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6 光明之力(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凤舞文学网--->

    迪亚满意地笑了起来。--凤-舞-文-学-网--

    如果说先前的所有构想还都只是假设,那么迪亚现在已有绝对的理由相信这些假设都已成为现实——他已超越了大山的境界。正如敖战所说,他已掌握了光明之力,所以此刻的迪亚可以从更高的理论层面去俯瞰大山,而他相信,大山在紫之巅所展现的实力还只是停留在牧、法两系初步融合的阶段,而对迪亚来说现在已无所谓牧系、法系,因为对他来说,牧系就是法系,法系就是牧系,他已完全消弭了两系之间的鸿沟,可以随心所地同时使用两系的任何法术。

    一直以来,大山在迪亚心中就像一座无法逾越的巅峰,而今这座巅峰终被他征服,迪亚内心的狂喜自然可想而知。

    然而狂喜并未持续,迪亚忽然轻叹一声,陷入深深的落寞之中。

    正因为大山在他心中有着超然的地位,迪亚才有前进的动力,而今失去为之奋斗的目标,他又该何去何从?难道从此止步不前?不,不能。

    忽然间,一个影子从迪亚脑海中一闪而过。

    寒城!还有寒城!

    不可否认,即便如今迪亚已经掌握了光明之力,寒城却依然拥有连他无法揣度的实力,但寒城之所以会使迪亚产生畏惧并不全是因为他的实力,更多的威胁来自他手中可怕的神器——暗焰剑。试问有谁敢以犯险,以血之躯亲试六大神器之首的锋芒?

    迪亚也不敢。

    因为他知道自己还存在一个绝大的缺陷——缺少战系的强大防御力。在还没有完全将三系融会贯通之前,寒城——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暗焰剑,还是一道迪亚无法超越的屏障,而这也许也将成为促使迪亚前进的新的动力。

    忽然间,迪亚异常渴望起即将到来的圣域之行,因为那里不仅有久未谋面的爹地的消息,还有莫卡所说的所谓的神秘的力量。

    正思索时,忽听门外传来内侍官的声音:杜师团长求见。

    杜师团长?迪亚兀自沉浸在圣域那如画般的景致中,听到内侍官的声音后稍一愣神,随口说了一句:请他进来。

    一人低着头疾步走入,面向迪亚大礼参拜,口中呼道:“参见下。”

    “坐吧。”迪亚随口道。

    “末将不敢。”那人应道。

    声音竟如此熟悉。迪亚讶然抬头,但见对面站着一个全副武装的将军,他低着头肃然而立,几乎不敢用正眼瞧迪亚,执礼甚恭,如果不是他那魁梧的材暴露了份,迪亚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站的这个人就是曾和自己朝夕相处的伙伴。

    “杜根?”迪亚欢喜地叫了起来。

    “……下。”杜根连退数步躲过迪亚的拥抱。他依然低着头,保持着异常恭敬的态度,看样子竟似颇有顾忌。里克曾暗示过他,即便是亲兄弟,一旦他权高位重,你也不能奢望他像往常那样对待你。

    杜根本不相信,但从迪亚直到现在才认出他来就可以看出,里克的话并非无的放矢,所以杜根的心登时冷了下来,说话的语气更显生硬。

    但迪亚的表现立刻粉碎了他的矜持。

    “跟我来这?”迪亚哑然失笑。他不顾杜根刻意躲闪,急追数步,一拳捣在杜根口,口中斥道:“真是该打。”未等杜根有所反应,迪亚忽又甩着手腕,大声喝起疼来:“该死的,好硬的盔甲。”

    这就是里克嘴里那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威特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迪亚王子吗?杜根终于抬起头来,向迪亚所在的方向凝望而去,目光中充满了惊讶与喜悦的光芒。是的,他还是迪亚,但在杜根眼里他却不是威特帝国的王子下,他那熟悉的笑容,他那夸张的表,每一个细微之处都显现出他依然是307那个可亲可的老大。

    “下。”杜根终于主动走上前,和迪亚拥抱在一起。虽是同一个称呼,但现在听起来怎么都跟“老大”是一个意思。

    一番寒暄过后,杜根放开迪亚,终于撕下伪装,现出本来面目。他围着迪亚不停打转,口中啧啧有声,赞不绝口:“天啊,简直不可思议,才多长时间不见,你就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我敢打赌,如果现在你出现在辉煌神,信徒们一定会把你当成阿波罗大神一样供奉。”

    迪亚含笑不语,他相信杜根并非献媚讨好,因为他所掌握的光明之力让他浑充满了圣光的光芒,的确很容易使人产生顶礼膜拜的冲动,而他相信,依他现在的实力,他也很容易就能制造出师父黄尘在信徒乱时显露的圣光神迹。

    “杜……杜师团长,你亲自驾临,可是有什么重大事?”迪亚问道。

    对于“杜师团长”这个称呼,杜根显然要比迪亚习惯得多,他看了看一脸尴尬的迪亚,笑道:“我可是来邀功的啊。”

    原来,经过几个月的强化训练,几乎每个狮鹫师团的官兵都已能自如驾控狮鹫,在杜根的安排下,他们现在正着手进行空中进攻的训练,而作为他们最高长官的杜根,因为狮鹫王的强悍,他甚至早已熟练掌握了空中进攻的技巧,正大力加强自己的法术能力,准备尝试如龙骑士一样的魔法进攻。

    “哈哈……”迪亚大笑起来。杜根的叙述给他带来一种异样的兴奋。自突发奇想成立伯图亚大陆有史以来的第一支空军后,迪亚一直都在期盼中度过,而今这支部队终于就要派上用场,迪亚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绪,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欣赏一下敌人目睹这支从天而降的部队时的讶异表

    “你的狮鹫王呢?听里克上次来时吹得那么玄乎,我倒真想见识见识呢!”迪亚心大快,忍不住打起了狮鹫王的主意。

    好歹在一起生活了快一年,杜根怎会不知道迪亚的心思,难得他这次竟没有拒绝,莞尔一笑道:“除了我,它可不买其他人的账,你得有心理准备哦。”

    “该死的,真有这么神奇吗?我却不信。”迪亚也笑了起来。

    杜根正待卖弄一番,忽听门外传来内侍官的通报。

    “请他们进来。”

    话音未落,威特和应谬已急匆匆走了进来。两人的脸色相当难看,应谬更是愁容满面,他匆匆走到迪亚面前,郑重其事地递上一份报,沉声道:“淅水镇急报。”

    迪亚匆匆看过,眉头登时皱了起来。

    “你们打算怎么应对?”迪亚问道。

    “迅速派兵增援。”威特言简意赅,直接给出了答复。

    应谬点点头,随即做出补充:“在这个非常时期,淅水镇的战略地位空前提升,如果被同心盟集团控制,不但灵国的西大门就此洞开,我威特帝国从此也将不可避免地面对来自三个方向的进攻,所以淅水镇不容有失。”

    迪亚默默点头。他们说的都是实,但迪亚却必须等下去,因为他还必须等待傲天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失去了淅水镇,威特帝国固然将会三面受敌,但承受的却依然是来自雷霆帝国和天下帝国的威胁,但若不能重夺葬玉坪,威特帝国的后方势必又会跳出一个太阳公国,如此一来,威特帝国才是真正陷入被动了。

    所以对迪亚而言,淅水镇虽然是目前战争的重中之重,但葬玉坪却是未来一切战略战术的基点。

    见迪亚并未表示赞同,应谬一脸诧异,小心问道:“下可有更长远的考虑?”威特也是面现迷茫,猜测道:“下可是为荆棘岭的战事担忧?”

    迪亚摇摇头,叹道:“荆棘岭之役有什么好担心的?李季必可重创张扬兵团,这是毋庸置疑的,我担心的是葬玉坪。”

    威特和应谬心头一凛,终把握到迪亚的用意,一颗心登时沉了下去。迪亚担心的是兵力问题,如果葬玉坪还在掌控之中,那么无论雷霆帝国和天下帝国从几个方向进攻,威特帝国也都还有足够的兵力与之抗衡,可如果傲天不能及时拿下葬玉坪,那么威特帝国以一己之力同时对抗三个强大的敌人,就不是单纯能以兵力去衡量战争结果了。

    “下可是怕傲天大人不能……”杜根忽然插话道。

    “住口!”话未说完,应谬立即厉声喝止。应谬怒道:“任谁都可以怀疑,只傲天大人你却万万不能。”

    应谬极少发怒,这个场合也并不适合发怒,而他不是不知道杜根和迪亚的关系,但他当着迪亚的面依然痛斥杜根,如此维护傲天的声誉,可见傲天在他心中占据着多么重要的地位。

    迪亚沉默不语,挥手制止了杜根的反驳。没有人比迪亚更了解傲天的能力,此时此刻他之所以选择沉默是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敌人多路并进,各方向均战事激烈,却唯独留下葬玉坪,难道仅仅是因为兵源不足吗?不,卡罗蓄谋已久,怎会容许有这种漏洞存在?

    “下打算怎么办?”威特问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