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游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火凤被人绑架了。”

    冷师果然被这个消息惊呆了,不过他毕竟多年为将,只呆了片刻立刻恢复镇定,大将之风随即显露。他沉默不语,因为他知道,寒城必定还有后话。

    “也许你还不知道,绑架公主(殿diàn)下的人,正是我。”

    冷师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他失声惊“啊”一声,只觉得声带抽筋,疼痛异常。即使攻击力强大如盗贼的9段“伏击术”的打击恐怕也无法造成这样的后果。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假如有一天,帝国跟我势不两立,你,会为你的儿子背弃帝国吗?”寒城不答反问:“假如,我只是说假如。”

    “不。绝无可能。”冷师回答得斩钉截铁。

    “为什么?”寒城颇感迷惑:“据我所知,你对陛下颇有微词。不是吗?你甚至还跟泰拉达特密谋过一些对陛下不利的计划。包括针对公主(殿diàn)下的计划。”

    “我承认,我希望你能娶到公主(殿diàn)下,我也跟泰拉达特商议过一些计划,我甚至时常顶撞陛下,但是,你要明白爹地的真正立场。”冷师望向寒城,心生感触:“陛下无子,在他百年之后公主(殿diàn)下的夫婿便会继承帝国王位,但凡帝国子民,莫不希望帝国未来的继承者如陛下一般果敢睿智,我当然也不例外,而你,寒城,是我心中最理想的王位人选,因此我力图促成你和公主(殿diàn)下的好事;泰拉达特何许人也?不过一(阴yīn)险无能之辈,与他同谋无疑与虎谋皮;帝国初成不过一弱国小邦,短短十年便国强民富,成就今(日rì)大乘气象,虽说是众多将士英勇拼杀的结果,却怎也离不开陛下的英明领导,我与陛下冲突无非是为一些小事小非。人无完人,我只是觉得王上可以做地更好。”

    明白了!爹地完全忠于帝国,忠于王上。

    在自己的儿子面前没有假清高的必要。寒城终于了解到冷师心灵最深处的想法,他竟有一丝丝感动。在这个权力至上、金钱至上的时代,像爹地这样手握重兵却又正直的大臣实在已经凤毛麟角。但是,他会放弃自己的梦想吗?

    不!绝不!

    他原本就不安于现状,在看到马易批示的“魔”字后,野心更如滔滔密密西比河水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无法遏制,而从那一刻开始,仿佛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新王宝座上奋力呼喊他的名字。

    寒城!寒城!寒城!……

    “多谢爹地教诲,寒城知错了。”寒城匍匐在冷师脚下:“可是,可是一旦被人发现火凤被我绑架……”

    “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当务之急,速速秘密释放火凤。记得,尽量不要让人察觉,尤其是泰拉达特。”

    对于泰拉达特,爹地只在公众场合称呼他为“侯爵大人”,明显不够尊重,却又对他如此提防,看来这个人也非同小可。寒城不由在心中对泰拉达特进行重新定位。

    “寒城遵命。请爹地放心,绑架公主之事并未泄密。”寒城告退,始出房门却回首问道:“爹地不会将此事告之王上吧?”

    “我是你爹地。”冷师俊秀的脸庞泛起一丝怒意。

    寒城放心离去。爹地一诺千金,说出的话从来算数,他没有担心的理由。此番看来,兵变之路是无法行得通了,不过他却另有计较……

    既有王天下的打算,就要有王天下的实力,他早已将各种得失计算其中,无法获得爹地的支持,只是失去许多支持他的力量中的一股而已。他坚信,即使没有爹地这个强大的靠山,终有一天,他也必将成为伯图亚大陆新的王者。

    罗得夫反对囚(禁jìn)火凤,爹地也要求释放火凤,从大局考虑,让火凤重获自由当然是明智之举。可是寒城却觉得心中隐隐作痛,他极不(情qíng)愿这样做,仿佛释放火凤就会破碎他心中一个美丽的梦。

    还是暂时先放掉吧。

    寒城艰难地做出这个决定。

    火凤,等着我,当我成为新王时,我会轻轻揽你入怀,亲吻你,(爱ài)怜你,让你成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王后。

    看着寒城的步子由慢变快,由小变大,冷师眼中疑雾重重。近几年来,寒城行踪诡异,尤其这些(日rì)子,他更是很少看到寒城,他究竟都在忙些什么呢?他越来越看不懂自己的儿子。而今天,寒城越发地让他感到陌生。是什么理由竟让他做出绑架公主这种大逆不道的举动呢?

    为什么?

    为什么?

    绿黛儿已经熟睡,迪亚坐在(床chuáng)边,轻柔地拨弄她如缎子般柔和的金发,心中的疑团却越来越大,大到几乎要将他的肚子撑爆。最近的烦心事还真多。天天被寒城扁,绿黛儿失魂,火凤又离奇失踪,每一件事都足以让人头疼,更别说它们不约而同齐齐涌来。

    怪事年年有,没有今年多,最搞笑的还是迪亚未来的老丈人傲天,一见面就给他出了几个难题,而且一个比一个恐怖。迪亚(爱ài)的是绿黛儿,可他却要迪亚去娶圣灵帝国的小公主。莫名其妙地又要迪亚囤积五万吨秘银矿?要那么多矿石干什么?死贵又不能当饭吃。

    总要有个理由吧?傲天是不是神经病迪亚不知道,可是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神经病。而这些事,大概只有神经病才会去做。

    可是,迪亚却不得不照办。

    他有什么目的,莫非不愿把绿黛儿嫁给自己?不过瞧起来又不像,见到迪亚后傲天并没有激烈反对,迪亚甚至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好感。难道他是要考验自己?可是也不用这么考验吧?问题如此难解决,一旦无法完成,世上岂非多了一对痴男怨女?

    迪亚用力拍拍脑袋,只觉得一个头有两个大。

    绿黛儿也是,她必定已经知道了傲天的意图,可是无论迪亚如何“严刑拷打”,绿黛儿却“誓死不招”。难道她愿意与别的女人分享自己最心(爱ài)的人?迪亚心中生出一丝愤怒,你就这么不在乎我吗?

    绿黛儿在迪亚怀中轻轻扭动一下,恬静的俏脸上((荡dàng)dàng)起微微笑意,平息掉迪亚心中仅有的些许不满。清醒时要忍受失魂带来的痛楚,也许只有在睡梦中,绿黛儿才能享受片刻宁静吧。迪亚一阵心痛,终无法迁怒于她,取而代之的却是满腔怜(爱ài)。

    启动傲天给他的影音球,流光中,一个粗壮的男(性xìng)矮人手持巨锤亢声道:“本人石王,现居启明镇,奉傲天大人之命,随时恭候大驾。”

    “迪亚,你的信。”正出神时,善本特、山德鲁和杜根匆匆跑进来:“来自圣灵帝国。”

    来自圣灵帝国?这不是扯淡吗?迪亚刚想开骂却突然想到马顿。莫非有还魂丹的消息了?他慌忙接过打开。

    “迪亚兄弟:非常抱歉,还魂丹现被灵惠帝视为(禁jìn)脔,我虽苦苦哀求,却无法得赐,愧请兄弟另想它途。不过请兄弟放心,但凡有一线希望,我必尽心尽力。”

    信,被撕得粉碎,迪亚的心,却比碎屑还碎。

    难道绿黛儿要就此终老,在无穷的痛苦中度过以后的岁月吗?她,还只是一个十八岁的花季少女啊。如果真是这样,尊贵的阿波罗大神啊,您未免也太过于残酷了。

    迪亚突然有一丝后悔。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可以再有选择,迪亚宁愿不要在尼美拉群岛邂逅绿黛儿,宁愿不去(爱ài)她,宁愿不要娶她,宁愿……

    并非不想,而是不能。他要的只是绿黛儿一生平安。可现如今看来,这小小的希望竟也是一种奢望?

    “迪亚。”

    一只温暖的大手揽上肩头。

    迪亚抬起头,看到是大山的面孔,坚定自信。只顾伤心,竟没有留意大山的到来。迪亚刚想说话,却给大山阻止。

    “我同样收到马顿的来信,什么都知道了。别怪他,他已经尽力了。”大山若有所思道:“还魂丹的确是治疗失魂的圣药,但它却并不是治疗失魂的唯一方法。据我所知,有一个办法同样可以治疗失魂,其效力,甚至远远超越还魂丹。”

    “快说,快说。”迪亚欣喜若狂。本已绝望却柳暗花明,他心中的兴奋可想而知,却不曾发现大山的神色已在他的注视下逐渐黯淡。

    “这几乎是个不可能实现的办法。”大山声调低缓,眼中却闪现着真挚的友(情qíng)。这对迪亚将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考验的将是迪亚和绿黛儿的(爱ài)(情qíng)。如果迪亚愿意去做,即使不能成功,他和绿黛儿也将收获幸福。绿黛儿小姐,失魂对你来说究竟是福是祸呢?

    “快说,快说。”迪亚已经迫不及待,他有理由相信自己可以为绿黛儿做任何事(情qíng),甚至于牺牲自己。

    “这个办法要分三个步骤完成。”

    又来?迪亚暗叹一声,绿黛儿好像天生跟“三”有缘,娶她要完成三个任务,即便为她治病也要三个步骤。只不知这三个步骤比傲天的三个条件又如何。

    “第一,进入暗夜领地;第二,求见联盟大长老;第三,获准进入月亮井。”大山轻叹一声。这三个步骤一个比一个艰难,即便看似最容易的第一项,几乎已无法达成。

    “这有何难?”迪亚松了一口气。

    “你能办到?”大山甚感惊诧。

    “我有一个暗夜精灵朋友名叫山姆,我想,他应该能帮助我进入暗夜领地。”

    迪亚随意之谈却让大山喜出望外。第一个目标大概可以完成了,而第一个目标正是后续目标的门槛,一旦打开这道大门,即使后面的步骤多难多险,总会让人看到一丝希望。

    “那你又如何完成第二和第三个步骤?”

    迪亚沉思片刻道:“我诚心求见,联盟大长老想必不会拒我于千里之外。”

    联盟大长老是整个暗夜精灵族的领袖,地位等同于辉煌帝国时代的帝君,尊崇无比,岂是诚心求见就能如愿的?

    看到大山和三兄弟鄙夷的神(情qíng),迪亚话音一顿,恨声道:“若他只是个蛮不讲理的糟老头子,我好歹给暗夜精灵们制造一些麻烦,总要让他不得不见。”**掳掠、杀人放火的念头的迪亚脑中连连闪动,为了救治绿黛儿,联盟大长老是必须面对的,他已下定决心,无论以何种方式见面,他都必须达到目的——不见不散。

    一番话好叫大山和三兄弟啼笑皆非,迪亚恶搞的作风他们可是耳濡目染。不过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至于月亮井嘛,”迪亚嘿嘿一笑:“我师父曾说过,暗夜领地中数目繁多,几乎每个村落都有,只要见到联盟大长老,想进入月亮井又有何难?”

    “你错了。”大山发现有生以来自己所有叹的气加起来都没有今天多。本以为迪亚博古通今,必定知道月亮井,却不料他不该知道的全知道,该知道却如此懵懂。

    “我错了?”迪亚指着自己的鼻子满脸惊讶。

    “你以为是普通的月亮井吗?”大山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你错了。我说的是暗夜(禁jìn)地新月神(殿diàn)中的月亮井。”

    “月神井?”迪亚抓耳挠腮,几乎抓死成亿的脑细胞,这才想起师父曾经说过的话,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正是。”大山挤出一丝苦笑。迪亚既能说出“月神井”三个字,证明他一定听说过这口月亮井,大山此刻真不知该夸奖他还是打击他。

    圣域难,难于上青天;无(情qíng)寒冰原;富贵荆棘岭;暗夜月神井,万死第一险。

    亘古流传的谚语告诉他们,毫无疑问,这将是一条荆棘遍布的不归路。

    “车到山前必有路。”心中涌起无比强大的斗志,为了绿黛儿,迪亚表现出从未有过的自信:“月神井,等着我。”

    从坏手勾上耳珠的那一刻,火凤便觉得脸红心跳,一股异样的(热rè)流在(身shēn)体内游走,给她带来无比新奇的刺激和享受。当那只坏手沿着颈子慢慢滑落到她丰盈的**,酥麻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shēn),火凤猛一哆嗦,仿佛有人用剑狠狠刺在她心口,差点失声大叫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