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硝烟再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沼泽 书名:七界神王
    黑暗绝不是邪恶的代名词,但邪恶却必定黑暗。从没有一刻,迪亚如此清晰地认识到这两个词的差别,因为此刻他唯一能从火太郎(身shēn)上感受到的就是邪恶。

    两人保持着七八米的距离,自始至终未发一言,气氛显得尴尬而诡异。他们不知泡了多长时间,皮肤通红,似乎要滴出血来。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火太郎终变得不耐,起(身shēn)向岸边走去,边走边说道:“圣君见谅,我必须回去了。”

    眼看水面从脖子落到到(胸xiōng)膛,再从(胸xiōng)膛落到(臀tún)部,迪亚的心登时悬了起来。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就可以看到火太郎的尾椎,就可以确定火太郎到底是不是邪尾狼人。忽然间,迪亚竟有一丝渴望,他此刻多么希望火太郎不是邪尾狼人,如此他就可以劝说火太郎,让他退出灵国疆土。

    这一刻,(身shēn)份的界定成了战争与否的关键。迪亚发誓,只要火太郎不是邪尾狼人,无论他采取多么激烈的举动,他都会尽力阻止这场战争,反之,如果火太郎果然就是邪尾狼人,不管他多么讨人喜欢,他都要将他彻底毁灭。

    火太郎的(臀tún)部终于浮出水面,但令迪亚失望的是,他似乎早已料到迪亚的用心,居然用布将(臀tún)部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

    那是一块厚实的白布,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在火太郎(臀tún)部,形成一个“丁”字,叫人根本看不到任何想看的东西。

    火太郎穿上木屐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道:“天色已晚,圣君也请早些回去吧。”

    眼看火太郎就要走出布幔,迪亚大急,高声喊道:“国主洗澡时还带着匕首吗?”

    火太郎闻言一愣,下意识地摸向尾椎,待不见异常才醒悟这是迪亚的诈语,转过(身shēn)面无表(情qíng)地道:“圣君说笑了。”

    “向浪国发起全面攻击。”

    回到帝都,迪亚立刻下达了作战命令。傲天、严奇、冷师、凌智勇各自率军向浪国边境(挺tǐng)进,与此同时,灵国移师南线,将重兵部署在盛京城附近,直((逼bī)bī)深沪市。

    妙妮紧急召回阿丘比,命令他将德鲁伊军团撤回精灵领地,却被阿丘比断然拒绝。妙妮这才完全相信迪亚的推断,急忙派山姆出使神圣帝国寻求帮助。

    震天的战鼓再次响彻伯图亚大陆。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浪国大军的战斗力居然出奇地强大,再加上有德鲁伊军团助阵,简直所向无敌,神圣帝国尽管有四大帅才却连吃败仗,不到两个月已丧失了大片领土。

    稳定了南方局势后,浪国大军向北方全面(挺tǐng)进,经过几场战役后,他们终于在深沪市站稳脚跟,圣国大军不得已退至淅水镇,凭借天险与浪军形成对峙。圣国大军撤退,盛京城立刻就像被脱光了衣服的少女一样**(裸luǒ)地暴露在浪军面前,梁古庸登时着急起来。

    临时帅帐内,迪亚攥紧拳头铁青着脸,看起来非常吓人,而寒城和四大帅才则愁容满面,神(情qíng)相当郁闷。

    迪亚重重一拳砸在案上,恨声道:“该死的,想不到这些畜生居然如此强悍。”

    寒城颔首道:“我从未见过如此悍不畏死的家伙,就好像他们的生命本不属于他们自己一样。”

    严奇叹道:“论战力装备,双方旗鼓相当,论战略战术,他们则远不如我们,但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实在令人胆寒,你们可曾注意到,我们几乎有一半以上的士兵都是死在他们的临死一击上。”

    迪亚怒道:“那是他们利用尾巴中的毒液干的好事,算什么本事?”

    凄惨的战况再次映入脑海,帅帐内顿时一片死寂。

    诚如迪亚所说,如果没有毒液帮忙,浪军根本就不是圣军的对手,因为交战中,很多圣军士兵并非死于对战,而是被邪尾狼人尾巴中的毒液毒死的。但这是战争,是没有任何限制的战争,所以为了取得最后胜利,这将是他们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

    寒城恨声道:“想起士兵们惨死的模样,我真恨不得亲临战场,将他们一一杀绝。”

    这次换迪亚劝慰寒城。迪亚叹道:“如果可以亲自上阵,单凭咱们几个就可以一统大陆了,又何必发动这场战争?”

    冷师忽一声惊“哦”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寒城讶道:“爹地,你想到了什么?”

    冷师沉吟道:“邪尾狼人仰仗的只是毒液,那是不是意味着,只要毒液无用武之地,我们就能取得胜利?”

    傲天肯定道:“正是。”忽又苦笑道:“此事说来轻松,但真想实现又谈何容易?”

    冷师正要说话,忽见严奇和凌智勇双眼放光,不由笑道:“看来严将军和凌将军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还是请他们来说吧。”

    严奇向凌智勇莞尔一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凌智勇无奈,只好接着冷师的话说了下去。

    凌智勇道:“毒液只能在近战时才能发挥作用,所以只要我们保持作战距离就不必畏惧。冷大人,不知我说的对吗?”

    冷师含笑点头。

    傲天眼前一亮,抚掌赞道:“对啊。我圣国多的是法师部队,何必舍长取短,跟这些畜生硬拼呢?”

    冷师的话让大家重新看到了希望,众人顿时兴奋起来,然而严奇此刻却沉下了脸,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凌智勇讶道:“严将军似乎还有什么顾虑?”

    严奇叹道:“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吗,邪尾狼人似乎有很强的魔法抗(性xìng),我担心法师部队也不能发挥预期的作用。”

    众人的心登时又沉了下去,但迪亚和傲天似乎同时想到了什么,欢喜地对望一眼。

    迪亚笑道:“原以为战争结束,我们囤积的秘银矿再无用处,却没想到最终竟要用来对付邪尾狼人,莫非冥冥之中竟有神明指引?”

    傲天哈哈大笑道:“他们既然抗火,我们就给他们来一场冰雪大战。”

    众人重新制定战术,决定引(诱yòu)浪军出击,再以法师部队使用水系魔法伏击。浪军连胜几场,以为圣军不堪一击,隧主动出击,直((逼bī)bī)淅水镇,却被埋伏在那里的圣军法师部队伏击,损失惨重。看到邪尾狼人果然畏惧水系魔法,圣国高层一片欢欣,他们兵分两路,一路出淅水镇,从正面攻打深沪市,另一路则南出维尔托草原,向滴翠镇进军。

    浪军吃了败仗后再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固守深沪市,任凭圣军如何叫骂也无动于衷。

    这一(日rì),凌智勇兵团奉命继续叫骂,士兵们正大骂不止时,忽听城内战鼓声起,与此同时,一股杀气在战场弥漫开来。凌智勇不由心生疑窦:难道浪军已经想到应付水系魔法的方法,准备出击了吗?

    迪亚(身shēn)在帅帐,同样感受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他登高远眺,居然发现无数隐形猎豹出现在凌智勇兵团(身shēn)后,不由大惊失色。难怪浪军一直隐忍不出,原来他们竟在等待德鲁伊军团的支援。

    看着猎豹幻化成巨熊冲向凌智勇兵团,迪亚不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迄今为止,也许只有他才是唯一知道德鲁伊军团威力的非精灵族人,他非常清楚,在如此近距离的冲击下,凌智勇兵团必定难逃厄运。

    果然,当无数巨熊现(身shēn)的一刹那,人类士兵惊慌失措,几乎忘记了抵抗。他们疯狂逃散,几乎溃不成军,凌智勇虽极力喝阻却无济于事,最后不得不率少量士兵突围。

    “该死的阿丘比!”迪亚几乎出离愤怒了。他实现想不到,地位尊崇、形同神明的精灵族大德鲁伊居然会去帮助邪恶的邪尾狼人来对付人类,而且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条件。

    傲天叹道:“想不到刚刚想到对付邪尾狼人的方法,德鲁伊军团却又出来捣乱。”

    冷师和傲天相对苦笑,均(禁jìn)不住长叹一声。

    寒城道:“我观那些德鲁伊(身shēn)强体健,攻击力和防御力都极其出众,除了硬拼一途,似乎别无良策……”

    迪亚沉默不语。德鲁伊军团的实力如此恐怖,使他再不敢怀疑神(殿diàn)长老巴鲁的话,也使他不敢生出硬拼之念,因为那至少要付出数十万条(性xìng)命的代价啊。

    凌智勇忽然心中一动,道:“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对德鲁伊军团实施空中打击?”

    众人闻言大喜。德鲁伊虽然厉害,但无论化(身shēn)猎豹还是化(身shēn)巨熊,他们的实力都局限在地面,如果有狮鹫师团实施空中打击,必定能收奇效。

    迪亚心道:真正考验狮鹫师团的时候终于到了。

    次(日rì),凌智勇率军在前迷惑敌人,杜根则率狮鹫师团秘密迂回到敌人后方,待德鲁伊军团出击,凌智勇兵团立刻撤退,而狮鹫师团则发动突然袭击,德鲁伊军团果然溃败。此后几次交战,狮鹫师团和德鲁伊军团互有伤亡,德鲁伊军团知有克星,再不敢轻易出击,深沪市战场再次陷入僵持。

    经过此战,狮鹫师团无疑成为圣国的王牌劲旅,其大名如(日rì)中天,大陆皆知。

    然而狮鹫师团能够压制德鲁伊军团虽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但迪亚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德鲁伊是精灵族的军事重心,迪亚决不敢在未经妙妮同意的(情qíng)况下将其歼灭,更何况,狮鹫师团和德鲁伊军团只能说是势均力敌,他可不愿看到自己辛辛苦苦营建的第一支空军就这样拼得干干净净。

    该是去迪纳思城面见妙妮的时候了。

    迪亚匆匆赶到联盟大厅,看到妙妮时却一下子愣住了。

    妙妮依然美貌无双,但看到迪亚眼里却感觉无比怪异。

    “迪亚……”妙妮(娇jiāo)呼一声就要奔向迪亚,闻听鹿盔轻咳一声这才无奈止步,一双满含柔(情qíng)的美目兀自定格在迪亚(身shēn)上,骨碌碌转个不停。

    迪亚不由吓了一跳,几天不见,妙妮对他的态度竟似改变了许多。

    迪亚深吸一口气压下激动的心(情qíng),平静道:“我这次前来,是想跟各位长老商讨一下德鲁伊军团的处理问题。”

    迪亚将最近的战况详细说了一遍后沉声道:“由此判断,其实早在战争初期阿丘比就已知晓了火太郎的真实(身shēn)份,他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打定主意帮助浪军,其用意令人费解。”

    钢爪大怒,喝道:“你怎能如此污蔑大德鲁伊?”

    鹿盔拦下蠢蠢(欲yù)动的钢爪,平静道:“圣君切记慎言,如果没有真凭实据,你再这样诋毁大德鲁伊,则恐怕下次帮助浪国的就不止德鲁伊军团了。”

    钢爪猛拍桌案,喝道:“我麾下的神(射shè)手军团可早就不甘寂寞了。”

    迪亚毫不退缩,冷哼道:“若非如此,以德鲁伊军团的强大实力怎会抵挡不住积弱的南部三国而一再败退,先丢滴翠镇,再丢优尼村,最后竟然退至深沪市;若非如此,浪军的反击怎会如此凶悍,前后不过四月便尽灭南部三国。两相对照,难道你们就觉察不出到什么?”

    一连串强有力的质问震呆了众人,大厅内顿时沉默下来。

    良久,鹿盔试探道:“圣君的意思是,阿丘比早已跟火太郎设下计谋,以此图谋灵国的南方领土?”

    迪亚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包括妙妮在内,众长老的脸登时沉了下去。

    如果事实如此,则阿丘比的用心不但令人费解,更令人震惊了。但阿丘比毕竟是精灵族的大德鲁伊,是他们的最高精神领袖,他们怎也不肯相信,自己敬若神明的大德鲁伊居然会跟邪恶的邪尾狼人沆瀣一气。

    巴鲁犹豫道:“也许大德鲁伊是被火太郎迷惑了……”

    话未说完,却被迪亚一声重哼无(情qíng)打断。钢爪大怒,正要蹦出来与迪亚“理论”,忽被妙妮厉声喝止。

    妙妮斥道:“休得无礼。无论圣君所说是真是假,但阿丘比抗命不归却是不争的事实,只此一点,他就应受到最为严厉的惩罚。”

    迪亚悚然心惊,他还是首次听到妙妮直呼阿丘比的大名,更令人震惊的是,妙妮似乎心(性xìng)大变,居然敢在联盟大厅这种庄重的场合毫不留(情qíng)地斥责钢爪,实在叫人匪夷所思。

    

重要声明:小说《七界神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