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邪恶大祭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夜影自然明白迪亚的好意,不自(禁jìn)羞红了脸,赧然道:“我有‘潜行术’,潜行进入不是问题,可圣君该如何是好?”

    迪亚拍拍夜影,佯怪道:“什么圣君不圣君的,自始至终我都把你当作自己的兄弟,如果你再如此称呼,我可要生气了。”看夜影露出感激的神(情qíng),迪亚再度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只管小心自己,走吧。”

    夜影发动“潜遁术”潜入大门后并不停留,他沿路急奔,直奔了数十公里,眼前终于出现一座巨大的城堡。城堡的城墙似乎是用无数白骨堆砌,远远望去,闪烁着嶙嶙白光。夜影长驱直入,似识途老马,不多时已溜至一座巍峨的宫(殿diàn)前。

    夜影回首四顾不见迪亚踪迹,不由着急起来。他自始至终都听不到(身shēn)后有任何动静,难道迪亚没有跟来吗?正着急时,耳边忽然响起一个细微的声音。

    “到了吗?”

    “圣……迪亚!”夜影喜不自(禁jìn),忍不住脱口而出。

    忘(情qíng)的呼声惊动了卫兵,大队卫兵叫嚷着围了过来,手中还握着探测隐形的装置。

    “走!”迪亚抓起夜影,迅速绕过卫兵,一溜烟溜进了宫(殿diàn)。

    夜影感觉自己被一只大手提着,风驰电掣般向前疾飞,虽然近在咫尺,他却依然不能看到迪亚的影子。夜影平生第一次相信了光明神的存在,因为迪亚的实力太过惊世骇俗,他虽然不知道迪亚究竟达到了什么境界,但他知道,即使再练一百年,他的“潜遁术”也绝对不可能达到迪亚的境界。

    “到了!”

    夜影轻呼一声,迪亚立刻停下了(身shēn)形。

    顺着夜影手指的方向,迪亚看到了山德鲁,他(身shēn)受暴戾的“恒久结界”和邪恶的“轮回咒”的双重压迫,就像被困在摩登高地的冰雪王妃一样,早被折磨得不**形。

    泪水立刻淹没了迪亚的双眼。

    “山德鲁坚信,光明终将驱散黑暗,所以他告诉我,当迪亚出现在白骨城的时候,就是光明到来的时候。”夜影哽咽道。

    迪亚握紧颤抖的双拳,沉声道:“我发誓,一定要将这世上最恶毒的诅咒永远埋葬。”

    夜影沉重地点点头,道:“不过看来黎雅对山德鲁相当恼恨,她不但将结界布置在宫(殿diàn)最高处,还派了重兵把守,我们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救出山德鲁怕是希望不大。”

    迪亚环顾四周,冷道:“为何要如此小心?我就是要让黎雅知道,她的末(日rì)到了。”

    该死的黎雅,她破坏了土灵石,圣域因此频临崩溃,在迪亚看来,她就是死一百次也无法弥补自己犯下的弥天大罪。

    迪亚的愤怒深深感染了夜影,他本不是个省事的主儿,此刻更是义愤填膺。未等迪亚招呼,夜影长啸一声杀入敌阵,片刻间已将敌人砍翻一地。

    皇宫重地,牵一发而动全(身shēn),夜影刚砍倒最后一个矮人,大批卫兵蜂拥而至。夜影卡住楼梯一刀一个,绝无失手,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迪亚趁机破除结界,救出正哭得死去活来的山德鲁。

    “山德鲁,醒醒……”迪亚用力拍打山德鲁的脸,但山德鲁却依然痛哭不止。

    “妈(咪mī)……姐姐……”山德鲁扑进迪亚怀中,哭得像个泪人,不一会儿就将迪亚的衣衫打湿了一大片。

    迪亚正不知如何是好,大批法系侏儒和牧系矮人跃上屋顶,开始向夜影发动远程攻击。这下夜影可是吃尽了苦头,他虽然实力超强,是大陆有数的高手,却也只能在正面战场占据绝对优势,战系脆弱的魔法防御能力使他不得不将几乎所有的魔法攻击照单全收。然而夜影并不退却,他咬紧牙关苦苦支撑,希望能给迪亚争取些许时间。

    绚烂的魔法光影和魔法弹爆炸的声音终于引起迪亚注意,迪亚举目四顾,发现众多法系和牧系敌人正联合攻击夜影,(禁jìn)不住怒火中烧。

    “夜影,你来照看山德鲁。”迪亚大喝一声扑向楼梯,他随手抛出一个巨大的冰球,所有聚集在楼梯口的矮人卫兵立刻被冻结在水元素力场内动弹不得。

    夜影趁机抽(身shēn)而退,扶起了山德鲁。

    已达“天神”境界的迪亚终显示出无可匹敌的威力。他接连施放出十数个“烈焰火海术”,速度快到了极点,皇宫守卫们甚至来不及反应已被熊熊烈火无(情qíng)吞噬。皇宫顶层顿时变成一片火海,远处未被烈火波及的皇宫守卫目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如见鬼般惨呼着逃了开去。

    夜影流露出崇拜的眼神,高呼道:“我给山德鲁的护(身shēn)符被人取走了,现在怎么办?”

    迪亚喝道:“再给他佩带一个。”

    说话间,迪亚抛给夜影一个护(身shēn)符,夜影正要把护(身shēn)符挂在山德鲁颈上,山德鲁忽然疯狂挣扎起来。

    山德鲁悲呼道:“妈(咪mī),姐姐,我来救你们。”

    山德鲁拔出长剑向夜影刺来,夜影急忙躲开。夜影试图夺去山德鲁的长剑,但山德鲁实力跟他不相上下,而夜影又不敢放手攻击山德鲁,只能依靠敏捷的(身shēn)手仓皇躲闪,(情qíng)形狼狈不堪。

    眨眼间,迪亚将残余敌人清理干净,他回过头来看到两人的(情qíng)形,(禁jìn)不住啼笑皆非。名震大陆的“王盗”何曾如此狼狈过?迪亚随手放出一个水元素力场冻住山德鲁,夜影这才解脱出来,他吁了一口气,放心将手伸向山德鲁的长剑。然而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qíng)发生了,就在夜影刚刚触及长剑的一刹那,山德鲁忽然变得神色狰狞,目光中透(射shè)出深刻的仇恨。

    “不要碰我的妈(咪mī)和姐姐!”山德鲁怒吼一声,一抹红光自(身shēn)上一闪而逝。

    “快躲!”迪亚急道。

    但是已经晚了。

    “咔嚓”一声脆响,水元素力场支离破碎,山德鲁跃上半空,长剑拖起一抹鲜艳的火影电(射shè)夜影,夜影猝不及防,虽仓皇举起匕首格挡,却依然被连人带剑轰出十数米外。不等夜影站起,山德鲁划出一道火红的弧线急追而来。

    夜影暗道“我命休矣”,(禁jìn)不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忽听一声巨响,长剑刺入的(情qíng)形并没有发生,夜影惊讶睁眼,却见迪亚不知何时挡在了自己(身shēn)前,正以一面巨大的光盾对抗山德鲁。

    山德鲁的力量令迪亚感到无比震惊,尽管他已经领悟了“神魔诀”,但要想战胜山德鲁却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qíng),更何况,为了不伤害山德鲁,他还不能全力施为。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终于,山德鲁法力耗尽,无力地瘫倒在地。

    夜影指着山德鲁,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他这是怎么了,好像疯了一样?”

    回想起跟冰雪王妃交手的(情qíng)形,迪亚略有所悟,沉吟道:“可能他的长剑就是诅咒的载体。”迪亚试着捡起长剑,果然,山德鲁的眼中立刻迸(射shè)出仇恨和悲伤交织的眼神。迪亚真诚地望着山德鲁,催动光明之力,柔声道:“我知道,你的妈(咪mī)和姐姐正遭受无边的痛苦,所以我决定拯救她们,带她们去一个没有痛苦的乐园。你愿意吗?”

    受光明之力影响,山德鲁的眼神变得友善起来,他犹豫良久,终于开口说道:“我愿意。”

    迪亚点点头,以光明之力将长剑化为乌有,随后喝道:“快给他戴上护(身shēn)符。”

    护(身shēn)符在(身shēn),山德鲁忽然浑(身shēn)一震,眼神变得清澈起来。他看到迪亚,忍不住悲呼一声扑入迪亚怀中大哭起来。

    迪亚好言安慰,良久,山德鲁渐渐平静下来。

    山德鲁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而我更加知道,你的到来就是光明的到来,白骨城将从此驱除黑暗,勇往直前。”

    “是的,驱除黑暗,勇往直前……”迪亚忍不住(热rè)泪盈眶,紧紧握住了山德鲁的双手。自始至终,山德鲁牢记着他的教诲,果然不愧是他最好的兄弟。

    夜影诺诺道:“你刚才那是什么法术,太可怕了……”

    迪亚忍不住笑了起来。能让“王盗”夜影说出“可怕”这两个字来,山德鲁的确有值得骄傲的资本。

    迪亚沉吟道:“冰雪女神和火神分别是矮人族和侏儒族最伟大的神祗,我想,山德鲁刚才借用的就是火神浩通的力量。”

    “火神浩通?”夜影一脸懵懂。

    山德鲁点点头,当他举目四顾看清楚(身shēn)边(情qíng)景后不由急道:“快离开这里。”

    迪亚讶道:“怎么?”

    山德鲁急道:“大祭酒就快回来了。”

    迪亚笑道:“我倒是希望她能回来,不过有确切消息称,她此刻正在前线跟天下帝国打得不可开交,又怎会知道这里的状况?”

    山德鲁道:“恐怕你们还不知道,每一个‘恒久结界’都有魔眼监视,结界一旦毁灭水晶球就会破碎,大祭酒自然而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凑巧的是她还掌握了‘次元门’,所以瞬间赶回并非不可能,更凑巧的是,她的‘次元门’的出口就设在皇宫……”

    夜影忽然吃吃笑道:“有火神浩通帮忙你还怕什么?”

    山德鲁大急斥道:“你太天真了!大祭酒本(身shēn)就拥有不亚于火神浩通的力量,更何况她最近还刚刚得到一块风灵石,纵然我们联手也不见得就是她的对手。”

    夜影刚刚见识了迪亚的超强实力,自然明白迪亚本(身shēn)的力量就堪比神器,所以根本不用害怕黎雅。他刚想争辩,忽然被迪亚轻轻拉住。

    迪亚并不惧怕黎雅,他其实更渴望跟黎雅交手,好给夜影和山德鲁一些信心,但从眼前的形势看,山德鲁显然被黎雅折磨惯了,积威之下难免胆怯,他也不忍心使他为难,所以迪亚决定先带两人离开这里,以后再找机会夺取风灵石。

    迪亚沉声道:“我们走。”

    “来不及了……”

    忽一个诡异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刺耳的轰鸣,皇宫顶层的虚空忽然洞开一个耀眼的光洞,一个矮小的(身shēn)影从光洞中走了出来。

    山德鲁颤声道:“大祭酒……”

    迪亚终于有幸见到了黎雅的真面目。

    那是一个矮小的女(性xìng)侏儒,浑(身shēn)笼罩在雾一样的诡异气息中,眼睛虽然眯成一条线,使她看起来有些慵懒的味道,但开阖间精光四(射shè),使人不寒而栗。

    将目光移到黎雅手上,迪亚见到了似曾相识的风灵石。它被黎雅镶嵌在短小的法杖上,旁边点缀着无数细小的魔尘精华,虽然失去了本来面目,但萦绕的金色灵气却毫不吝啬地彰显着它强大的力量。

    山德鲁的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而夜影感受到风灵石巨大的能量,也止不住浑(身shēn)颤抖起来。

    “早一分钟你们也许还有逃走的可能,不过既然我及时赶回,你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黎雅将目光扫过山德鲁,冷笑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勾结外人忤逆大王,你不为自己着想,难道也不为自己的妈(咪mī)和姐姐考虑考虑吗?”

    山德鲁轰然跪倒,哀求道:“求大祭酒饶过她们,是杀是剐由山德鲁一人承担。”

    黎雅冷哼一声,她绕过山德鲁走到夜影面前,仔细打量一番后笑道:“这位想必就是‘王盗’了,果然不愧为高手中的高手,如果不是凤凰状况异常,我还真地无法窥破你的行藏哩。像阁下这种罕见的高手正是我王亟需的人才,算来我们已不是第一次见面,称得上老朋友了,不如卖我一个面子,为我王效命如何?”

    听闻自己早被黎雅识破行藏,夜影脸色铁青,对黎雅的话不置可否。

    黎雅见夜影脸色不善,轻笑道:“阁下认真考虑一下吧。”

    转向迪亚,黎雅的笑容瞬间冻结,她一言不发,细小的眼睛中迸(射shè)出深刻的仇恨。

    迪亚被盯得发毛,忍不住两手一摊,故作轻松道:“我脸上长花了吗?”

    一句话破解了黎雅的气势,黎雅冷哼一声怒道:“对于你我无话可说,因为你解救了冰雪王妃,此举不但伤害了大王的感(情qíng),更损害了我的威严,所以你能得到的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