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玄真灵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棠 书名:凤凰诀
    <---凤舞文学网--->

    “逐云追雾”指的是闲云野鹤般的逍遥生活,而“慕华”则代指红尘,可见上官博还未曾抛得一切。--凤舞文学网--上官博擅长丹药之道,门徒无数,在外行医治病的不在少数,“散尽”即是指广施医术之举。无论是修真还是凡人,终免不了、心之痛所苦,是以“一朝花落秋节至”。一来追寻悠闲的化外生活,二来却又放不开医药救世之路,到底如何取舍,他的疑虑便在于此。

    我听懂了之后,便循着他的意思编织了一些通点之词。“云雾”化水终入海指的是世间万物自有其宿命规则,天穹广阔无垠,即使“舟渡载远”亦难寻月,凡事不可强求。修真、凡人之伤之痛全凭“心”之一字,如果你放不开医药救世之道,那便去做吧。坚守本心,不要再犹豫不决。

    我这一番说辞,除了开解他的心结之外,亦是为了自己,如果他因为心中的这种疑虑而不肯救治秦时,那不是遭之以极。

    果然,他听到我的问话立刻爽快道:“哈哈,人生得一知友,夫复何求?快请上来。”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我这才飞上竹筏。

    竹筏上摆了一盘围棋,而且已经下了大半,到了收官阶段。我不懂围棋,但咋一看这盘棋顿觉有些失神,心下暗暗心惊:“好厉害的气势!”

    “上官长老果然逍遥,此等美景,即使是天天欣赏,也不会烦腻啊。”等坐在竹筏上之后,我这才感受到这半空之上的视角之奇,碧木山万千神韵尽收眼底。

    上官博面貌仍旧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浓眉大眼,脸上十分干净,但我心里清楚除我之外的其他长老俱都有百岁之龄,我的师尊亦不例外。

    他哈哈大笑:“哪里,这里比之幽幽谷的灵峻幽彻相差甚远啊。”

    “啊……”我疑道,“幽幽谷哪里……”说到这儿,我这才想起自己从得到幽幽谷之后居然至今还未曾尽窥幽幽谷全貌,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幽幽谷可是七大灵境之首,我却对它不闻不问,反而对碧木山唏嘘感叹。想到这儿,我不由的自嘲地笑了笑。

    “晚辈此次前来却是有事相求。”我想起秦时的伤,于是不再谈论山水风景,开门见山地说道。

    “来找我的人十有都为求医而来,小友不会也如此吧?”上官博戏谑笑道。

    “遗憾的是,让前辈猜对了。”我讪讪笑道。

    “不要‘前辈’‘前辈’的叫了,如果不介意的话,就叫我一声上官叔叔吧。--凤舞文学网--”他先是眉头一皱,接着展颜道。

    我见他皱眉,心下顿时一紧,哪知他却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心里一下子又轻松下来,于是欣喜地点了点头。他能够如此地主动拉关系,可见救治这事十有已是成了。

    “好,好,韩丫头啊,听了你的那首歌,我心中也舒服了不少,想我以前总是借口大道拒绝医治病人,也耽误了不少人的病,以后再也不会了。好了,把病人放在筏上吧。”上官博又喜又悲,摆了摆手道。

    我打开芥子胶囊,将秦时平稳地放在筏上,上官博伸出右手中指,一条细长的真元气线透指而出按在秦时的脉门上,上官博沉吟片刻,收回了气线。

    他肃声道:“病人之前曾经与人争斗,敌人的真元属也是木……不对,他似乎是自伤。两条主脉俱已断裂,而且时间有所耽搁,伤处固化结疤,难以续接。还有一条小脉看来似乎已经接好。”

    “不错,”我应道,“敌人深谙太极之道,他所发三掌尽数反弹,所以才伤的如此之重。”

    “嗯,这才对。”上官博道,“治这伤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只是看你如何抉择了。”

    “什么意思?”我疑道。

    上官博道:“我知你在晋升长老之时,掌门师姐曾经赐予你一颗丹药,名叫玄真丹。”

    “嗯,”我点点头道,“不错,只是我还不知道它有什么用。”

    “哈哈,”上官博笑道,“你这个小笨蛋,这种丹药,全天下只有两颗,一颗在你手中,另一颗在少林寺方丈手中。”

    “什么?”我愕然道。

    “它的功效在于渡劫时内守灵识外御劫雷,属于极其珍贵的内外双核丹药。”

    我睁大眼睛,颤声道:“师尊怎么会把这么珍贵的丹药给我?那她自己怎么办?”师尊的相貌刹时在识海中一晃而过,昔她严厉的面孔也变得不真实起来。

    我转念一想,问道:“难道治疗秦时需要用到这颗丹药?”

    “用到不至于,”上官博笑道,“玄真丹神效无双,怎么可能为了区区治伤就被用掉?只是借用丹药的些许药力,借过之后,你只需把它放在灵气充盈之地孕育一段时间,又可恢复药力。其实,他的伤无需借助玄真丹亦可救治,不过要花费更长时间,而且过程有些痛苦。”

    “哦。”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为他治疗。跟我来。”上官博倏然站起,挥了挥衣袖当先飞了下去。

    我收起秦时,也跟了上去。

    上官博带着我来到了药山之后的一处药庐,这座药庐外舍由竹子搭建而成,内舍则是掏空山体而建,空间极大,中央的空地上摆设了一座玄坛,整整齐齐地置放着数千个药炉。玄坛正中央则立着一个巨大的丹鼎,这数千药炉都围绕丹鼎而设,与碧木山主、次之峰有异曲同工之妙。

    玄坛乃是火坛,中央温度最高,外围次之。这几千个药炉各有所用,不一而同,通常几千药炉全部用上也仅为炼制一颗丹药,因此火候至关重要,之所以如此排布正是应温度高低的结果。

    现时尚未到达药草成熟之期,然而丹鼎火炉新火已开,气腾腾,丹鼎中更是一片通红。

    丹厅之后,又有数个小厅,上官博径自带我走进其中一个。这一厅比丹厅小了许多,中央有一块浮空的一人多高的暖玉,上官博指了指暖玉道:“把他放在上面。”

    我依言将秦时缓缓放下,只见秦时躺在暖玉上后,脸色渐转红润,恢复了些生气。

    上官博来到最内的墙面,手指勾起在墙面上轻轻一弹,墙面如波纹般恍动,下一秒,这个小厅陡然扩大了十倍有余,隐藏起来的空间架设了数百排药架,上官博驾轻就熟地取出两个檀香木盒,放在暖玉旁。

    他打开其中一块木盒,木盒中的空间比外表看上去要大得多,其中用白玉交错排列,形成一个个正方形的丹格,每一个格内放置着一颗丹药。

    上官博取出一颗,放在秦时的嘴边。秦时因陷入深度昏迷而无法张开嘴,上官博手指一弹,丹药化为一缕轻烟流进秦时的鼻孔中。接着他打开另一块木盒,只见盒底插着数千根软针,分成六片独立的区域,其中五片环绕中心的第六片排列,各具五行属,泛着各色微光,而中心的那片区域只插着一根软针,针头泛着金色淡淡的光,不知是何属

    我暗自奇怪,忍不住发问道:“中央的那根针是做什么用的?”

    上官博皱了皱眉头,肃然道:“这根针不是修真界之物,它内含五行混沌之属,修真者根本无法承受其效力。我怀疑,它是仙界流传下来的。”

    “它是仙界之物?”我惊诧道。

    “不错。”上官博说完,从水属的针中挑出一根,向秦时上扎去。

    我见他所扎之处正是任脉位置,心下一惊,道:“不适不能在主脉上针灸吗?”

    “你好好看看。”他指了指那根针道。

    我仔细一看,原来那根针扎在了任脉旁边的皮中,与任脉相距不足半毫米,针扎的手法可谓精准至极。

    上官博又连挑了几根水针,扎在任、督二脉两侧,一边扎一边解释道:“任、督二脉虽不能直接刺,但却可以刺在四周以激活两脉机能。五行之中,水生木,这人木体质,因此必以水针激发,无需片刻,便能激活两脉。到时,你用玄真丹的效能护在伤断处四周,我去掉伤口上的结疤,玄真丹很快就能使伤口愈合,最后只需在伤口上涂些平常的草药即可。”

    我点了点头,从菩提子中取出一块方形的锦盒,解开其上的制,我正待打开,上官博却按住了我的手。

    “等用时再打开。”说完这一句,他转过头去目不转睛地盯着秦时两脉的变化。

    很快,秦时的任、督二脉便泛起青色的微光,上官博适时拔去所有软针,轻声道:“将锦盒放在他边,盒盖一开,灵气便会散出,你只需把这些灵气全部输到两脉之中。”

    我依他所述,只见盒盖一开,便有一股雾气般的轻烟升腾而起,我聚拢真元,将它们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两脉中,两脉顿时放出浓浓的银青之芒。

    上官博立刻出一道真元气线,比把脉时出的还要细密,气线在伤口处游转,刹时便将结疤尽数去除,灵气仍在输送,伤口在眼可辨的速度下愈合,最终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灰痕。

    “好了,把丹药收起来吧。”上官博拿来一些药膏,待我移开玄真丹后,便将它们涂抹在任督二脉之外的皮中,药膏很快渗透进去。

    我把玄真丹收进菩提子中,菩提子天生具有聚集灵气的作用,所以我根本没必要为了恢复玄真丹效力而另觅他地,只要把它放在菩提子中就行了。

    “完了吗?”我轻声问道。

    “嗯,”上官博合上两块木盒,微笑道,“他只需再睡上两个时辰便能醒了。”

    …………………………………………

    评论区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大家如果有什么建议或想法就请在评论区说出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凰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