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乔装打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看得出很多读者朋友喜欢本书,可是投票和收藏怎么这么少啊?更可怜的是,至今还没有为本书献上鲜花。沼泽真心渴望大家能在看书的同时投个票、收个藏、写个书评、送朵鲜花,那将是对沼泽最大的肯定。谢谢!)

    山德鲁听命照做。岗村面对两人活动活动手脚,做好(热rè)(身shēn)准备工作。他突然冲向迪亚,对着他的脸左右开弓打了几十个耳光,最后一脚踹在迪亚(胸xiōng)口。山德鲁见他出手凶狠,以为他要借机对付迪亚,愤怒之下正要制止,却听岗村笑嘻嘻说道:“他醒了。”

    迪亚一弓(身shēn),“哇”地一声吐出一个松花蛋,悠悠醒来。

    山德鲁大喜道:“你醒的真是时候。”

    迪亚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无力道:“是啊,刚才好难受。”心中却暗骂自己猪头,白白给岗村打成这样。心说妈妈(咪mī)的,老子再不醒就给打死了,好在总算撑够三个小时,惩罚结束了。

    “快谢谢岗村,幸亏他刚才出手相助,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山德鲁几乎对岗村失去了戒心。

    “谢谢!”迪亚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他现在就当自己是一个哑巴,还是少说话为妙,反正打已经给打了,要是再给山德鲁知道自己是为了逃避惩罚而假装昏迷,把惩罚进行到底,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用客气,大家兄弟嘛!”岗村过足了瘾,哈哈大笑道:“如果再出现类似症状请及早通知,兄弟我非常愿意效劳。”

    再有?有你妈个头。今天晚上就召开307政治局扩大会议,再次重申对314的政策,我绝不(允yǔn)许再有跟他们亲密接触的类似事(情qíng)发生。迪亚看着岗村得儿意地笑,心中那个窝囊简直无法形容。

    岗村终于迈着方步悠闲离开,山德鲁感激地朝314方向望了一眼。今天如果不是岗村及时出现,自己有可能就成了杀人凶手——虽然只是用蛋把人噎死。

    山德鲁回过头时猛然吓了一跳,指着迪亚惊道:“你干什么?”

    “吃饭啊。”迪亚很随意地回答他。

    “吃饭?”山德鲁莫名其妙:“吃饭你搞成这样?我还以为你要去沙漠旅游呢。”

    “个中详(情qíng)不足为外人道也。”迪亚披上(床chuáng)单,用枕巾包住头,确定只剩下眼睛和鼻子在外面后,很潇洒地挥了挥手:“怎么样?帅吧?”

    “衰,的确很衰!”山德鲁忍不住想笑。

    “该死的,你得去看口腔医生。我记得这个字应该念四声而不是一声。”迪亚非常气愤,山德鲁这小子简直在诋毁自己的形象。

    “你这样出去会吓死人的。”山德鲁力劝迪亚。

    “怕什么?只要吓不到我就行。”迪亚振振有辞:“我吃饭去了,你告诉那两个小子,今天晚上召开307政治局扩大会议。”

    “扩大会议?”山德鲁两眼放光:“那就是说我也可以参加了?”山德鲁一向被排斥在307核心领导的圈子之外,他多么盼望可以召开扩大会议,重新进行领导选举,让自己也有机会成为真正的骨干分子。

    “不错。你要努力哦。”迪亚懒洋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下一刻他已经到了宿舍区外。

    这样打扮效果果然不错,虽然路上99%的回头率,但是再也没有人来找他麻烦了。

    他从早饭过后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仅有的一个松花蛋最后还被岗村打出来,当真是饿得前心贴后背。看到校门外的麦当老店,立刻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一点东西都没吃过,他早就迫不及待了。终于可以美餐一顿了,但到付钱时迪亚才想到要付现金,顿时发起楞来。妈妈(咪mī)哦,还真没面子,点好一大堆东西却没钱付帐。

    “先生,您忘带魔卡了吗?”服务生彬彬有礼地问道。

    “带了,带了。”迪亚喜出望外,难道只几个小时poss机就恢复正常了吗?

    “原有余额3金币6银币8铜币,付帐1金币8银币8铜币,现有余额1金币8银币。请取卡。”甜美的声音使迪亚老脸臊红,也引来不少留意他的人的注意,他们实在佩服这个奇装异服的家伙,只剩下3个多金币,还要跑这里来花一半钱吃顿饭,难道不怕明天饿死街头吗?

    他和鸀黛儿平安渡过直布里海峡,鸀黛儿本来应该付他5000金币,可是鸀黛儿忘了给,更何况鸀黛儿提他支付了高额的学费,他也就不好意思跟她提,所以他现在是个穷光蛋。

    迪亚灰溜溜地找个角落坐下。可是金子总会发光,他实在是大家瞩目的焦点,所以无论坐到哪里,都有无数人瞥来好奇的眼光。

    虽然现在生活窘迫,但是想到用5000金币就买到一个拥有无数财产的的好老婆,迪亚立刻(挺tǐng)直了腰杆,自己安慰自己:我不是没钱,只是没问老婆要而已。

    “他穿得好奇怪啊,我从来没见过有人穿成这样。”

    “是啊,不知道是从哪座深山里跑出来的类人猿。”

    “我看不像,大概是监狱出来的逃犯。”

    “你们错了,我见过他这样打扮的人,叫什么‘阿啦伯人’。他们那里不管男女,都围得严严实实。”

    “哦?”

    “‘阿啦伯人’?我好像听说过,是不是他们那里有人曾来帝都大学留学,走的时候还偷走咱们的神灯?”

    “不错。”

    “该死的,害咱们少了神灯巨人。没有神灯巨人支持,有些魔法现在都不能用了哦。”

    “就是说啊。”

    眼看群(情qíng)激愤,越说越来劲,很可能接下来就是动手,迪亚忙抱着食物逃了出来。今天还真是衰到家了,先被打死,后被挑战,接着又连续两次被围攻,再后来被处以307极刑,而且是三倍,更可恨又被讨厌的岗村白白毒打,现在连极有创意的装束也能招来众怒,搞得饭都没法消停吃。

    看来前八辈子积攒的霉让他今天一次倒了个够。

    迪亚边走边吃,突然想到艾玛。她好像知道点内(情qíng)啊。事不宜迟,得赶快搞清楚这些人的动机,他们为什么对自己群起攻之。还有那个什么“极限游戏”好像(挺tǐng)好玩,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参加。迪亚三步并做两步,飞快向艾玛的杂货店奔去。

    艾玛果然还在,正(热rè)(情qíng)招呼每一位顾客。迪亚不想引起大家的注意,老老实实在旁边躲着,看顾客差不多都走了,这才朝艾玛打个响指。艾玛还以为是幻觉,直到迪亚连打几次她才发现店外面角落晒着的一条(床chuáng)单和一个枕巾有古怪。艾玛刚想尖叫却被迪亚拦住。

    “嘘……”迪亚一拉艾玛,把枕巾拨开一条缝,露出脸来:“是我。”

    “你怎么还敢跑出来?”艾玛立刻慌了手脚,急道:“快回宿舍去。”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