,这才算是正常……我们只是没有背景的学生,他们若是不报复,不找回面子反倒不正常了。”张明的语气中没有一丝忧虑,反而还带了些猜中谜底的兴奋与跃跃试的期待。

    小混混们渐渐围了上来,领头的赫然便是那个先前被张明用酒瓶砸倒的小头目,只见他抄着一截钢管,恶狠狠地盯着沈元二人,正准备放几句狠话,在小弟们眼前找回些颜面。却不料,张明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抄起一根不知从哪儿弄来的棍子,对着那小头目就来了个当头棒喝。

    这个小头目一声闷哼,又被砸倒,蜷缩在地上,哀声呼号个不停。别的混混们见状,立即张牙舞爪得冲了过来。

    沈元此刻无法隐藏自己的实力,从张明手中抢过长棍,迎着小混混们便是一顿乱棒打出。姑且不论沈元的法术修为,单凭数倍于常人的力量和速度,小混混们根本近不了,只要走进长棍范围之内,手腕和膝盖便会立即遭到重击,很快便瘫倒在地。

    十余个混混也算不少,可面对沈元根本不够瞧,短短几分钟,还能站着的只剩下沈元和张明了。

    张明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说道:“元子,你……”

    “你喝醉了,”沈元架起张明的肩膀,“走了,回寝室睡觉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七星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