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章 走的人多了,就没路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运气
    <---凤舞文学网--->

    “嘟嘟没有了

    汪新杨脸上泛着一丝晕红,渐渐变成了铁青色。--凤舞文学网--

    从昨夜起,罗云肇的电话就打不通了。

    现在还是清晨,他继续在拨了2次,依然无人接听,即使是冬天,他依然给自己倒了一杯冰冷的纯净水,一口喝下,五脏六腑仿佛被冻结了。

    他张口呼出了一口寒气,眼帘低垂之时,已是隐然浮现残忍之色,老罗;你既然干背叛我。

    沉吟片刻,脸色恢复了几分苍白,他来回的走了几步路,走到汪远图的卧室,隐隐听到卧室低低的哭声。

    他心中一颤,他的亲弟弟死了,是被他杀的,是被林离和张小非他杀的。这几天这个家固然一直刻意回避提起汪名扬的名字,就好像从来没有这个儿子一样,可改存在的依然是存在的,他也知道后妈和父亲躲着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尤其是昨天调令行文下来之后,残酷的现实一下击倒了汪远图那颗务求上进的心。没有了金币的空间,又没有了疼的小儿子,他昨晚一下子就崩溃了。

    汪新扬冷冷的敲门,不等里面说话,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后妈和他老子正相对而泣,汪新扬眼中浮现一丝讥诮,冷冷的道;爸有麻烦了,老罗背叛了”。

    汪远图茫然无助的看着他的大儿子,这是他骄傲的大儿子,但是此时却让他感到痛苦,无比的痛苦。

    几乎在短短几天里,他就事了一切,失去了政治前途,失去了小儿子,就连整个家也似乎一夜崩溃了。

    汪新扬一脸的冷漠,冷冷的等了片刻,没有等到他想要的答复,他不耐烦的拉起他老贼走出了卧室,平静中带着一丝的冷酷,你有没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把柄落在他手上?

    我知道的你全知道了,汪远图默然的看这他的大儿子,目光

    没有了焦点。

    汪新扬讥诮之色更浓:那你告诉我,罗云肇失踪,他是去了那?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汪远图此刻看起来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市长,在也没有几天前那种意气风发了,反而落魄而憔悴,双眼浑浊的抱住了脑袋;“名扬死了,他死了。”

    汪名扬松开手,他老子从墙上滑倒了地板上,掩住脸痛哭不已。--凤舞文学网--

    昨天那一到行文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这个曾经的市长,压垮了这个家庭。

    汪新扬冷漠的拽着他老子进了厕所,拽进了洗手盆里,开了最冷的冷水冲刷这他老子的脑袋,动作坚决而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爸,你最需要的是冷静一下。”

    在冰冷的冷水冲击下,汪远图渐渐的恢复了理智,一附趴在洗手盆上,看着镜子里的大儿子。不晓得为什么,从镜子里看不清楚他这个儿子长的什么摸样了。

    清醒了?很好。汪新扬淡淡的一笑,那丝讥诮缺仍然存在着。

    如果眼前的这个软弱的男人不是他的父亲,他绝对不会选择扶持,他没的选择。调职是我们输了,但是没有输掉全部。汪新扬神色见流露出一丝的残忍;“你还是副省长,你还有东山起的一天。

    没了,什么都没有了,你不是不知道,我调到天涯省做副省长是去人大的过度,汪远图抹了一把脸,终于恢复了几分政客应有的风采。

    不我们还没有输,只要能从北海全而退,我就有退路。汪新扬淡淡一笑,我说有,就一定有。

    汪远图燃烧了一丝希望,没有权利的子,对于一个政客来说,就是比死还残酷的惩罚。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大儿子希望这个曾让他骄傲自豪的儿子给他带来好的消息,汪新扬着眼,像一条毒蛇;我们要知道罗云肇的下落,他是不是背叛了我们,他到底有没有拿捏住我们的把柄。”

    其实这不是一个需要答案的问题,如果罗云肇真的背叛了他们,就一定是有他们的把柄才这么干。

    电话铃声急促。

    汪新扬一顿,快步走出了厕所,进了自己的卧室,在一堆手机里找出发声的那支。

    听完电话那边的话,他泛起了一丝冷笑,昨晚我打不通罗云肇的电话就在怀疑了,已经让法国那边派人去查了,可惜还是没有能把罗云肇的嫁人控制起来。

    法国那边查清楚了,罗云肇的老婆和女儿登机回国。汪新扬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大约四十分钟后抵达。

    汪远图能成为副部级的高官,到底不是全靠儿子的就凝重了,罗云肇为什么老婆孩子要回来。

    汪新扬凝视这一支手机,忽然一笑,因为他知道,我在法国的黑帮那边有关系。只要老婆孩子还在欧洲,就是死路一条。

    他募地醒悟过来,为什么林离等人要先铲除王晋同,王晋同一旦被铲除,甚至死,他真的无人可以用了,如果非要用人,也只有从法国那边人过来,但远水救不了近火。

    不夸张的说一句,王晋同一跨,他几乎都快要变成半个瞎子和聋子了,连打听消息的人手都找不到了。

    想到这,汪新扬浑鸡皮疙瘩都蹦了起来,森森的道,好布局,果然是很漂亮的布局。原来他们铲除王晋同就是为了现在,不过,林离啊林离,就算你在险狡诈,也不知道我还有1个人可以用。

    他不动声色的取出一支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用德语混着交代,去机场把几个人带走,具体的资料,我一会发给你。

    顿了顿,他取过另一支集合没有用过的手机,淡淡的对电话另一端道,我要知道中纪委有没有什么动向。

    吃了我这么多的钱,是该吐一点利息出来了。

    沉吟片刻,他淡然一笑,不必说,罗云肇一定是躲在北海军区,爸,我要你想尽一切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和北海军区里面的人搭上关系,打听罗云肇的下落。

    如果是在军区被保护汪新扬轻蔑一笑。

    谁能销毁所有的证据和他的命,我给一亿,我自信一切仍然在掌握之初的焦虑和愤怒之后,他悠然不已。

    钱他不多,但是足够买通很多人了,而且他也不在乎花更多的钱去办事,只要办成了,什么都会滚滚而来。

    林离在行动,汪新扬也在行动。

    谁能快一步,谁就能占先机。

    一双大手,骨粗皮糙,筋骨突起,一双粗壮小腿,像铁柱。

    手抓住方向盘,脚踩住油门。

    他叫小施,施因斯泰格的施。

    小施是杂种,中德混血,来自法国。

    混令他英俊不凡,有德式刚毅,也有中式温婉,还有一点法式浪漫。

    旁人说他像演员,他轻蔑一笑。

    杀手和演员从来不是一个等级。

    旁人说他是德国人,不像中国人,更不像法国人。

    他谁都不像,只像自己。

    英俊只是一种掩饰,掩饰他真正的份。

    比起其他的二流子杀手,他是真正的杀手,杀人的那种,牧业人知道,这个英俊的混血其实是法国道上最高明的杀手之一。

    有的杀手相信枪,相信刀,他相信自己的双手和脑袋。

    用枪杀人,杀手只是抢,所以,他是最优秀的金牌杀手。

    他忘不了昨夜那场失败的刺杀。

    没来由的失败,令2他感到无比的耻辱。

    即使现在带着新的任务,他也无法忘却。

    他是最好的,是的他的确是最好的。不是他这么相信,不是客户这么夸奖,是经历。他不年轻,所以不会浮躁轻率,不会贪婪,不会得意忘形。

    他不老,所以他不会暮气沉沉,不会缩手缩脚。

    有人说,保镖一次都不能失手。

    其实,杀手一样。

    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国,第一次来北海。

    这是一个拥挤的城市。

    他接到了新的任务之后,查阅了一下传过来的资料,确认了目标和藏之处。

    二十分钟后,他耐依旧,却开始诅咒。

    他想起了一句话,是妈妈跟他说的一句中国话:“本来是没有路的走的人多了,就有路了.”

    他原本是相信的,但现在他发现了真相。

    这一条gps导航系统指出来的抵达机场的公路就是真相。

    公路上到处都是粗犷的咒骂和污言秽语。

    无数脑袋从汽车里冒出来大声的叫嚷。

    他发现的真相是:本来是有路的,走的人多了,就没路了。他塞车了……

    经历千辛万苦,小施终于抵达机场。

    不过,他来晚了一点点,刚刚讲汽车停在一排的士前面,他就看见了昨天的目标居然带着今天的目标一起出现了。

    小施心中一震,浮现一丝微笑。这样的话,反而方便他行动,一次的解决掉两个目标。

    飞快转动念头,挤出一丝微笑,他主动迎向这几位目标。

    掏模一个微型电击棍,藏在衣袖中,一脸微笑的迎向几个目标。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运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