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如此少女(一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杨色 书名:天道
    <---凤舞文学网--->--凤-舞-文-学-网----凤舞文学网--    寒凝枫秘密闭关已经三个月,在这期间,谁也没见过他,谁也没有他的任何音讯,更没人知道他在哪里闭关,现在又达到何等境界.

    倚天阁中人都知道这个寒凝枫格有些孤僻古怪,平时也偶尔会消失几天,加上大家和他交往得少,能和他算得上深交的更是基本上没有,所以自然也就没几个人去注意他是否在这倚天阁上,又或者他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偏偏有一个人却为此大作文章,直闹得修真界七大圣地之一的凌霄峰倚天阁那是鸡犬不宁,人人头疼.

    那个人自然就是寒凝璐了,这个从小就是凌霄峰长辈眼中的宝贝女,在后辈弟子中却是出了名的淘气鬼、惹祸精、小麻烦.

    开始十几天,她几乎天天都去缠着寒剑枫,追问关于哥哥寒凝枫的消息.

    可惜每次得到的却总是"不知道""等枫儿出关自然会回来见我们"之类话语.

    一时之间,寒凝璐顿时大是气恼,却又无可奈何,毕竟,哥哥的消息还得着落在老爹上.

    寒凝璐虽然在其它事上,几乎都是毫无耐心,唯独这次,却当真可以说是韧十足,自此之后便使出了各种手段向她爹左缠右磨、死缠烂打,非得从他口中探出哥哥的消息不可.

    最后寒剑枫给她缠得烦了,干脆远远见她来了便闪躲了起来,跟她玩起了躲猫猫、捉迷藏的游戏.

    寒凝璐屡次找不到他,心中的恼怒自是可想而知,但是哥哥却仍然还是要去找的,当下也不好作起来,于是便将目光转移到寒剑鸣和其他三个长老,以及倚天阁中稍微有些权威,有些地位的叔叔、伯伯、姨姨、婶婶,以及她认为可能知道寒凝枫消息的人上.

    众人对她素来疼,但于此事知道的人都得到了家主的千叮万嘱,哪里敢私下里和她透露半个字!将来如果出了什么事,家主责怪下来,谁能担当的起?那些不知道寒凝枫在什么地方闭关的人就更不用说了,虽然有心相帮,奈何却是无能为力.

    这么三天五天积累下来,这脾气本就不算太好,如今又憋了满肚子火的寒凝璐哪里还能不凤颜大怒!

    如此一来,凌霄峰上顿时风声鹤吠,到处都是寒凝璐要寻找哥哥的影,以及一些被她着去找人的无辜长老弟子门人们的足印……庄严肃穆的千古修真圣地沸腾了,前所未有的闹起来,关于今所生的闹剧,恐怕当初寒擎天建立倚天阁之时,那是绝然想不到会生如今这样的状况吧!

    到得后来,倚天阁中无论男女老少,见她就躲,只要一听到寒凝枫三个字就浑激灵,左右环顾,生怕那缠人的小鬼忽然出现,硬要着他们去找人.

    寒凝璐极度郁闷之下,顿时更为恼怒,这下可大事不妙了.

    第一天,大长老眷养的几只灵禽仙鹤,一夜之间全部变成了秃顶鸡.

    第二天,二长老费尽心机从海外仙山移植来的三株七星凤羽莲,莫名其妙少了两株,还有一株也只剩下可怜的一叶新芽.

    第三天,三长老收藏几十年都舍不得喝的仙神醉,仅仅在通往寒凝璐居处的路上,找到已经摔破了的白玉青樽,害得负责看管收藏仙神醉密窖的寒凝重,因此事东窗事而被三长老罚到了祖宗祠堂去静坐思过.

    第四天早上,后辈弟子中的寒凝兖,非但没到演武场参加例行早课,更不知为何竟睡到当正午了还未起,正当他父母感到奇怪,以为他生病了还是怎么的,所以寻进屋去探望的时候,却现他脸上被人用朱砂画了一只大乌龟!正哭丧着脸不敢出外见人.

    第五天……

    第六天……

    最后无数人联名告到寒剑鸣和寒剑枫那里,强烈要求惩治这个将倚天阁闹翻了天的惹祸精寒凝璐.

    寒剑枫虽然疼惜女儿,但是为平众怒,只得把这个宝贝女儿关在家里,时时刻刻像防贼一样监视着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又让她溜出去惹祸.

    如此一来,倚天阁这才算勉强安宁了下来.

    被限制了自由,寒凝璐自然不依,但寒剑枫就那么夜夜基本都守在房里门外的,她却是没办法可以出得去.闷闷不乐地在房里呆了两天,寒凝璐思前想后,费尽了脑汁,顿时又生一计,时而对她爹大献殷勤、撒放嗲,时而又横眉怒目、不理不睬,由此使出了浑解数……

    寒剑枫大感吃不消,只得承诺如果再过三个月,如果寒凝枫仍旧没有出关的话,就领她前去一聚.

    寒凝璐哪里肯听他的缓兵之计,当下便再次展开了各种五花八门的手段,目的很简单,就要老爹答应马上领他去看望哥哥.

    可是不知为何,以前百试不爽的法子如今却是不灵了,寒剑枫仿佛吃了秤砣铁了心般,就是丝毫不妥协.

    她无奈之下,只得作罢,但最后想想,却还是在答应寒剑枫不再恶作剧的条件下,再次恢复了自由之.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便过了七十几天,眼看着寒剑枫和寒凝璐的三月之期就要到了.寒凝璐重新活跃起来,众人又开始像躲瘟神一样,见到她就闪得远远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给她撞个正着.

    当然寒凝璐一不开心起来,时不时这家锅里正烧着的饭里多上两块石头,那家洗干净晾在外面的衣服,莫名其妙多几处污泥之类,却总还是免不了的.

    就在这种风声紧,草木皆兵的气氛中,匆匆又过去了十来天.

    这天清晨,寒家无数门人弟子实在是受不了了,几经商议衡量,再在得到了几名老一辈的人物肯并默默撑腰之下,终于齐聚议事厅,准备再次联名向寒剑鸣和寒剑枫申讨起诉寒凝璐的恶行.

    "大家今天聚集一堂,不知所为何事啊?"

    寒剑鸣拂拂自己最宝贵的长须问道.

    "禀家主,我们今天都是为寒凝璐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来请求您老人家主持公道的."寒凝云有些无奈道.

    寒剑鸣"哦"了一声,向满脸恼怒却偏偏又是无可奈何的众人扫了一眼,又看了看众人之中那个嘴角高高翘起的寒凝璐,眼里顿时有了几分笑意,道:"不知凝璐又惹出什么了不得的事,需要你们这么多人一起来向我投诉啊?如果没什么伤筋动骨的大事,你们就还是多让着她点吧!毕竟凝璐还小,调皮些也是比较正常的."

    众弟子门人一听,立刻面面相觑,家主护短?

    不过这也不是一次半次的事了,一愣之后,人群中便有人叫了出来---

    "我正在修炼的道器玄冰坠被她偷去打破了."

    寒凝璐随声望去,却是那前些时候被自己画过一个乌龟在脸上,从而耽误了早课的寒凝衮,顿时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也许当真是吃她的苦头多了,那寒凝衮转眼间便马上别过了头,往人群中钻去,以手掩面,哪里还敢多言!心里更是忐忑不安,暗自担心明天早上还能不能安全地和大家一起出席演武场的例行修业.

    可能寒凝璐这次做得实在是太过分,得罪的人也太多,这边吓住一个,那边却又有人叫了出来---

    "我家的仙鹿被她把角折断了."

    "我的内衣裤被她偷去挂在演武场的旗杆上."

    ……

    一时之间,倚天阁议事厅中,那可当真是群汹涌,众人纷纷大诉其苦,争先恐后揭露寒凝璐的诸般恶行.

    寒剑枫越听脸色就越难看,听到后来,脸上早就已经分不清究竟是黑还是青了.他恶狠狠地盯了躲在人群里的寒凝璐一眼,心想真是个不孝女啊,一个女孩子家做的这么多让人难堪的事,连他做老爹的都感觉有些无地自容了.

    寒凝璐看到老爹望了过来,心里倒也并不怕他,当下便对着寒剑枫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大有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的姿态.

    寒剑鸣也是越听越心惊,这许多匪夷所思的恶作剧,还真亏这个鬼机灵想得出来,这下即使是自己有心偏袒恐怕也是保不了她啦,毕竟众怒难犯啊!

    "家主,四长老,你们看这次该如何处置寒凝璐?我们大家可是每天每时每刻都过得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留神又被她捉弄,这样的子当真是苦不堪言啊!"

    最后,当所有受过她欺负和捉弄的人,基本都将自己的痛苦历史说过一次之后,曾经和寒凝枫一起去参加过新人大会的寒凝云代表大家问道.

    "这个,这个嘛!"

    寒剑枫也觉得有些棘手,今天如果不给大伙儿一个交代,那很明显就是行不通的,不过要怎么惩罚自己这个宝贝女儿,他却也是同样的心下没底,不由移动目光向寒剑鸣看去.

    寒剑鸣拂沉吟了片刻,心想:"这鬼机灵调皮是调皮了一点,不过对自己还是尊重的,最少如今倚天阁上几乎人人都遭了她的毒手,便连多位长老也没能幸免,而自己却到现在也还没遇到什么难处,看来这丫头心里对自己多少还是有些尊敬与戴,所以才不敢放肆的……"

    他这么一想,心下倒是飘飘然陶醉起来,好像没有受过寒凝璐捉弄难堪倒是一件很光荣的事一般.当下哪里还舍得罚得重了,心**一转,马上有了主意,心想:"不如还是像上次一样,罚她在家不准出来吧!反正等过些天凝枫出关了,她也就自然会有所收敛的."

    想到这里,他不由又拂了拂自己的长须,暗自庆幸高兴不已.

    众人一见寒剑鸣脸上那神采飞扬的神色,立刻知道恐怕要遭了,寒剑鸣若是只顾着那寒凝璐,他们又哪里有什么办法?

    "家主,您看这事怎么处置?"

    此时,坐在寒剑鸣右侧第一个座位的大长老忍不住问了出来,想起自己那几只可怜的灵禽仙鹤,他也是一股无名之火从心底冒起,却是顾不得再疼惜那平时捧在手里的寒凝璐了.

    "就罚她……"

    寒剑鸣正要宣布对寒凝璐的处罚,就在这时……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