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第一次失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不是叫你动手动脚,”一道红光将迪亚((逼bī)bī)退几步,火凤一手提剑,一手叉腰,嗔道:“而是我们要开始打架了。”

    火凤绷着脸嗔怒的样子更看得迪亚心里痒痒。可是不等迪亚多想,火凤已跳了过来,一剑砍向迪亚肩头,(身shēn)手相当敏捷,看来实力不俗。

    “谋杀亲夫啊。”迪亚大叫着慌忙后退,左脚绊右脚摔了个四脚朝天。不过错有错着,总算躲过这犀利的一剑——尽管礀势优美,动作难看。

    “你这张臭嘴。”火凤不等迪亚起(身shēn)又跃了过来,对着地上的迪亚就是几剑,这几剑凶恶无比,可还是比不上嘴凶:“本公主要把你的舌头割下来,泡在福尔马林里做成标本,每天都取出来刺上几剑。”

    “每天吗?”迪亚手忙脚乱的避过几剑后终于爬了起来。

    “不错。”火凤恶狠狠地说:“我要让你死都无法得到解脱。”

    “真是荣幸啊。”迪亚展现迷人的微笑:“高贵的小姐,您每天取我舌头的时候,我的舌头就不可避免接触到您尊贵的玉手,每天能有亲近公主的待遇,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汗,人都死了你还要什么待遇?难道意(淫yín)就有这么大的魔力?

    “最可恶的就是你这条烂舌头,我又怎会用手亲自去取?”火凤突然摆了一个“扎”的礀势:“我是要用牙签把你那该死的烂舌头扎出来。”

    “啊!”迪亚夸张地捂住嘴巴:“您贵为公主,怎么可以对您的子民使出这样惨无人道的手段?”

    “想我对你温柔些吗?”火凤突然笑了起来,洁白整齐的牙齿闪着动人的光芒。这一笑,(阴yīn)霾尽去,好像(春chūn)回大地,阳光普照,令人心动。

    “当然,当然,我正求之不得。”虽然知道这突如其来的笑容背后暗藏杀机,但迪亚已无暇多想,他已经迷失在这如蜜一样的甜笑里面了。

    “那就跟我好好打一架。”火凤脸上瞬间晴转多云,多云转(阴yīn),(阴yīn)转小雨,小雨转大雨,其间伴随电闪雷鸣,狂风冰雹:“叫我看看你令鸀黛儿着迷的实力究竟是什么?”

    “一定要打吗?”迪亚问得小心翼翼,心说她难道吃醋了?

    “是的。”火凤的语气无庸质疑。看来一场战斗是无法避免了。

    “好。”迪亚很聪明,既然知道无法避免,何不表现得英雄些:“我,伟大的迪亚,将满足你这个小小的要求。”

    “少废话,来吧。”火凤想不到他还有些英雄气概,竟答应地这么干脆。

    迪亚抽出长剑与火凤相距十五米,遥遥对峙。

    “战神啊,加神力于您的战士吧。”一道黄光闪过,火凤更显得威武不凡,她率先发难,大剑一(挺tǐng)冲向迪亚。

    “神啊,灼烧您的敌人吧。神啊,电击您的敌人吧……”迪亚念动咒语,火球,闪电齐齐涌出。这可叫火凤一楞:臭小子(挺tǐng)聪明的嘛,还知道利用这段距离先用法系技能攻击。不过,嘿嘿,你这些技能太弱了。

    果然,迪亚这些法术根本没有对火凤产生任何影响,只一瞬间,两人间的距离就只有五米而已。迪亚慌了神:“神啊,冰冻您的敌人吧。”这是“冰冻术”,是和“火球术”、“闪电术”同级的低等法系技能,迪亚知道这并不能对火凤造成多大的伤害,他只是希望能稍稍延缓火凤前进的步伐,给他争取一点点的时间。

    看来迪亚的预期目的达到了,火凤瞬间被一层薄冰包裹,暂时停下进攻的脚步。这就是火凤大意了,怪不得别人。战系跟法系战斗,怎么能留给对方那么大的缓冲时间,让敌人从容施法呢?如果对方属于高阶法系,十五米冲刺的时间足够让他施展一个极具毁灭(性xìng)的强**术,等你冲到他面前,剩下的只是你的一堆白骨而已。

    就在火凤破冰而出之前,迪亚终于完成了咒语:“战神啊,加神力于您的战士吧。”两个人再次直面对峙。看来法术效果并不好,迪亚已经决定与火凤进行(肉ròu)搏战。虽然她的实力可能要强于迪亚,但两人现在用的是同一等级的“强壮术”,迪亚自信还有一拼的能力。

    两人很快纠缠在一起,迪亚完全放弃偷偷摸一把的念头,这女人实在太厉害了,(身shēn)手敏捷,步伐快捷,一不小心就可能(阴yīn)沟里翻船。

    几个回合瞬息而过,火凤有些不耐,用力将迪亚格挡出去,双手将剑举过头顶大喊:“战神阿瑞斯啊,请给予您的信徒强大的力量吧。”火凤(身shēn)上现出一个橙黄色的光环,将她的(娇jiāo)颜映衬得更加迷人。

    万能的神啊,这是至少一级剑士才能使用的“神力术”啊,迪亚傻眼了,喝道:“不公平,太不公平了,你怎么可以用战系中阶技能对付我?”

    “如果你被鸀黛儿认同的实力就是这个样子,那么……”火凤顿了顿,冷道:“我就只好这么不公平地对付你。”

    看来今天要被这个小女人玩死,迪亚心中升起无比的斗志:“不就是区区‘神力术’吗?看我的。战神阿瑞斯啊,请给予您的信徒强大的力量吧。”师父教过迪亚咒语,也教过他念动咒语的技巧,迪亚马上见样学样,喊了出来。

    迪亚(身shēn)上竟也出现一道橙黄色的光环,直看得火凤瞠目结舌。难道这家伙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可他为什么要深藏?戴着一级法师和一级战士的标志不怕被人笑话?为什么这么强的实力还甘于做一个普通的平民,而不去争取贵族(身shēn)份?

    正在火凤面露疑色,心中涌动着十万个为什么时,原本洋洋得意的迪亚一声惨叫,光环尽失。迪亚瘫倒在地,手脚剧烈抽搐起来。

    “爽了吧?”火凤(娇jiāo)笑起来:“该死的,还以为你真有这个本事,却原来是装模做样。怎么样?”火凤拍拍迪亚发抖的脸:“失魂的感觉不错吧?”

    迪亚只觉得法力在(身shēn)体里急剧流窜,所过之处如火燎一样难受,此刻想开口也是有心无力。火凤收剑后提起迪亚,边走边说:“如你所说,我是一个高贵的公主,又怎会残害自己的子民?当然,即便他只是一个((贱jiàn)jiàn)民。我会把你丢在花园外,然后通知鸀黛儿来领取。”

    “神力术”的效果还没有消失,火凤仍然力大无穷,提着迪亚就像提一只小鸡子一样轻松。

    迪亚心说倒霉,这才叫出师未捷(身shēn)先死,人家诸葛亮好歹七出祁山才死,咱头一次出尼美拉群岛就挂了?正感叹时,一股力量从背部渗入,慢慢扩散到全(身shēn),而四处游走的法力渐渐被这股力量吸收,趋于平静。

    火凤像丢垃圾一样将迪亚往门口一丢,喝道:“好好呆在这里,我去请你心(爱ài)的鸀黛儿来看看她的白马王子。”

    这样给鸀黛儿看到那会大大有损自己的形象的,迪亚一激动,咦,竟然站起来了,忙道:“千万不可以,你这样做不是落井下石吗?这种下流的事(情qíng)怎么会是美丽高贵的公主(殿diàn)下可以做的?”

    火凤大惊失色:“你,你……”她弄不明白刚才还失魂软瘫在地的迪亚怎会这么快就恢复正常,而且从他灵力萦绕的面孔来看,竟比刚才拥有更为强大的力量。

    “不用惊讶,我跟寒城说过,我是阿波罗大神下凡。失魂只是闲来无事的一种消遣而已。”真是揭了伤疤忘了疼,刚刚才从绝望中解脱,迪亚就又开始自吹自擂。

    “寒城?雪剑寒城?”见迪亚点头,火凤继续:“你认识他?”

    “岂止是认识,”迪亚牛皮不怕吹破天,趾高气扬说道:“我还跟他交过手。哦,这是比较文明的说法,按照公主的意思就是:我跟他打过架。”

    火凤已没空计较他的放肆,这个人从出现到现在给了她太多的惊讶,虽然仍然对他能挑战寒城有所怀疑,但她也不敢不信,讶道:“你赢了?”

    “这个嘛……”迪亚在考虑措辞:“怎么说呢,他没胜,我也没败,可鸀黛儿说我比较强,他不服气,所以我们约定一年后决战紫(禁jìn)之巅。”想来鸀黛儿不会反对他这样说,因为女人总会对自己心(爱ài)的人有所偏袒。

    “能不能请教下你们当时打架的过程?”火凤少有的礼貌,问得也异常温柔。

    美人的要求自然不能不答应,迪亚当下滔滔不绝,从落水说起,直到火凤出现,事无巨细通通说来。说完得意地看着火凤,等待奖赏。

    “就是这样吗?”火凤甜甜地笑着。

    “是的。”迪亚一点不含糊。

    “口渴吗?”火凤取出一小瓶人头马。

    “渴。”迪亚受宠若惊,这可是风靡伯图亚大陆的上等饮料,别看这么小小的一瓶可是要10个金币的,迪亚一直都没舍得买过。

    火凤将人头马递过来,趁迪亚去接的一瞬间扭住他的胳膊,然后一把抓住他的一条腿,将他倒提在手中:“就是这样吗?这就是打架吗?你这个臭小子,竟敢愚弄本公主。”

    “小心别把饮料弄洒了,”迪亚大叫:“这怎么不是打架?我们打的是舌架。”

    “好你个打舌架,”火凤恼羞成怒,一边向花园中走一边说:“我要把你交给卫兵,关在(禁jìn)魔囚牢里,让你天天跟那里的囚犯打舌架。”

    (禁jìn)魔囚牢,那可是大陆闻名的恐怖监狱,进入一次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不要啊。”在(禁jìn)魔囚牢这种暴力机关,没事都会先挨一顿暴打,其它什么老虎凳、点天灯等酷刑同样是家常便饭,想一想都害怕。迪亚慌了,嚷道:“我还要完成定职试炼,我还要去帝都大学进修,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qíng)没做呢。”

    “你还要去帝都大学进修?”火凤忽然停下脚步,显得很有兴趣。

    “是啊,是啊。”迪亚好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急道:“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是我一生的理想,而帝都大学就是我实现理想的摇篮,我会在这个摇篮里茁壮成长,不辜负公主的期望,人民的重托。我一定goodgoodstudy,daydayup,牢记公主的教诲,团结在以威特公爵为核心的帝国领导班子周围,争取早(日rì)成为帝国的栋梁之材……”

    “行了。”火凤感觉有一只苍蝇,哦,不是一只,是一堆苍蝇在她(身shēn)边“嗡嗡”地叫个不停。她真想抓住这只苍蝇,挤破它的肚皮,把它的肠子扯出来,再用它的肠子勒住它的脖子用力一拉,再手起剑落——整个世界就清净了。不过,这只是一个叫人无限期待的美丽梦想,她现在却另有计较。

    火凤眼珠一转,笑得相当狡黠:“你真地要去?”

    “怎敢欺骗美丽高贵的公主(殿diàn)下。”迪亚感觉肯定不会去监狱了,小心肝终于不再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那好,鉴于你虽然(身shēn)份卑微,却有着为帝国事业英勇奋斗的远大理想,”火凤心中暗自偷笑,正容道:“我,尊贵的火凤,将赐你一件信物,(允yǔn)许你到帝都大学进修。”

    “太好了,”迪亚接过火凤递过来的信物,竟是一个白金卡片。迪亚将卡片放在嘴里一咬,顿时乐翻了天:“哇,纯度很高啊。哪天没钱吃饭至少可以卖上50个金币。”

    “你要敢把它卖掉,我一定把你大卸八块。”从火凤的表(情qíng)来看,她并不是开玩笑。迪亚忙安抚公主受伤的心:“这只是一种理想,等变成现实公主再治罪也不晚啊。”

    火凤脸色稍霁:“你舀着这个卡片去面见帝都大学校长莫卡,他就会给予你入学资格。不过你要记得,如果卡片遗失或者你三天内没有去帝都大学进修,我就会命令全帝国的士兵追捕你,被逮到以后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

    “什么后果?”事关自己的安危,迪亚向来都要问的清清楚楚。

    “凌迟处死!”火凤恶狠狠地做了一个手势后扬长而去。

    “这么严重啊?”听说凌迟是用小刀在人(身shēn)上割三千六百刀,而且要割三天三夜,其间不能让人死亡。迪亚揪揪耳朵,看来事(情qíng)不大妙,不去上学都不行了。当时也忘了跟鸀黛儿问清楚,到底帝国魔法学院和帝都大学哪个文凭高些。如果帝都大学的文凭没有帝国魔法学院的文凭高,那不但说出去丢人,就是找工作也很难啊。

    一时犯了难,迪亚思前想后终于决定至少先要保住小命,不被凌迟处死才行。至于文凭嘛,等问清楚哪个学校的高再做决定。如果帝都大学文凭没有帝国魔法学院文凭高,那就跟火凤说明,办个转学手续。她爹地是威特公爵,走后门应该很容易。

    迪亚欢快地跑啊跳啊,他要抓紧成为一名骑士,实现自己伟大的理想。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8 第一次失魂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