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生门死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棠 书名:凤凰诀
    <---凤舞文学网--->

    洞顶石壁上嵌着一个玉色光轮,行盏出的赤光正印在上面,两种光色交相辉映,最终融为一体。--凤-舞-文-学-网--

    “遭了!”我惊叫一声,忙加速拨动小笺。

    “怎么了?”秦时问道。

    “那是死门!”我手下不停,解释道,“没想到死门居然开在生门之上,真是麻烦的一招!”

    “那又如何?”

    “你还不明白?死门与生门互相连通,牵一发而动全,想要从这里出去,必定牵动到死门!”

    “各位,”秦时一听当即拔出孔雀舞,道,“以小静为中心,结成剑阵,无论出现什么状况都要保护好她!”

    “是!”众人一口答应,纷纷抽出兵刃,绕成一圈,将我紧紧护住。

    “好了。”我将最后一根小笺拨到顶处,至此,行盏上下俱成赤色。

    “轰”一声,死门银光大亮,四周石壁倏然龟裂,一团团火焰从裂缝中泻出,如洪水一般流淌开来。

    “赤炎流沙!”绫罗惊道,“快,必须将它们赶开!”

    石洞整个地位有些倾斜,所以高处的赤炎流沙自然奔流而下,而低处则迅速囤积。好在裂缝不大,流沙流量尚小,只需用兵刃轻轻一,流沙便很快绕开。

    我双指并拢,一丝微细的真元气流入行盏的格子间隙中,由下而上,层层聚集,不仅间隙,就连方格也透出比之前更为灼耀眼的光芒。

    真元耗损极巨,仅注满一半,我便觉颇为吃力,但为了出去只能咬牙坚持。

    好不容易行盏已注满大半,还有三行便宣告完成,我心下松了一口气,继而更加了一份劲力。

    “铮”一声轻响,我只觉眼前一花,口处已插上了三根银色长针。

    长针入体,我方才看清其轨迹――死门!

    “碰”真元输进登时断裂,逆转的真气连同银针涌出的气劲齐齐入我的奇经八脉,横冲怒撞,我吐出一口鲜血,形歪倒一旁,径直撞在下首的陆昊上才止住瘫软的子。

    “静静!”秦朵惊叫一声,连面前的赤炎流沙亦顾不得,直直朝这里冲来,秦时一惊连忙补上其缺。--凤舞文学网--

    我强忍着脑中眩晕,吃力道:“快……用赤火真气将行盏注满……我们……就能出去了……”说完这句话,我实在抵受不住,陷入昏厥之中。

    程嘉飞速拔出针头封止血,随即扣住我的脉门一探,大声道:“她没事,只要能出去就能治好。”

    “嗯。”秦朵飞快擦干眼泪,道,“我来注入火劲!”

    “昊子,小裳,这里由我们顶着,”秦时道,“你们去护着秦朵,防止死门再施突袭!”

    “好!”两人齐口答应,由程嘉接替之后,飞快移到秦朵边,灵识聚集,牢牢地盯着死门动静。

    “碰”一声脆响,行盏将秦朵注入的真元弹开,秦朵一愣,不明所以,又试了一次,却是同样的结果。

    “怎么回事?”秦时疑道。

    “不行啊,”秦朵焦急道,“行盏在排斥我的劲气。”

    “小裳,你去试试!”秦时道。

    “哦,好。”绫裳走上前,秦朵接替她的位置,继续锁定死门的动向。

    “碰”脆响过后,绫裳惊呼一声,满脸错愕,竟也是同样的结果。

    “到底怎么了?”陆昊焦躁起来。

    “……怕是我们本的真元问题。”秦朵咬着下唇,低声道,“先前静静注入的真元全都是无比纯粹的火属真元,而我们的体质比不上她,所以行盏才在排斥我们的劲气。”

    “真是麻烦啊,”秦时叹道,“现在到哪儿去找纯粹的火属真元呢?”

    赤炎流沙越流越疾,石壁的龟裂也逐步扩大,秦时三人挡得很是吃力。再加上石洞容积有限,流淌到低处的流沙囤积起来,越聚越高,已快要扩散到众人脚下,烈焰熊熊,形势万分危急,已拖不得片刻。

    “哥,”秦朵紧握拳头,咬牙道,“……?俞!”

    秦时脸色一变,沉默下来。

    “哥!”秦朵尖叫道,“不能再犹豫了!”

    秦时深呼一口气,颤声道:“昊子,你来接替我。”

    “哦。”陆昊飞快移过。

    秦时走到秦朵面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见她眼神万分认真,不似作假,便摆了摆手,不再多言。

    秦朵苦涩一笑,转过去,伸出手指直直指着行盏。

    秦时将手搭在她双肩处,银青色的真元缓缓自?俞输进。

    秦朵手指大亮,红中带赤的火属气劲透指而出,由木属真元催动,火属真元立刻威力大涨,纯度亦提高了一个档次。

    “碰”一声,行盏却仍在排斥,看来就算由木力催动,秦朵的火属气劲仍不合格。

    秦时眼中一阵黯然,却没见秦朵眼睛一亮,闪过一丝决然之色。

    突然,秦朵指尖的劲气闪耀出纯净无杂的赤红之色,飞速融入行盏,推起方格的光芒向上延伸。

    “成了!”秦朵笑道,大家同时松了口气,只有秦时忽的疑惑起来。

    “铮”“铮”死门再次出银针,但都被绫裳一一挡下。

    行盏渐满,而秦朵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嘴角溢出一缕血丝,只因她背对众人,无人看见。

    “噗……”秦朵猛吐出一口鲜血,滑到秦时怀中,而同时行盏则绽放出瑰丽的彩光,照得人睁不开眼。

    行盏全满,而秦朵亦昏了过去。

    “朵朵她怎么了?”秦时大声吼道,抱住秦朵的子。

    程嘉扣住脉门,瞬间脸色大变:“遭了,她怎么用了破血咒了?”

    “什么?”秦时愣住了。

    “碰”一声,死门陡然爆出千万银针,众人目不能视,只能凭借灵识勉强抵挡,非常吃力。

    忽然,行盏在夺目彩光中消失无形,同时以彩光为中心生起莫大吸力,如无底黑洞一般,众人反抗不得,陆续被吸了进去。

    意识渐渐恢复,还未睁眼,秦时便觉凛冽冷风灌入鼻中耳中,寒极刺骨。

    待眼睛适应光亮之后,他才摊开遮掩的手掌。

    眼前是一片茫茫无际的平原,蓝天、白云、高山、泥土,再平常不过。周围除了他和他怀中的秦朵之外,不见一人踪影。

    仔细一看,他才猛然发觉远处的群山像极了喜马拉雅山脉的外围群山。

    难道,他们出来了?

    正在这时,音玉突然震动起来。他连忙取出,里面立刻传出其他人的询问之声。

    原来,真的出来了……

    众人分散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各处,相距甚远,秦时命令所有人前往布达拉宫集合。

    所有人之中,秦时离布达拉宫最远,所以当其到达之时,其他人包括昏迷的我早已到齐,姚石等人也在那里。

    秦时二话不说,同其他各派之人和喀扎上师匆匆告别之后,便火燎火急地往回赶。

    途中,听姚石等人述说近况,他才知道虽然七人在寰宇周天阵中已度过好几个月了,但外界却刚过了几天,不过幸好如此,才不会误事。

    凤阙阁为了他们的事快翻天了,第一批下山的弟子也已集结待命。

    通过传送阵回到首都,秦时马上让陆昊等人回总部向凤阙本阁报平安,取消集结弟子们的行动,自己则带着程嘉、秦朵和我三个病人及少许人直奔上官博的诊所。

    上官博并未出诊,在外治病的都是几个他新收的徒弟,秦时一路闯到内院,把正在静修的上官博给揪了出来。

    上官博本在神游天地,灵识远散之中,被秦时吵醒,肝火大动,正要大发脾气,蓦地听说我们三人受伤,什么火都忘得一干二净,立刻带着我们奔向诊室。

    上官博刚把我们放下,便把众人轰了出去,只留秦时和程嘉在内。

    他探查了我的脉象之后,直接施了几针,敷上药膏,便挪到了一边。而当他摸了秦朵的脉象过后却眉头大皱,久久不语。

    半晌,才见他在秦朵奇经八脉相连处各扎上一针,然后在天灵处贴了一张镇灵符,也推到了一边。

    秦时想询问秦朵的病,上官博却以先治程嘉推搪了一把。

    待程嘉的右手续接上以后,上官博才将秦时单独叫到内室之中。

    谈过之后,秦时脸色十分难看,似乎况不容乐观,忧愁背后仿佛又有某事犹豫不定,难以抉择。

    之后,上官博便将秦朵置放在生气充足的密室之内,疗养生息,却不提治疗之事。

    ………………………………………………………………………………………………

    第一卷到此结束,明天开第二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凰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