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夺取控制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凤舞文学网--->

    “你做得很好,不过恐怕长林……”傲天神凝重地点点头,意思不言而喻。--凤-舞-文-学-网--应谬正心痛时,傲天断然下令:“李季听令!”

    “是!”旁边闪出一个彪形大汉,他直腰板,应声而答。

    “速派一小队骑兵携带我的信物赶往黑石要塞面见守城将军,请他打开要塞大门;另命令部队后队变前队,火速向黑石要塞进发,目标艾伦琴城。”

    “是。”

    李季领命而去,只一会儿就听蹄声四起,部队已调度完毕,并迅速向黑石要塞方向急速前进。

    傲天和应谬跟在队伍最后缓步而行,应谬忽然有些不解问道:“大人,我们为什么不利用密道中的魔法传送阵直接传回帝都,而要如此大费周折?”

    “没想到应大局长也会上当。”傲天一阵大笑后,略显神秘地低声道:“密道中的确有魔法传送阵存在,但是有两点恐怕应大局长还不清楚:其一,另一座魔法传送阵不在艾伦琴城内,而是远在数百公里之外,其二,这两座魔法阵异常庞大,要想开启它们必需无比强大的能量才能办到。”

    应谬恍然大悟:“敢所有人跟我一样,上了大人的当啊。不过属下愚昧,那究竟需要多大的能量呢?”

    “很大,几乎能逆转天地的能力。”

    “比如说,六大神器所蕴涵的能量?”聪明的应谬脑海中火光闪现,联想到了答案。

    “不错,六大神器之首的光辉盾就有这个能力。”傲天的眼中神光闪烁,似乎在回想触摸光辉盾时那美妙的感觉。

    应谬不忍打搅,但傲天此刻心畅快,说起话来竟也略含玩笑口气:“这可是傲天无意间发现的秘密,应局长应该不会向世人揭穿我吧?”

    “是。”应谬学李季的样子敬个军礼,逗得傲天开怀大笑。

    两人边走边谈,应谬惊讶地发现,傲天竟如此善谈,句句都让人感觉亲切,不知不觉中,傲天在他心中已经完成转变,从“战神”一跃而成为“亲人”。

    “属下有一事不解。”应谬说出一直困扰他的问题:“大人又是从何得知,雷霆帝国企图攻占黑石要塞呢。”

    “这也正是我想问你的问题哩。”傲天道。

    应谬将自己奉火凤之命调查绑架案一事简要说了一遍,傲天听后笑道:“原来你只是歪打正着,我却是有确切消息来源的。”

    应谬讶道:“属下枉为帝国报局局长,想不到还没有大人消息灵通。”

    傲天笑道:“不是我消息灵通,而是有人主动把报送上来门来了。”

    “啊?”应谬满脸惊讶。

    “你一定想不到这个人是谁。”傲天得意道。

    “寒城?”应谬瞄了傲天一眼,试探答道。

    “你知道?”这次轮到傲天惊讶了。

    “正如大人所说,歪打正着而已。”应谬呵呵笑道。

    “我因为联想到上次的荆棘岭事变,这才怀疑寒城,你也总该有个理由吧?”傲天问道。

    “看来大人早知道寒城参与了荆棘岭行动,那么大人知道谁是绑架火凤的幕后黑手吗?”应谬道。

    “寒城。”傲天淡然答道。

    应谬张大嘴巴看着傲天,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费尽周折,加上许多运气成分才掌握的报竟是傲天心中即定的答案,这让他不由得更加觉得傲天有些神秘莫测了。

    “大人怎会知道?”应谬几乎合不拢嘴。

    “可想而知。”傲天声音忽然低沉下去。

    “这就让属下搞不明白了。”应谬低下头琢磨起来:“如果说寒城绑架火凤是出于美心切,还有可原的话,那么他私通外国,暗助雷霆帝国夺取我黑石要塞就委实让人迷惑不解了。寒城贵为帝方巨擘冷师伯爵的少爷,有什么理由让他背弃自己的国家,背弃自己的亲人呢?”

    “如果,”傲天蓦然回首:“他不是冷师的儿子,甚至不是威特帝国的子民呢?”

    天际薄暮,先头部队已开出黑石要塞,侦察兵传来消息,艾伦琴城已进入戒严状态,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傲天和应谬同乘红龙赶上先头部队,命令部队秘密近艾伦琴城北门,并在次凌晨六时夺取北门控制权。

    与此同时,艾伦琴城内,帝都大学的竞技大赛已进入最关键的冠军争夺阶段,经过激烈角逐,先前七千多位参赛选手如今只有不到一千位硕果仅存,而竞技总积分也逐渐拉开距离,第一军团的前一百名选手遥遥领先,寒城更以总积分48576分高居榜首,其次是小刀:14624,善本特:13247,小犬:9678……

    竞技大赛是产生英雄的大赛,而英雄正是每届竞技大赛的最大看点,今年也不例外。到目前为止,寒城无疑就是英雄,他以冷酷俊雅的外表,精彩的表现和骄人的战绩赢得了无数喝彩,人气指数大幅攀升。

    其实从场外支持率来看,迪亚是唯一能与寒城抗衡的选手,但是令支持者失望的是,从第二个千场开始,迪亚的成绩就一落千丈,再没有机会出现在第一军团的百人名单内。然而,场外的人不能看到十名以外的选手的积分,所以更糟糕的况只有迪亚自己才清楚,由于被鸿运财团的枪手阻击,迪亚浪费了大量时间,所以直到目前为止,迪亚仅有不到2000积分,前途堪忧啊。

    但是机会不是没有,能坚持到现在的选手大多实力高强,击败任何一个都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当然,这个机会适用于每个仍然留在结界中的选手,对寒城更是如此,所以现在迪亚需要的正是效率,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击败最多的对手。

    看台上熙熙攘攘,人头蹿动,不少人追随着自己的偶像从一块看板移动到另一块看板,还不时大声尖叫以发泄内心的得失,场面稍显混乱。

    绿黛儿高坐在主席台上,金黄的秀发在斜阳中闪现着迷人的棕榈红,勾画出一副即使最出色的画家也无法描绘的动人画卷。她小脸紧绷,看起来相当平静,就像一个木头美人,让人看不出一丝感波动。但事实上,她的内心正承受着巨大的煎熬:迪亚现在到底怎样了,为什么成绩这样差。

    今天这场竞技,对迪亚、对她,甚至对火凤来说都意义重大,因为只有迪亚夺得冠军,他们三人才能名正言顺地正常交往。虽只是一场竞技,但却也是一场豪赌,虽然参赛的只有迪亚,但赌注却是三个人——三个人的幸福。

    “迪亚,加油……迪亚,加油……”

    在露茜的带领下,迪亚的粉丝们在十七号看板前疯狂呐喊,为迪亚助威打气。

    绿黛儿知道,现在迪亚的影象必定正出现在十七号看板里,可她所坐的位置几乎与十七号看板平行,竟分毫不能看到。自小受到最为严格的宫廷礼仪教导,绿黛儿早学会在大庭广众下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可她怎能压抑自己心中的牵挂,终忍不住借整理礼帽之际,压低帽檐,飞快向十七号看板偷瞟一眼。

    “火凤!”绿黛儿失声尖叫起来。

    绿黛儿的眼光尽处,那一头瀑布般飞舞着的红发可不正是威特帝国的尊贵公主火凤下吗?莫卡校长和帝国一众高官慌忙起相迎,却不由又呆了一呆,诧异地揉揉眼睛。没错,那是火凤没错,可他们怎么总觉得不像呢。

    是了,火凤形影不离的盔甲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剪裁合的衣裤,外批紫色披风,难怪给人不一样的感觉。但红得,紫得高贵,火凤永恒的风姿早已定格。

    英依旧,眉宇间忽然多了些妩媚,浑更充满了野惑,火凤依旧是火凤,却不再是往那个司空见惯的公主。帝大美女无数,火凤置万花丛中,却始终无人能将她高贵的气质掩盖,正是万花丛中最艳的一朵,便是跟她最亲近的绿黛儿,此刻也看得有些痴迷,更何况其他人呢。

    远远地,火凤向绿黛儿含笑点头,绿黛儿吁了一口气,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平安落地。

    虽说火凤在帝大任教,但她毕竟贵为公主,只因一时好玩,才心血来潮兴起当讲师的念头,莫卡可不敢丝毫怠慢。为了不得罪公主又能保障教学,莫卡给她配了一名助教。其实这个助教才是真正的讲师,只要火凤“因故”不能前来,他就立刻充当起“临时讲师”的职责。

    “女士们,先生们,请肃静。”莫卡高声道:“帝国最尊贵的公主,火凤下亲自前来观看竞技大赛,为我们助威鼓劲,难道你们还要吝啬自己的掌声吗?”

    多煽的表达!火凤暗赞一声,在雷鸣般的掌声中款款移到绿黛儿旁,帝国要员们纷纷起立致敬,为火凤在绿黛儿旁安排一个舒服的座位。

    主席台上立刻不安起来。

    绿黛儿虽说也是公主,但她是傲天的女儿,而威特和傲天的矛盾有目共睹,再加上她温柔,所以很多人只是对她保持着最起码的尊敬,虽面面相对也会泰然处之。可火凤就大大不同了,她是帝国唯一的公主,威特对她几乎言听计从,而她个刁蛮,又时常无故为难旁人,所以自她落座后,一干帝国要员都战战兢兢,如坐针毡,生怕这个“淘气”的公主一不小心想到自己,当众给他难堪。

    看台上喝彩声再起,主席台上却鸦雀无声,只一会儿豪金斯上校和久安市长竟已落下冷汗。然而不久后他们终于如释重负,因为火凤落座后就只顾着和绿黛儿窃窃私语,看起来丝毫没有找他们麻烦的意思。

    “怎样,陛下同意吗?”虽已心中有底,但关心则乱,绿黛儿还是不住要问。

    “放心吧,跑不了你的白马王子。”

    才一天不见,火凤却像变了个人似的,竟学会了调侃别人,而且她开玩笑时杏眼含,仿佛说给自己一样,让绿黛儿好不羡慕。

    火凤一掠乱发,问道:“战况如何?”

    “很糟糕。”绿黛儿叹了一口气道:“迪亚现在连排名都没有了。”

    “到底怎么回事?”火凤大惊失色:“我听古风说,迪亚不是排名第一吗?”

    “我怎么知道,开始的确如此,但……”绿黛儿已经急得说不下去了。

    “该死的,难道他先前所表现的实力都是伪装出来的吗?”火凤才顾不得什么叫做大庭广众,望着结界咬牙切齿地就骂上了:“还是他根本没打算娶咱们姐妹?”

    主席台上一对姐妹花时而巧笑嫣然,时而黛眉含怨,引得不少人瞩目。泰泽倚在一根支架上看着比赛,却显得心不在焉,时不时回头向主席台偷瞄两眼。

    绿黛儿和火凤两姐妹,一个温文尔雅,一个泼辣张扬,却同样生得花朵一样,惹人怜。火凤是许多人追逐的目标,因为她不仅是人间少有的美女,更是威特帝国唯一的王位继承人,所以一直以来,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她的上而忽略了绿黛儿。

    这一刻,的余辉挥洒在她上,绿黛儿就像一个粉装玉砌的娃娃,有哪点稍比火凤逊色了?如果纯粹为了找个让人舒心的妻子,平心而论,泰泽还是更倾向于温顺的绿黛儿。何况追求火凤的贵家少爷个个实力不凡,寒城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泰泽就是拍马也追不上啊。

    泰泽的脑筋开始急速转动,盘算着怎样才能赢得绿黛儿的芳心。想着想着,龌龊的念头蹦了出来,幻想着什么时候能把一对姐妹花都搂在怀里肆意,泰泽不住心猿意马,嘿嘿起来。

    “让开!”

    斥声自后传来,将正想入非非的泰泽吓了一大跳。泰泽回望去,只见露茜正怒气冲冲地瞪着他,后还跟着不少表相同的学生。

    “想不到我还有这种魅力,惹得露茜小姐如此恼火。”泰泽仍自漾,徜徉在疼两姐妹的幻想中,说出来的话不知不觉中搀杂了些许轻浮:“不过说实在话,露茜小姐生气的样子还真是我见犹怜。”

    露茜呆了一呆,似乎没想到泰拉达特侯爵家的少爷竟会如此口不择言,当众对她口齿轻薄。后嘘声顿起,露茜羞急难耐,怒道:“好不要脸,你也不想想自己跟一头猪有什么分别。”

    119持久战哄笑声涌入耳膜,泰泽恼羞成怒,正待发作,却生生忍了下去。若在往,他必定早已怒不可遏,但他爹地泰拉达特今早走时,千叮咛万嘱咐,近将有大事发生,命他在这段时间内务必保持克制;何况露茜最近跟火凤和绿黛儿走得很近,俨然亲姐妹一般,他即使有得罪露茜的本钱,却怎也不能不顾及到两位公主。

    露茜直直地盯着泰泽,滚圆的眼珠黑白分明,涨红的小脸如桃花般艳丽,两条小辫急剧起伏,仿佛挠在人心里一样。

    往不曾发现,露茜竟也如此可动人。

    其实她才是最易得手的尤物啊。他泰泽不能高攀两位公主,难道连一个小小的露茜还不能手到擒来吗?心思一转,泰泽满腔愤怒立刻烟消云散,他朝露茜弯腰致歉,一脸媚笑道:“真是抱歉,不知能否告之,我究竟哪里得罪到露茜小姐了?”

    “你挡着我们看比赛了。”

    回话的是露茜后愤怒的观众,而露茜此刻气地撅着小嘴,白眼望向一旁,根本懒得搭理泰泽。泰泽转一看,后果然就是第十七号看板,而看板中最显著的位置正在参加较量的可不正是英姿飒爽的迪亚吗?泰泽轻啐一口,咬牙暗骂,回转来却又笑脸盈盈:“抱歉之至,迪亚神威大发,我不由看得入神,无意阻挡了各位,还请见谅。”

    从一贯跋扈的伯爵家少爷口中说出这样谦卑的话,令许多人都感到十分惊讶,但他们都是迪亚的支持者,听到泰泽对迪亚的赞扬,兴奋之余,也暂时忘了这些,反而对泰泽产生些许好感。惟有露茜仍然气鼓鼓的,一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模样。

    泰泽灰溜溜走开,边走边想:小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成,乖乖跪在我的面前乞求哀怜。

    “喂,猪头,没长眼睛啊!”

    声音如炸雷般,其中夹杂着金属特有的铿锵质感,把正动着歪念头的泰泽吓得魂不附体。好哇,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泰泽憋了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发泄,这下可找到借口了。但当他寻着声音看清大吼之人的模样时,不由倒抽一口凉气,生生把满腔怒火压了下去。

    站在泰泽旁的是一个不修边幅的成年矮人,肌肤黝黑,头发眉毛如杂草一般在头上缠来绕去,把斗大的大头遮掩地只能看到一双血丝密布的巨眼。那矮人虽然个头矮小,但他生得健壮结实,肌发达有力,青筋如虬枝般汹涌凸涨,竟然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仿佛他就是无敌的战神,是谁也无法战胜的一样。

    泰泽不自觉地心中一凛,打了一个大大的冷战:我的妈呀,别说打,他就是吹口气也能把我刮飞啊。

    “打扰先生,抱歉抱歉。”泰泽此刻孤立无援,只好选择退让。

    “还真没长眼睛,人家明明是女士嘛。”那矮人大声斥道。

    一阵哄笑声中,泰泽狼狈逃离。

    那矮人望向看板,忽然做出一个极其女化的动作,话语中隐有欢愉:“看不出来,这小子倒是知道盔甲的妙处嘛。”

    看板中一个角落里,善本特正在使用圣骑士的高阶技能对付一个圣斗士。

    圣骑士和圣斗士都是名副其实的血牛,物理防御强悍,生命力顽强,所以他们的较量主要依靠精神意志,本应非常吃力、漫长和残酷,但奇怪的是,尽管那个圣斗士的实力已经达到精英级,高出善本特两筹不止,也占据了进攻主动权,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却并不能对善本特实施有效打击。

    反观善本特,虽然在法术技能的等级和威力上不如对方,却并不畏惧对方的攻势,经常利用对方攻击间隙,抽冷子猛攻对方。这种打法相当奏效,那圣斗士就像一只老虎,空有一能耐,却奈何不得一只跳蚤。

    外行看闹,内行看门道。在一般人看来,善本特只是凭借其滑溜的躲闪技巧暂时迷惑了圣斗士,圣斗士只要不急不噪,看准机会给善本特一记重击,善本特必定难逃厄运。但眼力高明的人却另有看法:善本特的实力不过刚刚接近一级圣骑士,他能坚持到现在并位列排行榜前十名,依仗的绝不仅仅只是实力。

    那么,他依仗的究竟是什么呢?

    此刻,看台上也许只有一个人确切知道答案:盔甲。

    这是一场持久战,善本特和圣斗士缠斗十几分钟,圣斗士已基本习惯善本特的打法,开始发动一些试探的攻击,但依然显得不徐不疾,而善本特仿佛已经黔驴技穷,变得急噪起来。

    终于,在圣斗士的迫下,善本特忙中出错,脚下猛一踉跄,向圣斗士怀中栽去。圣斗士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瞄准空挡,圣斗士巨剑急收,体猛旋,左手盾牌趁势划出一道弧线,急速砸向善本特,同时口中大喝一声:“神盾。”

    一级圣斗士技能“甩盾术”,善本特虽没有亲眼见过,却也听迪亚描绘过,当然知道它的威力,但可惜的是,他此刻失去重心,别说反击,连躲闪的机会也没有啊。

    所有关注这场较量的人都认定善本特必败无疑,然而那魁梧的矮人却轻松一笑,嘀咕道:“瘦小子,还聪明嘛。”

    一面金黄色的巨大光盾从圣斗士左手的盾牌中迸而出,排山倒海般扑向善本特,善本特瞬间被光影淹没。圣斗士心中得意,善本特受“甩盾术”影响失去斗志,他至少可以放手攻击十秒时间,依他强悍的攻击力,十秒已足可使善本特俯首称臣。

    然而就在他认为胜券在握,举剑猛刺善本特的时候,况发生了戏剧的变化,善本特的盔甲突然微微一亮,紧接着只听善本特轻喝一声“昏”,一个巨大的光锤正中圣斗士脑门,那圣斗士被“制裁之锤术”击中,顿时陷入昏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