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意外的人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迪亚猜测,威特之所以没有继续一统大陆的步伐,实在是因为他还忠诚地履行着自己的使命,一直在漫无目的地等待着迪亚这个传说中的“真命王子”。

    想到这些,迪亚(禁jìn)不住一阵感动。迪亚抬起右手,试图拍拍威特的肩头以表示友好,但忽然想起他是火凤的爹地,是自己实际意义上的长辈,连忙停下这个无礼的举动,双手与威特紧握,大力地摇动起来。

    “没有人会认为你当不起‘陛下’这个称呼的,不是吗,国美局长?”迪亚又将眼睛瞄向了国美。

    “当得起,自然当得起。”国美忙慌不迭地应道。话一出口,国美忽然感觉出奇地难受,为什么每每在迪亚面前,他就像是被剥除了所有伪装似的,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掩体。

    “(殿diàn)下说得没错,即使将来(殿diàn)下继承了王位,你却依然是他的上司。”应谬在一旁笑着宽慰威特。他这话是有根据的,因为至少,威特还是火凤的爹地。

    “说得好!”迪亚大力在应谬肩上一拍,哈哈大笑起来:“陛下果然没看错你。”

    “(殿diàn)下……”带着被迪亚剧烈摇动后的晕眩感觉,威特紧紧握着迪亚的双手,激动地老泪纵横。从迪亚的眼睛里,威特看到了这世上最诚挚、最真切的感(情qíng),他知道,迪亚绝不是信口开河,而是早就有了这样的打算。

    值了,真地值了,虽说呕心沥血二十年,苦心经营得到的一切所换来的只是这么一个毫无价值的称谓,但威特却认为已经非常值得了,因为从迪亚并不忘本的(情qíng)况来看,未来的大陆必将成为一个统一繁荣的大陆,而这个大陆的主人——迪亚,也必将是一个开明仁德的君主。

    “坐吧。”迪亚在一张椅子上随意坐下:“说说(情qíng)况。”

    应谬扶着兀自颤颤巍巍的威特在一旁坐下,又将得到的(情qíng)报汇报了一遍,迪亚的眉头登时皱了起来。

    “我想,雷霆帝国的目标决不仅仅只是荆棘岭丰富的矿藏……”迪亚沉吟道:“令我困惑的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迪亚的话提醒了应谬,应谬没来由心头一凛。

    迪亚说的没错,从同心盟集团先期的军事行动来看,他们的目标肯定是尽速占领丹江市、独山镇一线以北的广大区域,在西线只是围困大河帝国以达到牵制威特帝国的目的,为什么此刻竟突然一改初衷,向威特帝国腹地发起如此大规模的突击?

    唯一的解释就是:雷霆帝国已经获知了威特帝国正在荆棘岭打造“超级盔甲”的消息。

    虽说招募附魔师和运送秘银矿的行动都是半公开(性xìng)质的,但能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从而联想到威特帝国正在荆棘岭打造“超级盔甲”却并不是一件容易事,而雷霆帝国如此着急地(挺tǐng)进荆棘岭显然说明他们已经确认了这个消息,那么对威特帝国来说这就意味着一个严重的问题——内(奸jiān)。

    “通知石王,暂时中止向荆棘岭运送矿石,同时开启荆棘岭方向的传送阵,命令李季立刻前往荆棘岭组织预备役部队进行抵抗。”迪亚终于作出了决定。

    “李季?”这个决定显然出人意料,威特顿时显得非常惊讶。那是傲天手下一员高级将领,这是李季在威特脑海中仅有的概念,而且在他的记忆中,李季几天前才刚刚在葬玉坪吃过败仗。

    “放心吧。”迪亚轻松笑笑:“李季智勇双全,绝不在冷师之下,何况五万援军随后就到,只要他能捱过三天,之后就看他怎么戏耍张扬了。”

    敌人孤军深入,再怎么强悍也不会对帝都安全产生威胁,所以石王运送秘银矿的行动本不应中止,而迪亚之所以这么做是却是有他的苦衷,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还没能搜集到附魔必需的材料——水晶。

    这趟圣域之行给了迪亚一个沉痛的教训,让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一山还有一山高,也彻底消弥了他“人界不败”的虚荣心。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不动咒”的奥秘,足可纵横人界,最低限度也可自保,但他错了,水晶龙那恐怖的一击让他明白,他错在选错了跋扈的地方。

    那是圣域呀,是“难于上青天”的圣域,它是人神两界的交汇点,虽在人界却并不属于人界,绝不是一个普通人类就可以在里面胡作非为的。而在利用“极速神域”疗伤的过程中,迪亚也终于认识到他与大山之间的差距。

    疗伤花费了迪亚大量时间,但他并不知道确切的时间,而当敖战告诉他足有七个月后,他惊讶得差点没把眼珠子掉下来。七个月——极速神域中的七天,看来为了给他疗伤,敖战这次可是豁出老命了。

    当然,迪亚并非都在疗伤。

    在最后的恢复阶段,迪亚有生以来第一次毫无杂念地进入冥思,当冥思结束他发现,从没有一刻他竟与“神”如此接近。

    他终于领悟了大山的境界。

    ——力量本源的境界。

    用敖战的话说就是:恭喜你,你掌握了最基本的光明之力。

    迪亚不解,在他的印象中,这个世界的力量只有四种形式,分别是火系、风系、土系和水系,至于光明之力这个概念还是第一次听说。

    敖战平生第一次耐着(性xìng)子为一个人类作出解释:世界上,力量的表现形式其实只有两种——光明和黑暗,而你,掌握的就是最基本的光明之力。

    想到大山对阵寒城和罗得夫联手攻击时所发出的圣光之力,还有寒城和罗得夫最后那发生融合的一击,迪亚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那是一种无比神圣的力量,无论什么法术都可以表现为圣光的形式,充满了光明和圣洁,叫人一看就心生敬畏。

    可是,既然力量的本源只有光明和黑暗两种形式,为什么伯图亚大陆盛行的却是四系魔法呢?谈到这个问题时敖战显得极为不屑,他说光明和黑暗才是力量的本来面目,而四系魔法实际上是人类自作聪明的产物,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

    “想不通。”迪亚咕哝一声。想不通就不想,这是普通人解决疑难杂症的最好办法,然而迪亚可不是普通人,在累死了上亿的脑细胞后,迪亚忽然提出了一个令敖战非常恼火的问题。

    “知道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吗?”迪亚问道。

    “怎样?”敖战毫不罗嗦,直接切入主题。其实在敖战内心心中也迫切想知道迪亚这个搭档对自己的观感。

    “神!”迪亚竖起大拇指,恶狠狠地赞了一声:“我发誓,你是迄今为止唯一被我如此称赞的人。”

    “在你现(身shēn)的一刹那,天地因你而为之色变。你周(身shēn)光芒万丈,空间由于你的存在而极度灿烂,而你所过之处无不是竞相膜拜的信徒,即使在寒冷的极地,信徒们也会脱下衣服摇曳呐喊,向你展现他们最最赤诚的心……”

    徜徉在迪亚连绵不绝的赞美声中,敖战顿觉飘飘(欲yù)仙。他正陶醉其中,浑然不觉迪亚的声调已渐渐发生了改变。

    “与判宗一战让我们知道了什么才是神的力量,那熊熊的烈焰,那人界难见的顶级火系魔法,那带着硫磺气息的龙息,所有的一切都会使人不自觉生出无限景仰之心……不过,”迪亚突然一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所展现的一切都离不开火吗?”

    火!这才是迪亚长篇大论的重点。

    敖战如遭棒喝,一下子跌入谷底。

    这小子绕来绕去,原来早就设计好了口袋,只等着自己往里钻呢。他先前说的那些阿谀奉承的话,什么“天地为之色变”,什么“光芒万丈”,什么“极度灿烂”,无不处处影(射shè)一个“火”字,可笑自己还以为他是肺腑之言呢。

    看着一本正经,正作无辜状的迪亚,敖战气得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敖战的窘相给了迪亚极大的满足感。能把龙神逗得抓耳挠腮,他不敢说后无来者,但却绝对前无古人。一刹那间,迪亚关闭与敖战的心灵联系,在心里笑了个天翻地覆。

    敖战直气得脸红脖子粗。有那么短短的一段时间,他与迪亚之间的心灵通道被单方面切断,他自然知道迪亚都干了些什么见不得龙的勾当。

    “你,你……我,我……”他试图编出一个合理的谎言,但痛定思痛,他终于放弃了这个极不现实的想法。在迪亚这样的“人精”面前,他可不敢冒再次丢人的危险。

    涨红着脸,敖战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用意:“我那样做只是为了给信徒们制造一个牢固的印象。”

    印象?!迪亚恍然大悟。他是为了让信徒们牢记自己的模样,这就是敖战以火龙形象出现的根本原因,正像“孽龙”判宗一样,人们之所以万年后还不能从他制造的(阴yīn)影中摆脱出来,土系魔法在其中发挥了相当大的影响力——土就是判宗的代名词,正如火是敖战的代名词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41 意外的人选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