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心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傲天死盯着应谬,心中百感交集。他(身shēn)份尊贵,连他哥哥威特都礼让三分,不敢说一句重话,今天却被应谬当着许多部下如此数落,面子上还真过不去。但是他领军多年,深知忠诚的价值,眼见应谬对威特和帝国这般忠心,尊敬之余,狠话怎么都没法出口。

    旁观之人左看看傲天,右看看应谬,都被这凝重的气氛压地喘不过气来。应谬的话正是大家都想说的,可他们跟随傲天多年,对他的脾(性xìng)最是了解,傲天正在气头上,如果这时候有人擅自出声,必将招来最严厉的斥责。

    偏偏就有人不开窍,就在大家心惊(肉ròu)跳,暗替应谬紧捏一把汗时,孤鸿大声嚷嚷起来:“大人,应局长说得在理啊。”

    应谬暗喊“糟糕”,自己胡说一通,傲天本已不好下台,如今再给孤鸿这大嗓门在众人面前猛一嚷嚷,事(情qíng)彻底陷入僵局,他应谬就是再有本事,恐怕也无法说服傲天羁押严奇,相反却会招来祸患,被傲天严厉惩罚。

    果然,傲天的脸上立刻(阴yīn)云密布,似乎倾盆大雨在下一刻就会喷发。应谬站在一旁,必恭必敬,惶惶不可终(日rì)。傲天沉重的步伐逐渐((逼bī)bī)近,应谬仿佛已听到他愤怒的心跳,就在应谬准备领受摧残时,傲天忽然停下脚步,问道:“应局长,在你心中,可还有我这个大人存在?”

    事(情qíng)但凡有回转余地,应谬绝不会轻易放过。听出傲天口气稍有松懈,应谬忙举掌发誓:“属下对大人的忠诚与尊敬,人神共鉴,天地同瞩。”

    “好。”傲天大喜:“既如此,你是不是应该尊重我的决定?”

    应谬当然明白傲天的意思,顿时显得彷徨,有些犹豫不决起来。他冒犯自己的偶像,心中早有悔意,当傲天格外开恩,给他这样一个重新改过的机会,他本应当珍惜才对,可如果他向傲天妥协,他怎能对得起帝国人民,对得起赏识他的威特陛下,对得起信任他的火凤?他无法泯灭良知,所以他只有再次选择抗拒。

    “如果大人指的是放掉严奇,属下坚决反对。”应谬清清嗓子,郑重回答,悲壮却坚定。

    “混帐!”

    应谬实在不知好歹,傲天顿时勃然大怒。所有人都能听出,他刻意放低姿态,给了应谬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可没想到却被应谬断然拒绝,对傲天来说,这无疑就是奇耻大辱,好比拿自己的(热rè)脸去贴应谬的冷(屁pì)股,他怎能不为之震怒?

    傲天断然转(身shēn)望向严奇,沉(身shēn)道:“严将军,你走吧。”

    严奇反倒有些惶然:“大人这样做似乎……”

    “不用多说,严将军请速速离开。”傲天竟然下起逐客令了。

    严奇却固执起来:“因为严奇,大人与下属失和,令严奇心中惶恐不已。而且贵下属对我的离开非常担心,似乎认为我将给大人和威特帝国带来莫大的灾祸,难道大人就丝毫没有这方面的担忧吗?”

    “帝国需要压力,将官急待磨砺,对于整个伯图亚大陆来说,放掉你也许反而是一件好事。”

    傲天的声音深沉缓慢,低得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但他的眼睛凝视远方,却让每一个人从中感受到浓浓的忧伤。

    严奇无法理解傲天的心(情qíng),但他知道,无论如何傲天今天一定会放掉他。

    “既如此,大人保重,严奇感恩告辞了。”

    严奇扬长而去,应谬和孤鸿正待拦阻,却听傲天一声大喝“拿下”,呼啦啦围上一队士兵,将他们团团包围。

    “大人……”

    应谬和孤鸿痛心疾首,同声悲呼,里克和一些将官也忙跪倒乞求。

    “应局长,严奇智勇双全,你阻止我放掉他并没有错,可是你知道我的用意吗?”

    一句话制止了应谬激烈的行为,应谬头脑一冷,变得犹豫起来:“敢问大人……”

    “二十年战火纷飞,无数生灵涂炭,伯图亚大陆多么需要一场伟大的复兴,这是每一个人的愿望,更是强者的责任,而严奇,他就是为数不多的强者之一。”

    “大人的意思是,严奇有可能重新统一伯图亚大陆?”应谬表现得异常惊讶。如果傲天真地这样认为,那么严奇的能耐甚至超出应谬的想象,这使他就更加无法理解傲天的意图,他怎么能轻易释放一个如此强大的敌人,给帝国留下无穷隐患呢?

    “不错。虽然跟他只是短暂接触,但我相信,严奇绝对有这个能力。”傲天肯定答道。

    “既然如此,大人更不应该放掉他,从而使大人在争霸天下的征途中平白多了一个强硬对手啊。”

    孤鸿快人快语,竟当着应谬的面毫无忌讳地说出了傲天的企图。傲天朝应谬淡淡一笑,应谬慌忙低下头,假装什么也没听到。事实上,傲天特殊的(身shēn)份和在他在应谬心中的地位使应谬不得不表现得置若罔闻。

    但傲天的反应却让他大惑不解。

    傲天淡然一笑,似乎对孤鸿的话和应谬的表现都毫不在意,应谬正迷茫时却忽听他摇头叹道:“我不行。”

    “大人……”应谬无法压制内心的震惊,再不能掩饰自己刻意佯装出来的冷漠表(情qíng),一下子变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傲天的话给他带来无比强烈的震撼,他心中的偶像,“战神”傲天认定自己无法完成的事(情qíng),竟可能由严奇办到,如此看来,傲天对严奇的能耐心知肚明,并且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这使得应谬更加无法理解,他的思维逐渐混乱,各种想法纠缠在一起,但围绕的不过是一个中心思想:既然如此,傲天更应该杀掉严奇,他为什么要放掉他呢?

    “纵观大陆千年,你们最向往的哪个时代,最崇拜的是哪个帝王?”

    傲天的话将众人带入回忆,大家正各自回想对比时,傲天已肯定地给出答案。

    “是辉煌帝国,乘风大帝时期。”傲天道。

    应谬刚想出声反对,傲天微微一笑阻止了他,随即傲天露出回忆的神态,娓娓道来:“大陆盛世无疑是在辉煌帝国时期。建国初期便令人心大振,其政策法规都不同于往(日rì),是有史以来大陆第一个愿意真心为国民谋福利的帝国。至三代帝君(射shè)(日rì)大帝,其骁勇武工无人可及,帝国乃至鸿图大展,除少数地域有强大生物庇佑,无法进占外,大陆莫不纳入帝国版图。然而和久必分,天下大势。和平是滋生**的土壤,**则是侵蚀国家根基的蛀虫,四百年后帝国开始堕落,叛乱四起,战火纷飞,大陆再次陷入一片混乱。如此持续近百年,眼看帝国即将土崩瓦解,千钧一发之时,乘风大帝脱颖而出,以雷霆手段镇压叛乱、惩治贪腐,以怀柔政策安抚国民、发展国力,帝国逐渐欣欣向荣。至乘风十六年,帝国天空终于拨云见(日rì),再见辉煌。如此中兴之主,其力挽狂澜,拯救大陆于水火之中的功绩,试问有谁可与之比拟?”

    有人赞同,有人沉默,孤鸿却忍不住大声嚷嚷起来:“我却有些恼恨乘风大帝,正是他,断送了帝国,也伤害了国民,论功绩,他哪里比得上(射shè)(日rì)大帝。”

    傲天叹道:“美梦时突闻噩耗,难怪你们耿耿于怀,你们是无法接受两种生活的对比啊。(射shè)(日rì)大帝的确卓绝不凡,但他只会锦上添花,哪里及得上乘风大帝的雪中送炭?你们可曾想过,乘风大帝如果不是(性xìng)(情qíng)大变,他将带领辉煌帝国开创一番怎样的辉煌景象?”

    众人皆默默点头,陷入深思,连孤鸿也瞪大了眼睛,认真思考起来。

    “你们的思想都太狭隘了。”傲天长叹一声,忽然间优雅尽失,颓废的神(情qíng)就像一个垂暮老人:“战乱二十年,我们都得到了些什么?生灵惨死、城市瓦解、田地荒芜、疾病蔓延,等等等等……大到文明停滞,小到个人温饱,甚至连昔(日rì)可以恣意呼吸的空气都变得污浊,令人心酸的事(情qíng)真是数不胜数。”

    听者皆频频点头,唏嘘不已。傲天所说的正是这个时代所有人的悲哀,他们原本生活在安定富足的辉煌帝国,却在一夜之间突然从天堂跌进地狱,在美梦将醒之时被战争恶兽生生吞噬。睁眼细寻,亲人已永远离去,侧耳倾听,战鼓隆隆,昨(日rì)一切的美好都化为镜花水月,环绕(身shēn)旁的只剩下断壁惨垣,满目创痍。

    “大陆渴望统一,人民急需安定,这是每一个人的心声,也是时代的趋势。为了早(日rì)实现大家共同的心愿,我们迫切需要有能力一统大陆,救人民于水火中的强者出现。但世事难料,谁也不能肯定下一代大陆新王将在哪里出现,所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发掘每一个强者,并且给他们创造一个可以充分发挥自己才能的舞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用理会所谓强者的出(身shēn)、国籍、来历,甚至暂时无需计较他的人格。民众实在太苦了,他们所受的煎熬实在太多了,难道这个时候我们还要计较个人的利益得失而置他们于不顾吗?”

    傲天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展露出一个不一样的傲天,他眼中晶莹的泪花浸润着每一个人的心灵。傲天(身shēn)份尊贵,许多人即使仰视也不能看到他的(胸xiōng)膛,他便给人孤傲的感觉;他相貌堂堂,不自觉间便让许多人自惭形秽;他才华横溢,喜欢享受如田园般恬静的生活,他便显出一丝略带神秘色彩的超然和洒脱;再加上他素有“战神”美誉,让人在尊敬与惧怕之间联想到的只是血腥和杀戮。可是现在,呈现在大家面前的傲天似乎只是一名悲天悯人的老人,哪里还能看到一丝往(日rì)(情qíng)怀?

    傲天才是真正懂得人民疾苦的人,他全力为全人类谋幸福,即便给别人带来幸福的代价是他自己失去权力、地位、财富乃至生命。

    这就是傲天毅然放掉严奇的原因。

    应谬深受感动,傲天驰骋沙场,百战百胜,在他心中,傲天的形象无比高大,一直以来,傲天都是他心中最强大的神。然而就在今天,傲天却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可这非但没有影响应谬对他的尊崇,反而使他在应谬心中的地位更加牢固。这才是真实的傲天,有谁知道,在他看似冷漠的躯体内还跳动着一颗大仁大义的慈悲之心啊!

    “大人,我明白了!”应谬五体投地,以表达心中的感动。

    “大人!”忽啦啦盔甲翻动,所有将士轰然跪倒,纵(情qíng)高呼。

    傲天连连点头,请所有人起(身shēn)。这一刻,他(身shēn)躯颤抖,老泪横流,哪里还有一丝战神的模样?

    这不正是自己一直追寻的明主吗?虽然知道不会有人看见,但夜影还是恭敬地朝傲天拜了三拜,当他抬起头看到傲天深邃的眼神时,忽然间心生后悔,(禁jìn)不住捶(胸xiōng)顿足,真想狠狠打自己几个耳光。

    他想到了自己和傲天之间的约定。按照约定,傲天只有凭借真实实力窥破他的行藏,他才会恭敬地称呼傲天一声“大人”,可从傲天今天的言行来看,即便傲天永远不能发现他,他也愿意心甘(情qíng)愿地称他为“大人”哪。正是他自己,亲手断送了自己的理想,在他和傲天之间划下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夜影不(禁jìn)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像他们这种(身shēn)份的人,话一旦出口,任风急雨骤,也是万万不能随意更改的,因此只有傲天达到约定的要求,他才会有再次跟傲天交好的机会。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毫无希望地等待下去……

    “大人,大事不好。”应谬突然打破僵局,抬起头看着傲天,神(情qíng)相当慌乱。

    “怎么?”傲天讶道。

    应谬将掌握的(情qíng)况简要说了一番,遂做出推断:“依属下看,艾伦琴城恐怕已遭不测。”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43心声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