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8 本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凤舞文学网--->

    非常抱歉,今天上传时电脑突然出故障,以至于传错了章节,现已修改,请各位书友重新阅读。--凤-舞-文-学-网--对各位造成的不便,沼泽深表遗憾!)

    萝娜轻“唔”一声,却没有说话。

    迪亚犹豫着伸手去扶萝娜,萝娜却如避蛇蝎一般躲了开去。

    迪亚讶道:“萝娜?”

    “不要过来。”萝娜忽然厉声尖叫起来。

    迪亚愣了一愣,但他知道,萝娜受到因为了某种伤害,此刻最需要有人关怀,所以他依然坚定自己的决心,慢慢地靠近萝娜,伸手将她温柔地揽在了怀里。萝娜终不能抵抗迪亚的温柔攻势,无力地倚靠在迪亚前,放声大哭起来。

    迪亚紧紧怀抱,柔声道:“乖,不哭。”

    萝娜抬起头望着迪亚,泣道:“迪亚,你肯定认为我是一个不知自的女人是吗?”迪亚还未反驳,萝娜又继续道:“其实这也怪我,谁叫我第一次看到你就不能自主,以至于表现得那样放,给你留下了肮脏的第一印象。”

    迪亚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纵然喜欢和萝娜偷般的刺激,但对萝娜的观感却的确跟萝娜所说毫无二致。

    萝娜猛然提高声音道:“可是我必须告诉你,你是我唯一过的人。”

    迪亚叹道:“我知道。”

    萝娜的神色突然变得迷茫,喃喃道:“如果不是因为我肩负着神秘的使命,我想我们现在一定过得很开心,你可知道,我多么希望能伴在你边,即便什么也不做也会感到非常幸福。可是,现在却已不能……”

    完这些话,萝娜仿佛用尽全力气变得虚脱,迪亚不由担心起来,他用力摇动着萝娜的躯,喝道:“为什么不能?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啊。”

    萝娜用力睁开眼睛,惨笑一声:“不能了。真地不能了。从踏进伯爵府大门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这种机会将永远不会属于我了。”

    迪亚不黯然神伤,他实在难以想象,像萝娜这样看似放的女人竟会有如此刚烈的个

    萝娜呓语一般述说着不知多少次出现的梦境,渐渐闭上了眼睛,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容。直到萝娜呼吸停止,心跳全无,软的躯在怀里变得僵硬,迪亚依然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迪亚平生第一次涌起强烈的自责。一直以来,他都刻意追求强大的攻击力和防御力,以至于竟忽视了牧系的辅助技能,到现在连简单的“复活术”都不能掌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萝娜死在自己怀中而束手无策。

    可是,掌握了“复活术”又能怎样?是萝娜自己断绝了求生的意愿,即便有九段“复活术”也无法唤回她绝望的灵魂。

    一场简单的战斗给迪亚带来难以估量的沉重打击,他首次开始检讨自己的作风问题,自此下定决心,当以严谨的态度处理所有感纠葛。

    怀抱着萝娜的尸体,迪亚失魂落魄般回到了艾伦琴城,然而与火凤一番交谈后,他却由悲伤变成了愤怒。

    迪亚怒斥道:“密探也好,卧底也好,你为什么偏偏派萝娜去做人家的……”即便迪亚已经出离愤怒,“妇”两个字却依然不忍出口。

    原来,与古风和艾斯却尔一样,萝娜也曾经历“极限游戏”,由于她的出色表现,最终成为火凤秘密报组织中的核心骨干。半年前,威特觉察到施分达跟外界似乎有密切的联系,隧起了疑心,于是,监视施分达的任务就落在了萝娜上。

    火凤眼含泪花,伤心道:“我也没想到……”

    “反省一下你干的好事吧。”迪亚断然打断火凤,拂袖而去。

    一连几天,迪亚都对火凤避而不见,威特等人虽看出形不对,却因为火凤始终垂泪不语,他们不明况,自然无从劝起。

    这天,傲天终于在后花园截住了迪亚,迪亚避无可避,只好硬着头皮迎了上来。

    傲天怒道:“绿黛儿呢?为什么我回来这么多天都没看到她?”

    迪亚暗说要糟,忙道:“她出使灵国,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这是为了应对女心切的傲天,威特临时想出的办法,所有人都口吻一致,自然不怕被傲天拆穿。

    傲天“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忽又惊“咦”道:“你为何满头大汗?”

    迪亚心说“还不是被你吓的”,忙擦了一把汗,讪笑道:“今天实在太了。”忽感到手上并没有汗,不由感到大为诧异。

    傲天神色微乱,强笑道:“那就好。如今我交给你的三个任务都完成了,该是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迪亚顿时激动得脸颊通红。他渴望这一刻已经太久了,如今傲天终于松口,他怎能不欣喜若狂?但他的心随即沉了下去,绿黛儿不知所踪,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揪心。

    傲天自从回来就没见到绿黛儿,虽说大家言辞一致说绿黛儿出使灵国去了,但他们神色怪异,怎能瞒过傲天的眼睛?傲天何等聪敏,果然,今天稍一试探,迪亚就露出了马脚。傲天不由一阵心悸:莫非绿黛儿出事了?

    傲天没有揭破迪亚,因为他今天来并非兴师问罪,而是要以绿黛儿为幌子,达成解开迪亚和火凤之间的疙瘩的目的。

    傲天强笑道:“你看这样好不,你大婚之后一个月,我就亲自为你和绿黛儿主持婚礼。”

    迪亚慌不迭地点头,连连道:“好,好!”忽又想起一事,迪亚道:“不过这个时间却不能定得太死。”

    傲天讶道:“为什么?”

    一个原因当然是还没找到绿黛儿,另外还有一个原因。

    迪亚昂首道:“待废除罗得夫后,我想立绿黛儿为新圣师,协助我处理帝国事务。”

    其实这是迪亚的私心,如果不能让绿黛儿成为王后,那么,圣师之位也许是对绿黛儿最好的补偿。

    “啊?”傲天猛地吃了一惊,喝道:“万万不能。”

    迪亚讶道:“为什么?”

    傲天道:“难道你不知道,作为光明信徒的精神领袖,圣师是不能谈婚论嫁的吗?”

    这样说来,绿黛儿永远都只能以帝妃的份出现,不能光明正大地和迪亚平起平坐,这叫迪亚如何忍受?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迪亚顿时心如死灰,慢慢地滑落在石凳上。

    “别让绿黛儿当圣师不就是了?哦,火凤最近怎么了,一直哭个不停?”

    耳边传来傲天佯装轻松的话语,迪亚随口答道:“她犯大错了。”

    傲天轻笑一声:“什么错这么严重?”

    迪亚烦闷难忍,忍不住吼道:“她人家去作妇,还害死了人家,这还不严重吗?”

    强忍着泪水,迪亚顾不得失态,扬长而去,留下傲天独自一人茫然不知所措。

    傲天良久方回过神来,他认真仔细分析迪亚话里的含义,最终得出一个结论:火凤害死了一个跟迪亚关系极为密切的人。傲天不由一阵害怕:这个人不会就是绿黛儿吧?

    傲天着急忙慌地跑去火凤那里,经过一番旁敲侧击的问话,终于问明了事真相。傲天忍不住长吁一口大气,这才发现自己并非想象中那么优雅恬淡,至少,当涉及的对象是自己的女绿黛儿时,他就无法维持超然的境界。

    傲天将自己得到的况转达给威特等人,众人定下对策,一方面积极为两人制造和解的机会,一方面三缄其口,绝口不提与萝娜有关的事,希望用时间来冲淡两人之间的心灵沟壑。

    数天后,押解施分达的近卫军抵达帝都,消息一传开,帝都大乱。就在迪亚闭门不出期间,为施分达求的军方将领几乎踏破了大明宫的宫门。提起施分达,难免就会涉及萝娜,为了怕刺激迪亚,傲天一力承担,将所有责任都担在了自己肩上。

    如果让迪亚看到此刻公爵府内异常火爆的场面,他一定会为自己当初采纳了傲天等人的建议而感到无比高兴。

    施分达的影响力实在太惊人了,这一点恐怕连威特和傲天都始料未及。

    偌大的公爵府济济一堂,檐下也站满了人,他们个个神急切,无一例外都是来为施分达求的。傲天知道,这许多将领都是出自施分达门下,其中还不包括出征在外以及有职司难以脱的,只要他一口回绝,不光近卫军、城防军,恐怕连出征在外的军队都会发生哗变。

    傲天不有些为难。从萝娜之死给迪亚带来的沉痛打击来看,施分达必定难逃悲惨命运,但眼前的形势却异常严峻,即便迪亚亲自驾临,恐怕也得重新考虑一下对施分达的量刑。

    傲天暗暗头疼,如果冷师在就好了,他现今在军方的地位远远超越施分达,只用铁腕手段就能让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们屈服。

    无意中看到眉头紧皱的法威尔伯爵,傲天忽然有了主意。

    作为帝国治务大臣,法威尔不隶属于军方,他的看法必定不同于这些激进的军方将领;而由于份特殊,他跟军方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他也不会得罪军方,正是解决施分达问题的最佳人选。

    傲天问道:“法威尔大人,你认为该怎么办?”

    法威尔向傲天施了一礼,踌躇道:“施分达伯爵有功于帝国,不但为帝国培养了大批优秀将领,更保护大明宫二十年如一,未曾出过丝毫差错,所以下臣认为,即便施分达伯爵犯下大错,也该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

    应谬眉头一皱,暗道要糟。果然,听完法威尔的陈述,公爵府内乱作一团,众将领群鼓噪,哄声四起。

    应谬忍不住瞥了傲天一眼,却见傲天神色平静,看不到一丝感波动,不由得异常纳闷。

    其实,傲天的心里早乐开了花,因为他已认定一点,那就是作为帝国治务大臣,法威尔首先考虑的必定是帝国利益,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他这么多年的官就算白做了,也不可能得到迪亚的认可,在即将建立的神圣帝国谋求一官半职。

    况且傲天还领悟到更重要的一点:法威尔并没有替施分达开脱的意图。因为事往往都是从反方向发展的,如果想替一个人脱罪,那么你最好的方法就是先说他的罪过,然后再夸大他的功劳,而法威尔先说的则是施分达的功劳,显然要把陈述的重点放在施分达的过错上。

    果然,待大厅内平静下来,法威尔又发话了。

    “不过……”法威尔的转折立刻引起所有将领的恐慌,只见他皱着眉头茫然道:“施分达大人率军叛逃,即使受人蒙骗,犯下的罪过却是难以饶恕,如果公爵陛下要治他的罪,怎样都算不得过分。”

    大厅内响起一阵低沉的叹息,众将领显然都默认了法威尔的看法。

    叛国是死罪,率军叛逃更是死上加死,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幸免的。

    傲天满意地笑了笑。如果这番话由他来说,众将领自然不敢表示异议,但却绝收不到这种“无声胜有声”的效果。

    法威尔忽望向傲天,恳切道:“大人……”

    傲天微笑着点了点头。

    得到许后法威尔犹豫道:“不知可否让我们面见公爵陛下,为施分达大人求,也算尽一份心意。”

    法威尔的提议立刻得到众将领的赞同,更有人叫嚣着此刻就去。他们中很多人连进宫的资格都没有,但有了法威尔这座靠山自然要另当别论。

    傲天狠狠瞪了法威尔一眼,心道: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掌权的是迪亚吗?傲天其实知道法威尔的意思就是去见迪亚,但他更明白,迪亚现在火气正盛,更是见不得。

    应谬察言观色,自然知道傲天的难处,连忙出面挡下。为今之计只有拖延时间,应谬压下众将领激愤的绪,并向他们保证会向威特禀报此事,众将领这才悻悻散去。

    事到如今,傲天不得不考虑替施分达求,虽然他知道这几乎不可能,但他相信,迪亚还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昏君。

    寝宫里,迪亚冷着脸听完了傲天等人的汇报,却是一言不发,眉宇间凝聚起令人畏惧的愤怒。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