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龙争虎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棠 书名:凤凰诀
    <---凤舞文学网--->

    “小静,”秦时一字一顿道,“此人深……谙太极……之道,我上三掌……原都为我自己所……发……小心……”

    我默默地点点头。--凤舞文学网--

    “哼!”那人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道,“知道又如何?你们一个修为低下,一个僵硬笨拙,直来直去,凤阙阁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

    “你……再说一遍试试……”我沉声喝道。

    “再说一遍又何妨?”那人谑笑道,“小娘子,不要修真了,跟着爷回去,保证你天天享尽人间乐事,哈哈……”

    我双目几喷火,此时几处大伤刚好治疗完毕,我站直子,正要上前跟他做一个了断,秦时却在这时抓住了我的手。

    他悄然传声道:“小静,不要被他的言语所激怒,他这是在大行攻心之术。你如今经验尚浅,想要挫败他,便需出奇制胜,忘掉我们教给你的刻板的招式路,,不要绑住自己,放开思想,凡你所能想出的战法随意使出,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我紧了紧被握着的手,示意他放心,这才抬起头来正视那人的眼睛。

    他被我一瞪,竟有些退缩,心惊道:“奇怪,每次看她的眼睛都感觉越发凌厉。”随即宽慰自己道,“莫慌莫慌,只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片子,修为再高又有何用?”

    他压下心中恐慌,道:“两个小人,悄悄话说好了吗?”

    “哪儿那么多废话?来吧!”我大喝一声,一记“凤鸣朝阳”破空而去。

    这招我在对战陆昊时便用过,攻伐有余而机动不足。今次甫一发动,我便在掌心处留了三分力,以作灵活应对之用。

    那人嘿嘿一笑,双掌如游鱼般在前滑动,划了一个大大的太极圆,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凝固,九天刀立刻滞在半空,再难前进一步。

    我想起秦时所述,立刻改变战术,学着他的样子转动右手,原本直立的九天刀迅速旋转,形成一个锥形涡旋,一寸一寸破开他的气域,直指他的眉心。

    那人脸色大变,心中诧道:“怎可能!她竟然懂得刚为内,柔为外,以柔化柔,以刚破刚,难道她也参悟过太极之道?”

    其实,他太高看我了,我哪儿懂得什么太极之道。--凤-舞-文-学-网--只是先前秦时告诉我要放开思想,所以我对招之时便一直在思索一切能助我破敌之策。刚好想到现实中电钻的强大穿透力,于是便引动九天刀,化作螺旋劲力,没想到竟然成功。

    不过话说回来,说我运用太极之理反击也未尝不可,因为太极之理现实生活中无处不在,我虽不懂其内涵,但透过现象实观本质,并无任何奇特难解之处,只是对方把太极看得太过神妙,笃定只有深谙太极者才能圆通自如,运用得当,因此诧异非常,实是愚蠢之极。

    招已至此,我再加了一股劲力,一举突破了他的防御。危急之中,那人聚拢所有劲力,一刀斩在九天刀刀尖。

    “蠢货!”我心下一喜,便见两刀相接之处,突发惊天爆破,声如洪钟,势如雷霆,周围土地沙石树木尽数化为齑粉,烟尘过后,地上现出一块径达四丈的火坑。

    “凤鸣朝阳”一招属直系型攻破类招式,只要得对手正面相抗,便再无败退可能,而他居然愚蠢到砍向刀尖,真是无语了。

    那人颤颤巍巍从火坑中步出,全黑如墨碳,头发尽被烧光,握着大刀的右手鲜血淋漓,焦糊一片。

    “小杂种你咳咳……”他呼吸沉重,愤怒已极,刚大骂一声便咳嗽不止。

    我冷笑不语。

    “纳命来!”止住咳嗽,他大喝一声,挥起大刀奔袭而来,速度,力道均比刚才弱了几分。

    绝对实力的巨大差距下,我再无所惧,招式大开大合,直、刺、砍、削,一波又一波,与他在林间游斗,由地上天,由天入地,树林中一片火海,赤碧之光大作,交叠碰撞,光影所至,树倒叶落,草木横飞,最后通通化为飞灰,不复存在。

    “轰”“轰”“轰”两兵相接,起重重气浪;衣衫鼓舞,卷起片片残叶。

    一次次交击之中,我招式渐渐流畅,只觉那人动作愈来愈弱,愈来愈慢,“凰舞”七式在脑海中盘旋飞舞,渐渐相与为一,连成一片,不分彼此,刹那之间,九天刀再次增大半丈有余,吞吐翻涌,呼声大作。

    “喝!”我一刀横错,将他震开,他借此翻攀上一块巨石,几番起落,飞上顶。

    我见他想逃,一刀劈去,“凰舞”最强一招“凰舞九天”轰然雷动,只见一把无柄之刀直冲天穹,宛如夜空中的太阳,连漆黑的天空都为之一耀。刀落下,巨石一分为二,刀光余势不减,接连斩断数百棵大树方才止歇。

    那人目瞪口呆,继而哇哇大叫,疾速破空遁去,再不敢停留。而我真元一下子被抽尽,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今天的最后一式“凰舞九天”与上次我在幽幽谷使出的已有了很大不同,皆因我在实战中完成了七招融合。“凰舞”刚猛无匹,愈挫愈勇,愈勇愈强,没有考验便没有进步。融合之后,“凰舞九天”竟比上次威力增大十倍有余,与此同时,其灼之势却稍有减弱,不知何故。

    威力倍增,其真元输出亦增大不少,连番战斗,真元本已不多,最后一招竟把自真元、念力一齐抽尽,这我倒是始料未及的。

    半晌之后,我体机能渐渐恢复,双腿一软,倒在地上。

    我爬着来到秦时的边,发现他已经昏了过去。我苦涩一笑,感觉眼皮渐渐沉重,终于坠入黑暗。

    第二天醒来时,我正躺在秦时别墅的那张上,只是这次秦朵却未在眼前。

    我默默运功,感觉真元经过一夜自动运行,刚刚恢复两层左右。

    我微叹一口气,回想昨天的经历,我现在也不知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有些惊惧,亦有些兴奋吧。

    我翻,发现全衣物整整齐齐,不疑惑起来:“秦姐怎么了?竟然没有逗弄我,真是稀奇。而且今天别墅好安静,竟听不到她唧唧喳喳的声音。”

    我灵识一动,发觉所有的人都聚集在旁边的房间,包括陆昊和姚石在内,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人。

    我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所以当我打开门时,他们对我的到来毫不惊讶。

    “静静,你醒了。”秦朵坐在边,挤出一个笑容道。

    我点了点头,看着上躺着的秦时,问道:“他还没醒吗?”

    “哥他两条主脉都断了。”秦朵带着哭腔道。

    “啊?”我心中诧异,当时我在给他把脉的时候,由于灵识在外,所以难以仔细检查,没想到他所伤之处竟是主脉。

    我搭在他脉口上一探,果然是任督二脉,断裂得已经很严重了,而且元婴萎靡不振,将近枯萎。

    “你就是韩静长老对吧?”这时旁边一个陌生的姐姐亲切问道。

    “叫我韩静就行。”

    “静静,她是医护科的程嘉姐,她医术很厉害。”秦朵介绍道。

    “没有啦,”程嘉谦道,“韩静,我们发现统领大人曾经被人输过一股真元,那是你吧?”

    “是。”

    “谢谢你。”程嘉感激地说道,“要不是你输入的真元,现在统领大人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你是我们天枢部的恩人。”

    “真的有那么严重吗?”我惊诧道。

    “是。”程嘉肯定地说,“虽然现在况已经被控制住,但我们亦拖不了多久。倘若再过两天还不加以有效救治,他的修为还是保不住。”

    “不能再输些真元来修补经脉吗?”我问道。

    她摇了摇头道:“不行,他的经脉伤处已经固化,输入真元有害无益。”

    “用针呢?”我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部关于针灸疗法的医书,于是问道,“用针刺激经脉细胞,激活组织,再用真元救治。”

    “原来你也懂得一些医理,”程嘉有些惊诧地叹道,“不过不行,任督二脉于至关重要,比之一般经脉更加敏感。倘若只是平常之时,用针灸之法亦可治疗,但受伤固化之后的经脉再用针刺激一定会激化伤势,轻则残疾,重则丧命。”

    “难道就这样看着他成为废人?”我反问道。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我叹了一口气,突然问陆昊道:“天枢部的中心传送阵在哪儿?”

    “就在驻地。”陆昊一愣答道。

    “带我去,”我握紧拳头,道,“我回凤阙山找人救他。”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凤凰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