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兄弟情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运气
    <---凤舞文学网--->

    测试图片失败,无语当中……

    汪名扬和妈妈目不转睛的看着在花园中巍然不动的汪新扬,满是忐忑不安。--凤舞文学网--

    汪新扬颓然任电话滑落,他犹如暴躁的狮子在花园中转来转去。

    颓丧与黯然,悲愤与倔强在体里冲撞,他想要发泄,他需要一个可以任其发泄的人。

    没有人。王晋同,死了,他的人,散了。

    他的体快要爆炸了,被种种绪冲得快要炸裂了。

    他双眼充血,疯了似的拼命抓掉那些在冬垂头丧气的花花草草。但这,没能宣泄掉他的绪。

    他像没头苍蝇一样蹦达,在林离和张小飞编织的迷网中找不着出路,焦躁与怒火快要把他烧成灰烬。

    不,还有人。泛绿光的眼神扫向屋中的母子,转而变成了一丝温暖的亲

    他撩开衣服,在自己的膛,的膛狠狠的抓了一下。指甲撕裂了血,鲜血滚滚冒出。

    看到鲜血,看到伤痕,他的绪蓦然消散。

    越疼痛,越清醒。

    汪名扬和妈妈看见这一幕,浑都是冰寒。汪名扬飞一般冲进某处,翻找半天,搬出一个药箱。

    他看着哥哥,害怕得流下眼泪。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看见哥哥如此失态,第一次被到这个地步。

    他不知道林离和张小飞是什么来头,但他发誓一定要为哥哥报仇。他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杀了他们全家为哥报仇。

    然后,他看见哥哥在花园中犹如高山一样巍然不动,仰天狂笑着,似乎还在说着什么。

    笑了一会,自言自语一会,汪新扬终于走进来了。

    原本腾腾的鲜血竟已变得冰寒刺骨,不知这血原本就是这么寒,还是被今天特别寒冷的天气变得冷了。

    汪新扬的脸色隐隐泛着一丝青色,恢复了往的冷静。

    “哥!”汪名扬提住药箱冲过去,把哥哥按在椅子上,笨拙的为哥哥包扎伤口:“哥,疼不疼?”

    汪新扬笑:“想不到小弟你还会急救,不错呀。”说着,从桌上找出一个手机拨通赖其侯的号码,低低的说:“赖局,不论你怎么做。--凤舞文学网--至少拖住一小时,一小时内,绝对不要给对方接触到嫌疑人。此后,你我两不相干。”

    拖一小时,赖其侯还是没问题的。

    谁都不知道汪新扬到底有什么主意,一个小时,到底能做什么?一个小时,难道就能改变局面了吗?

    赖其侯不相信,可他必须得办。清了人,比什么都重要。

    汪名扬笨手笨脚的为哥哥上药,即使看起来没太大效果:“哥,我……对不起。”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说对不起了,他就是再蠢都知道事逐渐脱离了掌握,连在他眼里跟天人一般的哥哥都未必能压得住了。

    他不是为了挣扎甩掉案子才说对不起,只是觉得自己连累了哥哥。

    都是那个疯女人,都是那个林离和张小飞,才把哥哥到这地步。他本来该是无邪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戾气,汪新扬看得真切无比。

    汪新扬淡淡一笑,苍白的脸上染上一层失血过多产生的异样死白:“小弟,哥没怪你。你相信我吗?”

    汪名扬坚决点头。汪新扬咳嗽几声,笑了:“那就成了,相信我,这件案子我一定能摆平。为了你,就是做再大的牺牲,也值得。”

    汪新扬带着弟弟走进卧室,卧室里到处都是相框,兄弟一起的合照。

    汪新扬随手拿起一个相框,里面是一个半大小孩被一个婴儿的尿淋得呼呼傻笑的画面。照相者把时机抓得很好,这张相片看起来极温馨可:“小弟,你看,那时我想抱你,结果第一次就被你尿了一。”

    看着照片,汪新扬和汪名扬想起了好多过去。

    “哥,我记得。有一年我们还在北方,下雪了,你带我去打雪仗。我被别的孩子砸哭了,你抱了这么大的雪团……”汪名扬比划了一个很夸张的动作:“追了人家半条街,把人家给埋在雪里。”

    汪新扬想起那些纯真年代,不呵呵笑了,很少有笑得这么没有心机的时候了。

    “我还记得有一次,那时你才十岁吧,扒了人家小姑娘的裙子摸人家,被小姑娘的哥哥堵住打了一顿。”

    汪名扬得意笑:“当然记得,哥,后来是你帮我报仇,把他家给烧了。”

    他嘿嘿直笑:“哥,你还幸亏有我给你在学校调查,不然哪来那么多处女给你。”

    汪新扬会心一笑:“那次你被小混混带去夜店,差点被人引着吸毒。”

    “哥,我也记得,你找警察把那店给封了,那几个小混混在拘留所里都差点被打死了。”汪名扬狡诈道:“哥,你一直不知道,其实那次是我主动要试试,嘿嘿。还有我破处那次,也是我主动的,说起那少妇,可真够味呀。对了,那女的后来就不见了,去了哪?”

    “敢勾引我未成年的小弟,我把她送去欧洲做娼了。”汪新扬想起过去,想起的是和小弟之间的亲

    “我记得,你去法国留学前,找人把整个城市的小混混都揍了一顿,让他们不要招惹我。”汪名扬一脸怀念:“真想念那时候横着走路的滋味呀。”

    汪名扬埋怨:“哥,你就是去了法国回来,整个就变了,也不常和我玩了。爸老说你是成熟了,要做大事了。我才不管,我只想你经常陪我玩。”

    汪新扬沉默,眼角微微扭曲抽搐,笑道:“好了,哥答应你,以后多陪你玩,这样总成了吧。”

    汪名扬呐喊欢呼,他都忍不住幻想起和哥哥一起去玩一起去嚣张的快乐。

    “走,陪我出去走走吧。”

    汪新扬如此说,让汪名扬先出去,等他换干净衣服。他一边换衣服,一边拨号码,说了一句法语:“听好,我还要你做一件事……”

    一会儿,两兄弟温馨的走在街上,街上人不少。

    汪名扬笑:“哥,我帮你准备了一个女的,绝对干净,我保证你肯定会喜欢这份圣诞礼物。不过,到底是谁,你只有明天才会知道咯。”

    汪新扬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激动红晕,搂住弟弟,流露的无尽真挚的,对弟弟的无限疼

    一路谈笑着,看着活泼快乐的小弟,汪新扬心里填满了温暖。

    一路走着走着,走到一条略显狭窄的小街当中,一间小超市门口。

    汪新扬顿了顿,向汪名扬招呼一声:“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走了几步,他猛的转回头来,搂住懵然的汪名扬,使劲的说:“小弟,哥已经给你准备了一份神秘圣诞大礼,先祝你圣诞快乐。”

    “还有,不论你将来在哪里,记住,哥永远都那么你。”

    汪名扬挣开哥哥过于激烈的拥抱:“哥,你太麻了。”

    汪新扬苦涩的笑了笑,忍住泪水的打转,转走进超市。

    当汪新扬走入超市的那一瞬,眼泪流了下来,很咸很咸,咸得比苦还还苦。

    他默默的走进饮料区,从这里,他能正好看见汪名扬的影。

    他在这里默默的流泪,默默忍住灵魂被撕碎的极度痛苦。

    他的心裂了,是如此脆弱。

    小弟,你准备接受我送给你的神秘圣诞大礼了吗?

    对不起,小弟。你太调皮了,太惹事生非了。即使这一次能渡过,以你的风格也会有下一次。

    一次又一次,其实我不在乎。如果没有敌人,我会一直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你。

    可,敌人正在虎视眈眈,抓住了我们的致命要害。

    我做不到了,我已经尽力了。

    为了这个家,为了大家,我不得不做出最痛苦的决定。

    与其被你拖入无底深渊,我只能选择另一个做法。

    小弟,不论你将来在哪里,记住,哥永远都是那么你。

    汽车轰鸣声越来越重,只见一道灰黑的影用最快的速度冲刺。

    汪名扬被这条灰黑影瞬间吞噬,然后像一条破布袋飘呀飘呀,落在十多米外。

    这条黑影从他未成年的孱弱体上碾过去,转弯消失不见。然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哥,我的神秘圣诞大礼呢?

    小弟,对不起,这就是你的神秘圣诞大礼,为了大家,必须要牺牲你。

    超市中回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凄绝嚎叫:

    “小弟!”

    银河酒店案发约六小时,案件即将浮出水面的主犯汪名扬,死!

    疯狂的推荐兰帝大神的作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运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