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前世之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妙妮嗔道:“你还未答我的问题呢。”

    迪亚叹道:“凯瑟琳跟我说过此事,她一直都对达涅夫迫害她的事耿耿于怀哩。”

    妙妮神色为之一黯。

    迪亚又道:“简直太不像话了,为了无法到手的(爱ài)(情qíng),达涅夫竟能狠心下此毒手,我真恨不得替凯瑟琳教训教训她。”

    许久不见妙妮搭话,迪亚讶异看去,却见妙妮正自低头垂泪,泪水早将(胸xiōng)前滴湿了一大片。迪亚搂过妙妮,讶道:“你怎么哭了?”

    妙妮戚容满面,泣道:“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好替凯瑟琳报仇。”

    迪亚大感惊讶,一时搞不懂妙妮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不着边际的话。正困惑不解时,迪亚忽然心中一动,他猛然拨开妙妮额前的刘海,仔细端详一番后,不由“啊”地失声惊叫起来。

    多熟悉的一张面孔啊。

    如果去掉刘海,把披散的长发梳成两条辫子,妙妮跟巴丝特的模样还有多大分别?

    迪亚指着妙妮,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你就是达涅夫?”

    “我也是前些天才知道的。”妙妮大哭起来。

    迪亚的心顿时乱作一团。妙妮果然就是凯瑟琳口中的那个“她”,难怪凯瑟琳看到她后会表现得如此愤怒,连带地还怨恨到自己头上。她们两个都是自己最心(爱ài)的人,可偏偏又是一对有着杀(身shēn)之仇的宿敌,这教他该如何是好啊?

    凯瑟琳绝望的眼神掠过脑海,迪亚顿时怒火中烧:达涅夫无疑就是此事的始作俑者,如果不给她一点教训,怎么对得起已经沦为堕落天使的凯瑟琳?

    迪亚双目圆睁,眼光如利箭一样(射shè)向达涅夫。

    但眼前的人不是达涅夫。

    她是妙妮。

    迪亚的心顿时又软了下来。

    那是他深(爱ài)着的妙妮啊。伊人悲伤(欲yù)绝的模样消弭了迪亚仅有的一丝愤怒,他忽然意识到,这是一段起源于(爱ài)(情qíng)的悲剧,就绝不能再以悲剧式的(爱ài)(情qíng)解决,为了自己,为了妙妮和凯瑟琳,他都必须要化解这段仇恨,而化解的方式正是(爱ài)(情qíng)。

    迪亚重又搂紧妙妮,眼中闪着如水柔(情qíng),柔声道:“你恨凯瑟琳吗?”

    妙妮抱紧迪亚,泣道:“我怎会恨她,相反,我恨的正是自己。我真地非常后悔,为什么当初竟似被鬼迷了心窍,干出了这种令人发指的恶事。”

    迪亚道:“你想化解这段仇恨吗?”

    妙妮抬起头,汪汪泪眼紧盯着迪亚,(射shè)出希冀的神光,讶道:“能吗?”

    迪亚恳切道:“能,当然能。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妙妮立时高兴起来,她拉着迪亚的衣袖,雀跃道:“只要能化解我与凯瑟琳之间的仇恨,别说一个,就是十个我也答应。”

    迪亚笑了。他忽然间涌起强大的自信,道:“一个字——忍。你务必要谨记在心,无论凯瑟琳如何伤害你,你都必须忍耐,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我敢保证,凯瑟琳终究会原谅你的。”

    妙妮慎重地点了点头。

    解决了妙妮和凯瑟琳之间的矛盾,迪亚心(情qíng)稍有好转,他将圣域之行得来的心得告诉妙妮,并说明重塑水灵石的基本条件是需要一颗蕴含庞大水元素能量的宝石,又嘱托妙妮顺便寻找符合条件的土系宝石后就(欲yù)起(身shēn)告辞。

    妙妮极力挽留,看得出她一直深深思念着迪亚,希望能跟迪亚有独处的机会。但迪亚心系乘风大帝和绿黛儿的安危,好言安慰妙妮一番后,迪亚带着沉痛的心(情qíng)离开了迪纳思城。

    待迪亚回到艾伦琴城,已是8月15(日rì)了。

    “圣光洗礼”进行到第九天,看到城内依然秩序井然,迪亚稍感安慰。他将乘风大帝和绿黛儿遇难的消息告诉了威特等人,帝国高层立刻被愁云笼罩。

    迪亚的心(情qíng)深深影响着(身shēn)边的每一个人,火凤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并没有显出慌乱,而是平静地陪着迪亚,以自己少有的温柔化解迪亚心中的痛楚,如此几天后迪亚的心(情qíng)才稍稍有所起色。

    迪亚这天正在花园散步,忽见火凤和应谬两人在亭子里窃窃私语,郑塞陪在一旁,看他面现难色,似乎有求于火凤和应谬。迪亚甚感诧异,郑塞一向乐观豁达,是什么事竟让他如此为难?

    三人突见迪亚出现在眼前,不由得吃了一惊。未等迪亚开口,郑塞已抢先跪倒在地,大呼“末将该死,请(殿diàn)下降罪”。

    原来,设计罗得夫的计策居然失败了。

    迪亚问起前后经过,郑塞忙详细叙述了一遍,迪亚这才知道,郑塞的戏虽然演得极为出色,但罗得夫显然不是省油灯,竟将他精心设计的各个环节一一击破,甚至还以“扰乱圣光洗礼”的罪名抓走了郑塞安插的所有“戏托儿”。

    迪亚的脸色登时(阴yīn)沉下来。罗得夫果然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火凤连忙为郑塞开脱,只说自己的计策不够周详,事先并未料想到罗得夫早已有应对之策。

    迪亚挥手令郑塞平(身shēn),问道:“罗得夫是怎么为光辉盾丢失自圆其说的?”

    郑塞忙道:“他手上有一块能量巨大的宝石,样子竟像极了光辉盾,所以我们的一切布置在他看来都只是一个笑话。”

    听郑塞话里的意思,他似乎深信光辉盾仍在罗得夫手中,只是碍于自己的(身shēn)份不敢明言罢了。迪亚不由得苦笑起来,其实他早就应该想到这一点,罗得夫自打当上圣师就不曾真正拥有过光辉盾,而他这么多年能够瞒过无数信徒的眼睛,自是早已有了万全之策,不虞被人戳穿。

    如此看来,自己其实一直都小觑了罗得夫。

    迪亚向郑塞诚恳道歉,郑塞连称“不敢”。

    迪亚忽然心中一动,问道:“你刚才说,罗得夫手中的宝石蕴含着巨大的能量?”

    郑塞恭敬道:“正是。”

    迪亚顿时激动起来,罗得夫的宝石能取代光辉盾,其能量自然非同小可,如果恰巧蕴含的是土系能量或者水系能量,岂非立刻就能重塑出一颗土灵石或水灵石。

    迪亚忽然神秘地笑了笑,道:“我打算今晚就让罗得夫彻底失去光辉盾,不管真假。”

    三人登时脸色大变。

    火凤忙道:“那块宝石搁置在神龛中,由五位精英级红衣大主教(日rì)夜看护,你如何能顺利取得?”

    郑塞不明所以,应谬却深知火凤的担忧,先不说迪亚能否抵挡五位精英级大主教的联手进攻,只从罗得夫的(身shēn)份考虑,迪亚的举动就非常不智。圣师毕竟统领着大陆以千万计的光明信徒,他(身shēn)份尊贵,如果公然跟威特帝国决裂,将给威特帝国带来难以估量的祸患。

    应谬急道:“微臣请(殿diàn)下三思,此事等‘王盗’回来再作区处也还不迟。”

    迪亚笑了笑,他们定是认为他要与罗得夫公然对决。迪亚知道,那虽是最后不可避免的结局,但却不是现在,他还没蠢到在将信徒掌握手中之前就将他们推向罗得夫。

    是夜,迪亚发动“大元门”顺利到达目的地。

    躲在光明大教堂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迪亚静静打量着眼前的形势。

    火凤的描述还远远不足以形容这里的森严。这里灯火辉煌,除了五位精英级红衣大主教,还有不少流动岗哨,他们无一例外地紧盯着神龛中的宝石,给人插针难下的感觉。如果仅仅有这些迪亚倒还不是很担心,他最担心的就是川流不息,正在接受圣光洗礼的信徒,他们不但人多,更是怀着一颗无比虔诚的心,在这种气氛下,任何针对宝石的行动恐怕都无可遁形。

    跟凤凰的一番较量使迪亚施法和计算的速度大幅提升,但他更清楚人眼的犀利,所以他必须计算盗取宝石的每一个细节,确保在众目睽睽之下能够瞒过所有人的眼睛,顺利盗走宝石,如若不然,他这个未来神圣帝国的帝君恐怕就永远无法在信徒面前抬起头来。

    迪亚正全神贯注考虑着“大元门”的传送地点,忽感心头一凛,与此同时,一股无比强大的精神力偷偷摸摸((逼bī)bī)近他的(身shēn)侧,发现他的存在后稍一触及立刻全(身shēn)而退。

    糟糕,被发现了。

    迪亚几乎要忍不住捶(胸xiōng)顿足,他一直将全部精力集中于在场的所有人(身shēn)上,一时疏于警戒,竟忘了还有罗得夫这个最可怕的敌手。

    罗得夫忽然出现在眼前,看到迪亚后轻笑一声,语气中充满了自得:“哦?果然是(殿diàn)下。请跟我来。”

    一刹那间,迪亚觉得自己在罗得夫面前变成一只**的羔羊,恨不得立时找个地洞钻了进去。

    待迪亚随罗得夫来到二楼的会客室,罗得夫奉上一杯香浓的咖啡,迪亚脸上的红潮依然尚未消褪完全。

    罗得夫忽然取出一块盾形宝石,笑道:“(殿diàn)下是为它而来吧?”

    迪亚立刻感受到一股强大的能量,他举目凝视,看到罗得夫手上托着一块光彩夺目的红色盾形宝石,心神一下子为之吸引。毫无疑问,那是一块堪称完美的宝石,其中正蕴含着迪亚渴望的巨大能量。但与梁文秀项下的紫色宝石相同,那巨大的能量显得相当混乱,似乎难以正常释放。

    迪亚忽然间明白,神龛中的宝石原来只是一个(诱yòu)饵,只因他当时一心想着该如何盗走宝石,竟忘了提前对宝石进行一番探查。

    迪亚不知罗得夫的用意,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罗得夫的脸色登时变得不悦,责道:“如果(殿diàn)下否认,我这就立刻遣人将它抛入密密西比河。”

    迪亚这才有些着急,虽知罗得夫不会如此,却不由叹道:“是又怎样?”

    罗得夫笑了起来,道:“(日rì)间那出绝妙的大戏想必也是(殿diàn)下安排的吧?”见迪亚脸色有些难堪,罗得夫忙道:“想必(殿diàn)下已经看出,这颗宝石虽然完美,但能量却难以释放,所以留在我手上只是暴殄天物,如果(殿diàn)下有意……”话音戛然而止,罗得夫瞥了迪亚一眼。

    迪亚顿时有些啼笑皆非,难道寒城的戏言果然应验,罗得夫竟真地打算讨好自己这个未来神圣帝国的帝君不成?但迪亚立刻否定了自己的判断,罗得夫(身shēn)为圣师,不但在威特帝国可以跟自己平起平坐,在伯图亚大陆的(身shēn)份更非自己可以比拟,他为什么要讨好自己?迪亚忽然有一种预感,罗得夫因为失去寒城这个盟友变得势单力薄,而且他自知(阴yīn)谋败露,不得不重新考虑庇佑于威特帝国。

    迪亚一念及此,来时的劣势一扫而空,轻松笑道:“圣师的意思是……”一句话又将难题抛给罗得夫,务要((逼bī)bī)他亲口说出软话来。

    罗得夫呆了呆,似乎没料到这个年轻的王子竟有如此犀利的词锋,沉吟片刻方咬牙道:“我的意思是,如果(殿diàn)下有意,我会将这块宝石双手奉上。”

    迪亚心道:我正好借此机会再安排一出大戏,让信徒们都知道你丢失了光辉盾。但转念一想,罗得夫狡猾异常,既有前车之鉴,岂会没有料到这种可能?

    迪亚轻笑道:“圣师有什么条件吧?”

    迪亚毫无保留的讽刺令罗得夫异常难堪,罗得夫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眼神中矛盾与愤怒不停交织。但他终究城府极深,片刻便回复如初,笑道:“只是一个小小的请求。”

    迪亚笑道:“说吧。”

    罗得夫强忍怒气,讪笑道:“(殿diàn)下聪慧过人,又怎会料想不到呢?”

    迪亚心知肚明,罗得夫必是想请他取消开天(日rì)后的圣师之争,以此保全圣师之位。想及罗得夫(身shēn)居高位,却徒披了一件光明的外衣,干的尽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迪亚顿时失去消遣罗得夫的兴趣,厉声喝道:“妄想!”

    一句话登时撕破隔在两人之间的最后一层薄纱。

    罗得夫推案而起,怒道:“(殿diàn)下可曾想到那后果?”

    想起塔蒙之死,悲伤顿时淹没了迪亚,迪亚冷笑道:“你可知道,自塔蒙死去,你的下场就已经注定。”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75 前世之仇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