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大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迪亚茫然点了点头。精神力向外延伸,他隐隐感到附近存在一个被阿丘比隐藏起来的生物。迪亚不(禁jìn)有些奇怪,他忽然感到阿丘比似乎隐瞒了什么。但迪亚心悬凯瑟琳,已顾不得再询问阿丘比,向阿丘比辞别后,他再一次钻进了“大元门”的时空隧道中。

    经过漫长的搜索,迪亚几乎踏遍伯图亚大陆的每一寸土地,才终于在独山镇以北数十公里的山路拦住了伤心(欲yù)绝的凯瑟琳。

    不过,迪亚拦住的不仅仅只有凯瑟琳,而是三个人。

    确切地说,不是三个“人”,而是三个人界不该有的存在。

    一个堕落天使,一个牛头人,一条远古飞龙。

    凯瑟琳跪在冬瓜面前,恭声道:“领主大人,请早点回去吧,魔君要是怪罪下来,下座恐怕担当不起。”

    一句话让迪亚的心沉入谷底。

    心底适时传来敖战的激烈言辞:“我说得没错吧!这巨牛不但来自魔界,还是魔界三大领主之一,正是暗黑魔君最得力的部将。”

    迪亚又是一阵伤心,他好不容易交了一个值得钦佩的朋友,没想到最后依旧难免成为敌人。

    “唉,我怎么就是躲不开你呢?”冬瓜摸了摸牛角,显得有些尴尬。看他的样子,似乎对凯瑟琳既无奈又恼恨。

    “在充满光明的人界,任何些微的黑暗都会显得那么突兀,更不用说领主大人拥有无可匹敌的黑暗力量了。”凯瑟琳先猛拍冬瓜一通马(屁pì),接着又道:“魔君就快从沉睡中苏醒,如果领主大人回去晚了,恐怕会受到魔君的严厉惩罚。”

    冬瓜吃吃笑道:“你骗谁哪!我不知道跑出去多少次,老大从来只是说上几句,什么时候惩罚过我?”

    凯瑟琳道:“魔君以前并不知(情qíng),这次却不同了,他曾经警告过你,你若再不按时回去就叫明知故犯,他又怎会轻易饶你?”

    冬瓜吓了一跳,脸色立时变得难看起来。但他很快又恢复过来,显然并不相信暗黑魔君当真会惩罚他。

    怎样才能摆脱凯瑟琳呢?冬瓜忽然牛眼一转,计上心来。他将自己的神(情qíng)调整到无比惊讶,然后突然指着凯瑟琳(身shēn)后,惊道:“什么人?”

    凯瑟琳不为所动,她死死盯着冬瓜,显然对他这一(套tào)早就习以为常了。

    但是,凯瑟琳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因为冬瓜这次虽然表现得极为惊讶,但惊讶中充满了喜悦,他张大了嘴巴指着自己(身shēn)后,连口水流出来都不自知。

    “你……你……你……”冬瓜结结巴巴,兴奋地说不出话来。

    就在凯瑟琳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忽然从冬瓜巨大的牛眼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shēn)影。

    迪亚?

    凯瑟琳蓦然回首,“啊”地一声尖叫起来。

    真是迪亚。

    他正深(情qíng)地凝望着自己,脸庞上洋溢着温柔的微笑。

    凯瑟琳刹那间泪流满面,幸福的泪水冲刷去心中所有的怨恨,一个声音在心中止不住连连呼唤:“迪亚,他终于还是寻过来了……”

    冬瓜拖着判宗跑到迪亚面前,咧嘴笑道:“兄弟,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迪亚瞥了判宗一眼,笑道:“怎么,吃蛇(肉ròu)吃上瘾了,这次打算独吞吗?”

    判宗无精打采地抬起头,狠狠白了迪亚一眼。

    冬瓜自感被戳破心事,非常难为(情qíng)地摸摸牛角,低声忸怩道:“我冬瓜怎会是那样的人?”

    迪亚强忍笑意,沉声道:“不是最好,如果再找不到你,我就打算使用你送我的召唤符了。”

    冬瓜忙讪讪道:“正该如此,正该如此……”忽看到泪流满面的凯瑟琳,冬瓜讶道:“你怎么哭了?”冬瓜还以为她是因为自己不肯回去,不由得慌了手脚,忙道:“别哭啊,我听你的话,现在就回去还不成吗?”

    凯瑟琳却哭得更凶了。

    迪亚挪到凯瑟琳(身shēn)边,柔声道:“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好吗?”

    凯瑟琳不置可否,冬瓜却忽然瞪大了牛眼,嚷道:“你们认识?”见两人都没留意,冬瓜瞅瞅判宗,狠狠咽了口口水。

    在迪亚的软磨硬泡下,凯瑟琳终于开口说话了。冬瓜一会儿看看两人,一会儿看看判宗,开始思索脱(身shēn)之计。正苦思不得时,天际忽然传来隐隐的轰鸣,冬瓜甚感诧异,忙抬头向山南望去。这一看不打紧,冬瓜立时被吓得失声惊叫起来。喁喁细语中的迪亚和凯瑟琳也有所警觉,无独有偶,当凯瑟琳看到山南的景象时,竟跟冬瓜一样吓得尖叫起来。

    山南的天空,乌云翻滚,雷电交织,浓浓的黑雾正中涌动着一个诡异的黑色光柱,光柱中隐隐现出一个巨大的“米”字符号。

    冬瓜捂着脸,只敢从指缝偷窥眼前的一幕,而凯瑟琳则紧紧攥着迪亚的胳膊,(身shēn)躯不由自主地剧烈抖动着。

    迪亚悚然色变,与此同时他感到敖战化(身shēn)的玉佩产生一阵强烈的(骚sāo)动,(禁jìn)不住暗暗惊呼。那是恶魔变(身shēn)的标记啊,看凯瑟琳和冬瓜害怕的模样,难道是暗黑魔君亲自驾临人界了吗?

    “嗷”地一声嚎叫,光柱中突然蹿出一个巨大的怪物,瞬间飞抵冬瓜(身shēn)旁。

    那怪物高达二十米,虽然样子跟人类有些相像,但却奇丑无比,不但全(身shēn)披着黄褐色的长毛,(臀tún)部长着一根狮子尾巴,嘴里还突出两根粗长锋利的獠牙。

    看清怪物的模样,迪亚不(禁jìn)大惊失色,看这怪物的样子,似乎正是传说中与龙神齐名的凶兽头领——比蒙巨兽。然而,凯瑟琳、冬瓜和敖战反倒平静下来。

    冬瓜上前一步,吼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冒充咱们老大?”

    那怪物似被冬瓜的言辞激怒,忍不住低吼两声,但他似乎意识到冬瓜并不好惹,又将目光转到了其他人(身shēn)上,待看到判宗,巨大的眼珠(射shè)出两道骇人的凶光。

    冬瓜见他竟敢对自己不理不睬,不由得火冒三丈,怒道:“你欺负我个子小吗?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大’。”

    话音未落,冬瓜已布下一个巨大的风系图腾,他猛然跃进图腾,(身shēn)躯“噌噌噌”连连长大,转眼已与那怪物不相上下。

    迪亚露出会心的微笑。看(情qíng)形,只要冬瓜高兴,他可以随心所(欲yù),想长多高就长多高。

    那怪物脸上惊疑不定,似乎对冬瓜的能力大为畏惧,踌躇片刻,它忽一声大吼,卷起一阵旋风消失无踪。

    冬瓜正洋洋得意,忽见那怪物逃离不见,脸上不由泛起难以掩饰的失落。

    冬瓜叹道:“其实我还可以变得更大。”在(身shēn)边扫视一圈后,冬瓜忽然愤怒地跳了起来,吼道:“该死的家伙,它原来看上了我的美味。”未等迪亚和凯瑟琳反应过来,冬瓜已循着比蒙巨兽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凯瑟琳急道:“领主大人……”

    迪亚忙拉着凯瑟琳,道:“让他去吧。”

    凯瑟琳看了迪亚一眼不再说话,迪亚这才有机会把妙妮的话向她转述。

    凯瑟琳神色渐冷,怒道:“原来她真是那个该死的((贱jiàn)jiàn)人。”

    迪亚叹道:“她也是前些天才知道的。”

    “那你还不替我报仇?”凯瑟琳鼻子一酸,忍不住掉下泪来。

    迪亚道:“我也很想替你报仇,可是……”

    “可是什么?”凯瑟琳厉声道:“可是你(爱ài)着她,是吗?”

    迪亚讶道:“你……”

    “你是想问我怎么知道的吧?”凯瑟琳冷笑一声,继而变得无比幽怨,泣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花花公子,你以为我真地离开过你吗?没有。其实我一直都跟在你(身shēn)边,直到前些天你领悟了‘大元门’,由于跟不上你的速度,这才不得不和你暂时分开了一会儿。”

    凯瑟琳抹了一把眼泪,厉声道:“所以你的一切行为都瞒不过我,尤其是你到处沾花惹草的那些个丑事。”

    迪亚一阵感动,几乎忍不住想冲上去抱紧凯瑟琳。

    凯瑟琳冷笑道:“你非常(爱ài)妙妮,而这也正是你护着她的根本原因,我说的没错吧?所以我知道,你压根儿就没打算替我报仇。”

    迪亚轻声道:“既然她知道错了,又打算向你赎罪,你又何必咄咄((逼bī)bī)人呢?”

    凯瑟琳忽然悲伤地狂笑起来,道:“我咄咄((逼bī)bī)人?如果你知道当初在神界时她都对我干了些什么,你恐怕就要为自己的无知感到羞愧了。”

    事关自己深(爱ài)的两个女子,迪亚显得既无奈又着急,但对凯瑟琳的固执又感到有些恼怒,听到这里,不由沉声道:“我怎会不知道?妙妮已经对我和盘托出,所以我知道主因在她,但你扪心自问,你就没有一点错吗?”

    “我?”凯瑟琳指着自己,感到又好笑又可气,讶道:“难道(爱ài)一个人也有错吗?”

    迪亚正容道:“(爱ài)并没有错,但你错在丧失了(爱ài)的信心,你仔细想想,如果你坚信撒恩并不(爱ài)达涅夫,你还会丧失理智接受她的挑战吗?”

    提起撒恩,凯瑟琳忽然变得异常愤怒,斥道:“他不(爱ài)她?多可笑啊,你竟会相信妙妮的鬼话。”

    迪亚沉声道:“我当然相信。”

    凯瑟琳讶道:“你相信?为什么?”

    从认识凯瑟琳的第一天起,迪亚就知道她是一个妒忌心异常强盛的女人,所以面对她时,迪亚从不敢轻易向她透露自己跟别的异***往的消息,而为了消弭她的妒忌心,迪亚可谓用心良苦,连绿黛儿都被他指派出来跟凯瑟琳相处,希望借绿黛儿的大度谦和影响凯瑟琳。

    但是,一切都收效甚微,所以此时此刻,迪亚忽然决定编造一个美丽的谎言。

    迪亚忽然微笑起来,笑容中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明与快乐,整个(身shēn)躯变得如太阳一般灿烂辉煌,笑道:“我当然相信,因为我就是撒恩,所以我最清楚自己(爱ài)的是谁。”

    迪亚努力模仿黄尘制造出万众景仰的圣光,心中却在暗暗祈祷,乞求得到太阳神阿波罗的谅解。

    凯瑟琳的神色中突然充满了惊疑,盯着迪亚那酷似撒恩的气质,一时间呆若木鸡。

    由不得凯瑟琳不信,因为从看到迪亚的第一眼起,她就认为他跟撒恩简直一模一样。现在这话从由迪亚口中说出,她绝不会有所怀疑,她只是感到奇怪,奇怪自己为什么把撒恩当成了迪亚。

    迪亚轻轻揽在凯瑟琳盈盈一握的腰肢间,柔声道:“你知道吗,当听到你魂飞魄散的消息后,我几乎痛不(欲yù)生,这才不顾众神的反对,毅然投(身shēn)人界寻找你的踪迹。创世神保佑,终让我找到了你。”

    凯瑟琳触景生(情qíng),伏在迪亚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就在迪亚因为谎言欺骗凯瑟琳感到内疚的时候,凯瑟琳忽然大力将他推开,怒道:“你骗我!如果你真地(爱ài)我,你就应该杀死达涅夫替我报仇。”

    迪亚暗说要糟,他费尽周折想让凯瑟琳相信自己就是撒恩,现在凯瑟琳终于相信了,他却不得不面临新的挑战——向凯瑟琳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爱ài)上她的仇敌妙妮。

    迪亚郑重道:“撒恩以创世神的名义起誓,凯瑟琳是他在神界唯一的(爱ài)人。”

    凯瑟琳神(情qíng)稍有缓和,喃喃道:“这么说,你是到人界之后才(爱ài)上达涅夫的?”

    迪亚含愧点头。

    凯瑟琳幽幽道:“你丧失了神界的记忆,达涅夫又美得令人妒忌,原是可以谅解的。”

    凯瑟琳又道:“离开绿黛儿后我想了很多,我现在才知道她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迪亚虽然脸颊发烫,心中却不(禁jìn)暗自高兴,他不知道绿黛儿究竟跟凯瑟琳说了些什么,但从凯瑟琳的口气看来,她的态度终于有些松动了。

    一番话说完,凯瑟琳轻咬樱唇陷入沉默,迪亚忙抓紧时间思索化解妙妮和凯瑟琳仇恨的方法。

    凯瑟琳思索良久,忽然问道:“你刚才说,达涅夫愿意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任何代价?”

    迪亚忙点头称是。

    凯瑟琳道:“既如此,我倒要看看她的诚意。”凯瑟琳揪住迪亚,恶狠狠道:“在此之前,你不能跟她见面,否则要你好看。”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81 大婚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