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剑剑斩绝(一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杨色 书名:天道
    <---凤舞文学网--->    寒凝枫略带失望,压下了心里的疑问,收回目光,略微向对手打量了一眼但见此人生得横眉怒目满脸剽悍之气倒提着一把阔剑剑足有寻常长剑的三倍大小想来是天生力大无穷专修阳刚勇猛的路子。--凤-舞-文-学-网--

    从外表看去,却无论如何都不像是正派修真之人。

    寒凝枫心下有些纳闷,却不知本该清静无为的修真大派,剑宗门下怎地也有如此长相之人,这和他前些天看到的其他弟子却是完全不同.不过这心下倒也没有多想,只是拱手行了一礼,道:"凌霄峰弟子寒凝枫,请师兄赐……"

    “看够了没有!”

    哪知寒凝枫话音未落,耳边已传来一声大喝宛如晴朗的天空中炸响了一个巨大的霹雳直震得寒凝枫耳里嗡嗡作响.

    寒凝枫皱了皱眉道:“你平时说话都是这么大声的么?”

    那剑斩绝更不答话手中阔剑一横已是呼地一声斩了过来。

    寒凝枫连忙跳开这一剑虽然并无元婴驱使的剑气可要被这阔剑不小心碰上一碰多半也是要腰断骨折的。

    他心下暗道:“这人当真蛮横无礼的很连个招呼都没有便动起手来真不知堂堂剑宗门下怎会调教出这等鲁莽的弟子。”

    主席台上观战的寒剑鸣也是皱了皱眉对剑长空道:“剑师兄你这徒儿子似乎稍微有些急躁。”

    剑长空略微显得尴尬有些无奈地道:“斩绝对敌向来如此我也不知训斥过他多少次了。”

    “那剑师兄以后恐怕要多些教导。毕竟我们和魔道不同终究还是需要懂得些礼数才是。”

    剑长空神色间隐隐有些不悦,道:“寒师兄可是说我不会教导徒弟么?”

    “不敢。”寒剑鸣不亢不卑道。

    "哼!"

    “两位掌门请息怒正道七派向来同气连枝又何必为了些微小事伤了和气。”

    一旁的玄清观掌教清一真人见二人言语间起了争执,连忙从旁接了过来,生怕这正道两大派掌门为此事而闹了个不睦,那可就让那些魔道中人看了笑话了。

    两人皆轻轻地哼了一声各自转过头去,不再言语一起凝神向擂台上正在比试的寒凝枫和剑斩绝看去。

    此时台上形势与刚才相比已然大是不同只见剑斩绝阔剑上生出三丈多长的灰蒙蒙剑气纵横劈斩直将寒凝枫的左闪右避狼狈不堪。

    寒凝枫心里暗暗叫苦他修为差得太远手中临时寻来的长剑又不是什么神兵利器根本不敢与对手硬碰只能仗着形还算灵活在狂涛怒浪般的剑气中腾挪闪躲。即使这样肩上腰上也被剑气轻轻地擦了两下火辣辣地甚是疼痛。

    剑斩绝大为光火,经过这么一轮攻击,他心里已将寒凝枫的真正修为摸了个七七八八,**不离十的,心中自然信心大增,自信满满.可是气愤的地方也就在这里,虽然此刻他已经占了绝对的上风将对手得四处狼狈逃窜.可对手修为低是低了点,形却极为灵活一时间倒也没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更别谈就此投降认输什么的了.

    “以我贯通期的修为,竟然用了这么长时间还收拾不下一个连元婴期都未达到的小子,要是一直任由他这么拖延下去,今后我剑剑斩绝剑斩绝还有什么颜面在众人面前立足?”

    剑斩绝暗暗想道。--凤舞文学网--

    当下只见他脸上凶狠之色一掠而过,跟着便深深吸了口气一直紧迫寒凝枫的剑势,忽然慢了下来。

    静衍感到好生奇怪,这寒兄明明已经修到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至高境界,怎么会让这个连自己都不如的剑斩绝给得毫无还手之力呢?

    看到剑斩绝剑势慢了下来,他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寒兄是不想用高深的修为强压剑斩绝,只想让剑斩绝知难而退,就像和他自己比试时候一样,心下不由大是佩服寒凝枫的广阔襟.

    又看了看,忽然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

    寒凝枫刚松了口气正待想个法子拖住剑斩绝然后展开反攻.蓦地周围空气一阵震动层层沉如山重如岳的剑气从四面八方缓缓围聚过来。来势虽缓压力却越来越大越来越沉,只觉口一阵难受一颗心砰砰乱跳仿佛随时都会从中跃出竟有种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剑斩绝剑势越来越缓剑的光芒却越来越亮。那三丈多长的剑气异样地扭曲着组成一副副怪异的图案像凶神,像恶兽,像修罗场中的嗜血魔王……怪异图案延着一定轨迹不断向寒凝枫周围空间涌去阵阵低沉吼声渐渐响起。而他脸色则是越来越狰狞,越来越红红的就像快要滴出血来。

    "斩绝师兄,加油!"

    "好好教训下那个投机取巧的小子!"

    "斩绝师兄!"

    "斩绝师兄!"

    ……

    台下剑宗弟子一个劲儿地吆喝着,加油努力声一浪高过一浪,呼喊着为自己的本门师兄打气,一时间倒是声势高涨,喝声震天.

    便连旁边一些其它门派的弟子,这时也看出来了,原来那寒凝枫的修为显然和他们之前想像的要差上很远,几乎根本便是连元婴都还没有修出来的菜鸟,却不知道在上一场比试中,是怎么让修为极高的玄清观静衍给认为是深不可测,不敢妄动的.

    这么一想,他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尤其是那些已经输上了一场,失去了比试资格的人.心想就连这么个凝神中期的修真菜鸟也能赢上一场,以自己不知比他高了多少倍的修为,却在初次下场便败了下来.心里那口怨气,此时却如何还能够咽得下,当下也是纷纷加入到为剑斩绝打气鼓励中去了.

    反观支持寒凝枫的,却是实在没有两个的.凌霄峰弟子向来和他关系不好,除了寒凝飞不置可否,不知道心里究竟对他如何之外,其他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看形却是巴不得寒凝枫输了这场他们才开心的.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就是,在那叫嚣呼喝不断的众人之中,有汪深潭一般的目光,眼眸深处,此时却是隐隐泛起了担心之色……

    台下众人反应如何暂且不去说它,且说这时的寒凝枫,只觉得压力越来越大,双脚和眼皮都越来越是沉重,几乎已经快要承受不住这种强烈的压抑气氛眼睛里耳朵里鼻子里都渗出血来看上去极为可怖。

    他想往旁边闪躲可是竟惊恐地现体完全无法动弹。

    他这时终于明白监战长老那句话的意思这个对手和其他的对手不一样。他竟然像是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般要致他于死地!

    寒凝枫想开口认输但在这股压力下,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这时,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凶悍暴戾之物一般,呼声叫声吆喝声忽然一下子小了.

    台下众人在那一瞬间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抑这股压抑就像有只被困在笼中的凶兽要破困而出一般皆不自觉地运功相抗。

    寒剑鸣眉头皱得更紧了。

    慕容雪樱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寒凝枫似乎正在跟她道别……

    正在这时场中的剑斩绝一声歇斯底里的嘶吼:“狂神灭世诀!”

    缓慢的剑势随着他手中的阔剑猛地停了下来瞬间又狂暴地挥了出去。

    起风了猛烈的风汹涌的风肆虐的风以他和寒凝风为中心呼啸着刮了起来越刮越猛,越刮越烈,最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将两人同时裹在了里面.

    擂台中心方圆五丈内坚硬的青石板像纸片一样飘了起来,撞到擂台周围的制上,劈劈啪啪像是下起一场缤纷的石雨。

    观战的众人不论是掌门还是长老或者其余门下弟子,脸上都不自变了颜色,这哪里还像是普通的正道之间互相切磋比试,分明就已经变成了不死不休的仇敌对决!

    寒剑鸣和大长老不由自主都站了起来,剑长空也站了起来,却是有意无意挡在两人面前.

    灰蒙蒙的擂台中央蓦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嚎叫仿佛来自地狱的嗜血凶兽。

    紧接着一条修长的白色影,从那团灰蒙蒙的风暴中心,轻飘飘飞了出来……

    呼声,吆喝声,完全停了.

    便连众人的呼吸声,仿佛在这时也完全止了.

    全场一片寂静!

    风势渐渐止歇劈劈啪啪的石雨也不再往下落,擂台中央,缓缓露出了剑斩绝满脸疲惫,此时却又显得狰狞无比的脸。

    一双冲满暴戾气息的眼睛!

    从残破的擂台中央一道腥红的血迹,一直延伸到一动不动倒在擂台边缘衣衫尽碎的白色影上。

    众人,完全屏住了呼吸.

    在这一个瞬间---

    仿佛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个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白色影上.

    静衍愣住了.

    慕容雪樱愣住了.

    寒剑鸣和大长老也愣住了.

    或者,除了此时场中仍然像凶神恶煞一般横眉怒目,满脸暴戾之气的剑斩绝,所有人都愣住了!

    谁也没有想到,在正道七派如此庄重的新人比试大会上,竟然会出乎意料的生了这样的事!

    寒凝枫静静地躺在地上,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离死亡是如此的近,近的几乎就可以看见了阎王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仿佛在和自己说着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在凶猛狂暴的剑气涌进心脉的一刹那寒凝枫心里出奇的平静.时间像是瞬间静止了,往昔的一切缓缓从心里流过---

    天真俏皮,整天跟在自己后面叫着"哥哥,吹曲子给我听"的妹妹寒凝璐;虽然极少交谈却极为关怀了解自己的父亲寒剑枫;对他从来都是那么默默无言,从小就刻意和自己保持距离,从而显得有些生分的母亲玉侬;威严凝重却对他极为偏袒,寄与厚望的家主寒剑鸣;还有两三天前方在剑宗大会见到,却令他莫名有些牵挂的孤高清丽,神淡淡的白衣女子慕容雪樱……

    他很想再摸摸璐儿的头,拂拂他柔顺的秀,然后对她说:"傻丫头,要听话,以后不要闯祸喔!"

    他也很想对父亲和家主说:"我以后会努力修行,不会再让你们担心和失望了……"

    他更想转头看看此时站在人群中的那个白衣飘飘的女子,可是此时却感觉到浑连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了,哪里还能动弹半分?

    ……

    他还想了很多很多,还想去做很多很多以前想过却没有去做的事,可是现在却再也做不了,什么也无法再去做了……

    他静静想着:“这,就是死亡了么?”

    下一刻,他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慕容雪樱静静地看着一动不动倒在血泊中的寒凝枫想起和他第一次相遇时寒凝枫呆呆傻傻的样子想起对视时寒凝枫那有些惊慌的眼神想起昨晚奇怪的夜色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幽幽的箫声……

    慕容雪樱默默在心底叹息了一声:“其实昨晚很想告诉你一句话的:你的箫声,真的很好听!”

    这一个时刻,这一个瞬间,她本是雪白的玉容上,已是白得再没有一丝丝的血色。

    台下静悄悄的。

    整个天地之间也是静悄悄的!

    寒剑鸣脸色铁青,众掌门和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却同样是谁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万籁俱灭,连半丝声响都没有的时候---

    “师伯我胜了吧!?”

    剑斩绝用很是疲倦的声音,向云端上的白胡子长老问道。

    白胡子长老脸色难看之极却又无奈之极嘴唇动了动,仿佛想说些什么,大声地呵斥些什么,但终究还是只化作了那么苍白与无力的两个字---

    “不错。”

    “那您快向大家宣布吧!”剑斩绝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白胡子长老深深叹息了一声又看了看那个倒在血泊中的白色影深深呼吸,深深呼吸,然后,大声宣布:“复试第一场获胜者是……”

    忽然,他声音嘎然而止瞳孔急剧地收缩脸上尽是惊骇和不可思议!

    他究竟看到了什么?竟然令已修至不坠上品的监战长老如此失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