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险死还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棠 书名:凤凰诀
    <---凤舞文学网--->

    “凰舞”七式中,凤鸣朝阳锋芒毕露,只进不退,宁折不弯,凌厉无比,极似“聚元”之形;

    龙章凤姿轻活灵动,以巧劲称绝,如柳絮飘风,无孔不入,与“竹挑”相通;

    霄炎流火刚烈霸道,兼具十面合围、狂风席卷之威,可比“龙璇”;

    烈火焚天动辄一飞冲天,鬼哭神嚎,星辰尽黯,犹若“错刀”;

    赤地千里裂土分疆,碎风断浪,方圆不见生灵,暗合“风锯”之理;

    龙飞凤舞气势凛冽雄浑,兵戈所至,风起云动,迫人眉睫,形如“乱舞”;

    凰舞九天上至苍穹,下临黄泉,动如洪流破堤,静如泰山矗立,中贯寰宇,有如天柱,与“星陨”形神兼似。--凤-舞-文-学-网--

    七招相融,深深烙印在识海之上,顿时将我拉入一个崭新的天地。

    旧凰舞,新炽凰,在我心中前所未有的明晰,仿佛与生俱来,随手便能使出。

    蜕变之后的七式威力激增十倍以上,我右手轻轻一动,一记龙章凤姿悄然划动,数百道残影闪过,将几道疾速扑飞而来的火柱截在前,彷如慢动作一般经久难衰,但在青璃眼的刻意视下却难寻其迹,端的是神妙难言。

    火柱倏然静止,九天刀后劲难停,瞬间化为“竹挑”之式,轻轻几下便将火柱尽数拍散。

    整个一系列过程不足一秒,却信手拈来,毫无阻滞,一气呵成,神到意至,意至气行,力道、速度、技巧均上升了一个档次。

    没想到值此危极时刻,我居然能再破桎梏,将炽凰七剑融入凰舞七式之中,臻于神、意、气三者共通之境!

    可惜的是,未能一举突破神未到而意先至,意未至而气先行的三者互御之境。刚刚有一个瞬间,我确实看到了这个境界,然最终也只能是远远地观望而已。

    不过,神、意、气三者互御之境也确不是现在的我所能掌控的,那是仙初的标志,这样一想,我又不释然了。

    “哼!”神功既成,我一声冷哼,视线集中到蛟龙上,透出凌厉之色。

    “轰!”九天刀大开大合,搅起剧烈啸风,一记“龙璇”随即突入几何阵中,瞬时打乱了蛟龙的阵步,“赤地千里”紧随而至,拉动数重“风锯”在阵中旋斩怒飞,所向披靡。

    一时间,三招奇式交融互通,珠联璧合,优补劣偿,宛若一体,任蛟龙移动再快,亦被撕成碎片,化为火灵在空中爆裂开来,仅留下道道弧光。

    众人皆被震住,连大风炎亦睁大眼珠,巨口半张,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余劲散开,百米不止,直到丝丝碎屑都飘到大风炎嘴里,它才反应过来,撇了撇嘴,笑道:“哈哈哈,有趣有趣,连本尊都被你当成突破界限的垫脚石了。对了对了,这样如何,你随本尊而去,做本尊的女婢,本尊立刻带你去仙界,可避过天劫之劫,怎样?”

    “放!”我叱道,“做你的秋大梦去吧!”

    “好个小丫头!”大风炎被我骂得一愣一愣的,要知道在仙界,想为其奴仆者数不胜数,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修真却如此不知好歹,随后语气中也不免多了一丝火气,“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

    虚空中骤然旋起一道罡风在它的手掌中盘动,形成一个凝集的气团,比之龙璇大上数倍,其劲势之强,远远地便能觉见。

    罡风越刮越猛,几乎将窟内的空气尽数吸去,其体积却越来越小,但偶尔窜出的风劲却将周遭的耀石壁都切成碎末。--凤-舞-文-学-网--

    大风炎嘿嘿一笑,右掌一动,一瞬间,气团中爆出灼眼的光劲,威力再上一个层次。

    “去!”大风炎一声轻吼,气团“轰”一声带着漫天石屑,席卷而来。

    道道气刃率先攻至,发出尖锐的爆鸣,仿佛连空气都能割开,我挥动九天刀切向气刃偏锋,一连破去七道,但气刃劲风极强,每每爆开,便发出震天声响,连我亦觉耳边轰鸣一片。

    我咬了咬牙,双手狠狠一挥,循着气团旋动的反向聚起一道龙璇,比之前次规模更增三倍。

    两道气团彼此相激,剧烈震中逐渐散失抵消,由远及近,抽丝剥茧般层层剥离,倏尔归于沉寂。

    “奇怪,”我心下愕然道,“怎会如此容易?”

    “碰!”果不其然,气团虽然消散,但一缕金光却抽脱而出,转瞬即至。

    “不好!”我一声惊诧,忙向后退去,但为时已晚。

    金光陡然爆开,如原核裂变,巨大能量喷涌而出,刹时震散了我的护体气劲。

    原来,气团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旨在掩护真正的杀招――仙元力,否则,这么小的气团何需花费如此长的时间?

    我只觉全如火燎般剧痛,眼前一片混沌,视线难以聚焦,耳边也是轰鸣连声,杂乱刺耳。

    等我回过神来,全俱已深深嵌在石壁之内,衣衫片片碎裂,尽是鲜红伤口,连石壁裂处亦被染红。

    我低吟一声,紧咬牙关,在裂缝中艰难爬动,但最终仅头部能够伸出,其他部位则完全卡在里面挪动不得,再一挣扎便是撕心裂肺的痛感。

    凝神内视之下,我发现全经脉损伤大半,连紫府火气短时间内亦心有余而力不足,难以尽补其全。

    到此,我才总算见识到修真者和仙人的巨大实力差距,一旦其认真起来,我们再多人也不是它对手。

    我思绪混乱,根本再想不出什么主意,恰在此时,两股劲力突然涌至,刹时间便击碎了卡住我的石壁,我随即天旋地转,然后落入一个陌生的怀抱中。

    抱着我的是一个俊美到极致的男子,他一头赤发,双眸灿烂如星子一般,鼻梁高,皮肤嫩滑,脸似刀削,处处透出一股坚毅之态。

    只是那双璀璨有神的双眸此时却满是恶作剧之后的窃喜和歉意。

    他也不言语,手掌贴在我左臂处,在我惊异的目光中,一瞬间便将我破损的经脉恢复如初。

    “你是……”我愣愣地看着他,道,“大风炎?”

    “嗯,”他嘻嘻一笑,“对不起,刚刚玩得太过火了,你现在没事了。”

    我从他怀抱中挣脱出来,冷冷地瞪着他道:“为什么救我?”

    “那个,”他讪讪一笑,“我只是跟你们开个玩笑罢了。”

    “玩笑?”我冷哼道,“有拿生命开玩笑的吗?”

    “对不起。”他低下脑袋,头发遮住的嘴角却挂着贼笑,只是我看不到。

    我没想到他竟毫不反驳,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对了,其他人呢?”我猛然惊醒,转头一看,其他六人全都躺在不远处的一处光幕之上,衣衫也是破破烂烂,全部昏迷了过去。

    “他们怎么了?”我摸上脉门,发现他们的奇经八脉全部完好无损,连陆昊上的火毒亦被排尽,可却无一人醒来。

    “免得麻烦,全部制了。”大风炎嘴一咧道,“我只对你感兴趣哦。”

    “解开。”我淡淡道。

    他嘴一歪,俯下嘟囔道:“我怎么好像成了你的奴仆了似的。”

    制刚解,六人即刻醒来,看到大风炎和我在一起顿觉错愕,秦时反应最快,试探地问道:“风炎仙兽?”

    大风炎昂头道:“正是本尊。”

    “它不是我们的敌人吗?”绫罗低声疑道。

    “小美人,”大风炎道,“别总‘它’‘它’的叫,本尊也是有名字的。”

    “小美人?”绫罗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这就是刚才还和他们拼死拼活的凶兽。

    “请问前辈姓名。”秦时不卑不亢,稳声问道。

    “本尊名叫木歌,”大风炎道,“当为炎照天君坐骑。”

    “坐骑?”秦朵嗤笑道。

    “小丫头懂什么!”木歌眼一翻,道,“我生来便是兽,先天不足,需以后天补救。我做他的坐骑,是我现在不如他,左右伴随以韬光养晦,等哪天我功成退,才不会再甩他一眼。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呢。”他眼珠一转,盯着我道。

    我扫了他一眼,不咸不淡说道:“韩静。”

    “很普通的名字嘛。”他笑道,我闭上眼睛并不搭理。

    “前辈为何又要救我们呢?”秦时疑道,“难道前辈放弃守护这座三昧火窟了吗?”

    “哈哈哈,”木歌笑道,“这就是你们的思维定式了。本尊为仙兽,又非妖魔,与你们更无夙怨,干嘛和你们过不去。寰宇周天阵说到底是为了惩戒那些妄图破阵之人,而我似乎没必要同仙尘小子那些误入阵中的徒子徒孙过不去吧?”

    “一开始说清楚不就行了?”我蹙眉道。

    他嘿嘿一笑:“我久未争斗,正自手痒,恰逢尔等送上门来,若是一开始便说清楚岂非错失良机?况且你年纪轻轻,功力在修真界便已登峰造极,如今更有青璃血眼相助,千年难遇,我岂能放过?”

    “你说静静和你的这双眼睛是青璃眼?”秦朵惊诧道。

    “原来你们都还不知道啊?”木歌讶道,晃起他的大脑袋,“真是孤陋寡闻,暴殄天物。”

    “青璃眼,”绫罗诵道,“青离之精,天地火灵汇聚之源,夺天造化。有辨内外,夜断阳之能,神鬼莫当。”

    “这是《真物章》中关于青璃眼的记载,”木歌道,“我读过,不过多有不实之处,我也是刚刚得到青璃眼,目前只发现其有透视经脉之用。”

    “你是怎么得到的?”我问道,“你不是说唯有繇神一族的血脉才能开眼吗?繇神一族又是怎样的一族?”

    “本尊体内就有繇神一族的血脉,”木歌道,“至于其来历,整个仙界也只有几位天君知晓。”

    “啊?”众人瞪大眼睛,皆是一幅不相信的表

    “确实如此。”木歌道,“我灵智打开之后,便是跟在炎照天君边的,但我偶然听其提过,当我还是一个未开灵智的小兽之时是被繇神一组养着的,体内藏有其血脉,但我追问细节,天君却笑而不答。”

    “什么人啊这是。”

    “喂,既然我们不是坏人,你该让我们离开这里了吧?”我说道。

    “那是自然,”木歌道,“既然已来到此地,我就帮你们打开出口吧。”他瞅了瞅远处的离火炎团,续道,“以你们的修为,就算合在一起也打不开的。这个可是仙!”

    众人大吃一惊,心中暗呼侥幸,若非木歌来到此地,恐怕我们非得困死在这里不可。

    但我却不这么看,随口问道:“就是那道仙把你召来的?”

    “不错,”木歌道,“仙兼具召唤之能,若是功力不足便强攻,就会把我召来。”

    陆昊听得心头发麻,原来竟是他把大风炎召来的。

    我听过之后当即了然,设阵之人当初安置召唤功能想来便早有考量,仙兽被召唤至此大概也就是为误入阵中之人提供帮助。不过,条件就是功力绝高,能一路闯来三昧火窟才行。一般修为的修真即使误入阵中,也没必要大动干戈地去救他,其残酷之处,可见一斑。但从修真的角度想,修真之途本就劫难无数,若你机缘浅薄,命陨于此,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小丫头,”木歌突然盯着我道,“以后若是到了仙界,可随时过来找我。这是我的玉牌,我就住在离火宫紫云居。”说完,他出一道紫色玉牌,落到我的手中。

    我也不客气,淡淡地道了声谢便收了下来。

    “我原以为地球修真界渐式微,不复辉煌,”木歌哈哈大笑道,“没想到此次下界却见如此新秀冉冉而起,难得难得。”笑声过后,他陡然消失了踪影。

    远处一声巨大轰鸣,离火炎团金光闪耀,制显出本体,而后倏然化为齑粉。

    “快走,”木歌的声音遥遥传来,“待会儿我还得重新补上制才行。”

    “后会有期。”秦时轻喝一声,率先飞进出口。

    与前次不同,通道一路布满金光,待金光消散后,我们正站在一个椭圆形的石洞内。

    洞中央置放着一个圆形的器物,通体幽碧,层层叠叠组成极复杂的方格,格与格之间嵌着各色小笺,密密麻麻,数不胜数。

    “这是什么?”陆昊瞪大眼睛问道。

    “生门。”我灼灼地盯着器物,道,“这是行盏,以五行为基准,这些小笺可任意调动,构成各个形状。比如说,调成火形,只需输入火属真元,自然能够打开。”说完,我走到行盏前,拨动五色小笺,在五行之间左右移动,来回不停。

    随着小笺步入火位,行盏也变了颜色,由幽碧变成了赤红之色。

    转眼只剩下最上面一横方格,我提手拨起红色小笺于上,突然石洞内发出隆隆响声,在四壁内回,同时行盏内透出浓浓火光,显得极其诡异。

    “怎么了?”程嘉道。

    “不知道。”我亦不明所以,因怕错动机关,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

    就在此时,行盏顶部出一道赤光,直冲洞顶。

    “那是什么?”众人抬头一看,洞顶上赫然亮起一件异物。

    ………………………………………………………………………………

    这几天生病了,把存稿都用完了,抱歉。

    顺便说一下,这是我的第一部书,当然文笔不怎么样,故事结构也不如何,所以点击、推荐、收藏都很少,但这部书不会tj,早在动笔之前,我就已经设定好结局,而且结局比较大气,虽然不知道我能驾驭到什么程度,但至少不会tj。全书大概能到百万字,现在还是暑假,所以一天一更或两更,等我上学了,也尽量抽时间,争取一星期三更到四更,直到将她写完为止。如果还行的话,说不定还会有第二部,第三部。由于是第一部书,很惨淡,所以从此以后,我不会再主动要推荐了,大家给多少我就收多少,希望大家支持我继续写下去,哪怕只是最低限度的追看完,也是对我莫大的鼓励。谢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凰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