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疑云重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棠 书名:凤凰诀
    <---凤舞文学网--->

    “害我瞎心一场。--凤-舞-文-学-网--”我用手指弹了弹秦朵的脑门,笑道。

    众人惊愕一愣,睁大眼睛看着我。

    “程姐,有小凝丹吗?”我转头问道。

    “哦,有啊,”程嘉下意识答道,然后突然反应过来,“难道说……”

    “啊,”我点点头道,“秦姐她,正在凝结元婴。”

    程嘉连忙递来一颗小凝丹,虽然没有凝露丹神效,但也聊胜于无。

    我捏着小凝丹凑到秦朵唇边,可是她双唇紧闭,怎么也张不开。

    “这……”我转过头来想寻些帮助,却见秦时一干人都暧昧地看着我和秦朵,程嘉指了指嘴唇,绫罗眼神有些古怪,而绫裳则一脸迷茫。

    我会过意来不面红耳赤,又有些恼怒,可是怎么看也知道他们摆明了看我的好戏,才不会施加援手,无奈之下我只有照办。

    将小凝丹放进自己嘴里,我凑到秦朵脸边,对着她红润的双唇吻了下去。

    我脑中有些晕晕的,舌头则机械地将丹药溶化,并一滴滴滤进她的口中。两舌相碰,我忽觉意动神摇,只得拼命固守本心,以期早点结束。

    众人看得脸红,绫罗两姐妹更是瞪大了眼睛,面红耳赤。

    此时,秦朵的子终于透出银赤之光,层层环绕,散不断。

    唇分之后,我晃了晃脑袋,手指先后抵在她关元、交、气海、石门四个位上,淳淳赤火真元喷涌而出,借助药力引动狂暴的真元向紫府凝集。

    随着涌入紫府的真元越来越多,紫府四壁也有些膨胀变形。秦朵蹙起眉头,显然感觉到了痛楚。

    但这却是必经之途,我不得不继续加大劲力。

    秦朵眉头更紧,嘴角隐隐发出微弱呻吟。

    “轰”一声,紫府中真元爆破,继而微缩凝集,形成一个三寸小人,眉眼与秦朵极为神似。

    我松了一口气,缓缓退出真元,回气收功。

    “唔……”秦朵上的光晕渐渐散去,她嘟囔了一声,紧闭的双眸慢慢睁开。

    秦朵刚睁开眼,便见六双眼睛齐齐盯在自己上,她刚想问:“你们这是……”却轻“咦”一声愣住了。

    只见她伸出右手在空气中缓缓滑动,仿佛在抓取什么精品玉器一般,眼睛滴溜溜四处乱转,嘴里喃喃道:“世界……怎么变了……”

    我知她刚凝结元婴,视界已非同常人,便道:“不是世界变了,是你的眼界变了。你试试看运功。”

    她闻言照做,倏尔惊呼一声:“元婴,是元婴,我有元婴了!”

    众人齐齐微笑起来,却听她续道:“永恒不变的美貌终于是本小姐的啦!”众人闻此不由得眼冒金星,感元婴对她来说就只是这样的存在啊?

    “好了吧,”秦时道,“也该高兴够了。现在我们元气充盈,正是前进的好时候。别忘了,我们才过了三关,还有十三关在等着我们呢!”

    “不错,”我接口道,“等出去以后再高兴吧。若是死在这里,那无论是凝丹期还是元婴期都没有区别!”

    “知道啦!”秦朵吐吐舌头道。--凤-舞-文-学-网--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不由得心下一沉。

    秦朵在度心阵时说胡话了,那么我在度时也该说了才对,那就一定提到小双的名字,为什么秦时他们不问我小双是谁?

    “……算了,”我微微摇了摇头心道,“既然他们不问,那我也就装糊涂好了。”

    打开下一道门,再没有银光出现,原来竟是空阁!

    空阁即是没有陷阱的阁间,碰到这种况只能说够幸运的。

    再打开一道门仍是空阁,我有些疑惑了。没想到第三道依然如此,众人不约而同停下脚步,连他们都觉得不大对劲了,再怎么说像寰宇周天阵这样凶险的阵法,一连三个空阁也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

    “难道是幻阵?”我怀着满腹疑问,走到墙壁前细细探查,“不对,这确是实打实的真元律动。而且以星鉴之能,即使是幻阵也能够察探得出。真是稀奇了。”

    “怎么回事?”秦时问道,“为什么接连三座都是空阁?”

    “不知道,”我沉吟道,“可的确不是什么陷阱,寰宇周天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简单了?”

    “难道就不能是我们特别幸运吗?”秦朵刚结好元婴,又遇上三重空阁,心里自然而然有了太过乐观的想法,于是说道。

    “才怪,”秦时瞧出了这种苗头,为了警醒她,立马反驳道,“我们要是幸运,还会陷入这阵中吗?你别傻了。”

    “我只是说说而已。”秦朵委屈地翘起了嘴巴。

    我低下头,忽然注意到光墙与地轨间竟然没有衔接紧密。

    “咦?”我诧异低呼,心中不由地闪过一个念头,“难道寰宇周天阵还有方圆挪移之能?”

    方圆挪移是阵法中至为艰难的一种模式阵术,原理与魔方类似,而且没有自主之效,只有由人力加以变动,其艰难之处就在于只有空灵中期以上才有可能发动它,要求太高。而且方圆挪移讲究真气通达,毫无阻滞,也就是说,若是几个修为达不到空灵中期的高手联合起来一起发动则无效。

    兼具方圆挪移之能的阵法都运用此法改变其阁阵组成,例如这空阁,就很有可能先前本是凶阁,而后换成空阁的,如此说来,是要帮助我们了。

    我暗暗思忖道:“邪派之中除了排名前三的各门首领外,没听说还有什么空灵期以上的人物,而且就算有也没必要辛辛苦苦把我们入阵中,又莫名其妙地施加援手,所以应该可以排除。看这断裂处痕迹还新,应该刚刚挪动不久,可是阵中守卫人员既没有权限也没有能力,难道有正道高手前来相救?”

    我将这一番想法告诉众人,他们立刻欢呼起来,如果有空灵中期以上高手前来救援,那我们逃脱阵法的机率便要大大增加了。

    不过虽然这是最大的可能,但我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对劲,好像疏漏了什么。

    这时,秦时走过来,拿出一件东西,我刹那间明白自己疏漏了什么了。

    音玉!

    倘若真有正道前辈发动方圆挪移之能施加援手,那他应该马上用音玉跟我们联络才对,这样不是更有利于我们的脱困吗?

    一旦发动方圆挪移之能,那这人便已介入寰宇周天阵的内部,连短时间的现都能做到,更何况和我们联络了?可是为什么他没有?

    是做不到,还是压根就不能?

    如果这样,那最大的两种可能一是他害怕暴露自己的份;二是他不知道我们音玉的频率,无论哪种可能,对方的份都很值得玩味了。

    我只觉前面的路迷雾重重,此番经历,先是破阵者一眼看穿连我都不知道的震卦之陷口,继而尸惊现本阁密阵之中的牵星术,接着现在突然有一个神秘的力量助我们疏通路途,环环相扣,如同一只无形大手隐藏在黑暗之中牵动着一切。虽然对我们来说最后那个谜团并无坏处,但让人感觉如同笼中之鸟一般,任人宰割。

    “怎么样?”秦时适时打断我的沉默,问道,“还要继续前进吗?”

    “虽然不知到底怎么回事,”我沉吟道,“但如果一直留在这里也没有好处。”

    我拿出星鉴,接连测算了三遍,才敲定方向,继续前行。

    秦时打开门,只见熟悉的银光再次透现,看来这一间不是空阁了。其他人没有想到音玉的事,所以还以为是高人前来搭救,所以都有些失望,唯有我和秦时倒是松了口气。

    “既然这样,”秦时回过头肃然道,“那我们就得小心了。”

    众人虽有些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不是空阁,但第七阵也并不多难。

    第七阵是一个很普通的木阵,高耸的树木一眼望不到尽头,如踏入原始森林一般。可是只要循着地脉走向,无论再多的树木也不能模糊我们的方向感。

    第八阵是火阵,我们一行七人就有三人属火,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便安然度过。

    第九阵是金阵,陆昊属金,只可惜能力稍有不足,他带着我们走过一半路程便再难走下去。最后,我瞧这威力金阵不强,便直接挥动九天刀,轰出了一条道路,抵达了第十阵。

    这三阵,我们毫无阻滞,马不停蹄地接连闯过,势如破竹,众人信心大增,士气高涨,居然个个都发挥出120%的实力,比原先预想的好了许多。

    步入第十阵,一片森林横挡在面前,众人微微一愣,一阵无语。

    “又是木阵啊?”陆昊有些不耐烦了。

    “走吧。”我眼睛一闭,淡淡道。

    寻迹、摸脉、推算,一气呵成,不一会儿,我们便走到了尽头。

    陆昊率先走去,一刀破开出口,微光闪过,将众人笼罩在其中。

    下一秒,我们踏进了一方空阁之中。

    “这阵不会是在耍我们吧?”秦朵叹了口气,不耐烦道。

    “嗯?”我仔细瞧了瞧六面墙壁,刹那间呼吸一滞,面色大变。

    其他人尚未发觉,正静静等着我计算方位。

    秦时眼尖,看了看墙壁,心里也生出几丝疑惑,正要开口问我,却一眼看到了我苍白的脸色。

    他顿感出了问题,忙问道:“小静,怎么了?”

    其他人听到他的问话也疑惑地望过来。

    “我……”我呆立半晌,抿了抿嘴唇,颤道,“我们走错了……”

    “什么?”秦时愕然道,心里不安愈发浓烈,“走错了是指……”

    “……我们走到次阵中了……”我闭上眼睛咬牙道,满脸尽是痛苦之色。

    “什么?”众人面色大变,恍惚中仍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指了指墙壁道:“你们看这墙上的光,比刚才淡了些,这就是次阵的标志。越多次数的阵法光芒越弱,到最后只剩下一个虚拟框架。”

    “这怎么可能?”陆昊激动起来,“刚才我们并没有疏漏之处啊,难道是因为……算错了?”

    我摇了摇头,道:“不对,我算了三遍,都是一样的结果。我现在也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众人心头一片沉重,一旦踏入次阵中,就意味着多了八十一重关卡,几乎是一条绝路。

    “完了。”所有人心中都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从云端一下跌入地狱的感觉所有人都有些难以承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绝望的气息,绫裳甚至嘤嘤地哭了起来。

    “……都是我,”陆昊狂乱地大叫道,“是我劈的那一刀,是我!”

    “是我把大家带入寰宇周天阵中的,”程嘉泪水滚滚落下,颤声道,“应该怪我……”

    “胡扯!”秦时大喝一声,“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想想怎么办,而不是追究谁的责任!小嘉、昊子,回去以后找子路领罚,不过在此之前,你们给我振作起来!”秦时这话说得很有技巧,虽然两人都没错,但这样一说,便能转移他们的自责,不至于现在误事。

    “静静,”秦朵轻声问道,“我们还有可能回到主阵上吗?哪怕是重新开始也行。”

    我无奈地摇摇头,心里也隐约有了些颓念,鼻子酸酸的。望着这群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我顿觉自己彻底辜负了他们的期望,最终也还是没能带他们逃离绝地。

    秦时他不知道,一旦踏入次阵,在很短的时间里,灵气便会开始减少,也就是说,踏入次阵比我先前告诉他们的还要危险得多,绝对是死路一条。之所以开始不说实话,是怕引起他们的恐慌,而现在我也懒得再解释的了。

    “算了,”秦朵叹了口气道,“这事本已注定,你能带我们走到这里,我们都已十分感激。”她再一次看穿了我的心事。我虽觉有些无所适从,但心底却又是暖洋洋的。

    秦朵走过来,轻柔地拥我入怀,这一次,我没有再反抗。

    我将脸贴在秦朵的脖颈上,心中逐渐安定,如同如燕归巢一般,死亡亦不再可怕。

    “静静,你害怕吗?”秦朵柔声问道。

    “不,你呢?”

    “我也是,只要和你在一起,怎么样都无所谓。”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凰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