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巧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梦之名士 书名:顶级掠食者
    辛苦了一天,总算是回到了家里。还是家里好,起码还有片刻的宁静,虽然她已经渐渐对于孩子们的吵闹有些麻木了。

    对于张卲伟来说,许秀明几乎已经是一个可以遗忘的名字,只知道她是大城市来的,又回大城市去了,至于是哪座大城市,许秀明没有说,他也从没有问过,只是想不到会就是京城,其实也不只是她而已,还有当初那个叫陶明的,就是那个自称是作家,有好几部作品问世,其实只是个烧锅炉的,家里的成分还很高,他也是京城人,当然,由始至终张卲伟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从来也没有真的见过。也许当初就连许秀明自己都不会相信,有一天她会跟那个曾经是自己嘴里的懦夫谈恋,甚至都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地步,阻碍不是没有,最重要的只有一个,房子,连个人要结婚,总不能连自己的房子都没有,可不过是她自己还是陶明,要等着分房似乎都还遥遥无期。

    回到了京城,本以为能有一份如意一些的工作,岂料一等就是好几个月过去了,结果居然还是在幼儿园当阿姨,这让她又一次感慨命运的不公,可是也只能接受,毕竟人首先还是要活着的,活着就要吃饭,要工作。那个叫陶明的也不知从哪打听到她回来了,居然找上门来,许秀明原本还以为再见面自己会冷漠的把他挡在门外,甚至可能还会狠狠的奚落他一顿,她自己也没想到居然还是开了门,不知是如此而已,甚至还帮他搬椅子,到茶,两人聊得相当投机,就好像那种许久未见的多年挚友一般,不,应该说比那还要更亲密,谁也没有留意时间,知道屋子里的光线暗下来才发现一整个下午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为什么非要上大学呢?我现在也算想开了。人活着是为了好好的生活,而不是单纯的为了上大学或者别的什么,就是上了大学还不是一样要生活的。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非要为了一个未必实际的大学梦而捆住自己的手脚。因此我们要比以往更加的生活,不上大学有有什么了不起的,生活这个最好的大学自然会教会我们一切。”回到了京城,许秀明的大学梦又有些复萌了,不管怎么说,京城这边的分数线总是要低一些的,何况可供选择的好学校也要多得多,她的机会似乎也增加了,不过结果终究还是考场失意,陶明更是因为家庭成分的关系完全没有考大学的机会,不过这似乎还不能让他感到气馁,甚至还可以来开导许秀明,这也让她感到非常感到。

    之后的子里,许秀明继续当着她的幼儿园阿姨,也依旧不怎么认真,陶明也依旧在烧着锅炉,两人见面的次数也增加起来,有时会一起去看电影,有时会去划船,不过更多的时候是在陶明家隔出来的小屋里聊天,或是在一起看最新的文学杂志,陶明那儿有一架别人淘汰下来的录音机,很旧了,音色也不好,陶明却总是当宝贝似的,但只要许秀明来了就会放他们最喜欢的贝多芬,虽然他们根本搞不清楚贝多芬到底是哪国人。

    许秀明的生命似乎开始有一些阳光了,生活的圈子也开始扩大了。陶明介绍了不少朋友给她,那都是一些对艺术怀有憧憬的青年。许秀明就好像刚从深山老林里走进大都会的小孩子,好像什么都不懂,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她很努力的摆出一副深沉的样子,有点儿做作,不过管不了了,起码不要让自己显得幼稚可笑才好。那些家伙一个个显得才华洋溢,文采飞扬,风度翩翩,又不失幽默,他们说话总是引经据典,这句话是托尔斯泰讲的,那就话是巴尔扎克讲的,再下一句话又可能是海明威说的。许秀明很享受这种感觉,似乎和他们在一起,自己也可以变得更聪明些。她又开始写作了,是一篇短篇小说,在一位友人的推荐下居然也被登在了报纸上,还得到了五块钱的稿费,那可是很大的一笔钱,这让她一连激动了一个礼拜。

    “文笔有些稚嫩,不过这没什么,太老辣了也不见得就全是好事,起码你的文章里还饱含着真实感。”

    那位友人的鼓励让许秀明一发不可收拾,她对于在幼儿园当阿姨更加的厌恶了,也更加努力的想要从脑子里挤出一篇篇“豆腐块”,只是接下来就没有那么顺利了,退稿,还是退稿,从那次以后她的作品再没有被登在报纸上,更不要说是杂志了。友人们似乎也不再像从前那么,她写小说被说成是小孩子的呓语,她改写诗又被说成是顺口溜……朋友们一个个的都疏远了她,好在还有陶明留在边,只是这让她感到很自卑,陶明还有作品发表,还是那个圈子的人,哪怕发表他作品的始终都只是些不入流的小报。

    “燕燕来了,找你秀明姐吧,她在呢。”是母亲的声音,正从外屋传进来,其实就是母亲不出声,她也知道这个时候能来找自己的也就只有住在同一个大杂院里的杨舒燕,两人从小感就好,杨舒燕也没有哥哥姐姐,每遇到什么事总该来找自己商量,就是没什么事也会愿意来串个门,这几乎成了一种习惯。

    “怎么样,在地铁站,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今天又遇到什么怪人了?快给秀明姐说说。说起来还是你命好,不像你秀明姐,一辈子只能窝在幼儿园里当孩子王。”也许是有些累了,许秀明有些慵懒的靠在上,有些懒洋洋的说道。

    “我才要羡慕秀明姐呢,整天和小孩子在一起,人都开心些,也没那么容易老,不像我们,总是要面对那些都过了更年期的中老年。对了,要说起来今天还真的遇到一群人,还蛮有意思的,临走还给了我张卡片。”

    “是他……”许秀明懒洋洋的伸手接过卡片,只是扫了一眼,整个人都一下子弹了起来。

    许秀明想起了许多往事,卡片无声无息的掉在了地上,她都没有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顶级掠食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