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0章 连升三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梦之名士 书名:顶级掠食者
    “你刚回来,应该还没听说吧,马上咱们又要搬家了,这次是要搬到市里去了,这下可好了,也省得你整天总是也在外边不着家。”

    “哦。”

    “说是咱爸又要掉工作了,这回就不是在厂里了,是要调去政协。”

    “哦。”

    “可不是一般工作人员哦,是去当副主席的。”

    “哦。”

    “不是咱们县里的,是地区上的。这要算起来,咱爸这回可要算是副厅级待遇了。”

    “哦。”

    总算是回到家了。大姐和小妹在一大堆礼物挑选着自己可心的,总觉得这件很好,那件也不错,甚至比上次从本带回来的礼物还要好,毕竟她们不知道香港本就是购物天堂,而且上次去本时张卲伟真正购物的时间也不多。一向稳重的大哥同样很兴奋,当然,他兴奋的原因跟那些女孩子可是完全不一样的,张望城终于要调到市里去了。说起来如果没有轴承厂,江左县根本就是那种在北方随处可见再普通不过的小县城罢了,既便是如此,轴承厂更像是一个半封闭的自给自足的小圈子,跟临江市那是没法比的,只要能掉过去,哪怕只是平级调动也是好的,起码一家人就又都在一起了,彼此间有个照应不说,做什么事也方便得多,何况这次跟本就是三级跳嘛。当然,这也跟二弟的婚事有些关系,这样一来两家也要算得上门当户对了。也由不得张建军不兴奋了。

    “怎么,有啥不顺心的吗?”傻子也看得出,张卲伟远没有一般人想象的那么兴奋。

    “没有,能有啥不顺心的。”

    其实倒也还真的没什么。公司的事虽然有些在预料之外的状况,但也不能说是完全想象不到的,说到底还是自己大意了,不过总还不至于大意失荆州就是了,那个叫宫本的尽管得意去好了,自己根本就还有翻盘的机会,甚至说这样子也未必就是什么坏事,张卲伟自然不会太过在意。

    至于说到父亲的升迁,看上去突然了些,却也在预料中事。倒不是张卲伟提前得到了什么消息,邢卫民他父亲那边就算真有什么暗示,也不会做得太过明显,何况那时候事应该也还没有定下来才是。之所以猜得到,是因为如今毕竟跟之前已经有了很大不同,那时候海外关系可是有可能要人命的,几乎是人见人躲的所谓黑五类分子,就是亲戚朋友见了面也不敢多说几句,现在可不一样了,一下子成了香饽饽,各方面都会有所照顾,若是因此能给地方上带来什么好处,尤其是在经济上的,毕竟现在的主要任务跟过去不一样了,衡量一把手的指标开始越来越倾向于经济上的成就了,地方上自然也不会吝啬,调到城里去,给安排到政协去,这些都是顺理成章的,只是没想到会是如此高位,当然这也是临江必将跟那些南方的沿海地区不一样,能跟海外关系沾边的本就凤毛麟角,张卲伟也要算“大资本家”了,虽然一些人已经知道了再过不久合资工厂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可当初能把这个项目请来临江,最后就留在了临江,张卲伟绝对是有功的,这样看起来给他父亲一个副厅级,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张望城从外边回来时已经是九点多了,喝了些酒,微微有些醉了。1980年的时候,除了那些倒班的人,很少有谁会到了这个点才吃晚饭的,张望城自然也不会例外,要是在平时,说不定都已经睡下了,虽然家里有了电视机,不过多年养成的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何况电视上也实在没什么像样的节目,《大西洋底来的人》已经播完了,《加里森敢死队》则还没有上档,电视这玩意儿实在说不上好看,厂里偶尔的会放电影,不过张望城也不大愿意去和那些小年轻们凑闹。今天可不一样了,人逢喜事精神爽,跟一些老兄弟还有老领导们坐在一起,不由得就多喝了几杯,张望城是不大喝酒的,不过也还算有些量,自己走回来甚至都不用旁的人掺他,尤其让他得意的还是厂里的区书记今天也给自己敬酒来着,区书记是什么人,那可是眼里从不揉沙子的,在厂里一向都说一不二,要算绝对的权威,就是厂长见了都要毕恭毕敬的,再加上他资格老,级别高,别说县工业局的那些头头脑脑,县里的那些主任们还不是要让他几分,区书记能给自己敬酒,真是天大的面子,再说之前的风波,人家也一直没难为过自己,怎么也要给几分面子的。说起来就是自己都绝对好像在梦里一般,就是在梦里也没想过能有今,还以为一辈子就是个普通工人了,也不求能有多大出息,就这么浑浑噩噩过去了也就是了,就是被人欺负了,通常他也不会生气,顶到天也就是就这花生米喝上多半茶缸散装白酒也就过去了,能当上车间主任他都怎么想怎么觉得不真实,更不要提今了。

    “还得说人家老张家。大闺女大小子现在都上了大学,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了,跟咱们这些半文盲可不一样喽,将来准都是当大科学家的。小闺女还小,看不大出来,不过听说在学校也是拔尖的,我看将来要上个大学啥的不成问题。要说拔尖,咱们厂出来的,还得数人家老二最有出息,人家可不是咱工人阶级喽,眨巴眨巴眼的功夫,人家都成了外国的大资本家了,不得了,真是不得了呀。你说我们家那几个小子,什么时候能有你家老二一半出息,不不,哪怕十分之一呢!不行的话二十分之一也行呀!……”区书记显然是喝得有些多了,厂里不少人都知道,区书记很少喝酒,虽然酒量也不错,酒品确实不大好的,只要喝多了话也跟着多起了,很难让人联想到平时那个不苟言笑的区书记。

    不过任谁都听得出,区书记喝多了,说的却是些心里话,他羡慕的不是张望城能获得提拔,而是他有一群好儿女们。

重要声明:小说《顶级掠食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