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 未来圣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凤舞文学网--->

    “罗得夫?”傲天问道。--凤-舞-文-学-网--

    “不离十。”迪亚露出沉思的神态:“而且据我猜测,这些人必定都是罗得夫的死党。寒城低估了我们,他绝没想到郑塞会上演一场苦计,将他安插的十几名细悉数杀。计划受阻,不得已,寒城想到了罗得夫。”

    “你是说,罗得夫竟和寒城勾结在一起?”应谬大惊。

    “还不好说,就如你所说的,我们必须加以证实。”迪亚叹道:“如果没有罗得夫支持,寒城怎会打起信徒的主意?其实我早有怀疑,只是一直没机会思考,不过,在跟威特长谈之后,我逐渐坚定了自己的看法。”

    外忧内患,形势竟比想象中还要严峻,所有人的心登时沉入谷地。

    “如何证实呢?”应谬问道。

    “我想,第一个机会很快就来了。”迪亚答道。

    话音刚落,辉煌神顶端的阿波罗神像突然闪起一团耀眼的圣光。

    “虔诚的信徒们,你们在为何事苦恼?”

    那声音正是罗得夫。

    “圣师,是圣师。”

    圣师降临的呼声很快传遍每一个角落,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集中在被圣光包裹的罗得夫,更有无数信徒匍匐在地,向自己敬若神明的圣师表达最虔诚的敬意。

    “神已经告诉我,你们在为即将到来的军队担忧。”罗得夫缓缓道:“不要担心,不用害怕,如果他们真地到来,那只是为了用他们肮脏的手洗刷我们曾犯下的罪行。神的子民永远与神同在,即便我们死去,我们的灵魂也将永驻天堂。”

    “果然是别有用心。”傲天冷道。

    明眼人都听得出,罗得夫的话暗指军队会前来镇压信徒。听到这样的话,信徒们原本应该极为震怒,但势恰好相反,信徒们就像被灌了汤,一个个态度安详,甚至表现出欢喜的神

    “塔蒙死了,死得很突然。我们知道,他服务于光明,一生都致力于为光明信徒追求更大的福祉,所以我们很痛心。神也知道,所以神也很哀伤。但我们其实不必这样,我分明看到,在充满光明的另一个世界里,他正笑得无比灿烂。”

    “对光明的虔诚为塔蒙换来了跨越时空的荣耀,我相信,他的虽然已不复存在,但他的精神将永远留在我们每一个心中。所以,不必颓废,不必沮丧,睁大眼睛用心去体味这个世界,你们将发现,光明无处不在。”

    先前拜倒在地的信徒不过半数,想来都是罗得夫最虔诚的信徒,但罗得夫的话果然极具惑力,一席话说完,几乎所有信徒都跪倒在地,变成了他最忠实的信徒。

    “好手段,好歹毒。”应谬咬牙道。

    在场的没有笨蛋,他们此时几乎可以确定,罗得夫果然与先前的信徒乱有着莫大的干系。信徒们还真是好骗,一而再,再而三地成为谋家们实现野心的工具。

    寒城的目的也许只是利用信徒围困艾伦琴城,最好的结果也不过令威特帝国的帝都暂时瘫痪,但罗得夫显然更高一筹,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接手了几乎所有信徒,此刻,他相当于手握数百万雄师,完全可以决定艾伦琴城的命运,当真称得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圣光逐渐暗淡,但虔诚的信徒依然凝望阿波罗神像,久久难以割舍。塔蒙死了,但他的信徒们终于摆脱暗,重新找到了方向,从此以后,他们将追随光明的罗得夫——那辉煌神真正的主人。

    “罗得夫的确居心叵测,不过他地位尊崇,我们绝不可草率行事,因此,我们必须将他的真正意图调查清楚。”虽然知道几近奢望,但迪亚依然暗暗企求,希望罗得夫不要跟寒城有什么瓜葛。他想了片刻,道:“我们必须派一个有足够实力的盗贼去监视罗得夫。”

    “我可不行。”看到迪亚的眼睛移到自己上,应谬立刻双手一摊,显得非常尴尬。

    迪亚知道应谬并非谦虚,像罗得夫这种实力的高阶牧师,侦测隐形的能力必定相当惊人,并不是随随便便派一个人就可以监视的。

    “我想,有一个人足以胜任。”傲天道。

    “夜影。”迪亚恍然大悟。

    这世上如果还有一个人能潜伏在罗得夫边不被发现,那一定就是“王盗”夜影。

    提起夜影,迪亚立刻想到四神居的难兄难弟们,不由得猛拍脑门,自责道:“真是该死,几天来忙得焦头烂额,竟忘了绿黛儿他们。”

    “现在正是时候。”傲天笑道:“我已命人把他们转移到了公爵府,通知夜影的事交给我,你今晚唯一的任务就是好好巴结他们,免得皮受苦。”

    迪亚尴尬一笑。他知道,傲天虽然说的是“他们”,但其实却指的是绿黛儿一人。

    双脚刚刚迈进公爵府,迪亚立刻被翘首以盼的人群包围,善本特、杜根和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女生用自己最的笑容向他表露自己的心扉。然而,从这看似真诚的笑容里,迪亚却发现一丝不寻常,尤其是善本特和杜根,他们虽然笑得灿烂,但却总给迪亚一种怪怪的感觉。

    稍一思索,迪亚立刻明白他们的心,不放声大笑起来。

    “怎么,心虚了吧?”迪亚笑道。

    一起生活半年多,谁还不知道谁一顿能吃多少?善本特和杜根自然知道他们的心思逃不开迪亚的眼睛,但被迪亚如此当面揭穿,他们还是忍不住揪揪耳朵,显得非常难为

    “看来这半年多的兄弟是白叫了,什么同舟共济,什么患难与共,想来都是骗人的鬼话。”迪亚正容问道:“难道我们的友还抵不过一个空洞的份?”

    善本特和杜根登时面红耳赤,更加大力地揪起耳朵来。尽管是同一个动作,他们的心却完全不同,先前是无法形容的尴尬,此刻却是难以诉说的感动。

    在这种问题上,或者是真正看得开,或者是打肿脸充胖子,女人向来都要比男人表现得坦然。

    眼看两人的耳朵越揪越红,晴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她大喊道:“行了,快别揪了,再揪下去耳朵都要掉了。”一把拉过杜根,晴不屑道:“迪亚贵为王子都不在意,你们俩何必耿耿于怀呢?”

    众人大笑,善本特和杜根也不住吃吃地傻笑起来。

    “晴说得好,既然迪亚都不在意,你们俩又何必耿耿于怀呢?”卓娅笑道:“快,为表示自己有改正错误的诚心,跟迪亚来一个最的拥抱吧。”

    卓娅本是玩笑话,没想到两人竟当了真,众目睽睽下,善本特和杜根踱到迪亚跟前,犹豫再三后猛然跟迪亚实实在在抱了个满怀,登时让迪亚大感吃不消。

    “这才是兄弟嘛。”迪亚强忍着满的鸡皮疙瘩招呼众人坐下,眼光却在人群中不停搜索。

    看到了,那令人牵肠挂肚的人儿啊。远远地,绿黛儿掩在一簇郁金香后,眼神幽怨地瞄向迪亚,憔悴的容颜令迪亚心碎。

    “绿黛儿,快过来啊。”卓娅喊道。

    “是啊,快过来。你思夜想,怎么迪亚来了你却躲那么远?”晴笑道。

    在晴和卓娅的“挟持”下,绿黛儿终于“极不愿”地被架到了迪亚边。气氛登时变得诡异。一大帮女生假装并不在意,各自低笑着交头接耳,只是不时拿余光向迪亚和绿黛儿偷瞟几眼,可笑善本特和杜根此刻正血澎湃,只觉有满肚子的话要向大家诉说,兀自滔滔不绝地向众人吹嘘以前跟迪亚“风雨同舟”的经历,对女生们的暗示竟丝毫没有察觉。

    真是一对活宝。感叹之余晴等人不大摇其头。

    女生们一个个借故离去,善本特和杜根却仍然气定神闲,正襟危坐,看形准备长期坚守阵地,大有不西出死不走的气势。

    晴忍不住火冒三丈,她双手卡腰,远远地冲杜根吼道:“死胖子,你还要不要吃饭啦?”

    杜根兀自不知死活,随口答道:“等等,说完马上就吃。”

    “该死的,你还说?”晴气呼呼地跑过来,一把揪住杜根的耳朵,将他提了起来:“再说就罚你明天陪我逛街。”

    “你饶了我吧。”上次逛街的遭遇令杜根至今仍心有余悸,他捂着耳朵“哎哟”、“哎哟”叫道:“轻点,轻点。”

    “轻点?”晴提着杜根边走边说:“你还真是不开窍,看来今天晚上得弄五斤猪脑好好给你补补。”

    “五斤?”杜根大惊失色。

    看着杜根惊恐的表,远处的众女大感好笑,她们一个个掩嘴,窃笑不已。

    杜根的遭遇使善本特恍然大悟,眼光流转处瞄到阿诗,只见她正在远处含脉脉注视着他,“无限温柔”地挽着袖子。大惊之下,善本特拔腿就跑,边跑边喊:“快饿死了,咱们开饭吧。”

    阿诗意味深长地瞄了迪亚和绿黛儿一眼,含笑尾随而去。

    待众人走后,迪亚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很好笑吗?”绿黛儿问道。

    “还不好笑吗?晴和阿诗真有本事,善本特和杜根见了她们就像老鼠见了猫,你没见他们刚才的样子,简直说多怕就有多怕。这下我可放心了,有晴和阿诗她们管着……”迪亚独自一人滔滔不绝,许久却并不见绿黛儿搭话,诧异之下扭头望去,却见绿黛儿正呆呆地盯着地面,神竟说不出的落寞。

    迪亚不由一阵心痛,他温柔地揽过绿黛儿的双肩,轻声问道:“宝贝儿,你这是怎么了?”

    绿黛儿默然。

    温柔地揽起绿黛儿,迪亚将她抱进卧室,轻轻放在上,可任他如何逗弄,绿黛儿却始终紧绷着脸,对他不理不睬。

    “看来你是不想原谅我了。”迪亚长叹一声:“那我还是先走吧。”迪亚摇摇头走到门前,轻轻将门打开。

    绿黛儿不过一时怨愤,恼怒迪亚不来看望她,但她何等温顺之人,又怎会真地不理迪亚呢?见迪亚向外走去,绿黛儿还以为他只是玩笑话,偷眼瞄着迪亚开门、走出,绿黛儿多么希望希望他忽然停下来,扑向自己。

    “我想,我应该多给点时间,让你先静静。”

    带上房门的一刹那,迪亚忽然回头张望。绿黛儿吓了一跳,连忙闭上眼睛把头侧向墙内,装着什么都没听到。

    “咔!”

    一声脆响,门关上了,绿黛儿的心也被击沉下去:他还是不顾而去了。绿黛儿越想越伤心,终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还以为真地不理我了,原来我的宝贝儿绿黛儿还是舍不得我走嘛!”

    房门忽又打开,迪亚红光满面地走了进来,看他的样子,就像捡到了宝贝似的。

    绿黛儿顿时面脸通红,羞嗔道:“你好坏。”

    “我坏吗?”迪亚嘿嘿坏笑起来。

    “你瘦了。”扶着绿黛儿颤抖的双肩,迪亚温柔地将双唇印向她那红润的樱唇,绿黛儿一改往矜持,立刻猛烈地回应着,竟似要将两人熔化在这火的中。

    迪亚不暗自庆幸,从绿黛儿的反应来看,她对迪亚的发自肺腑,是绝对没有一丝杂质的,她绝不会因为顾忌迪亚的份而有所保留。迪亚感动之余只觉意在心海波涛汹涌,他紧紧拥吻着绿黛儿,用尽一切力气。

    然而,就在两人意乱迷,几乎无法自制的时候,绿黛儿忽然轻轻推开迪亚。

    “怪我没来看你吗?”迪亚轻叹一声,道:“这几天实在太多变故,尤其在知道自己的真实份后,我更是被许许多多难以解决的问题所困扰。我承认因此疏忽了你,但你必须相信,你无时无刻不在我的心里,与我同在。”

    眼见绿黛儿仍不说话,迪亚直急得团团转:“你不相信吗?我可以以我的主神起誓。如果……”

    一只温柔的小手轻轻捂了过来,绿黛儿伏入迪亚怀中,轻轻地抽泣起来:“我相信,我相信……”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