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暗黑魔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真的?”巨牛欢呼一声跳了起来,手臂一挥,习惯(性xìng)地抓向真田的脖领。哪知真田早有防备,(身shēn)子向后一仰便躲过了这锁喉一抓。一把捞个空后,巨牛面向皮朋嘿嘿笑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是的,一共五年。”为谨慎计,皮朋依葫芦画瓢,连退两步,和真田站了个并排。

    “你们有够滑头,不过俺今天心(情qíng)好,没工夫跟你们计较。”那巨牛示威(性xìng)地挥挥拳头,忽又放声高歌:“今天是个好(日rì)子啊……”

    “领主大人是指?”皮朋毕竟初来乍到,对这里的(情qíng)况还不了解。

    “老大该睡觉了。”巨牛哈哈大笑起来:“俺又自由了。”

    皮朋正疑惑地看着真田,却忽闻海啸声起,整个魔界刹那间被隆隆涛声充斥。

    这是暗黑魔君召唤部属的讯号。

    三人不敢怠慢,急匆匆飞奔暗魔宫。

    只不过短短几分钟,好像突然从地底冒出来一样,宫外漫山遍野挤满了各种生物,黑压压一大片,数量不下百万。其中排列有序,数量最多的就是魔界的主力部队——丧尸军团。能够站在宽阔黑暗的大(殿diàn)中的屈指可数,他们无疑都是暗黑魔君手下最得力的魔将,而凯瑟琳赫然(身shēn)列其中。皮朋本不够资格进(殿diàn),不过他这次受命跟随凯瑟琳去人界办事,依照惯例,需进(殿diàn)向魔君汇报(情qíng)况。

    所有人都已到齐,他们恭敬地盯着大(殿diàn)顶端黑光流离的王座。

    一团黑气突然出现在王座上方,整个魔界开始轻微颤抖。抖动越来越剧烈,而黑气也渐聚渐浓,死亡的(阴yīn)影笼罩在每一个心头。

    暗力凝聚!

    刹那间,所有生物似乎都与那团黑气产生了微妙的联系,清楚地知道了他的(身shēn)份。仿佛被打了一记强心针,感受到魔君强大死亡气息的魔界军团手举武器,向着暗魔宫方向奋力疾呼:“魔君,魔君……”

    铿锵有力,杀伐之声摄人心魄。

    “哈哈……”令人惊惧的笑声重重敲在每个人的心头。黑气最终成形,凝聚成一个巨大的人形。

    那人形高踞王座,宛如死神降临。他通体绝对黑暗,宛如一个小型黑洞,任何光线都无法逃脱他的吸引。正因为如此,透过远离他(身shēn)体三米外的黑光,部将们反能更真切地看清他的轮廓。从凯瑟琳的角度看过去,那人形更不止是一团黑气,而是一股人形的流水,正闪耀着冷漠的黑蓝色光芒。

    严格意义上讲,他还只是一个能量体,或者说还只是一个精神体,但他的力量正无言地诉说着自己的(身shēn)份——暗黑魔君。

    大(殿diàn)中立刻跪倒一片,高呼“参见魔君”。

    “都起来吧。”声音低沉,但直达在场所有生物的心底,其中蕴涵的力量令人惊惧。

    “大家都知道,几个小时后本君将再次沉睡,所以有几件事必须交代清楚。”暗黑魔君沉声道。“近(日rì)来神游神界,本君清楚地感觉到神界光明力量正不断壮大,所以本君命令,”暗黑魔君的声音突然高亢:“邪恶领主。”

    “下座在。”邪恶领主应声而出。他高达四米,骨瘦如柴,干枯的脸上没有丝毫生气,仿佛一具风干的尸体,形容颇为惹人瞩目。而更引人注意的是他的装扮。只见他手持红宝石短杖,(身shēn)穿粉色马甲,下(身shēn)围着一条彩虹短裙,别提有多诡异。在黑暗笼罩的魔界,也只有他才够胆量、够资格这样着装。

    “加紧训练所有黑暗军团。”暗黑魔君缓缓道:“这样我们才有能力与光明军团抗衡。”

    “是。”邪恶领主尖啸一声退回。

    “希望本君再次苏醒时,展现眼前的是一支全新的强大军团。”暗黑魔君望向恐怖领主:“恐怖领主。”

    “下座在。”恐怖领主游到大(殿diàn)中央,口中发出“兹兹”的响声。她是一个蛇(身shēn)人首的生物,但腰部以上生得玲珑浮凸,极具(诱yòu)惑。但她妖艳迷人的外表在神界却是最恐怖的象征,恐怖领主由此得名。传说,她是暗黑魔王的得力部将,曾与光明军团大战上千年,死在她手下的天神不计其数,而且无一例外,他们个个被吸干精血,形神俱灭。

    “你的任务进行得怎么样了?”暗黑魔君“慈祥地”凝视着自己的(爱ài)将。

    “回魔君,黑暗的力量正逐渐聚集,除了魔宫中新近增加的这些陌生面孔,另外还有六员魔将即将完成修炼。”恐怖领主躬(身shēn)回答。

    “好,非常好。”看着(殿diàn)中逐渐增加的人数,暗黑魔君满意地点点头:“以往神魔大战,我魔界很少能占上风,归根结底就是精英魔将太少。为了魔界未来,你时刻不能松懈。”

    “为魔君效力,臣万死不辞。”恐怖领主听命退回。

    暗黑魔君忽皱眉道:“冬瓜?”

    狂暴领主跳了出来,喊道:“老大。”

    “平时你话最多,怎么今天一声不响啊?”那巨牛不跪不拜,甚至有些不尊敬暗黑魔君,但暗黑魔君非但没有责怪,反露出一丝笑意。

    “回魔君,这家伙正巴不得早点完事,又怎会多话。”一旁响起邪恶领主刺耳的声音。

    “哦?”暗黑魔君稍一思索,马上把握到狂暴领主的用意,他立刻沉声责道:“冬瓜,你是不是想等本君沉睡后再偷入人界啊?”

    “嘎嘎嘎……”邪恶领主得意的怪笑和恐怖领主妩媚的笑声搀杂在一起,响彻大(殿diàn)。

    被暗黑魔君说中心事,又被另外两位领主嘲笑,巨牛立刻面红耳赤,他一手插进裤兜,一手摸着牛角,尴尬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冬瓜,还记得你将两条黑龙从燃烧平原撵到极北之地尼美拉群岛的事吗?上次若不是本君适时遮掩,你必定已被光明使者发现。”暗黑魔君厉声道:“如果再有消息传到本君这里,说你不经(允yǔn)许私自偷入人界,定罚不饶。”

    “老大。”巨牛面现难色轻声嘀咕:“不就是去玩玩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知轻重。难道你忘了神魔之间的约定吗?”暗黑魔君沉下脸:“本君现在没有(肉ròu)(身shēn),力量还不能完全发挥,如果你偷入人界却被那些该死的光明使者发现,他们籍此向魔界发动进攻,结果如何你知道吗?”

    “知道。”仿佛一个做错事遭到训斥的孩子,巨牛盘膝坐在大(殿diàn)中央,噘起牛嘴:“可是,可是你什么时候才会有(肉ròu)(身shēn)啊?俺都等不及想再去玩玩了。”

    暗黑魔君哭笑不得,对自己这个呆义弟,他着实无可奈何。忽然想到这次派往人界的任务,暗黑魔君道:“九翼堕天使凯瑟琳,这次人界之行可有收获?”

    未等凯瑟琳回答,巨牛呼地一下跳起来大喊道:“老大,你偏心。”

    “你又有什么事?”暗黑魔君为之气结。

    “她能去,为什么冬瓜不能?”巨牛好奇地遥指凯瑟琳。

    “蠢货。”恐怖领主垂头嘀咕一声。

    “下座实力与领主实力相差甚大,遵照魔君的指示又刻意隐藏……”

    未等凯瑟琳把话说完,皮朋忽然出列跪在大(殿diàn)中央高声道:“实(情qíng)并非如凯瑟琳所说……”

    “住嘴。”暗黑魔君首次显示怒意,连宫外侯命的黑暗军团都感受到他毁灭一切的压迫:“上座汇报(情qíng)况之时,哪有你插嘴的余地?魔宫守卫何在?掌嘴四十!”

    一阵噼里啪啦声后,皮朋双手捂嘴委顿在地。这下真够他受的,刑具由魔界巧匠特制,执法时由暗黑魔君亲自坐镇,那些魔宫守卫下手能轻吗?

    “九翼堕天使凯瑟琳,你继续。”

    “是。”凯瑟琳看了一眼皮朋,兀自心有余悸:“还请狂暴领主知晓,下座实力与领主大人相差甚大,遵照魔君的指示又刻意隐藏,所以并不会引起光明使者的注意。人界这些年来杰出者甚多,经过近四年仔细调查并一一排除,下座终于发现有一人最接近魔君的要求。”

    “谁?”暗黑魔君兴趣立起。事关他的(肉ròu)(身shēn),更进一步说关系着他和魔界的命运,此乃头等大事,他如何能不动容?

    “大山。”凯瑟琳从容答道:“大山,男,人界战国历前1年2月10(日rì)生于艾伦琴城,现年21岁。目前就读于威特帝国帝都大学,并担任该校骑士学院93届1班兼职讲师一职。相貌出众,人称‘赛子都’;战、法、牧三系兼修,实力卓绝,人界无人可敌。”

    “很好。”暗黑魔君忽闭目进入神游,十分钟后方无力地睁开双眼,叹道:“人界果然强者辈出,不过符合本君要求的却寥寥无几。凯瑟琳,你如何断定大山人界无敌?”

    “黑龙!”凯瑟琳断然答道:“任何一界,黑龙都是相当强横的生物,但在燃烧平原,下座却亲眼目睹大山轻易收服两条黑龙。只凭这点就可以断定,他的实力已经接近神或魔的境界。而且更重要的是,据我观察,大山已经初步领略到‘不动咒’的奥秘,这是一个纯粹人类绝对不可能达到的境界。”

    所谓“不动咒”,是法术或者技能初步神化的一种境界。领略“不动咒”的奥秘后,对于施法者来说,发动绝大多数法术技能时已无需吟唱,更无需刻意追求施法时的所有必备姿态。也就是说,只要施法者已经学会该法术技能,就可以通过意念或者一个极简单的姿态激活法术技能,达到瞬间释放的效果。(和现代电脑应用中的批处理功能基本相同。)

    长久以来,法系之所以能领袖三系,正是因为传说中的“不动咒”。而魔法师之所以被称为“三系贵族”,甚至被称为伟大的职业,当然更离不开“不动咒”的支持。试想,一个魔法师的攻击法术省略了施法时间,全部变成瞬发法术,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qíng)。遥想当年一代剑魔独孤丑,何尝不是凭借“不动咒”横扫宇内,称霸天下。

    “言之有理。”暗黑魔君忽然语气一变:“不过本君却持怀疑态度。刚刚神游人界,本君共发现三股特别惊人的力量,它们实力接近,两个光明,一个黑暗,不知你对此有何解释?”

    “下座不知。”凯瑟琳慌忙跪倒。

    “这不能怪你,你起来吧。”暗黑魔君陷入沉思:“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俺想到了,俺想到了。”一直沉默不语的狂暴领主忽然欢快地跳了起来。

    “冬瓜……”暗黑魔君好不恼火:“你想到什么了?”

    “隐藏实力……”话未说完巨牛猛然将嘴捂住,不安地盯着暗黑魔君。

    暗黑魔君明白巨牛的算盘,他是要利用自己沉睡的时候,隐藏实力到人界玩耍。暗黑魔君正待斥责冬瓜却忽然灵光闪现:不错,隐藏实力,那两个光明力量中有一个必定隐藏了实力,而他必定就是光明神未来的(肉ròu)(身shēn)。

    他已对三股力量做了轻微试探,发现能量都相当纯正,不同的是,那个本质与他完全相同的黑暗力量却似乎跟他产生强烈冲突,而本质与他截然相反的其中一个光明力量却能够与他的力量完全融合。

    有了这个重大发现,暗黑魔君再无心(情qíng)理会狂暴领主。

    “凯瑟琳,议事结束后,你速速赶往人界暮色森林,如果大山果真就在那里,你必须在本君苏醒的第一时间向本君汇报。”

    “下座领命。”

    稍显轻松,暗黑魔君这才将注意力转向皮朋,随口问道:“你刚刚说实(情qíng)并不像九翼堕天使凯瑟琳说的那样,那么就让本君听听你所掌握的(情qíng)况。”

    “是。”皮朋恭敬地跪倒(殿diàn)中。嘴巴已然肿烂,鲜血不止,但皮朋全然不顾,几乎把头贴在地面,恭声道:“依下座看来,大山虽卓立不群,却并非无人可与之媲美。”

    简简单单一句话,竟触动了暗黑魔君的内心,因为只有他知道人界那三股异常惊人的力量在实力上有多么接近。他点点头道:“你继续。”

    “寒城,自号‘新剑魔’;迪亚•布鲁斯,人称‘美少女杀手’。这两人无论从相貌、实力来说都绝不在大山之下。”

    由于心中有底,暗黑魔君竟频频点头,却看得凯瑟琳打心底涌起一丝寒意。

    “你胡说。”凯瑟琳亢声反对:“若说寒城,我还可以勉强接受,但那个叫迪亚的不过刚刚具备二级龙骑士的水准,他又怎能与大山相提并论。”

    “当局者迷。”话一出口,皮朋(禁jìn)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他如此无礼地反驳上座,是不是又会触怒暗黑魔君呢?瞄了一眼暗黑魔君,但见他正凝神静听,并不出声喝止,皮朋胆气立壮,沉声道:“你可曾注意到迪亚隐藏的实力?”

    “隐藏的实力?”凯瑟琳楞住了。

    暗黑魔君暗自点头,越来越有意思了,看不出皮朋的眼力竟如此高超。他通过神游获知有一股光明力量极力隐藏自己的实力,如今果然从皮朋口中得到证实。那么,这个叫迪亚•布鲁斯的家伙,很可能就是光明神在人界物色的(肉ròu)(身shēn)。

    “不错。”皮朋继续道:“在迪亚(身shēn)上,下座清楚地感受到一股莫名但异常强大的力量。”

    “皮朋,你的确尽心了。”暗黑魔君非常满意:“凯瑟琳,如今,你又多了一项新的任务,彻底调查迪亚,务必将他的所有(情qíng)况了解清楚。”

    “是。”凯瑟琳跪地领命。

    “她不能去。”想到刚刚受到的惩戒,皮朋忽然跪倒诺诺道:“启奏魔君,下座有下(情qíng)上报。下座一心为魔君和整个魔界着想,还请魔君饶恕下座不敬之罪。”

    “说吧。”暗黑魔君懒懒道。此次他没有怪罪皮朋,因为皮朋的话已深深把他打动。

    “九翼堕天使凯瑟琳违背魔君命令,擅自在人界显露真(身shēn)。”考虑再三,皮朋终于没有说出迪亚和凯瑟琳之间的私(情qíng)。

    “竟有此事?”暗黑魔君大为震怒。但他接下来的决定却让皮朋大大失望。

    “此事待本君醒后再做处置,你们切记自己的任务。散了吧。”黑气豁然膨胀,将整个魔宫笼罩后凭空消失,魔界一阵颤动,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恐怖领主耳中传来一个轻微的声音:“皮朋可堪大用。”恐怖领主(身shēn)子微微一震,当即明白暗黑魔君的意思,心中默道:“是。”

    如此虎头蛇尾的收场,在以前可从未发生过。几家欢喜几家愁,皮朋虽然颇感失望,凯瑟琳却有些欢喜。但要说其中最高兴,恐怕谁也比不过狂暴领主,也就是暗黑魔君口中的“冬瓜”。

    只听一声牛叫,狂暴领主瞬间从大(殿diàn)消失。

    “哞……”

    惨叫声划破喧闹的街市,一颗鲜血淋淋的牛头被丢在铁盘上,屠夫将尖刀在牛尸上用力一抹,高声吆喝道:“抬走。”

    火凤一扯梁文秀,嗔道:“小公主,风和(日rì)丽的,看这些未免太杀风景了。”

    “我也不愿意看哩,可巧碰上了。今天(春chūn)祭,你又难得来一次,好歹让你看些入眼的。”梁文秀腼腆地笑着,忽秀眉轻颦,责道:“你怎么还叫小公主,当我不晓得你也是公主吗?”

    “口误,口误。”火凤轻轻一笑,赶忙转移话题:“不过这里还真(热rè)闹,比起艾伦琴城尤有过之。”

    “那当然,辉煌帝国存在时,我盛京城可是全大陆的经济文化中心……”

    未等梁文秀把话说完,火凤忽然摇头晃脑接口道:“盛京城现状虽大不如前,但俗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盛京城若自排第二,还没有哪个敢狂妄地自称第一……”

    梁文秀桃飞双颊,轻推火凤一把,嗔道:“你又笑我。”

    两个美少女格格(娇jiāo)笑着,在拥挤的人群中追逐打闹,引来无数路人瞩目。两人(娇jiāo)艳如花,世所罕见,自然成为不少色狼猪哥关注的焦点。他们疯狂地涌过来,企图趁乱揩油,但毫无例外,在距离她们一米外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格挡开去。那自然是贴(身shēn)保护火凤的盗贼——夜影的手段。看着两人在密不透风的人群中快速前进,他们惊讶地差点连掉了下巴都不知道。

    一追一逃,转眼奔到大运河旁,火凤忽然驻足喊道:“快看。”

    梁文秀以为火凤使诈,丝毫不为之所动,赶上来把纤纤玉手探进她的胳肢窝,边笑边道:“看你还往那里逃。”

    火凤不一刻便笑得浑(身shēn)无力,兀自手指大运河,喘道:“不骗你,快看,好长的船队。”

    梁文秀这才住手。两人屹立大运河边,极目这一壮观场面。船队绵延至目光尽头,船只形形色色不计其数,只短短十几分钟,两人(身shēn)畔已过尽千帆,而后续船只却似乎丝毫没有减少,依然络绎不绝,疾驰而来。

    火凤问道:“他们这是结伴旅游吗?”

    旁边一人答道:“好没见识的丫头,这是朝圣的船队。”

    火凤今天心(情qíng)出奇地好,竟不与他计较,又问:“到艾伦琴城的吗?”

    那人冷哼一声:“除了辉煌神(殿diàn),还有哪里可以替代光明信徒的信仰?”

    火凤点头道:“每年密西西比河畔都停泊着无数船只,我却不知原来就是朝圣者的船队。这些都是你们灵国的船吗?”

    “多数不是。”梁文秀接口答道:“他们很多来自灵国南部的一些小国家,因为并未与你们威特帝国建立邦交,与我国朝圣者不同,威特帝国的魔法传送并未向他们开放,所以乘船朝圣是他们最好的交通方式。”

    一艘破旧的小船徐徐靠岸,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跳上岸来,将船泊稳后,健步向贸易区走去。

    “孩子,挑便宜的食物尽量多买些。”船舱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

    “知道了,爷爷。”年轻人回头答道。

    只片刻工夫,年轻人扛回一袋食物,却是城中最廉价的大块硬面包。想不到在盛京城只用三枚银币就买到如此丰盛的食物,那老者连连称赞自己的孙子能干。忽然年轻人发出凄厉的喊声:“爷爷,爷爷,你怎么了?”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