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就职大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大厅中立刻鸦雀无声。

    鹿盔问道:“尊敬的阿丘比大德鲁伊,这个消息你从何得知?”

    阿丘比紧盯妙妮道:“我想请代理大长老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众人立刻把目光转向妙妮,却见妙妮一言不发,脸上浮现出与年龄并不相符的稳重。大山暗暗佩服,他频繁出入重要场合,目睹过许多重量级人物在人前失态,却没想到妙妮竟表现得如此沉稳。在精灵眼中,妙妮也许还只是一个(乳rǔ)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然而在精灵联盟的最高行政会议上,面对许多迷惑的目光,她竟能处乱不惊。

    也许,她天生就是领袖。

    迪亚盯着阿丘比心想:这是长老会议,却要你这个神经错乱的糟老头子搀和什么。依照人类的制度,帝王和圣师相对独立,互不干预,他却不知,在精灵社会中,联盟大长老虽领袖整个精灵联盟,地位上高于大德鲁伊,但在一定程度上却也受制于大德鲁伊。而其中最关键的一点是,联盟大长老的就任必须得到大德鲁伊认可,也就是说,大德鲁伊在联盟大长老的选举中具有一票否决的权力。

    见妙妮不动声色,阿丘比继续道:“我想知道,代理大长老是否有这样的心思。”

    鹿盔见阿丘比面色不善,忙道:“如果有会怎样?没有又会怎样?”

    “没有最好,我自然全力拥护尊敬的妙妮代理大长老接任大长老。”阿丘比浅笑连连,却又忽然紧绷了脸:“但如果我所说的不幸成为事实,相信会有不少人持反对意见,而我,则是冲在最前面的一个。”

    鹿盔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xìng)。在精灵联盟中,如果作为最高行政领袖的联盟大长老和作为最高精神领袖的大德鲁伊意见不和,那将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因为事实证明,精灵联盟曾经的苦难时代都是由于联盟大长老和大德鲁伊对于精灵的发展前景各持己见造成的。

    鹿盔首次显得有些举棋不定,和蔼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彷徨,焦急道:“尊敬的阿丘比大德鲁伊,请慎重行事,记得三年前为妙妮颁授代理大长老权杖时,你还是她最坚定的拥护者啊。”

    “此一时彼一时,当时这些不速之客并不存在。”阿丘比望着迪亚等人的目光竟有一些敌意:“他们的到来将是我们噩梦的开始,而如果准许他们进入新月神(殿diàn),更将会给精灵联盟带来莫大的灾祸,甚至是——灭顶之灾。”

    说到后来,阿丘比一字一顿,神(情qíng)无比沉重。他的话再次掀起轩然大波,所有人包括妙妮在内都悚然动容。一直以来,拜月教都是精灵联盟的精神圣地,而拜月教的最高领袖大德鲁伊更是精神象征,他是世界的守护者,而他的预言则毫无例外成为精灵联盟未来的现实,决不会危言耸听。他竟然这样说,莫非迪亚他们真是会给精灵族带来厄运的魔鬼?

    善本特最是(性xìng)急,“哇哇”大叫着跳了起来:“你这老头好没道理……”

    话未说完便被妙妮厉声喝止:“不得无礼。”余音仍在宽阔的大厅中回((荡dàng)dàng),善本特却已被众多长老和部落酋长冷厉的眼神定在当场。山姆也稍有怒气,他眼中满是责怪,暗骂善本特实在不知轻重,大德鲁伊是什么样的人物,即使妙妮成功接任联盟大长老都要对他礼让三分,你一个跟精灵族毫不相干的人类小毛孩子却如此大胆,敢当面辱骂他。

    “尊敬的大德鲁伊,请原谅这位人类朋友的无知之过。”妙妮起(身shēn)望着阿丘比,稍一思索后方首次露出凝重的表(情qíng),沉声道:“大德鲁伊是否有些言重呢?当然,妙妮并非怀疑您的话,只是心中疑惑难解。想他们只是几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少年,又怎会把联盟带进如此险恶的境地?”

    这几句话非常得体,妙妮放低姿态,并没有以代理大长老的(身shēn)份同阿丘比理论,她甚至刻意贬低善本特,点明他只是一个未见过世面的无知少年,无形中更抬高了阿丘比的(身shēn)份,试想你一个高高在上的精灵联盟的大德鲁伊,何苦跟一个蒙昧无知的三岁小孩斤斤计较。

    大山又一次为妙妮的表现暗暗喝彩,眼光转向阿丘比处,却见他果然被妙妮(套tào)牢,虽铁青着脸却发作不得。大山暗暗偷笑,忽然发现迪亚的眼神中一片迷茫,似乎极力要回想起什么。

    面对异(性xìng),迪亚还是第一次流露这种神(情qíng)。大山当下心思急转,终于了解到他的心(情qíng)。从见到妙妮的那一刻起,她的一颦一笑无不牵动每个人的心,而迪亚则更加投入,他甚至跟大山说过,对妙妮他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大山并不认为那是迪亚想亲近妙妮的借口,事实上,他觉得迪亚的话是发自肺腑的。妙妮冷酷如雪莲花,和煦如二月(春chūn)风,而刚刚她无比镇定的表现则象极了传说中的智慧女神。她的每一个神(情qíng)都将她的美丽表现得淋漓尽致,魅力无人可挡。

    大山心想:迪亚定是(爱ài)上她了。

    阿丘比果然并没有怪罪善本特,他走向妙妮的步伐忽然变得轻快:“我所说的只是占卜的结果,或者可以说是月神的启发,也许大家觉得这些实在虚无缥缈,所以我并没有强迫任何人相信。”“但是……”阿丘比在妙妮(身shēn)前三米处站定,声音忽然高亢起来:“大家不要忘了,先前历代大德鲁伊的占卜结果都已经成为事实。”

    这句话无疑一枚重镑炸弹,登时把联盟大厅炸得沸沸扬扬,各位长老和部落酋长的声浪渐涨渐高,钢爪一连喊了十几声“肃静”,这才将混乱的场面压制下去。阿丘比的话并没有丝毫夸张,也许大德鲁伊(身shēn)份稍低于联盟大长老,但他的一句预言却胜过联盟大长老千言万语。

    “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妙妮浅浅一笑:“我这个代理大长老并没有权力(允yǔn)许他们进入新月神(殿diàn),更无权(允yǔn)许他们使用月神井。”

    众人几乎失声哑笑,妙妮竟还有如此狡黠的一面。阿丘比的这次占卜固然说明这几个人类少年也许会给精灵联盟带来灾祸,但却并不能证明是由于妙妮接任联盟大长老所造成,所以这根本就是两个问题。妙妮只轻轻一推,就把自己从窘境中释放出来。阿丘比一时呆住说不出话来。

    鹿盔和钢爪也颇感彷徨,他们商量良久终于做出决定:“除长老会成员,请其余所有人暂时离席,长老会要做最后商议。”

    “给你添麻烦了。”刚走出联盟大厅,迪亚立刻替善本特向妙妮道歉。

    “没什么。”迎着微风,妙妮淡淡一笑。轻风拂过联盟大厅外宽广的平台,妙妮秀发飘飞,饱满的前额泛起细小的涟漪,极具(诱yòu)惑。而她圣洁的笑容却使人心生仰慕,把这生理的(诱yòu)惑转变为内心的敬重,唯远观而不能亵玩。

    平台之下二十米,无数(身shēn)穿节(日rì)盛装的精灵正翘首以盼。他们知道,妙妮虽是代理大长老,事实上却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开始行使联盟大长老的权力了,所以今天的长老会议只不过是走个过场。他们殷切渴盼着会议早点结束,只等司仪一声令下,就要为他们有史以来第二个最伟大的领袖欢庆。

    “长老会已做出最终裁定,请各位入内恭听。”司仪在大厅门外高声宣布。

    众人再次进入。

    圆桌尽头鹿盔慈祥的面容变得冷肃起来:“适才的(情qíng)况各位已经明了,遵照伟大领袖巴丝特制定的《联盟大长老就任规则》,请各位长老慎重考虑后再一次投票表决。”

    迪亚的心顿时悬了起来,精灵族的“大德鲁伊”与人类“圣师”地位等同,他的话应该没有谁敢怀疑和反对。阿丘比既把占卜结果公布,相信一定会得到诸位长老支持。假如果真如此,不但妙妮可能无法接任联盟大长老,连带地,绿黛儿的病将永远无法治愈。迪亚无比担忧起来,他合掌默念,开始企求阿波罗大神的保佑。

    “我,鹿盔,精灵联盟长老会首席长老,同意妙妮代理大长老接任联盟大长老一职。”鹿盔率先表态,他更向大家表明永远追随妙妮的决心:“在妙妮任职联盟大长老期间,我将遵从她的任何指示并坚决执行到底。愿慈(爱ài)的月神为她照亮未来的道路,伟大的领袖巴丝特为她指引前进的方向。”鹿盔匍匐在地,象征(性xìng)地亲吻了妙妮的玉足。妙妮连忙将他扶起。

    想不到明知会有严重后果,鹿盔却仍然支持妙妮,迪亚等人不由松了一口气,而阿丘比的脸色却越发难看起来。接下来各位长老相继宣誓,竟毫无例外仍然支持妙妮担任联盟大长老一职,看来妙妮在精灵联盟中的领袖地位已无法动摇。

    待最后一位长老宣誓完毕,迪亚等人和各部落酋长已欢欣鼓舞,几乎要跳起来发泄内心的喜悦。而阿丘比的神(情qíng)却有些怪异起来,眼看各位长老一个个站起为妙妮助威,他先是惊讶,然后愤怒,可等所有长老宣誓结束,眼看结果无法挽回时,他反轻松起来,只是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嘲讽。

    鹿盔正要宣布最后结果,阿丘比突然笑道:“尊敬的长老会首席长老,你是不是忘了一个规定——如果大德鲁伊认为当选者无法胜任联盟大长老一职,拥有一票否决长老会最终决议的权力?”

    鹿盔哈哈大笑:“我当然没有忘记,先不说三年来妙妮代理大长老领导联盟逐渐步入辉煌,其成就直追伟大领袖巴丝特,根本谈不上‘无法胜任’,只其中一条已注定,她成为联盟大长老将是不可抵挡的潮流。”

    “哦?”阿丘比幽远深邃的蓝眼珠中闪过一丝疑惑:“愿闻其详。”

    钢爪向司仪点头示意,司仪忙翻开大厅正中一本厚重的木书高声朗诵:“总纲:1,年满331岁,个人功勋超过百万,无条件执掌联盟,为联盟大长老。”

    那本书就像一个大箱子,书页由木板制成,形象古朴,看得出已有相当年月,正是巴丝特制订的《联盟大长老就任规则》。

    “天意。难道真是天意?”阿丘比仿佛一下衰老了许多,一个人喃喃着向厅外走去。

    “请留步,尊敬的阿丘比大德鲁伊。”妙妮忽然出声唤住阿丘比:“感谢所有长老和部落酋长的支持,大家的决定妙妮本不当擅自更改,不过诚如大德鲁伊所说,历代大德鲁伊的占卜结果都将成为联盟的未来,如果妙妮成为联盟大长老后果然给联盟带来灾祸,妙妮于心何忍?所以妙妮决定,不担任联盟大长老一职。”

    想不到在阿丘比已败退打算离开时,妙妮竟拒绝担任联盟大长老,这个决定不光惊诧了迪亚等人,惊诧了长老会和各部落酋长,更加惊诧了阿丘比。

    “你,你不能这样”各位长老慌忙起立向妙妮行礼,恳请她收回成命。

    “你,你……”阿丘比竟有一丝感动:“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大德鲁伊对妙妮的(爱ài)护,妙妮心中最是清楚。”妙妮望着曾经给她无数关(爱ài)和教诲的阿丘比柔声道:“我知道,大德鲁伊这样做一定是出于对联盟未来大局的考虑。”

    “你竟知道我的良苦用心。”阿丘比一声感慨:“我如此反对,你不但没有丝毫怨恨,反而替我说话,果然是我精灵族天生的领袖。可是,你这样做怎么向迪纳思城中无数的子民交代?他们许多是从非常偏远的部落赶来,正巴巴地等着为你的就职大典庆祝呢。”

    妙妮秀眉轻颦,一时无语。

    看到联盟两位重量级的人物并没有因为适才的矛盾失和,鹿盔老怀大慰,哈哈笑道:“我倒有一个折中的建议。”成功吸引众人的注意后,鹿盔从容道:“就职大典照常进行,不过妙妮暂时仍然担任代理联盟大长老,只等时机成熟再做决定。当然,这将是一个只有我们才知道的秘密。”

    众人稍一思索就明白了鹿盔的意思,这样做会起到缓冲作用,既照顾到联盟子民,又能避免将相失和。

    众人随声附和,妙妮和阿丘比似乎也接受了鹿盔的安排。阿丘比闭目冥想,良久方低声自语道:“一切都是天意,我只有如此做或许才有转机。”

    月神历20331年,妙妮宣誓就任联盟大长老,成为继巴丝特之后精灵联盟第二位最伟大的领袖。

    “联盟的所有子民们,为我们尊敬的妙妮大长老欢呼吧。”司仪站在高处亢声宣告,迪纳思城立刻掀起狂欢的浪潮。精灵族虽然人口稀少,但此刻城中却人山人海,几乎无立锥之地。

    妙妮神(情qíng)肃穆,恭敬地从鹿盔手中接过象征大长老(身shēn)份的月神权杖。她屹立高台,俯瞰脚下,缓缓举起手中的权杖。温柔的月色下,月神权杖散发出柔和的银辉,所有人立刻振臂高呼“大长老”。

    忽一道月光从天直直降落,恰恰照(射shè)在月神权杖正中的月亮石上,月亮石受到激发,不一刻竟恣意放(射shè)出耀眼的白光。白光渐渐扩散,不多时便把整个迪纳思城笼罩在内,天空被映照得如同白昼。天降瑞祥是月神的恩赐,妙妮接任联盟大长老正是遵照月神的旨意。人们疯狂了,高呼着妙妮的名字倒地跪拜。

    “拜月大典现在开始。”

    妙妮高坐大长老宝座,各部落酋长手持水晶瓶依次上前,将从各部落月亮井采来的水样倾注进妙妮面前的祭器中。令人担忧的事(情qíng)发生了,所有神水进入祭器时都挥发出浓浓的雾气,每一个人都皱紧了眉头,鹿盔更有些悲伤。

    “各位部落酋长有什么话说?”声音虽然不大,但妙妮的语气却相当沉重。

    “几天前,我可查克部举行拜月大典,(情qíng)况与现在一模一样。本以为只是我部月亮井被污染,正想趁大长老就职上报此事。如今看来却是联盟所有部落的月亮井都不同程度受到污染,这只能表明一个可能,被污染的不是各部落的月亮井,而是……”

    月神井!

    出于忌讳,山姆并没有把话说完,但是所有人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新月神(殿diàn)轻易不能进入,所以大典结束后,请鹿盔长老立刻派遣人手彻底调查生命之树,发现异常(情qíng)况,随时上报。”

    “是。”

    接下来,毫无疑问又是长达三个小时的跪拜,好在已有先例,迪亚等人倒也能够欣然接受。而此举,又使他们获得了精灵联盟高层的好感。

    回到住所,迪亚心如火焚,半刻也无法安静。想要使用月神井就必须进入新月神(殿diàn),而山姆曾说过,只有联盟大长老才有权准许他人进入新月神(殿diàn)。妙妮虽已被联盟高层默认为联盟大长老,但在形式上,她仍然只是代理大长老,她还没有完全获得大长老的所有权力,自然无法帮助他们进入新月神(殿diàn)。

    该怎么办呢?尽管几位朋友甚至绿黛儿都劝他不要着急,但看着自己心(爱ài)的人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楚,一天天憔悴下去,他能不着急吗?忽然一个大胆的设想在脑海中诞生。既然不能明着进入新月神(殿diàn),为什么不想办法偷偷潜入呢?

    说干就干,迪亚一早就赶到神(殿diàn)外进行全方位侦察。经过长时间细心观察后发现,神(殿diàn)背靠城墙,其余三面环水,只一座宽阔的石桥通向中心花园,要想潜入只能潜水到达神(殿diàn)与城墙的接合点,依靠绳索攀缘而上。而令他无比兴奋的是,或许精灵联盟长期处于和平时代,或许根本没有想到有人胆大到要偷入神(殿diàn),也或许那个地方很难攀附,总之一切都那么巧,护(殿diàn)一族竟没有在神(殿diàn)与城墙的接合点处派人看守。

    深夜,一行人秘密赶往大明宫。

    中间一人黑袍遮面,看不出年龄相貌。应谬带领数名手下紧随其后,保持警戒。若有实力超绝之人更可以看出,四周竟有许多一级盗贼潜行保护。这人是谁,外人无从得知,但从排场来看,他必定有着相当高贵的(身shēn)份。

    应谬高举令牌,一路畅通无阻,直达御书房。

    “微臣应谬求见陛下。”应谬跪倒书房门外叩首道。

    “快请进来。”不用内侍官传达,威特颤抖的声音已穿透房门清晰地敲在每一个人的耳鼓上。

    应谬搀扶着黑袍人垂首而入,威特早离座相迎。看着眼前的黑袍人,威特张开双臂,嘴唇颤抖:“可是火凤?”

    “正是公主(殿diàn)下。”应谬小心除去那人(身shēn)上的黑袍,看她曼妙的(身shēn)形,(娇jiāo)俏的面庞,果然就是火凤。

    张开的双臂轻微颤抖着,威特眼中竟有泪光闪动。近一个月来,他无数次为火凤祈祷,虔诚程度甚至远远超过治理国家。然而想象中的(情qíng)景没有发生,火凤呆呆地站着,眼神空洞,并没有扑入威特怀中,就像一个植物人,没有一丝(情qíng)感。

    “火凤她这是怎么了?”威特惊讶地看着应谬。

    “微臣该死,公主(殿diàn)下醒来后就是这个样子,能吃能睡,但却好像什么都忘了。”应谬慌忙跪倒在地。

    可怜的火凤,她一定受到什么重大打击了。威特心如刀割,他把火凤拥进怀中,用力摇动:“火凤,我是爹地啊,是最疼(爱ài)你的爹地啊,是谁欺负你了,爹地一定把他千刀万剐。火凤,你倒是说话啊。”

    满头红发在威特的摇动下疯狂抖动,火凤却没有任何反应。威特攥紧拳头,双目圆张,伤心愤怒混合而成的表(情qíng)令人恐惧。

    “陛下,迪亚……”应谬在一旁轻声提示。

    “迪亚,迪亚……”听到这个刻骨铭心的字眼,火凤终于有了反应,她的表(情qíng)虽仍十分呆板,但眼神已不再空洞,仿佛产生一丝流彩,口中不停念着“迪亚”的名字。

    “迪亚,迪亚……”威特随着火凤轻声呼唤,终于成功吸引她的注意。火凤呆呆地看着威特,许久才恢复神智,看到自己敬(爱ài)的爹地,想到迪亚悲惨的命运,回忆起这些(日rì)子受的委屈,火凤无法控制,悲戚一声扑入威特怀中大哭起来:“爹地,爹地,迪亚他……他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2 就职大典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