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天罚降世诀(一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杨色 书名:天道
    <---凤舞文学网--->    “天地有正气五行分阳。--凤-舞-文-学-网--魔现道亦生往复居无定。凝诀风云变月尽无光。九霄雷霆动仗剑诛妖佞。”

    须臾,一段似歌非歌似诀非诀的低吟自空中挥洒而下。

    乌云深处,有青芒惶惶闪烁雷霆隐隐响起.

    风暴漩涡中,但见一道碧莹莹光华,宛如龙腾般逆空而上直冲入乌云深处。

    “轰隆!”

    “轰隆!”

    顷刻之间,霹雳炸开漫天青光电芒呼啸飞舞,震耳聋的轰鸣声瞬间响彻天地一条青碧相间的狂龙在滚滚乌云中翻腾飞翔周遭无数青色光华缠绕盘旋。

    天变了,地倾了,乌云沉沉压将下来,仿佛下一刻,便是世界末!

    "哇,不好了,变天了,变天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好端端的忽然我觉得口沉闷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士兵军民们纷纷惊叫,此时正值三伏,烈正猛,如何会有这样穷凶极恶一般的炸雷忽响?一时间,天机城与秋原平原附近远远近近的士兵百姓军官将领顿时乱成一团,心底有莫名的惧意倏地升起.

    "恐怕是这两具怪物惹怒了上天,所以雷神下凡要来收他们."

    "是啊!肯定就是这样,天威不可犯,这两怪物有伤天和,杀人伤人无数,这次惹怒了上天,恐怕却是末到了."

    地面尖叫惊叫不断响起,战马惊嘶,四处逃窜,场面一片混乱.

    这远远近近人数足有数十上百万之多,却尽是世俗界中普通士兵百姓,哪里有人曾经见过这等只有在说书先生口中才会出现的神通,当下已是纷纷跪拜跌倒膜拜,以为天上神灵怒。

    “嗷吼!”

    “嗷吼!”

    也就在无知的士兵百姓们诚惶诚恐的时候,两具戾气战魂同时感应到了来自乌云中那条狂龙的莫大威胁,同时停下了追赶慕容雪樱的步伐,昂头拼命厉吼狂吼起来。

    虽然戾气战魂并不具有太多自我意识和灵但出于天生气邪煞所聚的禀反应漫天雷霆霹雳中所蕴含的狂暴天罡阳明之气,却使得他们自然而然感到天相克引起的末般战栗震颤。

    "这……"

    急切飞掠间,慕容雪樱感觉到了天空的异常,一种沉甸甸的压力铺天盖地般从上空压来,心里顿时闷得慌,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极大的威胁一般,手中的玄天玉剑这时也自主地出"嗡嗡"的低鸣起来.

    她霍然抬头,向天空看去,漫天的乌云覆盖之下,那个急剧旋转着的漩涡中,那个一白衣随风沥沥狂舞的男子,隐约间脸上竟似带了几分痛楚与挣扎……

    慕容雪樱心里顿时没来由的一紧,黛眉轻轻皱了起来,莹莹玉颜之上那担忧之色,此时却是更加的浓了.

    寒凝枫额头大汗如雨脸上肌不受自控制地时不时有些扭曲,只感觉体内到处都是乱窜狂奔的汹涌澎湃的磅礴力量,直似随时都会脱体冲出一般,几乎已是完全不可控制.

    虽然他闭关自上次天地异象中领悟出天罚降世诀但也仅限于领悟而已以他此时接近贯通上品的修为去施展明显显得太过勉强几乎便无法驾驭天罚降世诀引的庞大天地之力为其反噬。--凤-舞-文-学-网--

    狂暴的能量在体内左冲右撞,寒凝枫只感到体似乎就快要撕裂了一般,那阵阵庞大的痛楚流遍全,完全没有半分停歇.

    不过片刻之间,他面上痛苦之色已是愈加深了,知不能再等否则还没灭了地面的戾气战魂自己便给这太过强大的天地之力撑得爆体而亡神形俱灭了。

    当下立刻连连变换法诀,右手冰魄龙纹猛地自下至下猛地一挥---

    "轰隆隆……"

    仿佛整片空间都开始震动,大地开始猛然颤抖,霎时间,雷霆更密霹雳更急空中青碧色狂龙龙尾猛甩起重重乌云闪电自那乌云深处轰然冲了下去,不过瞬息之间,湛湛然已压到了戾气战魂上空,但见狂龙龙嘴大张一口狂猛霸道到了极点,闪烁着强烈电光雷火的龙息顿时迅向地面轰然冲去。

    “嗷吼!”

    “嗷吼!”

    两具戾气战魂大概也知道到了生死关头再次捶顿足,昂出震天价般的狂吼。浑上下猛然向外冒出浓郁沉,漆黑如墨的玄煞气像城墙一般凝固在周形成护罩,拼尽全力想挡下来自天空的恐惧。

    可是他们真得挡得住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万物生灵力量再强,始终有个限度如何能与无穷无尽浩瀚无边的天地之力相争!更何况是天相生相克的阳两极!至至阳两股巨大到乎寻常人想像的力量相撞,力大功深者胜,这是万古不变的真理.

    "轰隆隆……"

    巨响声中,天空已是完全变了颜色,地面隆隆颤动,这一刻,仿佛整个天地都在为这惊世绝世的一击而震颤起来.

    电光雷火和玄煞气稍一接触立刻炸开形成无数弯曲扭动电光构成的雷电罩将两具戾气战魂罩在里面。

    霹雳不断电光急闪雷火片刻间将两具至至邪的戾气战魂焚成飞灰狂风一吹彻底从世间蒸。

    雷声渐隐乌云散去怒号的狂风也缓缓止歇。

    这时的地面,却实在是让人以触目心惊,但见以先前两具戾气战魂立之处为中心无数丈余宽深不见底的巨大缝隙向远方宛延裂开秋原平原原本一片青绿的颜色,此时已是夹杂进无数红黑相间的杂色,宛如在青绿地毯上镶嵌进了道道黑色的纹线,那是裂开的深痕和从地底层涌起翻上来的泥土,裂缝两边数丈内地面,如今尽数化为一片焦黑,深深塌陷了下去,草木尽数被强劲的冲击波推倒埋入地下,一眼望去,黑漆漆,森森,也不知道究竟有多深多远!

    一道白色修长影,满脸倦容从空中落下衣衫尽被汗水打湿更有数处裂痕焦黑如被雷火所炙。

    “寒世兄你没事吧?”

    白光一闪,幽香阵阵,慕容雪樱迅飞到了他的边,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大碍只是我修为还是太低无法驾驭这杀意甚重,而且威力巨大的天罚降世诀刚才险些便被法诀引动的庞大天地之力反噬……看来以后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尽量不用此诀为好如果修为不足再度勉力施展还能不能像这次这般好运就真得很难说了。”

    寒凝枫指指几处焦黑的衣衫脸上有些苦笑,刚才引聚雷电之时,要不是不知体何处涌起的一股暖流,及时护住心脉,恐怕诸天神雷所聚的雷龙还没轰到戾气战魂上,风云雷电所聚中心作为引导者的自己就先给雷电之力电成焦炭了。

    就算如此经过刚才那堪称惊天动地的一击如今也是浑酸软无力一充盈的元婴之气十去**很有种贼去楼空的感觉.看来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修练一时半刻恐怕是根本恢复不过来的了。

    这天罚降世诀威力巨大好则好矣只是以他目前的修为即使能勉强施展却也根本无法挥出天罚降世诀实际的威力。更何况就算暂且不谈一不小心会遭到天地之力的反噬以他现在勉强只能出一击就后继无力的状况看万一对手修为够高能挡住第一波攻击那自己岂不是只能任人宰割?所以寒凝枫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提高自己的修为境界否则没到生死关头都万万不能再用此诀以免为敌所趁。

    “恩……”

    慕容雪樱默默点头轻轻应了一声,心下却深深被方才寒凝枫施展那式堪称惊天地泣鬼神的天罚降世诀所震撼。虽然刚才那番景象异动比起剑宗圣剑峰顶的天地异象和真正天劫带来的威压还多有不足但当世除却部分修为绝世的前辈高人能抵挡得住的人恐怕也是不多了。只是难免却又有些疑惑以他在剑宗新人大会所展示的不到元婴期修为,与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境界相比,其中相差似乎也实在太远了吧!莫非他真的一直出于某种原因,而在人前刻意掩饰自己的修为?但看样子似乎又不怎么像啊!剑宗生在寒凝枫上的一幕幕,瞬间在她脑中回放了一遍。没道理为掩饰真正的力量而甘心送死吧?!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在那次天地异象中他上一定生过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所以直接导致了他后来的修为大进……

    她正有些想的入神,耳中又听到了寒凝枫此时明显显得有几分疲倦的声音:“慕容世妹不如我们先回天机城吧!城主似乎很着急。”

    慕容雪樱霍然惊醒,看到他正指着远方几不可望及的天机城,姿势还算洒脱,只是上,此时却完全是焦黑片片,几乎可以说是体无完肤,心下那种莫名的担心又涌了出来。正要说话,似乎却又想到了什么,于是轻轻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寒世兄,我恐怕不能再陪你回天机城了.现在这里生了这样的事,我必须立刻赶回潜龙山向爹禀报此间生的一切请他彻查为何国师府会忽然要秋原国出击天机城而且国师府席幕僚竟会祭练残魂血咒这等邪法此事处理不好的话,恐怕会引世俗界大混乱因为残魂血咒的关系,说不定连修真界也会被牵扯进来那可就棘手了。”

    寒凝枫面上也浮现起丝丝忧色,只是此时脸上到处都有些焦黑,看起来却没有了平时的潇洒之态,他道:“是啊此事的确透着古怪若非你我在此天机城怕会彻底变成死城……”顿了顿又道:“即然如此那我们那我们便就此别过……”

    说也奇怪不知是不是因为两人还不够熟悉的缘故所以每每谈话谈到紧要关头,两人便都不约而同地转开话题.到得后来,他和慕容雪樱说话时不时就有些莫名其妙地结巴,就好像现在这样,说着说着却是莫名奇妙间断了。

    慕容雪樱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默默转缓缓捏动法诀,白光闪现,横桓半空,玄天玉剑祭出便要御剑离去。

    “等等慕容世妹我我……”

    慕容雪樱躯一震,手上动作顿时停了。

    哪知寒凝枫此时心里一着急,话语便又接不上去。

    “我我……”

    “哎……”

    慕容雪樱暗叹一声法诀一引往空中遁去。

    云气翻腾,空中那道白光瞬间远去,唯有空气中,似乎还飘着缕缕淡淡的幽香,寒凝枫神黯然,若有所失,望着天际湛蓝深处,那道浅浅白光,呆呆出神……

    夜晚天机城城主府逸尘轩。

    “今天真是多亏了寒兄弟与慕容姑娘若不是你们在天机城恐怕已经变成血腥屠场了任某代天机城三十万军民敬寒兄弟一杯。”

    任横行端起面前斟满酒的翡翠碧玉杯一饮而尽。

    寒凝枫饮下杯中酒道:“除魔卫道乃我辈本份城主客气了。”

    任横行道:“寒兄弟正气天生一道法深不可测实在让人好生羡慕。”

    “城主过奖了。城主淡泊名利一心以天下百姓为**凝枫原是极为敬佩的。”寒凝枫由衷赞道。

    宁夫人笑道:“好啦!横行兄弟寒公子你们都别客了再说几句恐怕妾牙都酸掉啦!”

    宁语琉嗔道:“任叔叔整天就会谈论国家大事一点也不趣风雅。现在可是在逸尘轩我们自家人用餐任叔叔就不能说说别的吗?”

    任横行对这侄女向来是很疼的闻言不由哈哈大笑:“你任叔叔就这德兴趣风雅的事我可作不来。不过嘛乖侄女你可以找寒兄弟啊!”

    二人大窘。

    宁语琉一跺脚道:“任叔叔就会欺负后辈。”

    说完,却是低下了头,搓着衣角不出声了,只是,眼角余光,却时不时瞄向神尴尬的那个男子。

    寒凝枫数次触到宁语琉那闪烁却烈的目光顿觉有些不自在却也不敢出言说些什么,免得误会大了,那可就大事不妙,当下连忙错开了话题,道:“宁夫人您的病可好转稳定了么?”

    “承蒙寒公子妙手妾这患了十几年的顽疾已经好转稳定相信再过些时便能完全康复了。”望望女儿又望望寒凝枫极为了解自己女儿兼且久经事故的宁夫人,又如何看不出来其中的奥妙来!心下暗叹:“这寒公子人品文才武功无不凡脱俗只可惜我家语琉却怕是没这福分啊!”

    宁语琉大概也是知道这一点的觉得席间气氛有些尴尬忙道:“寒公子你别听任叔叔没根没剧的乱说.对了慕容姐姐呢?她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话一出口,心下却是颤了颤,却是已经后悔了。

    果然,只是寒凝枫脸上尴尬之色瞬间不见,换上的却是神色一黯白玉一般的脸颊上似乎也在这顷刻之间淡了下来,他淡淡道:“回潜龙山了。”

    宁语琉“喔”了一声微微犹豫了一下道:“你可以去找她呀!”

    寒凝枫点点头,转过目光,向门外的夜空看去,静静的夜幕中,隐约似乎渐渐浮起了那个神淡然,清丽无双的女子容颜……

    好半晌了,他才若有所思地回过了头,端起酒杯,轻轻咀了一口,轻声道:“会去的总有一天会去的……"

    他脸上的神慢慢温和了下来,就像已经再次见到了那个女子,有着说不出的温柔之意.

    看着他脸上的神,宁语琉玉颜上的笑容却是瞬间黯淡了下去,只听那个男子又静静说道:"我打算这两天再替宁夫人全面诊治一次病,然后便离开天机城继续往大6各处游历历练。以后若有机会,当再与城主和两位相见……”

    ……

    ……

    三后,天机城城外两里的一处小树林中,一道玄白色光华腾空而起,向着南方,飘然而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