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爱情傀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天气又冷,又没有目标,迪亚无奈开始围着跑道跑步。打上“巫师之火”吧,虽然小好歹也算黑暗中的一盏指明灯,也许这样映山红看到就会寻来。“光。”迪亚并拢的五指突然在(胸xiōng)前绽放,掌心出现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火球。唉,要不是为势所迫,迪亚实在不忍心使出这么丢人现眼的法术来。

    跑了五圈,已经超过二千米,映山红仍然没有出现,迪亚坐在看台上喘着大气埋怨道:“该死的,这是累傻小子哩。”突然心电感应,迪亚回头望去,只见映山红正俏立(身shēn)后。

    她还是文艺汇演时候的打扮,一副厚厚的镜片,(身shēn)上穿着妖艳绚丽的服装,呆呆怯怯的叫人怜惜。

    迪亚还没说话,映山红已经走过来,让迪亚大喷鼻血的是,她竟主动横坐在迪亚腿上,偎进了他的怀抱。想着上午时候她惊心动魄的媚态,迪亚差点把持不住。不过迪亚心中明白,她是一朵多刺的玫瑰,自己如果乱来,肯定会变成喷壶的。

    “撒恩,你还好吧?”映山红望着迪亚,用小手轻轻为他梳理额前的乱发:“我打得你还疼吗?其实我真地不想动手,可是谁叫你对我那么无(情qíng)呢?”手端的感觉仍然那么熟悉,直直硬硬的黑发唤醒她遥远的回忆。很久以前,她也曾这样为他梳理过,而那清晰的感觉渀佛一切才刚刚发生。

    “我,我很好。”迪亚不知道她口中的“撒恩”是谁,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是他又能说什么?说他不是撒恩吗?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你会想到我吗?”映山红渴盼的眼神映(射shè)着朦胧的月光,竟似蕴藏着无比的凄楚。

    “很久了吧,我经常想到你,渀佛我们的分离只不过是在昨天。”迪亚恨不得告诉她,其实第一次见到她,自己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在那一刻就已经喜欢上她,只不过那种感觉自己也不明了,直到今天上午,他才发现这个事实。

    “我心中无时无刻不在牵挂你,回想我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是我每天的享受。都怪我,当初如果不是我太过任(性xìng),谁又能拆散我们?她也不能。”映山红的眼神先是喜悦,然后陶醉,然后凄楚,最后却是涌起无边的恨意。

    “她是谁?”话刚出口,迪亚就知道闯了祸。

    果然,映山红妩媚的眼神突然变得冷厉,她忽然站起(身shēn),怒视迪亚:“她是谁?你敢说你不知道她是谁吗?”

    迪亚无限恐慌起来,映山红恐怖的气息再次爆发,“挨揍馆”里那个狠辣的女刽子手形象以更恐怖的礀态出现在迪亚面前。

    “你当然不知道她是谁。”映山红突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地,无力叹道:“为什么男人都这么残忍,难道你九不能让我重温一下过去的美好记忆吗?”

    看来她知道自己不是“撒恩”,只是心里命令她自己这样认为罢了。迪亚突然泛起一阵悲哀,他风靡尼美拉群岛,令多少女孩痴狂,在帝都大学出众的女生堆里一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如今,竟然沦为别人的蘀代品。这个“撒恩”到底是谁,他有什么资格让迪亚成为他的蘀代品?

    “‘撒恩’是谁?”迪亚坐在映山红(身shēn)后,轻轻拥她入怀,映山红似乎要反抗,但迪亚只稍一用力,她就小绵羊一样柔顺服从。这是个成功的开始,既然知道对手是谁,就要了解对手,然后击败对手,进一步取而代之。

    “你很像他。”映山红抬起含泪的美目凝望迪亚。

    迪亚心想:这也许就是你把我当成他的蘀代品的根本原因吧?迪亚取掉她的眼镜,轻轻为她拭去泪珠。他有为她吻掉泪珠的冲动,甚至想不顾一切吻住映山红(性xìng)感的双唇,但是这叫乘人之危,以映山红的个(性xìng),等她清醒过来,一定会把迪亚大卸八块。

    “我还不能告诉你他到底是谁。但是,我可以讲一个故事给你听。一个有关撒恩,我和那个‘她’的故事。”映山红把头轻轻靠上迪亚宽阔的(胸xiōng)膛。

    “很久很久以前……”映山红开始她的叙述,果然不出迪亚所料,仍然是这种老掉牙的开头。

    “到底是多久?”迪亚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另外还有玩笑成分在内。

    映山红看了迪亚一眼,终于咬牙说了出来:“2008年前。”

    她已经做好被迪亚扔在地上的准备,哪知道迪亚只是浑(身shēn)一震,却反将她搂得更紧,讶道:“你不是人?”声音轻柔得连迪亚自己都觉得心动。她活这么长时间还是人形,那只有一种可能:她是一只美丽的狐狸精,因为只有狐狸精才有那种惊心动魄的媚态。而且她绝对是一只对迪亚无害的狐狸精。试想哪个男人不希望与这样一只狐狸精共度一生?

    “我是人,也可以说不是人。”映山红的回答没有令迪亚失望,因为事实上,狐狸精的确可以算是人,也可以说不是人。

    “我正在听你的故事。”迪亚心中洋溢着无比的温柔。沙雷里大师的大作《我也说聊斋》中就曾经提到过狐狸精这种异生物的存在,很多人以为他只是天方夜谈,没想到竟给迪亚这个最不信邪的家伙碰上了。

    “我是撒恩的使女,负责为他传达命令。但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从属于他,我拥有自己的自由,我还有自己的工作。”映山红娓娓道来:“他快乐、聪明,拥有阳光般的明亮气质,而且浑(身shēn)充满勇气和力量,几乎所有见过他的人都很喜欢他,包括男人。”

    “他有那么多美人(爱ài)慕,我就时刻提醒自己不能无谓(身shēn)陷泥淖,不可自拔。但是随着与他越来越多的接触,我越是逃避就越是不能自主。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想念他的样子,想念他灿烂的笑容。终于我被自己击败,放下所有矜持毅然投入他的怀抱。幸好,幸好他也喜欢我,他接受了我的拥抱,不然,我宁愿去死。”

    “可正因为他接受了我的拥抱,我再也无法忍受别的女人分享他那灿烂的笑容,所以我开始与他吵闹,直到有一天,她终于出现了。”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