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误会(二更求收藏票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杨东方 书名:创世诛神
    <---凤舞文学网--->    刚才的变故,由于四人都没有真正出手,因此也没有惹到别人的注意,顶多只是认为四人在玩闹罢了,甚至都把杨东方看做是其他三人的朋友,所以杨东方的探询很快就有了结果,得到的答案另他大感意外,这三人竟然一直都在偷看对面的餐厅,在他人的指引之下,他一眼就看见窗边的透视镜。--凤舞文学网--

    好奇地凑过去拿起透视镜一看,眼中的形让他双目喷火,嫉恨狂。

    柳眉儿吃了一口巧克力圣代,确是美味无比,抬起头见到曲风又呆呆地看着自己发愣,不由浅浅一笑,无奈地道:“男生的胃口这么小吗?”

    曲风脱口而出道:“我终于明白古人为什么会创造出秀色可餐这样一个词了!”

    听到他这样口没遮拦,柳眉儿脸上又爬上了一丝酡红,作为一个女,能得到这样的赞誉,无疑会令她感到愉悦,想想曲风其实也没有做出什么非常恶劣的事,如果硬要说他做错了什么,估计就是喜欢上一个不可能喜欢他的人吧,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没来由地产生了一丝同和怜惜。

    感受到他越来越炙的目光,柳眉儿一阵心慌,轻轻地低下头去,扒了一口圣代,柔声道:“曲……”

    “直接叫我的名字吧,加上同学两个字多见外呀!”曲风抢着打断她的话。

    “那好,曲风,能听我说两句吗?”

    看到曲风没有答话,也没有摇头或是点头,柳眉儿继续道:“你并不适合我,真的,我也不适合你,我们两个原本就是属于不同的世界,我和东方一样,只愿意平平淡淡的享受生活,你明白吗?”

    曲风凝望着她,轻轻蹙了蹙剑眉,不答反问道:“要不要再来几个蛋挞?”

    真是个偏执狂,不到黄河不死心,柳眉儿有些着恼了,再不说话,埋着头专心吃圣代。

    曲风拨了拨手中的圣代,突然道:“如果你真的那么渴望平淡的生活,我可以和你一起找寻一个无人的地方隐姓埋名尝试一下。”

    柳眉儿一口圣代差点呛到喉咙里,拜托,你以为平淡的生活就一定要隐姓埋名吗?还找个无人的地方?这次轮到她不答反问了:“我们能不能换个话题?”

    曲风默然,从小他就知道,他的上肩负着将来继承曲家的重担,这是他的宿命也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没有任何办法,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也因此,家族里的长辈也全都对他寄予厚望。可是就在刚才的那一刹,他甚至考虑放弃上背负的责任,把担子甩给从不管事的大哥,来不及多想,话便已经出口,可是还没等他有机会后悔,柳眉儿的一盆冷水就浇了过来,让他一直凉到了心里。

    柳眉儿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主动换了个话题问道:“今天晚上为什么会选在怡心园举行舞会,原先不是准备举行一个晚会吗?”

    既然柳眉儿不想再提,曲风也不愿得过紧,应着她的问题道:“你上次不是说喜欢舞蹈吗?所以我就跟莫老师建议了一下,把晚会改成舞会了。”

    原来如此,柳眉儿没想到他为自己考虑了这么多,心中感动,忍不住轻声道:“谢谢你啦!”

    “没有什么,”曲风摇了摇头,改口问道:“不知道你平时喜欢什么舞蹈?”

    “我最早是练习芭蕾的,后来又觉得相比之下,传统的古典舞蹈似乎更有意思,每一个动作传达出来的韵味,每一个节奏中蕴涵的文化都会让我感到快乐,所以相比之下,我应该更喜欢古典舞蹈吧。--凤舞文学网--

    “传统古典舞按照道具不同又可分水袖舞、扇舞和剑舞,不知你擅长哪种?”

    柳眉儿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虽然我对古典舞蹈比较喜欢,但是并没有真正学过,大多都是自己乱跳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曲风从包里摸了摸,翻出几本书来,最后找到一本绢册递了过去,“这是我家收藏的一本古典舞蹈画册,里面的舞蹈皆是失传已久的舞技舞步,只是不知是何人所著,我上次翻东西的时候无意中把它翻了出来,留着亦是无用,送给你!”

    柳眉儿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接过绢册,翻了开来,然后立即就被里面所画的精美舞姿所吸引,这本画册绝不像曲风说的那么简单,光看这精致的画功就可以判断出它绝非一般画师能为,仔细看去,她不惊呼出声:“这样怎么可能跳得出来?”

    曲风凑近过去,看到她所翻到的画卷,忍不住晒然一笑道:“传说中赵飞燕能作掌上之舞,足可见古人舞姿之轻盈妙曼,这副图中不过就是借助风势,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柳眉儿见他说得轻描淡写,忍不住反驳道:“说得倒是轻巧,现在还到哪找风去?”

    “你要想学的话,我随时可以给你造出风来,你只需借助风势和腰力,便可达到这副画中的效果,来,我告诉你发力的技巧……”

    趁着柳眉儿正沉浸在对舞蹈的领会之中,曲风不动声色地移动到她的旁,开始指导她这段舞蹈的技巧,所以杨东方看过来的时候,就正好看见曲风和柳眉儿挨得很近,一副非常亲密的样子。

    原来都是曲风搞的鬼,杨东方理所当然地把三人组的行动栽赃到曲风上,只有他才会一边陪着眉儿吃圣代,又怕自己过去坏了他的好事,所以一边又指使那三个人对付自己,若非自己还有点功夫在,那可不知现在会发生什么事了。

    顾不上多想,他怒气冲冲跑到对街,一把推开“多瑙河”的门,大力使得门弹回去时发出了“哐”地一声巨响。杨东方迈开大步走了过去,正迎上柳眉儿和曲风错愕的眼神。

    “东方!”看到杨东方愤怒的表,再顺着他的眼睛看到跟自己挨得很近的曲风,柳眉儿顿时明白了事由,叫唤了一声,问道:“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看着柳眉儿脸上没有一点愧疚,杨东方抬眼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最后落到两人面前的圣代上,冷冷地道:“好隐秘的私人空间呐,我怎么可能找得到?”

    柳眉儿诧异地道:“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杨东方气极反笑,“郎妾意,卿卿我我,好不惬意啊,我只是走错了地方,你们继续!”说罢他便甩手往外走去。

    “站住!”柳眉儿并没有意识到刚才曲风本是故意占她的便宜,而且两人只是在请教舞蹈技巧,也确未行任何越矩之事,所以她自觉问心无愧,此时见到杨东方阳怪气,冷嘲讽,不由也冒出几分火气来,“你把话说清楚,我到底怎么啦?”

    刚生出一线希望的杨东方被这句话再次打进深渊,看着一旁微笑着看好戏的曲风,气就不打一处来,“你做了什么自己清楚,还要我说什么!”

    听到他这么说,柳眉儿更觉得委屈,从小到大,她几时受过这样的气,终于再也忍不下去,大声道:“你是我什么人,又凭什么来管我?”

    杨东方的心好似被巨锤狠击了一下,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蓦地袭上心头,他倒退了两步,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原来在你心里,我什么都不是吗?既然这样,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不是自取其辱吗?捂着口,他倏地转,狂奔出去。

    柳眉儿愣愣地看着他跑出去的影,越想越是气愤,他跑去跟莫老师呆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也没考虑过自己的感受,现在看到自己和曲风在一起就突然发这么大的火,这点令她非常不能接受,暗下决心未来几天绝对不要理他,看他以后还敢跟自己置气不?

    回过头,对着曲风歉意地一笑,道:“别理他,我们继续吧!”

    “嗯,光说不练很难真正掌握其中的奥妙,不如我们提前去怡心园练习一下如何?”曲风提议道。

    “可是这么早那里有地方吗?”柳眉儿担心地问道。

    “放心吧,我已经把那里给包下来了,保证让你不受任何干扰的练习。”曲风站起,喊来服务员买单。

    无暇思考曲风为什么会提前把怡心园包下来,柳眉儿收起绢册,随着曲风向外走去,她急籍着对舞蹈的练习,把杨东方给她带来的闷气给散发干净。

    ————————————————————————————————————————————————

    “现在怎么办?”东方冰郁闷地将手中的易拉罐向远处的垃圾桶扔去,易拉罐竟然撞上桶沿弹了出来,更加增添了他的郁闷。

    关三军和黄安然都没答话,他们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显然,继续留下来可能会变成炮灰,但是就这样回去三人又感觉颇有些不甘心。

    东方冰想了想,干脆取下颈上玉佩,握在手中道:“我把玉佩往上抛,如果落下来是正面的吉祥如意,那么我们就继续待下去,如果是反面的趋利避害,那我们就回去,怎么样?”

    这个决定得到了无所适从的二人的一致认同,东方冰开始抛玉佩,玉佩在空中划出一条垂直的线条,不知翻滚了多少圈,终于落回下来,被他一把抓住。

    “趋利避害!”其他两人没等他把手打开,就有气无力地道,以他们的手想控制玉佩落在正面还是反面简直是轻而易举,落成“趋利避害”明显就是东方冰想打道回府。

    “要不,咱们再丢一次?”东方冰看出两人都不想回去,试探着问道。

    于是玉佩再次飞到空中,再度落下,这回两人不再是有气无力,而是异口同声的惨叫,“吉祥如意!”

    把东方冰吓了一跳,玉佩差点没摔到地上,他恼怒地道:“回去又不行,留下你们又怕,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我这个玉佩可是我娘送给我的十周岁生礼物,如果摔坏了,把你们两个卖了都赔不起!”

    关三军咬了咬牙,下定决心道:“你再丢一次,这次不准控制,是什么就是什么,坚决不改了!”

    看着黄安然也点头应是,东方冰的十周岁生礼物又一次高高地飞起,还没等它落下来,汗流浃背的杨东方一阵风似地从三人前冲过,三人一起张大了嘴巴,东方冰愣了一愣,手慢了一步,玉佩没有接住,掉到地上,摔成了几瓣。

    两个无良的家伙自动忽视了这一悲剧,径自猜测起来,“老关,你确定我们刚才是被这小子打败的吗?”

    关三军被华丽的放倒了,任何一个会点轻功的人,跑起来绝对不会像杨东方那个样子,换做任何一个修行一年以上的武人,提气轻早以内化为他的习惯,跑动起来真气流转,一点也不见吃力,而杨东方刚才似乎完全凭借体的力量在跑,因此跑得浑是汗。

    我们怎么会失败在这样的人手上,关三军首次开始怀疑自己的实力,真气运在腿上,学着杨东方跑了几步,并不觉得有一点吃力,只好为自己找理由道:“会不会他被阿风刺激到了,才会变成这样?”

    黄安然摇了摇头,道:“我看不像,他上并无任何伤痕,可见不是打斗所致,我觉得倒有可能是因为柳眉儿变心,而伤心至极变成这样,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可望而不可及,方才令他困苦寥落至此,所以说最是伤人一个字!”

    “那我们还回去吗?”

    “看看再说吧,我感觉事没这么简单,柳眉儿如果这么容易变心,那她也就不值得阿风为她夜牵挂了,以阿风的个,如果一件东西那么容易到手,他是绝对不会去珍惜的。因此,我可以断定,阿风和杨小子之间肯定还有好多次交锋,不看那可就可惜了。”黄安然悠然露出向往的表

    关三军认同地点点头,“我知道他们今天晚上要在怡心园举行一场舞会,等会我们化妆过去看看吧!”

    “嗯,”黄安然转向东方冰,问道:“你去不去?”

    “我的玉佩……”,东方冰正哭无泪地捧着手中的玉佩残片,琢磨着回去如何向母亲交代。此时听到黄安然的询问,咬牙切齿地站起来,大声道:“去,怎么能不去,不看到那小子被阿风放倒,我就坚决不回去了!”

    关黄二人对视了一眼,嘴角露出隐隐的笑容,活象两只偷鸡成功的狐狸,成功地转移了东方冰的注意力,把他们怂恿东方冰扔玉佩的责任推到了一边,矛盾一下集中到了杨东方上。

    PS:明天要出差,今天第二更送上四千字提前跟大家说声对不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创世诛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