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求死不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棠 书名:凤凰诀
    <---凤舞文学网--->

    “他功力全系采补阳,在这里三百年未近女色,是以修为停滞不前,仍在神念末期,”秦时续道,“你只需一鼓作气,废了他的修为就成!”

    “我知道。--凤-舞-文-学-网--”我暗道一声,心下了然,手下亦是不停,九天刀闪耀出夺目神光。

    九天刀出鞘之后,我这才猛然醒悟,心中疑道:“奇怪,九天刀竟丝毫不受海水影响,难道,这海水竟全是纯水不成?”

    但凡世间之物,若非异质遍布,便是属种驳杂不纯,但某些特殊的地方,亦孕育有纯属能量的物事存在。我的真元便是纯属火元,而宫北野则是纯属水元。一旦物事上升至纯属态,便不再具有五行之能,彼此不生不克,初步进入混沌状态,位居神物之列。

    不过纯物事虽存在,但对于修真者这种底层修炼者却无益处,只有神人级别才能运使纯物,融入招式或增进功力,随心而定。所以,宫北野虽已在这里呆了三百余年,修为却未曾增长半分。不过,就因他具纯水态,才能在寰宇周天阵这样凶险的阵法中生存三百余年。

    但是,我却总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某样东西,某种极其危险的东西……

    我定了定神,右手一轮,九天刀急速冲向宫北野。这一招纯属试探,并无任何特异。

    “呼”九天刀从他上穿过,带起一股水流,他的子就此消散。

    “残影!”我心下微一惊,便见宫北野形现出在近处,速度之快,几若瞬移。

    “嗤”“嗤”连声刺响,他手握一把幽蓝长剑,刹那间刺出数百剑,密密麻麻的剑气,分分合合,疾刺而来。

    我冷笑一声,九天刀飞旋逆转,将方圆一丈之内护得严丝合缝,继而向四面八方光圈般飞散。

    “碰”“碰”“碰”“碰”“碰”剑气与九天刀撞在一起,激起星星点点的赤蓝之光,倏尔密集的爆鸣声响过之后,剑气很快消失在水中,而九天刀余势未减,化作千万碎刀,向宫北野迅疾攻去。

    宫北野法极快,而我初次水战,还不适应,每每九天刀攻至近前,都被他“刷”“刷”几剑削碎爆散,竟无一把能伤得着他。

    我手指一勾,余下的九天碎刀围着他圈圈旋转,“铮”一声全部笔直地指着他的子,以于先前两倍的速度如圆球般聚拢收缩直插而去。

    他静立原处,冷笑不动,只见九天碎刀在即将刺入之时突被一股乱流搅扰,那怪流劲力极大,远远地便能感觉到其动余势,九天碎刀被裹在其中,很快便被绞碎消失,海水恢复了平静。--凤-舞-文-学-网--

    “奇怪,”我心下震惊道,“根本没见他动用真元,这怪流是哪儿来的?”继而心里愈发不安起来,那曾经感觉到被忽略的东西又在脑海里绕起来。

    “好厉害的小丫头,”宫北野龇牙道,“在修真界应该不是籍籍无名吧?报上名来,兴许老夫听过。”他看我的高深修为,把我当成他们那个时代的人了。

    “抱歉啊,”我冷笑一声,道,“我不过刚刚十六岁罢了,可不是和你一样几百岁的老怪物。”

    “什么?”宫北野大惊道,眼睛瞪得溜圆,“你才十六岁就臻至空灵期?不可能!”

    “老东西没见过世面,”我不屑地看着他道,“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宫北野充耳不闻,大惊之后呆立半晌,继而狂喜之色跃然脸上,邪地打量着我狂笑道:“老夫不知了多少修真女子,却都是几十岁几百岁的老太婆,没想到今遇到一位色艺双绝的极品美人,老天真待我不薄,哈哈哈哈,来来来,美人快束手就擒,否则老夫我定叫你在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闻言火冒三丈,大喝一声:“你到阎王爷的上去吧!”这一刻,我已决定不再留他活路,九天刀倏然斩出,长达十丈,如流星坠地,气贯长虹,威势空前强盛,令人不能视。

    宫北野视之怡然不惧,嘴里轻吐道:“乖孩子回来吧,可以了……”不知对谁说话。

    话音刚落,“嘭”一声巨响,水流遄动,如疾风骤雨,山洪海啸,铺天盖地席卷而至,十丈余长的九天刀只一瞬便被绞成齑粉。

    盖天劲力沿着九天刀出刀之轨涌进我的体内,我只觉腹中如翻江倒海,钻心一般的疼痛,不自吐出一口鲜血。但水流并未就此罢休,一重一重不断加重压力,令我半分不能动弹,仅随着水流僵直飘起。

    脸上、上水流疾驰而过,划起一道道微细伤口,鲜血四溢,锥心刺骨。我双目俱难以睁开,偶一微睁,便见眼前尽是气泡,层层叠叠,望之不尽。

    “不可能!”我又惊又疑,“凭他区区神念末期的修为,根本不可能能够引动如此大范围大威力的水流!”

    我眼角扫过,附近的山丘全部被压成碎粉,倒似被削平了一般。秦时他们后的石柱、上的镣铐和衣物也尽数消失,而他们自己因抵受不住这铺天压力,早已昏死过去。

    我被水流压得紧紧的,无法控制形,中剧痛如烧,真元也不能调动,只能随波逐流,在广阔的海域飘动。

    突然,一只粗糙大手从乱流中豁然伸出,抓住了我的后颈,封住奇经八脉和元婴之后,将我提了过去。

    我尚未反应过来,便觉一张凹凸不平的脸凑到颈边,一边陶醉似的嗅着,一边嘿嘿笑道:“如何?老夫说过的话一定会实现的。”声音沉沙哑,正是宫北野。

    我心中怒极,然而全如冰封般丝毫动弹不得,连咒骂的话都说不出口。

    “想骂人?”宫北野道,“嘿嘿,还是省些力气呆会儿吧。”

    事已至此,我反倒冷静下来,拼命调动剩余真元,但收效甚微。

    不过在他边,乱流的劲力倒也小了许多,我已经能够睁开双眼,但其他的仍是什么也做不了。

    好容易凝聚了一丁点真元,我把它们分成两份,一份用于冲,另一份移到元婴处,倘若最终也难以逃脱,便引爆。

    宫北野把丑陋的皱脸从我颈间抬起,嘿嘿笑道:“小娘子,你现在心里一定正打算自爆元婴吧?”

    我错愕一惊,面上不动声色。

    他续道:“呵呵呵,老夫告诉你,你想都别想。若你自爆,以老夫现在的实力,你也该看到,一定能活下来哦。到那个时候,你的那些同伴,尤其是那个女人,老夫必将她百般蹂躏,让她生不如死!”

    我惊骇地睁大眼睛,心沉到了谷底。

    宫北野看到我的样子哈哈狂笑起来。

    我机械地扫了一眼那边尚自昏迷的同伴,心里凄凉、绝望,无以复加,眼泪流转落,一股难言的哀伤袭上心头,针刺般的疼痛。

    宫北野这一招不可谓不毒,利用我们的感我就范,当真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死”被他点中,投鼠忌器,脑袋一片混乱,几乎难以聚集思维。

    宫北野得意地提着我向远处游去,不一会儿便到了一个石洞中。

    “咦?”我错愕一愣,发觉洞内的陈设与先前他所拟化的图像分毫不差。

    宫北野哈哈笑道:“小美人,你也发现了。嘿嘿,这里将是你我洞房花烛之地,可要牢牢记住哦,一辈子也不能忘。”说到最后,语气森寒刺骨,令人战栗不绝。

    “啪”一声,我被他甩在石上,之后,他便开始自解衣裳,眼中尽是之色,口水都溢了出来。

    “怎么办?怎么办?”我嘴唇嗡动,却越想越乱,最后也没能想出任何办法。

    瞳孔失去了焦点,我头一歪,颓然垂侧在边,绝望地闭上双眼,心道:“罢了,好歹我曾是男人,承受这点凌虐又算得了什么?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这渣滓侮辱秦姐……”

    “小美人,”宫北野嘿嘿笑着摸上我的脸颊,“放弃挣扎了?呵呵,这样才对,让老夫来疼你,保证让你死,从此再离不开老夫了。”

    我默然不语,陷入了失神的状态。

    宫北野见我毫无反应也不着恼,伸过头来用牙齿咬住我的t恤下摆便要掀开。

    却听“隆”一声,洞内的水流微微晃动起来,我和他俱是一惊,视线齐齐向洞口去。

    秦朵!

    我惊呆了。

    她着子,披头散发地拼命挥动着青鸾劈砍洞口的结界,口中嘶声喊着我的名字,可是由于经脉被封,绵软无力,握剑的右手早已鲜血淋漓。

    六人之中竟是她最先醒来!

    “秦姐……”我眼圈一红,子剧烈地挣扎起来。

    宫北野飞快地按住我,“啧”了一声,喃喃道:“这疯女人,竟胆敢破坏老夫的好事。交给你了!”

    “隆隆”声中,那股怪流又涌动起来,将秦朵团团缠住,逐渐绷紧,眼看很快便会被怪流生生压死。

    我听宫北野说完最后一句蓦地突然明白了什么,再见怪流重现,脑中陡然闪现一个大胆的猜想。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对了。

    想到此处,我不焦躁起来:“怎么办?就算我知道真相,如今经脉被制,也无法力挽狂澜啊!”

    “啊……”秦朵上已微微见血,我听见她的惨叫,心如刀割。

    我狠下心做了一个决定,随即闭上双眼,口中轻轻念起一串晦涩难明的口诀。宫北野正对着秦朵哈哈大笑,一时竟未听见。

    念完口诀,我安静了下来,甚至连心跳也减慢了许多,宫北野右手紧紧按着我的肩膀,体有变,他立刻便能知晓。

    感觉我心跳迅减,他心下一惊:“这小丫头不会见这女人将死,也自杀了吧?”然还未等他转过头来察看,便听掌下女孩喝一声,接着右臂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痛。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凰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