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醉酒之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棠 书名:凤凰诀
    <---凤舞文学网--->

    “哈哈,”上官博得意笑道,“小丫头片子,想算计我老人家,你还嫩了点。--凤-舞-文-学-网--”

    我哼了一声,并不作答,脑中飞速拟定新的战术。

    战术敲定,我右手一指,一柄长约九寸的气刀倏然成形:“还早着呢,再看我这一招!”

    我提速上前,右手一动,九天刀长度猛然增大了十倍,直指他的面门。他丝毫不惧,瞬间凝聚数道真元屏障于前,九天刀至此再无所进。

    我轻笑一声,左手一伸,又聚起一柄九天刀,向先前一柄的刀尖斩去。

    上官博睁大眼睛,不明所以,下一秒钟,他便后悔自己睁大眼睛了。

    只见两刀交错之处,赤光大作,色已近白,恍如太阳般耀眼,任他修为再高,陡然直视如此强光也要暂时失明。

    我事先便用真元护住双眼,因此不受影响。趁此机会,我疾旋九天刀轰然斩去。

    以上官博的经验而言,此时他全都该已被真元护住,所以这一刀我逆转直下,斩在了他脚下所站之地。

    上官博再次失算,他见况不妙,果然用真元护住全,尤其是口,但脚下却再无真元输出。此刻所站之地尽被九天刀辗碎,他竟一时站立不稳,险些跌倒。

    我轻喝一声,双掌反转,两柄九天刀倏然转向横切向他的口。

    真元受灵识所控,一旦他的注意力被我引至下方,上方真元护罩必定随之削弱,我等的便是这个时机!

    上官博哼了一声,全真元剧烈震动,凝厚的气罩与九天刀激烈碰撞,引起巨爆,将我俩俱都震飞。上官博倒退两步,而我则倒退四步方才止歇。

    上官博笑道:“好啊,丫头,你倒是会算的,可是修为的差别你算在了哪里?”

    我回眸一笑道:“上官叔叔,你知道今天你败在什么地方吗?”

    上官博一愣,疑道:“你在说……啊!”他突然大叫一声,在他中山装的衣领上赫然破了一个小洞,针早已不翼而飞。与此同时,我张开紧握的右手,那枚针正静静地躺在我的手心。

    “你……怎么做到的?”上官博惊诧莫名。

    我答道:“衣服!你今天正是败在衣服上!”

    “什么意思?”他闻此更加疑惑。

    “原来你所穿的衣服都是幻化而来,而入世之后,你却因为怀念而穿起了凡人的衣服。我刚才在左手抓到你肩处之时便已在中山装上留下暗劲,倘若是幻化之衣,与你本体气机相连,你必可察觉,但可惜不是。--凤-舞-文-学-网--我引导两柄九天刀斩向你的口才不是与你硬拼,而是故意激化九天刀与你气罩的碰撞,引起暗劲的共鸣。在巨爆当时,视线被阻的瞬间,我已抓到了针,而那时你的灵识正在维持形以便后退上,完全没有察觉,我这四步退得有价值。”

    “啪啪……”秦时、秦朵一干天枢部众纷纷拍起手来,上官博嘴角了半天,终于无奈叹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啊。原来不知不觉中我早已老朽不中用了。”

    我好笑道:“你说什么啊?修真者有什么老不老的?再说技为道术,心为道根,赢了拳脚功夫根本没什么可骄傲的,况且你作为考官,处处受限,否则我还未必能赢得了一招半式呢。”

    上官博哈哈笑道:“还是这话我听。”

    “各位,”这时秦时大声道,“小静已经顺利完成了训练。为了庆祝她努力的结果,我请所有人一起大吃一顿,把天枢部这些年所收集的灵果拿出来款待,你们说好不好?”

    “太好了!”秦朵首先大声呼道。

    上官博道:“嗯,那我也拿出些私下偶得的灵果吧,毕竟韩丫头的进步实在令人刮目。”

    庆功宴便在驻地进行,秦时点亮了酒吧里所有的灯,我们在吧台旁空出一块,挪来一张大圆桌,然后坐下来一边聊天一边等待秦时和上官博“上菜”。

    不多时,秦时、上官博双双而至,秦时将一块手镯放在桌边,轻轻一弹,桌上立刻摆满了灵果佳酿,灵气四溢,布满整个酒吧,彷如仙家宝地,蟠桃盛会一般。

    上官博右手一挥,桌上又多出几盘灵果,比之先前秦时所取来的更加晶莹剔透,鲜嫩饱满,恰似锦上添花。

    众人大开眼界,围着上官博和秦时询问这些灵果的名称。

    上官博爽朗一笑道:“这些紫色的灵果名叫星涎,蓝色的则叫流年,黄色的是月梨,俱有陶涤心神,增添功力之效,不过除了韩丫头其他人每样只能吃一颗,不是我小气,而是以你们的功力恐怕难以承受其效。”

    秦时也一一为众人介绍这些灵果的名称和功效,众人听着早已跃跃试,最后还是秦朵嘴最馋,首先抓起一颗琉璃珠,大嚼起来,而后众人紧随其上,毫不落后。

    盛宴之上,其乐融融,恍若梦中。

    我尝了一颗星涎便没有再吃,反而拿起一旁的美酒,自顾自喝起来。当我斟满第二杯之时,却发现所有人都愣愣地盯着我。

    “怎么了?”我放下酒杯问道。

    “我都不知道,”秦朵夸张地大叫道,“静静你居然还会喝酒。”

    “那有什么?”我歪歪头道,“我不仅会喝酒,还自认为酒量还不错呢。”说完又一饮而尽。

    “敢和我一斗吗?”秦时一挑眉道。

    “乐意奉陪。”我抓起酒杯,满满地倒了两杯,将其中一杯弹到他面前。

    我举起酒杯,“咕噜咕噜”一口而尽,然后“啪”地拍到桌上。秦时亦不示弱,一杯一杯下肚,脸越来越红。

    其余人一起起哄,开始为我们计数,不时还喊着口号。

    已经数不清喝了几瓶酒了,反正桌上、地下满满的全都是空酒瓶。我感觉脑袋已经有些晕晕的了,但还算能保持清醒。反观秦时,颠三扭四,站都站不稳了,但还是不肯服输地往嘴里猛灌白酒。我们彼此都未用真元,所以拼的完全是真正的酒量。

    斗到这里,我也有些胆怯了,因为我酒量是不输人,但肚量实在是有限,肚子里早已撑得厉害,到最后也许会输也说不定。

    就在我实在灌不下去,打算认输的时候,秦时却“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哈哈……”我指着他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然而还没得意多久,便感觉胃里一阵翻腾,恶心呕。

    我连忙冲到卫生间里,“呕”一声把刚刚灌进去的酒又通通吐了出来。刚吐完我却感觉头更晕了,全使不出力来,于是就这样躺在墙边昏醉过去。

    迷蒙中,我被一个人背了起来,我双手环着她柔软纤细的脖颈,紧贴着她光洁嫩滑的玉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我在秦朵的怀中清醒过来。这种事我已经习以为常了,每次一到星期天,她便不准我再打坐修炼,非要抱着我睡觉,俨然以“男友”的份自居。还有一到星期天,她便要求我不准再叫她秦姐,而要叫她“秦哥哥”。不过我从未叫过就是了。

    我轻轻挪开她的胳膊,悄悄的下了。等到换好衣服之后,她还没有醒过来。我蹲在边,看着她嫩的小脸,正在考虑是否应该马上叫醒她,却忽觉她呼吸有异,继而听她突然开口道:“看什么?小傻瓜,开始迷恋我了吗?”

    我眼皮一跳,连忙躲开一段距离,有些结巴道:“你……你醒了……”

    她支起子,“幽怨”地瞪了我一眼,腻声道:“干嘛躲开?我又不是老虎。”

    我本想说:“老虎比你可多了。”但想到如果接下她的话头又会惹来无尽的烦恼,于是便干脆默不作声,只不咸不淡地说道:“快起来,待会还要上课呢。眼看期中考快到了。我得好好准备一下才行。”

    她自觉无趣,于是恶狠狠道:“死丫头,三天不教训你,你长进了啊!我的话头你也敢不接!”

    我苦笑道:“秦姐,你别玩我了,我高中第一次期中,你就给我讲些关于考试的事吧。”

    “虚伪!”她一撅嘴道,“你会在乎这些?”眼珠一转,又道:“不过说起来,风铃的测试与一般的还真有些不一样,实践评测占60%以上,不过考察得很是全面,死读书是绝对过不了的。”

    “哦。”我了然道,“那你说我能过的吗?”

    “这你就问对人了!”她得意地说道,“我可是两年期中期末的年级第一呢!”接着顿了一顿,道:“照我说的话,你就放心好了,有我帮着你你还能过不了?”

    “真的?”我用怀疑的目光盯着她。

    “连我的话也敢怀疑?你反了天了!”她猛地跳起,伸手就要揪我的耳朵。

    我一溜烟遁出了房间,飞也似的向着大门奔去。她没穿衣服,我就不信她敢追出来。

    可是到了大门我才发现,不知怎么回事,大门怎么拉也拉不开,又不敢加太大力,怕把门拉坏,于是被秦朵堵在了这里。

    “哼哼。”秦朵一步一步慢慢走来,“早料到你有逃跑的习惯,所以我昨天晚上便事先用绳子绑住了外面的把手,嘿嘿嘿。”

    我见前门出不去,便踏起悠云幻步向后门冲去,秦朵也加速冲过来,想在半路上截住我。

    但她哪里是悠云幻步的对手?

    我轻轻一绕,便略过她的子。可这时却听她“哎呀”一声,前脚被“绊”了一下,子迅速倒向地上。

    此时,我若再移开半步,便能逃离她的“封杀”,可同时她也将摔在地上。

    “明知是陷阱,可也得往里跳啊!”我无奈止住形,一把扶住她。

    果然,先前还在摇摇晃晃的她一碰到我的胳膊立刻顺藤摸瓜八爪鱼似的紧紧地抱住我,再不放开。

    “住手,别,我要生气啦!你你你,别摸那里,啊……”寝室里不断传出“凄惨”的叫声,久久方才止歇……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凰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