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0 反真言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凤舞文学网--->

    迪亚和敖战同时心惊,如果罗得夫所说不幸成为现实,那将是人界所有生物都要面临的最大威胁,甚至比暗黑魔君都要可怕。--凤-舞-文-学-网--

    迪亚恨声道:“那不正是你所期盼的吗?”

    罗得夫大笑起来:“不错,不错,那正是我欢喜的未来,因为我虽然对自己所有的变化都感到羞耻,却独独喜欢其中一项。”

    迪亚沉声问道:“是什么?”

    罗得夫咬牙道:“那就是对你的恨。判宗的恨和我的恨加起来,足够毁天灭地。这无边的恨啊,将是我为了杀死你而牺牲自己的最大动力。”

    迪亚佯装轻松地耸耸肩,道:“非常荣幸。”

    罗得夫不再说话,他望向迪亚的眼神逐渐冷酷,膛也开始急剧地起伏起来,血腥的红芒在漆黑的夜里闪烁不止,仿佛就是死神的眼睛。

    迪亚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就要到来了,罗得夫交代完所有事,下一击必定石破天惊,搞不好瞬间就能决定自己的生死。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交谈,各种法术所需的能量已在体内重新聚集,迪亚相信随时都能在瞬间施放出十个八个,但他却更加担心起来,因为从刚才的交手来看,自己的法术只能对罗得夫产生扰乱作用,几乎不能伤害到他。

    该怎么办呢?

    他可以凭借“大元门”轻松逃离,但份和尊严以及个人感都不许他这么做,然而硬拼又只有死路一条,不是智者所为。迪亚顿时感到一筹莫展,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

    “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这滔天大恨吧。”

    罗得夫右臂前伸,缓缓从异次元空间托出一个散发着妖异气息的黄色圆钵,将钵口罩向了迪亚。

    迪亚浑巨颤,立时被一股邪恶的力量笼罩。迪亚暗自心惊,这以孽龙最宝贵的龙牙制成的法器堪称神器,威力恐怕不在光辉盾和暗焰剑之下,不是血之躯可以抵挡的,他该如何才能与之周旋呢?

    迪亚试探着催动精神力,企图探寻圆钵的力量特质,但刚刚触及圆钵,立刻遭到罗得夫的猛烈反击,迪亚如遭雷击,忙将精神力收回本体。

    迪亚不住一声哀呼。罗得夫实在太可怕了,他的精神力在得到圆钵的辅助后几乎已到了水泄不通的程度,自己想要进攻,但进攻无门,若要防守却连他的力量特质都无法把握,根本无从防起。

    罗得夫手持圆钵巍然耸立,衣衫无风自动,精神力逐渐攀向巅峰,迪亚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若等罗得夫蓄满精神力,他恐怕连一个回合都无法抵挡。既然实力不及,就要以智计取胜。古风的训诫蓦然闪过脑海,迪亚眼睛一亮,计上心来。

    迪亚蓦然一声大喝,吓得罗得夫浑一抖,待罗得夫疑惑的眼神瞟过来,迪亚哈哈大笑道:“这就是你以判宗的龙牙制成的法器吗?”

    罗得夫冷道:“不错,圣君可有指教?”

    迪亚不屑道:“指教不敢,不过为你感到悲哀而已。”

    罗得夫讶道:“我有什么好悲哀的?”

    迪亚正容道:“判宗自己都感到恶心的东西,你却敝帚自珍,像宝贝一样供着,这还不值得悲哀吗?”

    罗得夫茫然道:“判宗感到恶心的东西?你是说龙牙吗?”

    迪亚点头道:“不错。”他忽然“嘻”地黠笑起来,随即又露出一个气死人的坏笑,道:“看龙牙的颜色就知道,判宗已不知有多少万年没有刷它了,要是我就把它扔到粪坑里,可笑你还把这么肮脏的东西放在自己嘴边,亲得不得了。”

    艾玛闻听此言笑起来,敖战更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而罗得夫则隐隐感到弊端飘来一阵阵恶臭,忍不住一阵干呕,连忙将法器移到别处。

    这一番交谈果然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罗得夫心神被迪亚吸引,每说一句,精神力便减弱一分,待说到最后一句,罗得夫心神大乱,精神力更是降到谷底,迪亚瞅准时机,大喝一声向罗得夫攻去。

    “现在,就让我帮你把宝贝法器清洗一下吧。”

    迪亚口中调侃罗得夫,手上可丝毫没敢闲着,他施放出一连串的水系法术,毫无例外都指向罗得夫手上的圆钵。罗得夫猝不及防,立时被攻了个措手不及,为了保护圆钵,他不得不生生将迪亚施放的所有法术全盘接受,待他退出十几米外稳住阵脚,全上下已布满了由各种法术制造的创伤。

    作为高高在上的一代圣师,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罗得夫忍不住怒吼一声,以此发泄内心的愤怒。

    “我要宰了你。”罗得夫大口地喘着气。

    眼看罗得夫又要擎出圆钵,迪亚心中大急。先前一轮偷袭未能重创罗得夫,再让罗得夫从容使用法器那还了得。迪亚一边苦思对策,一边以更加迅捷的速度攻向罗得夫,在他的强术影响下,罗得夫果然忙于应付,一时不能缓手使用法器。然而好景不长,就在罗得夫退无可退时,迪亚的法术用尽,再一次陷入窘境。

    罗得夫见状疯狂大笑起来,他将钵口罩向迪亚并缓缓念动咒语,钵内登时出一个金黄色的护盾,迪亚猝不及防,登时被罩在其中。

    敖战不由暗自叹息:迪亚终究未能摆脱人界的限制,还未达到法术信手拈来的地步。

    叹息未完,敖战心头忽生警兆,与此同时他感到一股强大的束缚力向自己袭来,不由大惊失色。敖战慌忙催动法力,试图由玉佩变回真,然而此刻为时已晚,那束缚力像绳索一样牢牢将他绑在玉佩内,动弹不得。

    敖战首次震惊起来。这是什么法术,竟然有连龙神都捆缚在内的力量?

    迪亚的震惊程度甚至比敖战还要来得强烈。从表面看,罗得夫的法术无疑就是土系最经典的法术——“真言盾术”,但由于罗得夫吸收了判宗天下无双的土系能量,“真言盾术”居然产生了质的飞跃,力量再不是向外扩张,而是向内收缩,以至于被护盾困住的人将承受着“真言盾术”无与伦比的绝对压迫力量。

    一刹那间,迪亚感到四周布满了铜墙铁壁,而铜墙铁壁正缓缓向内收缩,使他产生被压扁的幻觉。

    “哈哈哈……”罗得夫再次大笑起来:“怎么样,‘反真言盾术’的味道还不错吧。”

    迪亚已无暇理会,强大的压迫力使他感到全都在收缩,连吸气都做不到。

    罗得夫激动地浑战栗,狂笑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连光明神都败在我手上,还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艾玛双眼放光,心底涌起一股报复得逞的强烈快感。大神慈悲,那个害她伤心的人正承受着巨大的痛楚,也许不久就会一命呜呼,当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艾玛望向迪亚,准备好好欣赏一下他临死前的丑态,但当迪亚痛苦的神色映入眼帘,她的心却猛然间痛了起来。

    如置海底万米之下,迪亚的躯已被挤压得几乎变形,脸庞更是歪歪扭扭,其状惨不忍睹。他奋力想要扭动子,但仿佛被冻结在万年坚冰中,连手指也不能动上一动,他极力想眨眨眼睛,但上下眼皮之间仿佛支撑着一扇无形的闸门,连颤抖都无法做到。

    艾玛怜悯地注视着迪亚,心中充满了悔恨。扪心自问,其实他们之间的仇恨根本算不得仇恨,因为这仇恨来源于,所谓之深责之切,正是因为深深的才造就了今天这刻骨铭心的仇恨。艾玛心里清楚,她其实还是迪亚的,她希望报复迪亚,但当迪亚真正受到伤害时,她反而不能忍受。

    可是,现在还有补救的方法吗?

    艾玛忽然有一种冲动,她真想乞求眷顾的大神给她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宁愿自己孤独地承受一切痛楚,也不愿看到迪亚受到一丝伤害。

    压力与时俱增,每过一秒,迪亚就感到自己被压得缩小一分,迪亚知道,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挤成一团泥。

    绝望中迪亚忽然想起了敖战,叹道:“我记得你说过,如果事关我的命或者修业,你是不会坐视不理的,难道现在还不到时候吗?”

    敖战怒道:“该死的,你难道不知道,他连我的力量都束缚住了吗?”

    迪亚不绝望地长叹一声。判宗活着时打不过敖战,谁知死后反将敖战困住,如果他泉下有知真不知该作何感想。

    迪亚忽然想起冬瓜给他的召唤符,不心中一动。如果能将冬瓜召来,他一定能打败罗得夫,救出自己和敖战。但迪亚随即又打消了这个人的念头,先不说自己根本就不记得召唤符上那些艰涩难懂的文字,只看现在的状况就知道,他想要从怀中取出召唤符简直是白做梦。

    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自救了。迪亚开动脑筋,认真思索所有可能自救的办法,却又不得不一一将其否决。

    透过金黄色的光罩,艾玛注视着陷绝境的迪亚,心复杂到了极点。迪亚躯僵直,眼珠是全上下唯一能够自由活动的部位,看它们一直滴溜溜转个不停,是不是迪亚正在思考脱之策呢?忽然间,艾玛看到它们忽然停止了转动。艾玛的心登时沉了下去。这是不是意味着迪亚已经放弃挣扎了呢?

    迪亚全涨红,脸部更是涨成了猪肝色,果然已经到了命悬一线的地步。艾玛不由着急起来,一个声音在心底高声呼喊:他能不计前嫌奋不顾地来救你,你为什么不能?

    艾玛再无法承受内心的煎熬,厉呼一声向罗得夫扑去。

    罗得夫正全神纵法器,何曾料到站在同一阵线的艾玛会实施偷袭,猝不及防之下,被艾玛一把抓住了手腕。艾玛猛然一扯,登时将罗得夫的手从法器上拉脱,法器从半空向地上落去。罗得夫大急,一脚踢开艾玛,飞向法器扑去。

    艾玛忍痛站起,抽出法杖指向罗得夫,同时大喝一声:“火焰破。”

    由于罗得夫一心想要抢救法器,难以分神应付,“火焰爆击术”竟然发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只见一团火光在罗得夫腕部爆开,罗得夫惨呼一声,胳膊上登时被炸得血模糊。

    但与此同时,罗得夫却终于重新控制住了法器。

    “该死的人。”罗得夫不由暴跳如雷。他一边将钵口重新对准迪亚,一边含愤释放出一个威力强大的牧系法术,艾玛难以抵挡,登时被强大的冲击力撞得横飞出去,直落到迪亚边。

    迪亚耳闻艾玛的惨呼声,连忙睁眼望去,看到的却是艾玛张口喷出的大团鲜血。

    血花飞舞,反真言盾上登时蒙上一层鲜亮的红纱,看上去美丽却异常惨烈。

    “艾玛!”迪亚想要放声疾呼却根本张不开嘴,只能由心灵感受内心的急怒。

    “迪亚,我好恨,恨我自己……”艾玛艰难地说完后躯一软,昏死在地上。

    该死的罗得夫!

    迪亚眼珠急转,瞥了奄奄一息的艾玛一眼,心中的怒火再无法压制。

    迪亚试图调动体内法力,却感受不到一丝力量,正焦急难耐时,“反真言盾术”的压迫感如潮水般蜂拥而来,几乎要压碎他的骨头。迪亚惨呼一声,正要破口大骂,忽然感到腹部隐隐生出一丝力量。那丝力量若有若无,似乎毫无能量,却又似乎集合了迪亚体内所有的能量,在反真言盾的挤压下,缓缓向心脏部位游去。

    迪亚心中一喜,如果能控制住这股力量,他不就可以将散乱的法力集合起来了吗?但尝试之后迪亚再次陷入绝望,因为那力量就像一个外来客一样,对迪亚置之不理,根本不听他的使唤。

    迪亚绝望地暗叹一声,心道:死就死吧,老子又不是没死过。

    虽然想得轻松,但迪亚的心却无比沉重,因为他知道,在“反真言盾术”的作用下,他面临的将是真正意义的死亡,从此以后,统一伯图亚大陆,拯救五界将跟他再无任何关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