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 血浓于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凤舞文学网--->

    “雷霆帝国的军队。--凤-舞-文-学-网--”迪亚沉声替威特把话说完,轻叹一声:“我们还真是小看了寒城,想不到他一环着一环,竟计划得如此周详。”

    “冷师呢?”傲天少有真正动怒,以至于竟失去了往昔的优雅:“我想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他们却不知道,冷师此刻处莫高城的王宫大上,正与寒城做最后的了断。

    两人已对视了很久,膛急剧起伏,怨恨与亲在眼睛中不停交织。

    终于,冷师率先打破了沉默。

    “为什么?”冷师沉声道:“我只想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你还不知道吗?”寒城冷笑着,眼眶已微微湿润。

    “如果我知道,我还会来问你吗?”冷师怒道。

    印象中,冷师从来没有厉声呵斥过自己,以至于寒城一时竟无法接受。他闭着双眼,轻咬的下唇竟有些微微颤抖。

    “你说啊。”冷师急道。

    寒城猛然睁大双眼,心绪激动地盯着冷师。他依然保持沉默,但双眼中首次流露出不信任的神。冷师顿时心如死灰,还有什么能比被自己视若生命的儿子以这种眼神看着更令他伤心?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世的?”冷师叹道。

    “一个月前。”寒城冷道。

    冷师稍感安慰。至少,那是发生在寒城绑架火凤之后,这说明攻打威特帝国的计划很有可能早就制定好了,寒城只是在执行卡罗的命令,而他绑架火凤只是无心之举。

    “那你就该知道,你是我在莫高城附近一个村子里捡的孩子,对于你的真实份,我并不知。”冷师道。

    “是吗?”寒城斜仰着头,眼神中充满了不信任。

    “二十年了,爹地养育你二十年,何曾对你说过谎话?”冷师气得浑发抖,但他极力压制自己的怒火,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温柔:“二十年的天伦之乐难道还抵不过我们之间那个空洞的名分?”

    往昔父子之尽上心头,寒城顿时泪流满面。

    是啊,二十年,伴他成长的二十年,多少亲,多少欢愉。二十年来,他的烦恼就是冷师的烦恼,他的欢乐就是冷师的欢乐,为他的一句话,冷师可以彻夜不眠,为他的一个心愿,冷师可以不停奔波,在冷师心中,他寒城就是他实实在在的掌上明珠,即便亲生也不过如此,他还要奢望什么、强求什么?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二十年就是永恒。

    寒城嘴唇翕动,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字眼在嘴边犹豫不定……

    “好大的胆子,冷师,这种地方也是你能来的吗?”

    冷喝声中,一个面容骘,留着山羊胡的老者怒冲冲地闯上来,看他形干枯瘦小,其貌不扬,不知的人绝不会想到,他就是令无数人谈虎色变的卡罗王——雷霆帝国的最高统治者。

    “败军之将,还敢言勇?”面对卡罗,冷师丝毫不惧,立刻反唇相讥:“卡罗,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就不得不用两个字来形容你——无耻。”

    辉煌帝国覆灭之初,凭借预谋已久的计划,卡罗曾一度占据了密密西比河以北的大部分领土,然而,先有傲天,后有冷师,威特帝国崛起的两位战神却让他吃足了苦头,最终,在冷师的强大攻势下,雷霆帝国不得不退居武山关外。这一退就是十年,如今,在自己的地盘,昔的仇敌竟当面在他伤口上撒盐,这叫他如何能忍受?

    然而,卡罗并不是一介莽夫,他知道现在还不是生气的时候。冷师来此意图很明显,那就是要把寒城从他边夺走,这是他绝对不能够容忍的。目前,如何阻止寒城重新投向冷师才是他必须考虑的头等大事。

    “寒城,你还不快快动手将他拿下?”卡罗厉声责骂。

    寒城面容扭曲,虽双拳紧握却泪盈眶,看起来相当痛苦。

    冷师心生不忍,遂放声大笑:“可笑啊可笑,虽说并非亲生,但二十年的父子亲,是你说断便能断得了的吗?”寒城闻言黯然。

    见寒城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卡罗直气得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剧烈咳嗽起来,狂乱的气流几乎将山羊胡吹断。

    “爹地,我来问你。”寒城忽然向卡罗发问:“二十年前,我是怎么失踪的?”

    卡罗用力按压脯,这才使自己镇定下来,听到寒城这样的问话,立刻不耐烦地答道:“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我的世你已经知道了吗?”寒城又转向冷师问道。

    “刚刚知道。”冷师答道。

    “爹地。”寒城转向卡罗:“且不说你们两个谁在撒谎,但他说得很对,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岂是说断就能断的,你莫非要自己的儿子做一个无无义的小人?”

    双拳渐渐放开,寒城面向冷师,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难以觉察的依恋。冷师顿时大感欣慰,二十年的教导毕竟没有白费,寒城,他还是一个分得清是非黑白的正直好人。冷师昂首,面对卡罗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示威的味道。

    卡罗登时大怒。

    “好,好,好……”连道几声“好”,但卡罗脸色铁青,明显言不由衷:“这就是我的亲生儿子。”话语中,“亲生”两个字格外沉重,卡罗猛咳几下,脸色骤然沉:“好一个有有义的人,你对敌人如此大度,却要将自己的亲生爹地置于何地?”

    “爹地少安毋躁,我寒城岂会厚此薄彼?”寒城忽然笑了起来,让人无法琢磨他的心:“我很快会对你有所交代。”

    “好,我倒要看看,我的亲生儿子会怎样处置我这个老头子。”卡罗冷哼一声,手扶王座猛地坐了下去。

    寒城缓步走到冷师面前,紧紧攥住冷师的右手,未语泪先流:“爹地。”

    卡罗再次冷哼,心中大是不满。

    但与卡罗不同,冷师顿觉一股暖流自心底狂涌而出,冲过膛,直奔眼眶。二十年了,这个无比熟悉的字眼伴随了他二十年,然而,从没有一刻,他觉得这个字眼是如此地弥足珍贵,以至于竟让他涌起慷慨赴死的冲动。

    “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寒城低声哽咽着,声音颤抖到无法控制:“二十年含辛茹苦,不是任何感激能够替代,但你是威特帝国的军中巨擘,我是雷霆帝国的王子,为了各自的立场,我们今天势必要做一个了断。”

    冷师黯然。既为敌人,则势必鏖战沙场,刀兵相见,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然而,沉重的打击早已击碎了冷师征战沙场的雄心,以至于他竟变得有些呆滞,顺着寒城的话,随口问道:“如何了断?”

    好一个狠心的“爹地”,难道你要自己的儿子亲口说出那样大逆不道的话吗?看着冷师恍惚的神,寒城只觉得心都在淌血,他犹豫良久方想到一个比较婉转的措辞,几乎在用乞求的语气哀求冷师:“你知道的。”

    是的,鏖战沙场,刀兵相见。冷师沉重地点了点头,忽又长吸一口气抬起头,扶着寒城的肩膀强笑道:“好,好。我倒要看看,是我宝刀未老,还是你青出于蓝。”

    “如此我们击掌为誓。”寒城伸出右掌,亦自强笑着:“从今往后,我们战场上见,不是鱼死,便是网破。”

    “不是鱼死,便是网破。”

    一掌击落,两人顿觉心中空落落地,各自眼望对方,一时竟呆住了。

    “你走吧。”寒城忽然叹了口气。

    “你就这样让他走了?”王座上,卡罗实在坐不下去了,他豁然起,怒斥道:“就这样眼睁睁放掉一个帝国的心腹大患?”

    “一夜之间,养育我二十年的‘爹地’忽然变成自己最大的敌人,你还想要我怎样?”积压已久的愤恨瞬间爆发,面对卡罗,寒城首次放声咆哮:“这次由我做主,谁敢阻拦?”

    “好,好!”卡罗怒哼一声,跌坐回王座。

    “你走吧。”一团黑光跃然指上,未等众人有所反应,寒城猛然击在自己口,登时喷出一口鲜血,委顿在地。

    “啊!”

    大内惊叫连连。那是黑暗的原火的力量,任谁都知道它究竟能产生多大的破坏力。

    “这是我欠你的。虽然这些仍无法与二十年的养育之恩相提并论,但剩下的总会在战场上慢慢偿还。不是吗?”寒城苦笑着把话说完,忍不住又剧烈咳嗽起来,鲜血狂喷而出。

    “唉!”卡罗又是心疼又是恼恨,他大力拍打着扶手,直气得浑哆嗦。

    “你这又是何苦呢?”

    冷师心如刀绞,连忙上前一步,正扶起寒城,却被一人猛然挡开。

    “让开。”那人退冷师,一把提起寒城,冷道:“你该记清楚,从今往后,你和寒城再无瓜葛,唯一的关系只是——敌人。敌人!”

    冷师此刻才注意到,一直跟在寒城边、默不作声的竟是一个脸罩黑布的独臂人。

    “师父。”寒城阻止了那人,他面向冷师,脸色随即变得冷漠:“你走吧。”

    “好,我走。”冷师深深凝望寒城片刻,终于痛下决心。冷师忽然转向卡罗不屑笑道:“卡罗,一次败便是永远败,我要你明白,莫高城不是什么龙潭虎,我冷师想来便来,想去便去,那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拦的。”

    卡罗愤然起,怒指冷师正待喝骂,却听一声巨响,冷师前忽然燃起一团刺眼的金光,金光中,一个庞然大物摇头晃脑地走了出来。

    那,竟是一头风系黄金飞龙。飞龙骑士在大陆可谓凤毛麟角,什么时候,冷师竟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卡罗顿时目瞪口呆,前伸的手指还没收回,已第三次跌坐回王座。

    “嗷……”飞龙仰天长吟,似乎许久没有活动筋骨,众目睽睽之下,它竟扭动着肥大的,摆出一个极恶心的造型,如果不是在场的人此刻各有怀,必定会喷饭不止。

    “我会随时拜访你的,卡罗。”

    冷笑声中,冷师一飞冲天,乘龙远去。眼看着冷师在视线中越变越小,卡罗终忍不住捶顿足,扼腕叹息。一个祛除心病的绝好机会就这样白白丧失了,难道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

    “唉!”卡罗长叹一声,拂袖而去。

    “我相信凭你的实力,即便冷师有飞龙助阵,你依然能将他轻易擒下。”独臂人道。

    “是的。”寒城猛咳几声,看起来伤势不轻:“不过,我却不能那样做。”

    “我不明白。”独臂人讶道:“我更不明白的是,为了所谓的养育之恩,你还要如此狠心地作践自己的体。”

    “你懂的。”寒城忽然苦笑道:“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二十年就是永恒。”见独臂人似乎有些懵懂,寒城叹道:“莫非你已经忘了那个‘他’吗?”

    他?是的,他!独臂人顿时黯然神伤。他和寒城的遭遇竟有如此惊人的相似之处,然而,寒城却远比他幸运,因为寒城和冷师之间依然惺惺相惜,而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所有的痛楚。

    “武山关战况如何?”寒城问道。

    “莫奈率军来攻,我军猝不及防,损失了武山关外围的一个师团,但莫奈似乎已经发了疯,竟打起武山关的主意,妄想凭借区区二十万军队撼动武山关,我军多路出击,就将完成包抄,莫奈大军眼看已成瓮中之鳖。”独臂人答道。

    “好。”寒城稍一沉吟,挣脱独臂人,道:“大河帝国呢?”

    “正如你所预料的那样,威特帝国果然派大军从葬玉坪驰援大河帝国,太阳公国已做好万全准备,只待敌人进入预定地点,就和我军两面夹击,将他们一网打尽。”独臂人笑道。

    “到目前为止,计划进行得还算顺利,唯一出乎意料的是,圣灵帝国居然拒绝与威特帝国结盟,真不知梁古庸这糟老头子心里究竟有什么打算。”寒城冷笑道:“看来我们得给他施加些压力才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