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 爱的困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凤舞文学网--->

    士兵们以为约瑟夫受到伤害,铿然拔出武器,围了上来。--凤-舞-文-学-网--

    “不得无礼。”约瑟夫双臂一拦,急声道:“还不快快参见下。”

    说话间,约瑟夫已率先拜了下去,士兵们也连忙撤回武器,跪地高呼“下”。

    “你们认清楚了,我是下吗?”

    黑袍内响起一个清脆而幽怨的声音,正是火凤。

    “下,你别开玩笑。”约瑟夫惶恐异常:“你这是要到哪里去,怎么这打扮?”

    “一个人太闷,随便出来走走。”火凤低声道。

    “那怎么能没人保护呢?”约瑟夫忙道。“你们几个……”约瑟夫一指边几名士兵,道:“带上我的通行令牌跟着下,下要去哪里你们就保护到哪里。”

    送走火凤,约瑟夫狠狠抹去一头冷汗。

    火凤脚步异常沉重,漫无目的地在清冷的街道上游,似乎想什么想得过于出神,好几次她居然差点掉进运河,让跟随她的几名士兵万分惶恐。走过大明宫,走过辉煌神,走过广场,火凤似乎突然明确了目的地,她骤然加快步伐,飞速向西城区奔去。

    她想起了绿黛儿。

    几天来,她沉浸在巨大的失落感中,几乎忘掉了她这个最亲近的妹妹。

    四神居的大门已经修好,火凤刚要敲门,边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下,你终于来了。”

    没有人现,但火凤知道,那是忠于职守的“王盗”夜影。

    门,被轻轻地打开,火凤挤出一个不知是哭还是笑的表,迈步走了进去。

    “是下吗?”

    “你可来了。”

    ……

    屋内一下子涌出许多人来,将火凤包围起来,七嘴八舌地争相说话,看起来相当兴奋。好不容易等大家安静下来,沙发上忽然响起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

    “下,你如果再不来,我们可都要饿死了。”

    那是杜根。看他软瘫在沙发上的模样就知道,这几天别说猪脑,想必连一顿饱饭都没能吃上,恐怕大多时候只能靠吃“苦”度

    “还不是因为你太能吃?”此此景,善本特仍不忘调侃杜根几句。

    屋内顿时哄堂大笑。四神居向来存粮很少,在火凤来之前,也许这是个严峻的现实,但现在,那只能算是个笑话。火凤歉疚地看了看大家,缓缓脱去袍子。

    “下,你怎么穿成这样?”大家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脱去长袍后,火凤几乎完全变了样。她脸颊黝黑,不知被什么污垢弄得青一块,黑一块;满头火红的秀发似乎多天没洗,如干枯的秸杆堆,杂乱不堪;没有佩带任何首饰,穿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简直跟贫民窟里烧柴带孩子的市井女人没什么两样。

    “下?”火凤轻“哼”一声,苦笑道:“我还是下吗?”

    在大家的追问下,火凤终于将几天来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众人虽心复杂不一,但都被这巨大的变故震动,屋内一时鸦雀无声。

    “你还是先去看看绿黛儿小姐吧。”夜影打破了沉寂。

    “对,对……”一语惊醒梦中人,众人连忙推着火凤向卧室走去。

    睡神居的大上,绿黛儿正安静地睡着,眼角兀自挂着泪花。火凤不由一阵心痛。五天了,自己在知道真相的况下尚且憔悴至此,绿黛儿原本柔弱,她连来担惊受怕,又怎能不肝肠寸断呢?

    但是,她又怎配跟绿黛儿相提并论呢?当迪亚还是她眼中的“民”时,绿黛儿已义无返顾地上了他,这说明她的完全是迪亚这个人,而不是自己斤斤计较的所谓份。

    而今,当迪亚变成真正的王子,甚至有朝一成为大陆新王,当两人共同面对迪亚时,绿黛儿必定还能坦然以对,但自己还能将“”在说得那么理直气壮吗?难道她不怕有些人认为,她的根本就是迪亚的份吗?

    无数次,火凤都把自己划归在巾帼不让须眉的天之骄子行列,可如今看来,自己原来也不过只是一个势利至此的普通女人。

    火凤坐在边,将绿黛儿的泪花轻轻擦去,温柔地抚摸着她消瘦的脸庞。

    结局是什么似乎已经很明显,迪亚最终的选择无疑将会是眼前这个温柔体贴,真心他的绿黛儿。尽管和迪亚已经有了最亲密的关系,但她火凤不能,也根本无法看清自己的未来。

    还是祝福他们吧。

    火凤强迫自己坚强起来,但痛楚一波又一波地席卷着她那脆弱的心。火凤终无法压制,不自地剧烈抽泣起来。

    “火凤?”绿黛儿被惊醒,她豁然起,猛然抓住火凤,兴奋地大叫起来:“真地是你。”

    “迪亚怎样?怎么不见他来。”绿黛儿冲口而出。

    尽管手臂被抓得生疼,但火凤却强忍着,因为从没有一刻,她能如此真切地感受到绿黛儿对迪亚的

    静静地听火凤把况说明,绿黛儿泪眼涟漪,但眼神却逐渐变得明亮:“我早就知道,迪亚必定不会有事,因为他的前途将无限辉煌……”

    “可这几天不知是谁,哭着闹着都要去见迪亚呢。”善本特笑道。

    “是啊,如果不是我极力阻拦,大门恐怕都不知道要再修多少次了。”夜影竟也有心调侃起来。

    “讨厌……”绿黛儿掘起了小嘴儿。

    笑声四起。

    是温柔,也是崇拜,从那无限憧憬的眼神中,火凤终于知道自己与绿黛儿的差别在哪里了。

    女人要强并没错,但却没必要时时处处高人一等,而她却恰恰在和迪亚相处的时候不能忘记自己高贵的公主份,总是保持着极大的优越感,处处强压着迪亚,给迪亚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

    这也许就是她始终感觉与迪亚有隔阂的原因。

    “绿黛儿……”人未至,声先道。

    “爹地!”绿黛儿兴奋地尖叫起来。

    傲天的到来给四神居注入更多的温

    “你怎么才来?”绿黛儿在傲天怀里赖了许久,忽四下张望,讶道:“迪亚呢?他怎么没来。”

    “他可大大不妙。”傲天眉头紧皱。直到看绿黛儿担足了心,傲天这才轻拍她的小脸,哈哈大笑:“不用担心,我的小宝贝儿,他马上就完成任务了。这几天,他跟着圣师和我恶补,什么治国治军,兵法推演,光明教义,可着实吃了不少苦头。不过,百忙之中,他却还记得我的绿黛儿,千般叮嘱要我早点来看看你们呢。”

    被傲天当众调侃,绿黛儿的脸登时羞红一片。

    “火凤呢?”绿黛儿忽然警觉。

    “她已经走了。”夜影沉声道。

    只有夜影知道,火凤走的时候是那么落寞、那么失落。

    傲天正要询问,忽听孤鸿在门外禀报:“大人,黄鼠求见。”

    得到准许后,黄鼠匆匆走进,他伏在傲天耳边轻言几句,傲天脸色登时沉了下来,冷哼一声,道:“我们走。”

    黄鼠有重大发现了。

    一行人匆匆赶到辉煌神外,黄鼠对着门指指点点一番后,又领着傲天向运河走去。

    在接近魔囚牢的运河边,傲天忽然发现三个模糊的影。

    “应谬?你们怎么在这里?”傲天讶道。

    三名盗贼除去“潜行术”现出来,正是应谬、里克和长林。

    “大人,看来我们关注的是同一个问题。”应谬道。

    “你也是为罗得夫而来?”傲天问道。

    “正是。”应谬答道:“几天来,总有实力相当高明的盗贼使用‘潜行术’在辉煌神进进出出,而且他们似乎都跟罗得夫秘密接触过,这令我们非常好奇,于是,我们锁定其中两个目标,偷偷跟了过来。”

    黄鼠的发现跟应谬他们一样,大家果然有着共同的目标。

    “他们人呢?”傲天问道。

    “刚刚下水。”应谬道。

    “下水?”傲天顿感茫然。

    “大人可能还不知道,运河的下水道直通城外。”应谬道。

    “你是说……”傲天脑海中忽然产生一个可怕的念头。

    “是的。”应谬正容道:“细。信徒乱。”

    “我在定天等候你们的消息。”有应谬亲自出面调查,傲天是一百个放心。在把黄鼠托付给应谬后,傲天独自一人直奔大明宫。

    傲天走后,应谬四人迅速下水,由里克带领着,飞快向下水道潜去,终于在闸门附近看到两个模糊的影。应谬吩咐大家保持距离,悄悄尾随,亲眼看着那两名盗贼越过闸门,潜出暗河,走出山洞,混进了西门外的信徒群中。

    “我还以为,这个秘密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里克忽然苦笑道。

    应谬明白里克指的是这条秘密通道。他轻拍里克,安慰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事早已过去,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里克黯然。

    “大人,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黄鼠问道。

    “确定他们的目的。”应谬道:“我们必须隐蔽在他们边,确定他们的确是为煽动信徒而来,如果况真如预料的那样……”应谬忽然闭上嘴巴,神一下子变得无比凝重。

    “就说明罗得夫有不良企图?”长林替应谬把不敢说的话说完。

    所有人都被这个可怕的猜测吓了一跳。

    “不好说。当然,我们必须去罗得夫那里加以证实。”应谬道。

    四人混在远处,秘密注视着那两名盗贼的一举一动,只见他们不停地跟边的信徒交头接耳,那些跟他们说过话的信徒无一例外,都露出了惊讶的表

    处信徒群中,时间越久,四人越发能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在那些细的鼓动下,信徒们的神越来越显得焦躁不安,应谬知道,用不了多久,乱将再次爆发。

    果然,当斜阳将城外林木的影压向信徒的时候,乱爆发了。

    “大事不好了。”

    不知是谁率先喊了一嗓子,信徒中立刻产生一连串连锁反应,遥相呼应声此起彼伏。

    “有军队杀过来了。”

    “军队已到独山镇了。”

    “威特帝国怕对付不了我们,已经跟大河帝国联合起来了。”

    ……

    “那些人头都是假的。”

    应谬清楚地听到其中一名盗贼这样喊了一句,他知道,不愿发生的事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速回大明宫禀报。”

    四人展开“迅疾术”,飞速越过约瑟夫的防区,把消息传达给了傲天。

    “还是让下伤脑筋去吧。”

    傲天可实在不想再管这些叫人有劲没处使的问题。他带四人来到后花园,围坐在凉亭内,悠闲地品起茶来。

    闲谈间,忽听一声清越的长啸,傲天喜道:“下出来了。”

    书房内走出一人,正是迪亚。他面带喜色,快步向傲天等人迎来。

    “臭小子,看起来不错嘛。终于完成了吗?”傲天笑道。

    “还不是师父和你的功劳。”迪亚笑道。

    应谬不由一阵激动。旁人也许看不出什么,但他却是较早接触迪亚的人,最能看清在迪亚上翻天覆地的变化。初见面时,迪亚似乎还只是一个刚懂事的大孩子,但当他站在王座旁,与众臣直面相对时,却已具备了睥睨大陆的霸气和恩泽天下的王者风范,而这一刻,在经过黄尘、傲天等人数天的洗礼之后,他铅化尽去,似乎已达到反璞归真的境界,看起来竟与常人无异。

    应谬知道,这个现象说明,迪亚已能将气势收放自如,真正具备了横扫的强大信心。

    “恭喜下。”应谬终忍不住拜了下去。

    迪亚一把扶起应谬,笑道:“这几天辛苦你们了。”

    看着应谬受宠若惊的样子,傲天笑道:“先不要得意,真正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听完应谬的汇报,迪亚沉声道:“先看看去。”

    登上城楼,几天前惊心动魄的混乱场面再次展现,迪亚稍加思索,道:“再观察观察,或许会有新况。”

    众人不解。

    迪亚指向信徒,从容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他们动而不乱,看上去很有组织,很显然,在他们后正有一只黑手在暗中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