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狭路相逢的勇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黯然销魂 书名:运气
    <---凤舞文学网--->

    本章为加更,如此我大可涎着脸求推荐票了。--凤舞文学网--

    试问,善良的你,如何能抵挡得住我纯洁无辜的大眼睛!

    小小的彩票销售店,不知何时已是云集了大批名车停靠在路边。

    无数双眼睛死死盯着彩票店,店中人与事的动作在这些人眼中仿佛变得无比缓慢。

    张小强很慢动作的将钱递给店老板,店老板又很缓慢的接过钱,打印出一组号码。

    张小强像是松懈了,随便的把彩票往兜里一塞,转就走了。

    “晋同,该你的人登场了。”

    汪新扬和罗云肇正在斜对面的奔驰车中,汪新扬目光显得微颤,沉声下令。

    坐在副驾驶座的王晋同毫不犹豫的拨通号码:“快,照那个号码买一百注。”

    从转角的路边,神奇的冒出几个人,几乎是以小跑的方式冲过去大喊:“老板,刚才那人买的什么号码,照着给我们买。”

    王晋同诧异的看了一下手机,又看了看那几个陌生人,恍然大叫:“汪大少,那不是我的人。”

    汪新扬从喉咙中挤出一个含义不明的声调:“看来,有心人不少呀。”

    罗云肇微含得意:“那条神棍简直就是傻子,当众说出来,发家机会大把。一百注,如果真中了,几亿收入肯定能有。”

    汪新扬凝成八字眉,真有这么大的便宜拣?想起林离的神秘力量,他的心微微一紧。

    他不是不在意彩票收入,可相比之下,他更在意林离是不是真的预测得如此准确。

    汪新扬微微偏头环顾一周,附近的名车不少,想必昨晚的富豪们大抵都已赶来,要亲自证实林离的预测。

    他突然心中一哆嗦,要是预测准了,这些富豪必将把林离供为真正的大师。届时,有这么多富豪罩住,他根本就很难有机会对林离做任何手脚。

    “呜呜……”昨夜被狂揍的律师包得满头满脑都是白色纱布,活生生就是盗墓贼从埃及金字塔扛来的木乃伊。他哀怨的看着汪少,想请汪少为自己做主。

    汪新扬像拍小狗一样拍拍律师脑袋,温柔的安慰:“你没事的,我会看好你。”

    他转脸凝视着彩票店里迅速出现几票人争执着先后,淡淡道:“老罗,安排他明天去法国休养。--凤舞文学网--你先回去休息。”后一句是对律师说的。

    律师感动得眼泪哗哗,嘴巴漏风的说:“汪大少,谢谢您,我先走了。”

    律师下车走了一会,车里沉默下来。

    汪新扬温和叉住双手,摆弄又尖又利的指甲:“法国黑帮会好好招待他的,对吗,罗总。”

    “做事就该塌实做事,尽量避免节外生枝。昨晚他无事生非,摆明激怒敌人,他这样的人,留下来只是祸害。”汪新扬轻轻吹了一下指甲,话中带着浓浓血腥:“你说对不对,晋同。”

    王晋同当场后心就湿了,他知道汪新扬的手段,也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哆嗦道:“对,我一定不令你失望。昨晚的事……”

    汪新扬苍白的笑了:“认真看戏,不要多话。”

    “如果,他的预测成真,怎么办?”罗云肇沉默,从汪新扬主管其父财政权以来,他越来越是害怕眼前这个苍白的随时有可能吐血的青年。跟这小子合作,比跟他老子合作要打起一百倍的精神,真正是一点错都不能犯。

    不过,罗云肇必须要承认,汪新扬的确很有才华。正是有了这个儿子的帮助,汪市长的政治前途才如同坐了直升机一样。

    不仅如此,他以前和汪市长合作时,留下了不少漏洞给人抓。汪新扬却只用了几年,把所有的漏洞几乎都填上了。

    没有人知道,在填漏洞的过程里,到底填进去了多少条人命。

    汪新扬笑了:“这个人很神秘,我们要耐心做事,不能犯错。如果真的迫不得已……”

    林离和苏文舟及张小飞在另一部车里,苏文舟沉声道:“看,看来他们打的主意就是这个。要是他们也买中彩票,就是横财,你昨天的预测就错了。”

    林离失声轻笑,气运图在手里已是有些子,他已经有了一些经验:“放心,他们买不到的。”

    苏文舟吃惊的看了林离一眼,林离此刻自然而然有种成竹在的恬然。

    张小飞是之前闻讯赶来的,他冷眼观察夜色中形形色色的轿车:“你猜汪新扬在不在附近?”

    “如果他在,我只想揍他一顿。”林离冷脸,他无法忘记那些事。

    “帮我揍多一顿。”张小飞眉开眼笑。

    苏文舟皱眉,作为一个优秀的商人,他不喜欢四处树敌的行为:“你们和汪新扬有很深的过节?”

    “没过节,就是看他不顺眼,想除掉汪家这个祸害。”张小飞笑道,他无疑是一个敏感的人,有时会有些粗神经,但有时也会很细腻:“不必担心,苏伯伯,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苏文舟隐约听出张小飞的潜台词,他当然亦曾听过汪家两兄弟干过的坏事。林离和张小飞既然能不惜代价除掉坏人,他们的人品就不会坏到哪儿去,和这样的人合作,总是更有安全感:“不用太生疏,你们叫得我一声苏伯伯,我也会帮你们。”

    张小飞无声轻笑,拍拍林离。林离或许不知道苏文舟为何要表态支持,但他知道,苏文舟的支持不是因为他的家里有多大的权势,而是因为林离。

    也许连林离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大的潜在权势和隐权势。

    既然苏文舟都表态了,张小飞也不再继续隐瞒,拍拍林离脑袋:“小离,汪远图明天上午十点,要参加一间酒店的剪彩。到时,他会公开亮相,我带你去接近他。你改运,还有什么要求?”

    根据经验,观测别人气运的大概范围是在二十米左右,改运的范围则是在十米。只要林离能走进汪远图十米之内,就必定能把汪远图的气运归零。

    可惜,只能归零,而不能使之变成负数。

    “要是能令汪远图和我干上,那就最好了。”与一个月前相比,林离无疑变得毒辣了。任何人都可以变得毒辣,只要亲眼目睹了汪家所做的事。

    这些子以来,林离当然不是每天都在闲着。每天会尽量在街上为陌生人改运,那种改运其实等于是a君和b君的气运转移,不影响陌生人的气运。

    所以,林离知道,气运普通的人如果和气运好的人干起来,气运差的人占上风,就能慢慢夺走对方的好气运。如果是气运好的人占上风,那么对手的气运就会越来越差。

    所以林离想,只要能把汪远图的气运归零,再他对干一番,占了上风,就能汪远图的气运成为负数。

    得知林离改运的要求,苏文舟眼睛一亮。林离在他眼里太神秘了,这固然有好,但他肯定不喜欢自己不了解的,能多一点了解,就对一点安全感和信心。在他选择向林离下赌注的时候,这种了解无疑能更增进信心。

    没有人来为昨天受到伤害的少女讨回公道,林离和张小飞决定自己来。

    “小飞哥,昨天其实我也许不该直接跟汪新扬扯破脸,打乱你的计划。”林离叹了口气,他很能忍,可有一种叫原则的东西让他无法忍下去,另一种叫勇气的东西促使他毫不迟疑的选择开战。

    张小飞搂住林离肩膀嘿嘿一笑:“我该感谢你,我盯了他们半年,几乎没有什么收获。直到昨晚,你突然吓我一跳,我才发现,有时候在背后玩谋手段,不见得能解决什么。”

    “我这个人没什么原则,背后坑人倒有一。”张小飞自嘲一笑:“要不是小离你,我大概还会偷偷摸摸,完全不会去想正面干一场。做人,有时候还是该有这种狭路相逢的勇气和胆略。”

    经过昨天的事,张小飞觉得对林离的认识又深了一层。

    以前他只觉得这位干弟弟多少有点脾淡薄而且观念淳朴,格温和得离谱。但和汪新扬撕破脸的事,令他发现林离骨髓里的倔强和勇气。

    一种敢于面对强权而绝不低头的勇气,这是勇气,也是林离做人的原则。

    也许这在很多人来看,其实笨得要死,那些人会说:没什么能力就别逞强。

    可如果总是遇强则退,或是笑眯眯的装笑脸虎用人,那有什么资格做一个狭路相逢的勇者呢。

    这就好比,男人和女朋友上街,女朋友被人猥亵了。然后男人却没有放手一博的勇气,装做看不见的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安慰自己说老子以后死他。

    林离不是那么狡诈和油滑的人,至少他不擅长用谋,他的原则和勇气是棱角,也是很多人都没有,并认为很傻很白痴的特质。

    张小飞自嘲:“说白了,当面不敢对干,玩背后人,说得好听就是知进退。其实就是孬种。”

    林离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其实他觉得自己也没这么好。

    苏文舟老练的笑:“其实呀,能软能硬,能屈能伸最好。只硬只伸都不好,该软该屈的时候,也不妨试试。”

    林离认真思索:“嗯,我会好好学。”

    顿了顿,林离很难得的坏笑一下:“我突然很想揍汪新扬一顿。”

    张小飞眼睛忽的亮了,大笑:“同去同去!”

    二人一起跳下车,摩拳擦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运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