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 揭破阴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凤舞文学网--->

    “啊?”威特大惊失色。--凤-舞-文-学-网--

    “迪亚,你疯了吗?”火凤再不能保持平静,她豁然挣脱威特的怀抱,急步冲到迪亚边,攥紧他的胳膊用力猛摇,讶异之溢于言表。印象中,迪亚反对寒城的理由应该是“寒城企图不利帝国”啊,什么时候竟变成他要迎娶文秀了?

    吃惊的不只威特和火凤两人,比起他们,内众臣的表现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他们吃惊的原因与威特父女迥然不同。威特父女吃惊是由于他们从未得知傲天曾交给迪亚这样一个任务——“娶绿黛儿,必须先娶文秀”,而众臣则是绝不敢相信,有人竟敢公然在皇宫内跟堂堂一国之君抢老婆。

    看来,火凤和迪亚之间出问题了。寒城暗自冷笑着,他对迪亚的惊人之举早已习以为常,所以此刻,他是内唯一能够保持镇定的人。

    与先前相比,大内的气氛忽然间显得异常诡异。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威特沉声道。原本看起来相当顺眼的准女婿,忽然间在威特眼里变得不怎么可了。

    迪亚微微作势,正要将刚才的话重复一遍,站在他边的火凤眼见威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再顾不得质问迪亚,连忙一把捂住他的嘴巴,慌慌张张地替迪亚辩解起来:“迪亚……爹地……迪亚的意思是……是,他并不是反对爹地,他其实反对的是……是寒城。”

    “哦?”威特脸色稍霁:“为什么?”

    火凤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害怕迪亚惹恼威特,急之下试图转移焦点,心急如焚时,她如何能自圆其说呢?威特目光如炬,火凤却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来,正焦急时,火凤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爹地,应谬大人调查的那起绑架案已经有结果了,这幕后的真凶,爹地可知道是什么人吗?”火凤道。

    “是谁?”威特问道。

    火凤蓦然指向寒城,冷声道:“就是他,寒城。”

    “寒城?果真如此?”威特怒道。

    冷师大惊失色:“下……“寒城冷厉的眼神自冷师上一闪而过,随即转向火凤,又逐渐变得温柔:“下,你可不能为了维护迪亚而诬陷他人啊。”

    “你可愿听一个故事吗?”从表面看,火凤是在征求寒城的意见,但她坚定的神却将她的决心表露无遗。

    “洗耳恭听。”寒城果然不愧是寒城,此时此刻,他仍能保持镇定。

    “2月11星期二,迪亚刚刚晋升为二级龙骑士,由于在‘极限游戏’中屡遭蹂躏,迪亚决定主动出击。于是,在帝大宿舍楼外的小花坛里,迪亚向你发起了挑战。”

    火凤轻撩额前乱发,露出回忆的神态。

    “可是他失策了,包括迪亚在内,所有人都不曾料想,一个前佩带着三级剑圣徽章的光明信徒其实却是一名超级剑魔。迪亚死了。接到消息后,我立刻赶往迪亚住处,同时命令柔雯火速前往辉煌神,通知希娃大主教来复活迪亚。十分钟后,柔雯回来了,但希娃却迟迟不见踪影,距离迪亚真正死亡已不足十分钟,急之下,我决定亲自前往敦促希娃。”

    记忆的闸门轰然崩塌,回忆如潮水般汹涌而来,酸甜苦辣各种滋味同时拥堵在火凤心头,一刹那间,火凤眼含泪光,竟不知该从何说起。火凤呆了半晌,被迪亚轻推一把,这才回过神来。火凤深吸一口气,待绪稳定下来,终将事的前后经过串连在一起。

    “然而,在北城区,我却被人偷袭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一个漆黑的囚牢,而希娃,早在我到来之前就已经被关在那里了。我又骂又闹,却根本无人理会,除了送饭的人,我们再没见过任何人。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我们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柔雯,她也被抓来了。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我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话音刚落,定天内立刻哄声四起。除了冷师,他们根本不知火凤曾遭绑架,对事的经过更是无从谈起,此刻听闻此事,免不了心生震惊。

    “黑暗中,我们除了吃睡就是怒骂,生活如此难熬,以至于只能用度如年来形容。如此捱了大概半个月,事终于有了转机。一次吃饭时,柔雯感觉恶心,呕吐中摸到暗藏在bra内的盗贼工具。我们喜出望外,在柔雯的帮助下,我们打开铁锁,在摸索着穿越一条无比漫长的甬道后,终于逃出生天。”

    “不过,事还没有完。我们刚刚逃出囚牢,甚至还来不及认真欣赏一下夕阳下的展翅高飞的白鹭,出口处突然发生强烈震动,我们便在隆隆巨响中失去知觉。当我们再次苏醒的时候,发现已经处帝国报部门保护之下,领头的正是应谬。”

    迪亚没想到,在自己前往暮色森林时,为了他,火凤竟历经如此多的磨难。迪亚轻轻抓过火凤的小手,在手心里用力一握,将自己的温暖和力量传递给她。火凤心领神会,眼眶内登时涌起莹莹泪光。

    “啪、啪……”

    寥落的掌声自寒城手中响起,寒城眼望火凤,眼神中闪烁着不可捉摸的光芒:“恭喜,恭喜,下大难得趋,后福无量啊。”

    “寒城!”火凤怒视寒城,道:“大丈夫敢作敢当,你到现在还不敢承认自己就是幕后主使吗?”

    寒城笑道:“下的故事的确精彩,但遗憾的是,我寒城的名字从头至尾都没有出现过,既没有动机,又没有证据,试问我该如何认罪?”

    “死鸭子嘴硬。”火凤怒喝一声:“好,我就拿出证据来,让你死得心服口服。”

    “这起案件共有四个疑点。”

    “第一,柔雯。柔雯受命去请希娃,两地相距不过两公里,为什么柔雯回来后,希娃却迟迟不到?柔雯被关进囚牢后我询问过她,据柔雯说,她曾亲眼目睹我被两名盗贼击晕,在我被装进马车带走后,她也被击晕。当时她就跟在我后潜行保护,可以说,我和柔雯几乎是同时被击晕的,按理说,我们应该同时被关进囚牢,可是为什么她却是在我被关进囚牢很长时间后才被关进来的?还有,我和希娃上的所有东西都被搜走,为什么单单给柔雯留下一盗贼工具,而且,为什么直到半个月后,这工具才被柔雯自己发现?”

    “第二,希娃。据希娃事后透露,她的确接到过柔雯的通知,但是,就在她刚刚离开房间的一刹那,立刻遭到不明份的人袭击,醒来后就处囚牢了。她还告诉我,在从甬道逃离的过程中,柔雯似乎对她心怀不轨,曾蓄意伤害过她。”

    “第三,囚牢。黑暗中无法揣度,然而各位能够想像吗,只我们逃跑时经过的甬道就长达数十公里。所以,从各种迹象推测,这个囚牢实在太庞大了,大到远远超过‘魔囚笼’,几乎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规模。那么,问题就随之而来,那就是,究竟什么时候,大陆出现了这么一座庞大而不为人知的监狱?”

    “第四,地震。世上奇怪的事很多,可是为什么这么巧,偏偏在我们刚刚逃离囚牢,还没站稳时就发生了地震,而且,更奇怪的是,在地震中,我们三人只是失去知觉,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从事发地点岩石的损毁状况来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王道真问道:“敢问下,你现在对这些疑点已经有答案了吗?”

    “当然。”火凤回答得斩钉截铁:“事实的真相就是,寒城设计绑架了我,柔雯充当了帮凶,而希娃则是遭受池鱼之殃。”

    “怎么说?”威特问道。

    “接到我的命令后,柔雯首先通知的是寒城,而不是希娃,这就为希娃遭受池鱼之殃埋下了伏笔。”火凤道。

    “柔雯是你的贴护卫,她有什么理由违抗你的命令?”威特道。

    “。如果柔雯上了寒城,她绝没有拒绝寒城的勇气。”火凤道:“这也是柔雯比我晚关进囚牢的原因。寒城的本意只是绑架我,所以一开始,他并没打算囚柔雯,但他考虑到,如果柔雯没有消失,报部门就会以她为突破口,顺藤摸瓜找到我的下落。”

    “如此一来,也就为柔雯能够保存盗贼工具找到合理解释了,因为严格说来,柔雯其实并不是被关在那里,是吗?”威特问道。

    “不,我并不认为是这样的。”火凤冷眼望向寒城:“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为了掩人耳目,柔雯应当跟我和希娃一样,除了衣服,上没有任何东西,更不用说盗贼工具。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寒城忽然决定释放我们,于是,在一次吃饭的时候,寒城忽然秘密光临,交给柔雯一盗贼工具,柔雯这才充当了保护我们逃离囚牢的角色。”

    “依下所说,在此之前,你们已被囚了近半个月,这么说来,寒城本打算将你们长久囚,但你们被囚的地方虽然隐秘,寒城却仍心存顾忌,为了防止被人识破,他才不得不借助柔雯将你们秘密释放?”王道真问道。

    “不错。”火凤答道:“我对当时的景仍然记忆犹新。当时我们正在吃饭,柔雯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很久都没有出声。我和希娃吓坏了,以为柔雯被人杀害了,然而就在我们惊慌失措的时候,柔雯忽然说话了。据她所说,因为吃饭时感觉恶心,她呕吐中被噎到喉咙,所以沉默了很长时间。”

    “而实际上,那是寒城出现了,他利用黑暗隐藏形,将盗贼工具交给柔雯,并嘱咐她帮助你们逃离囚牢,是吗?”威特问道。

    “是的。所以,柔雯立刻装作无限惊喜地发现,原来在她的bra内竟还隐藏着一并未被人搜走的盗贼工具。”火凤的语气饱含嘲讽,但她的脸上却突然晕红一片,看上去竟似有些羞之色。

    当里克和长林将应谬的调查结果告诉她,结合在金柜看到的龌龊场面,火凤意识到,原来在囚牢中,她经历的并不是一场梦,而是确实发生的事实——她被人非礼了,而那个人,正是寒城。

    “更可恶的是,不知是寒城授意,还是柔雯自己的决定,在通过漫长的通道的过程中,柔雯曾数次‘失足’,致使希娃从高高的台阶上滚落。试问,一个失去法力支持的老人怎能承受这种打击?看着希娃遍体鳞伤的模样,我的心都碎了。”

    火凤,威特帝国高贵的公主,天下少有的美人,看着她伤心绝的样子,包括威特在内,内众臣皆唏嘘不已,气氛登时变得沉重。

    “希娃呢?已经很久没有她的消息了。”冷师忽然问道。

    “问你儿子吧。”火凤怒道。

    如果屋及乌确实存在,那么恨屋及乌也在理之中。冷师是最先知道火凤被寒城绑架的人,对火凤,他自然极含愧疚之心,心虚之下,他不敢向火凤辩解,于是,他将期待的目光转向了寒城。

    寒城心中暗恨:又来害我!眼角斜挑,寒城怒视冷师,言又止。冷师又惊又疑,怎么一天不见,寒城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对他如此敌视?

    “寒城?”威特发话了,低沉的声音具有相当威严。

    “陛下。”寒城微一欠,道:“我只听说希娃大主教受圣师派遣,前往启明镇公干,其它的就不知道了。”

    “你敢说不知道?”火凤眼圈一红,差点儿哭出声来。

    寒城默然。

    “下。”冷师适时插话:“先不说寒城对希娃的去向是否知,我心中却有一个疑问。下适才说过,你们刚刚逃离囚牢就遭遇地震,请问,那究竟是不是地震?”

    虽说寒城对自己表现得异常冷漠,但父子深,明知寒城绑架公主,已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冷师却仍试图替寒城辩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